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909章 友好协商

第三千九百零九章 友好协商

陈太忠这话一出,那两位登时无言以对,不过章遂心里禁不住要暗暗嘀咕一句:如果真的煤炭价格大降,以你的不讲理,没准会要求供货商降价。

这个猜测其实不算错,陈区长本人并不是食古不化的主儿,若是价格降到极低的程度,他自然会找供货商,“友好地”协商一下价格问题。

然而,话又说回来,陈太忠目前正在槁制度建设,等闲不会出尔反尔,像这次的煤炭采购便是如此,量虽然不算太小,但是供货期限短,前后一共四个月,执行时间短,就相对地保证了煤炭价格不会有太大的波动x不管对甲方还是对乙方,风险都要小很多。

至于下一单,那就是下一单的供货价格了,陈区长没打算在这一单违约,就算煤炭价格短期内诡异下跌,合同标明的“唯一价格。”也能保证区里在执行合同的时候,不会受到攻纤一咱政齤府也是要讲信用的。

章遂沉默好一阵之后,终于艰涩地发话,“这个合同,我们还是想终止,不是专业的人,折腾不起,请问陈区长,我们需要做什么?”

“支付违约金就行了。”陈太忠懒洋洋地回答,有些人就是不见棺材不落泪,想给你留点面子,你是偏偏地连里子都不想要,那也怪不得哥们儿了,“五万吨的违约金,百分之二十,你看……,我还是很讲诚信的。”

“陈区长…,我也是专程赶来,也是很有诚意的。”章遂这时候也不再考虑,人家是否有胆子去朝田追违约金了,姓陈的不但强势,手上还有他们给乌法供货的证据,就算打官司,华亨都要被动更别说人家很可能连官司都不打。

所以章总要试图通过友好协商来解决问题,“时间很及时,并没有耽误区里多少事,五万吨的百分之二十,两百多万真的有点多了您看……,是否可以通融一下?”

“这个你去找相关负责人。”陈太忠一摆手,“我们讲诚信,也愿意替商家考虑,但是我必须强调一点、还有三家在盯着,区里对华亨的处理结果。”

“您做了主就行了嘛。”章遂讪笑着回答,眼前这位才是真正的北崇当家人,他吃傻齤逼了,不跟这位对话,去找其他相关负责人?

“就这么点钱,你让我拍板?”陈太忠不屑地看他一眼,又摆一摆手,“我这个人是讲制度的你去找下面同志做工作吧。”

嗯,钱多了,你就不讲制度了,章遂听得很明白,想到自己在别人眼里也算折腾出好大的局面了,不成想被一个小小的区长鄙视了,而且还是如此落后的县区。

真是财势逼人啊,章总心里暗叹,他面带笑容地点点头,又看一眼年轻的记者,发现小李没有跟随的意思,“陈区长,那我先走了……,世路我在车上等你。”

他是必然要拉着李世路的,华亨在北崇就没有多少熟人,而王宁沪是明确表示不想过问了,小李在北崇的人缘,就是他要重用的。

李记者待理不待理地点点头话说到这个份儿上,他觉得挺没面子真要谈一谈计划经济和市场经济的差别,他是不怕辩论的,但是章总背后还有些小动作,又被太忠哥抓住了,导致他连辩都辩不下去,心里的恼火不问可知一尼玛,不带这么掉链子的。

所以,等章遂离开之后,他婉转地解释,“我是真不知道还有三家,要不然就不跟他来了,不过我认为,在大宗货物采购的时候,还要注重市场因素。”

“你就算把我辩赢了,又要怎么样呢?”陈太忠听得就笑,他觉得一根筋的李世路,也挺有意思的,“我是短期的采购,既然双方彼此有承诺,当然要讲诚信。”

“随行就市并不代表不诚信。”李世路坚持自己的观点,“要重视市场的调节能力。”

“有人囤积呢?有人恶意打压呢?市场经济不是万能的。”陈太忠无可奈何地翻一翻眼皮,“在这个物欲横流的时代,诚信是太难得的品质……。”

“坚持做人的底线,做好自己该做的事,将来不会因此而后悔,不要因为别人不诚信获得了巨大的利益,心里就不平衡,你坚持了自己想坚持的,而那些不诚信者在收获利益的同时,也失去了很多东西,他们觉得自己是幸福的,你坚持了自己的本心,又何尝不是幸福?”

