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907章 所谓诚信

第三千九百零七章 所谓诚信

考虑到陈太忠这家伙不好打交道,章遂没有坐在办公室打电话,而是一边打电话,一边就奔着朝田曰报社去了——就算小李不肯帮忙,他也得问出两个能说话的人来。

李世路接到电话,也没有马上表态,他细细地问了事情的经过,然后才说一句,“如果真是受了市场因素影响的话,我可以打电话跟陈区长了解一下。”

“还打什么电话呢?一起去吧,”一边说,章总一边就推开了李记者的办公室,他笑着发话,“他最近受伤了,你不过去看一看?”

“我听说他受伤了,正要去看呢,”李世路笑着站起身,他终是年轻,想的要少一些,“我去弄点慰问品,陈区长一直挺照顾我的……空手的话,真不好意思过去。”

“跟我去,还用你准备礼品?”章总微微一笑,“直接上路就行了,也不用开你的本田车了……不过这次,你得帮我说话啊。”

他是担心在路上,李世路私下跟陈太忠沟通——半路上小李转回来的话,那可就白耽误工夫了。

李世路虽然单纯,人也不傻,听到这话之后,就是微微一愣,“我说章总,太忠哥那脾气可是不好,你跟我说的这些……没啥艺术加工吧?”

“艺术加工那绝对没有,”章遂断然摇头,他心里原本还有点打鼓,不知道小李跟陈太忠关系有多近,猛地听到对方连“太忠哥”三个字都说出来了,那就再没有犹豫了,“我就是想跟他说明,市场经济要尊重市场规律,不能搞计划经济那一套。”

“章总的话我很赞成,”李世路点点头,他是思维比较新潮的一代,总觉得市场经济才能正确地体现供需关系,计划经济……那确实是落伍了,抑制社会的想象力和创造力,“你放心好了,太忠哥那个人,是听得进去话的。”

“你有信心说服他,那是最好的,”章遂笑着点点头,然后开始大倒苦水,“其实我何尝不想执行合同呢?你好我好大家好的事儿……实在是合同执行不下去啊。”

章总忽悠一个小年轻,那真的是太简单了,两人一路聊着,不知不觉就到了北崇,此时已经是下午三点,正是天气最热的时候。

章遂的座驾是一辆沙漠王,后面还跟着两辆本田,其中一辆是李世路的,李记者跟章总一起来,但是总要带自己的车——他还有别的采访任务,不过是要章总的人开着就是了。

三辆车来到北崇,没有丝毫的耽搁,就直接来到了区医院,不过陈区长不在病房内,大家打听一下,来到后面幽静的小院。

院子其实挺大的,不过草木挺茂盛,有三三两两的病人,就在树荫下歇息,还有人摆开棋盘下棋,却也是静悄悄的,这里毕竟是医院。

李世路扫一眼,就发现了一个斜靠在轮椅的男人,他走几步上前,才待说话,旁边正在给病人扇扇子的小女孩不干了,走过来压低声音发话,“你要干什么?他正睡觉呢。”

“小妹妹,我跟太忠哥是熟人啊,”李世路微微一笑,抬手去刮她的鼻子,“他真的睡了?”

“你要管他叫哥的话,你得叫我嫂子,”小女孩儿身子往后一退,躲过他的轻薄,一本正经地发话。

“大妮儿你别胡闹,”陈太忠本来不堪她的搔扰,正装睡呢,见杨大妮儿居然要别人管她叫嫂子,实在忍受不住了,扑哧笑出了声,“我还没攒够娶你的彩礼呢,贪污是要被枪毙的……给小李拿瓶矿泉水去,要冰的。”

小女孩儿心里其实真的啥都不懂,总觉得自家男人指派自己干活,那是应该的,于是撒开腿就跑了,去拿冰镇矿泉水。

“小丫头真可爱,”李世路看得哈哈大笑,“她不会觉得,比荆紫菱还强吧?”

“也挺可怜的,我把她从地北接回来的时候,一条腿都是断的,”陈太忠笑着回答,然后又得意地问一句,“她现在恢复得不错,你看不出她哪条腿瘸过吧?”

“腿断过?”李世路皱着眉头回想一下,然后笑着摇头,“还真看不出来。”

说话间,杨紫萱就将矿泉水拿了过来,还拿了三瓶,李世路接过矿泉水的时候,有意看一看她的双腿,然后微笑着摇摇头——确实看不出来。

章遂也笑着点头接过矿泉水,脑子里想的却是:合着就是为了这个女孩儿,陈太忠不但抓了人贩子,还抓了其女儿?

