第3906章 不可抗力

第三千九百零六章 不可抗力

陈太忠沉吟片刻之后,侧头看一眼廖大宝,“大宝,你怎么看?”

“我对煤炭行情不太清楚,”廖主任很干脆地摇摇头,但是顿得一顿之后,他又补充一句,“但是我认为,合同就是合同,是具备法律效力的。”

“是啊,合同就是合同,”陈太忠感触颇深地点点头,然后又微微一笑,“还是老家人给面子,连一句话都不说。”

“海潮集团在煤炭供应方面,拥有其他两家不可比拟的优势,”王媛媛认可陈区长的说法,“也只有乌风山,勉强可以和海潮一争。”

乌风山是国企,是实实在在的煤矿,还有自己的车皮,所以人家抱怨归抱怨,送货还是有保障的,但就算这样,他们比之海潮,也是小家子气了一些一嫌自己赚得少了。

“那就这样吧,”陈太忠点点头,“告诉华宁,再不供货,就是单方面违约,北崇会追究它的违约责任,就说是我说的。”

王媛媛的嘴巴引动两下,最终还是点点头,“好的,我知道了。”

她离开之后,廖大宝才敢出声发问,“头儿,天南那边,煤炭涨得不厉害?”

“这个我还真不清楚,但是违约点是违约了”,陈太忠摇摇头,“他本来就不是煤企,想赚这个钱,就要有风险意识。”

“我也是这么想的”,廖大宝笑着点点头,“风险是他们的风险,把风险转嫁到咱们头上……,这算什么事儿?”

但是华亨削人不这么看,原本他们是想着,现在是市场经济了,就要遵循市场规律,杀头的买卖有人做,赔钱的买卖没人做。

眼下煤炭的价格涨起来了,继续执行北崇的合同就不现实了,不过他们也没说,就一定要中止,只是想着拖延一段时间万一价格再落下去,就又可以执行了。

可是接到王媛媛的电话之后,华亨就不能淡定了一什么,你们居然要告我们违约?

王主任不跟他们多解释,就说是陈区长的意思,然后直接挂了电话,华亨这边紧急磋商后,做出决定:无论如何不能背违约责任。

双方签的是很标准的购销合同,违约的话,要支付合同金额的百分之二十的违约金给对方别说全部违约,就算部分违约,华亨也支付不出来这么多违约金,煤炭大宗采购,本来就是微利,靠的是走量。

所以华亨的高层有人建议,咱们不跟他打那嘴皮子官司,单方面中止合同吧,大不了已经交付的五万吨煤炭的质保金不要了,只是百分之五而已。

这笔质保金算下来,一吨是十块两毛五,但是这个合同继续下去,剩下的五万吨,每吨最少少赚二十多块

事实上,接下来煤炭还会涨成什么样子,谁都不知道。

这五十多万,是干落的纯利润,按理说不能不计较,但是想要这五十万,得把合同执行完,赔上最少百十来万,去挣这五十万的纯利,真的划不来。

一开始,华亨还指望用拖字诀来敷衍北崇,不成想那边的反应速度,一点都不像常见的政※府部门,直接表示再不供货,就要认定他们违约。

那么,华亨也不想陪他们虚与委蛇下去了,索性打算利用“人力不可抗因素”一条,单方面中止合同市场价格波动,哪里是人力能抗拒的?

这是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的事,反正就是扯皮呗,违约这性质,也不是北崇区政※府能认定的,最后还是要走法律程序,若论打官司,华亨怕得谁来?

就算北崇法院裁定违约,阳州还有中法呢,恒北还有高法,就算最终裁定违约,还要讲个执行不是?倒不信北崇人耗得起,也不信会有哪个蠢蛋,肯为公家的事情得罪私人。

事实上,华亨的人琢磨的是,单方面中止合同之后,那质保金也未必就要不回来,找一找关系的话,没准还有戏。

大家你一言我一语,就把应对方案商量了个七七八八,老总章遂听大家说得很有道理,禁不住也有点心动,这个公司他是老大,但是公司的职员里,也很有几个家里有办法的,大家一致认定事情该这么处理的话,他也是得道多助。

可转念一想,上次陈太忠处理那些用水箱作弊的司机,手段异常地强硬,并不卖他这个老总面子,他觉得还是慎重一点的好,“我还是先跟王宁沪了解一下吧。

王书※记一接这个电话,登时就毛了,“章遂你对陈太忠了解多少?”