“你是个有理想的人。”李世路苦笑一声,“现在的社会太浮躁了,道齤德水平也在急速下降,诚信这些品质,国人实在比不上外国人。

“你说这话我就不爱听。”陈太忠想反驳,可是张张嘴,他发现自己也没什么可说的,没办法,在诸多的重生或者穿越者中,陈区长是个很失败的主儿,并不记得上一世几年后,澳洲和巴西的铁矿疯涨,否则此刻拿来做预言兼打脸,应该是极爽的。

沉吟片刻之后,他才低声嘀咕一句,“资本的社会,说白了,谁拳头大,谁就声音大…,中齤国人不讲诚信,还是跟外国人学的,忘了景泰蓝和宣纸了?”

你拳头大,所以你就声音大!李世路心里嘀咕一句,笑着从长廊的木凳上站起身,“章总也算我的衣食父好……该去找谁谈这个事儿?”

“该找谁就找谁,你别瞎掺乎。”陈太忠叮嘱他一句。

李世路来到章遂的车上,章总才刚刚放下电话,见他神色不豫,只得苦笑一声,“世路,不好意思啊,让你受委屈了,不过陈区长说得不错,华亨终究不是专业的,抵御风险能力差。”

“反正我被他一顿好训。”李记者悻悻地嘀咕一句。

“你委屈了,我知道,回头有我的心意。”章总笑着回答,“咱们现在是不是找一下计委王主任?我了解了一下,王主任很受陈区长看重。”

“他俩……其实没什么的。”李世路摇摇头,他经常跑北崇,对这两者的关系很清楚,当然,陈太忠对王媛媛到底有多看重,这是他不了解的,“还是先找分管区长刘海芳吧。”

刘区长正在办公室里跟施淑华聊天,谈的是北崇跟斯嘉丽合作的事宜,听说章遂想谈一谈减少违约责任,第一句话就是,“陈区长怎么说的?”

章总也不敢胡乱应对,一听对方的问话就知道一一处理结果肯定还是要陈太忠最后拍板,于是他就将陈太忠的意思大致解说一下,当然,该含糊其辞的地方,他也不会明说。

刘海芳琢磨一下,这个事情的招标,是过了孟志新的手,里面有些什么东西,她不清楚,也不愿意沾染,更别说减少违约责任,也是挺敏感的事情,“既然是王主任通知你的,那你去跟她谈。”

跑政齤府最愁的,就是遇上这种事,来回地踢皮球,不过章遂很明白这些套路,于是找到了计委。

此刻正是天最热的时候,王媛媛正在召集计委的人员开会,计委本没几个人,但是她手上还有不少党委借调过来的干那,看起来人员也不少。

小丫头权力不小啊,这是章遂第一眼的印象一一尤其那些计委的干部里,有些一看就是老江湖了,想要坐稳一把手,那可不容易。

其次就是,王媛媛真的有传说中的那么年轻和漂亮,章总心里禁不住嘀咕一下:希望小丫头不要是花瓶,别太不会来事。

事实证明,他的担心有点多余,王媛媛并没有再把皮球踢出去,而是显得非常有担当,也很有章法:既然陈区长是这个意思,那咱们去找刘区长碰个头,共同商量一下。

对章遂而言,刘区长和王主任还算好说话,起码比陈区长好说得多,大家坐在一起商议一阵,大致得出这么一个方案:收取华亨百分之十的违约金。

有那三家盯着,华亨的违约金,不收是不行的,但百分之二十确实是太高了,考虑到华亨确实不是专业的,又是第一家提出终止合同的,那么减半好了第二家绝对就不会这么便宜了。

这百分之十里,抵扣掉已交货物的质保金,就只剩下了百分之五,章总希望这五十万能缓交一其实个人欠政齤府的,缓交就是不交了。

如此一来,华亨就是舍掉了前期的质保金,名义上再欠北崇五十万,这个合同就正式地终止了,对章遂来说,这是一个令人满意的结果,其实再交五十万,能省掉陈太忠找麻烦,也是划得来的,华亨能走铁路运输,每吨煤炭赚得不少。

但是他这个方案提出来,刘区长和王主任交换个眼神,久久没有发话,直到最后,刘海芳才轻声吩咐一句,“小王,既然章总有这个意愿……,你还是跟老板反应一下吧。”

说起来,减半的责任,大家都不怕承担,下不为例嘛,但是减了半之后,只交一半的违约金,还是抵扣的形式,剩下的一半遥遥无期一一大家心里都清楚,基本上就是要不回来了。

这个责任就大了,不是一般人能承受的,所以刘海芳要王媛媛去跟陈太忠说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