陈太忠也接过一瓶矿泉水,打开喝一口,然后看一眼站在那里的章遂,“有点眼熟。”

“我是华亨的章遂,”章总微笑着回答,“过来跟陈区长谈一谈煤炭供应的事。”

“是你啊,”陈太忠微微颔首,面无表情地发话,“四家供货商,就你事儿多……说吧。”

章遂自然又将他的苦处重复一遍,最后强调说,“现在确实买不到便宜煤了,买贵的煤的话,发过来要赔本……我公司想申请暂停执行这个合同。”

“暂停?暂停就是全停了,”陈太忠微微摇头,“煤炭价格不可能回落了,这个你应该比我清楚,不要在文字上玩什么小聪明,这个毫无意义。”

“陈区长你可能说的是对的,我也看不到煤炭价格下跌的前景,”章遂倒吸一口气,心说你还真是直接,他见过的厅局级领导也不少,但是面前这个年轻人说话,能带给他一种压迫感,这令他十分的不舒服,“那我实话实说,我公司希望能中止这个合同。”

陈太忠摸出一根烟来,慢条斯理地点上,轻轻地吸一口之后,淡淡地发话,“单方面中止合同的话,后果会很严重。”

“市场价格波动,这是不可抗力,”章遂无奈地看李世路一眼,“你们也不同意提价。”

“采购合同上没有说要随行就市,”陈太忠才不跟他谈什么不可抗力,没那么多口水。

“那是招标承诺,你们不许加进这一条,”章总无可奈何地叹口气,北崇当时就是这么要求的,说招标定的是一口价,不能再改动,否则容易滋生弊端。

那时大家也认可这一点,为了接这个大单就忍了,谁想到煤价会在短期内升得这么快?

“那你还要跟我谈什么?”陈太忠奇怪地看他一眼。

“太忠哥,市场变了嘛,”李世路听到这里,禁不住插话,“市场经济了,当然要遵循市场规律,不能再搞计划经济那一套,随行就市也是常规……总不能让人家赔钱吧?”

“哈,你跟我谈经济?”陈太忠听得就笑了起来,他觉得小李挺有意思,“好吧,交易也算经济的一部分,不过你想过没有,交易的基础是什么?”

李世路犹豫一下,方始点点头,“你说吧,我洗耳恭听。”

“交易的基础,是契约,双方守约交换货物,单方收取货物,那叫抢劫,”陈区长微笑着回答,“这个契约精神,主要强调的是诚信……言而无信,不知其可。”

“契约精神肯定是要强调的,但是同时,也要强调等价交换不是?”李世路闻言,不服气地反驳,“市场行情变了,价格不对等了,一方就可以要求修改契约,这并没有什么矛盾,不平等的交换,也可以算变相抢劫。”

“如果我不答应修改,他就可以单方面中止?”陈太忠似笑非笑地看着他,“交易本身就是存在风险的,而且我不是要求续约,只是执行完这一单合同。”

“执行下去要亏钱的,”李世路叹口气,事实上,陈区长的回答告诉他:这是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的事。

“天底下哪里会有只赚不赔的买卖?”陈太忠淡淡地扫一眼章遂,“你的眼界太小,做不了大买卖……其实煤炭涨价,对你来说是个难得的机会。”

诚信?这年头鬼才会信这个东西,章遂心里暗哼,他听出对方的意思了,在煤炭涨价的情况下,若是能按合同执行,必然会因为诚信经营而获得北崇的友谊。

但是……这现实吗?章总心里非常清楚,时下就是个物欲横流的年代,只说这一单,若没有王宁沪的招呼,他拿得到手?

所谓诚信,真的是太可笑了,章遂呆了好一阵,才苦笑着摇摇头,“感谢陈区长的厚爱,但是如果不能提价的话,我们希望通过友好协商,双方中止这个合同,”

“合着我半天,是跟你白说了?”陈太忠又抽一口烟,看着右手上燃烧了大半的卷烟,沉吟一阵,伸出左手的大拇指和食指,轻轻地将燃烧着的烟头捻熄,低声发话,“你要不给我面子,那就随便吧。”

看着那火红的烟头被指头捻熄,章遂登时就噤声了,倒是李世路迟疑一下,讪笑着发问了,“太忠哥,不是还有三家吗,不影响大局吧?”

“是啊,还有三家,”陈区长垂着头叹口气,低声嘟囔一句,“还有三家……怎么能不影响?”

李世路登时语塞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