“我知道那个人挺难打交道”,章老板承认这一点,“但是他现在出车祸了,在医院养伤,,,而且我不是不想履行合同,是现在真搞不到便宜煤炭了。”

“车祸了?”王宁沪低声嘀咕一句,然后又哼一声,“我跟你说,只要他没死,你就不要去招惹那个人,,现在李强都不敢招惹他。”

“那总不能让我做赔钱买卖吧”,章遂苦恼地叹口气,“这也算不可抗力,实在不行,,就只好陪着他打官司了。”

“他未必陪你打官司”,王宁沪听得一阵烦躁,都有心挂电话了,可是想一想,这个买卖是自己帮着撮合的,禁不住又指点、两句,“有人贩子拐卖了北崇的小孩,他不但把人贩子抓回来了,把人贩子七岁的女儿都抓回北崇了……,关了起码一个月,有报道。”

“咝,说的就是他?”章遂听得倒吸一口凉气,这件事他有耳闻,还是他爱人跟他说的,老妻表示,对人贩子就该这么狠一她一个初中同学的女儿,就是在大街上走丢的。

“你现在还觉得,他一定会跟你们打乍司?”王书※记冷冷地问一句。

“但是这买卖真的赔钱了,”章遂苦笑着回答,他有点庆幸,这个电话打得很有必要,“王书※记,能否麻烦您帮着解释一下?这市场上买不到便宜煤了,不可抗力啊。”

“我先了解一下情况吧”,王宁沪挂了电话,随手又拨个号,他终究是才离开阳州,那里有不少眼线的,待听说陈太忠虽然被撞了,却是车翻了烟草局,连省烟草局的老大李作人都下阳州单独求见陈区长,他轻叹一声章遂你个土鳖,打听到的都是什么消息?

了解到情况是这样的,王书※记进然不会再为华亨出头了,于是直接将此事丢在脑后。

他不主动打电话,章遂也不敢随便催,结果第二天一大早,王媛媛又打过来了电话一你们考虑得怎么样了,是打算违约吗?

章总笑着回答,说我们正在积极地协调货源,那个,,,,请区里多体谅一下,不容易啊。

我最多再给你一天时间,明天早上还没有准确答复的话,那就别怪我们不客气了,王主任毫不犹豫地给出了最后通牒:这不是我为难你,是你在为难我,区里该付的款项,从来没有短过,而你们已经断货有日子了。

章遂挂了电话之后,又给王宁沪打过去,王书※记这次就更冷淡了,他跟华亨也是间接关系,居中介绍的是省信托投资公司的老总,在他看来,姓章的这厮做事如此的不靠谱,好悬没把他拉下水,他自然也就无须考虑那位的面子一他帮忙只是尽个义务,又没收什么好处。

于是他冷冷地表示,这个事儿我不好再插手了,你去找陈太忠谈吧。

章遂挂了电话之后,开始挠头,他能感觉到,王书※记的态度,发生了极大的变化,心说这又是出了什么变故呢?

不管怎么说,有王宁沪昨天的提醒,他巴经意识到了,跟那个年轻的区长硬扛,是不负责任的行为,最好还是找上人间接沟通一下的好。

但是,,该找谁好呢?省里谁跟陈太忠熟悉?这是一个问题。

这不仅对他来说是问题,对省里其他人来说,也是如此,缺少直接找陈区长的渠道,事实上这是相互的,对陈区长来说,也缺少跟省里有效的沟通渠道。

一边琢磨着,他一边就信手翻开面前的报纸看着,却是怎么也看不到心上

最迟明天早晨,我得给北崇一个回复了,该找谁呢?要不要我直接过去?

无意之闻,他就在上看到这么一则消息,。

这是很正面、很阳光的一篇文章,充满了正能量,作者看到了北崇的公示亭,就说时下的政※府,其实也很愿意接受民众和媒体的监督,像北崇区政※府,就能搞出这么个公示亭来。

公示亭的信息量很大,内容非常翔实,也会及时公布群众的反馈,一两天没有新内容,旁边都要有人喊,“快更新,,,,”

但是很明显,这是一篇软文,在变相夸赞北崇区政※府,不过章遂的注意力不在这里,一看到是说北崇的,他下意识地扫一眼作者

本报记者李世路。

原来小李跟北崇很熟啊,章总若有所思地点点头,他接受过李世路的采访,而且他知道,李记者是省委副秘书长李勇生的儿子,所以出手也不小气,两人多少算是有点私交……,