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913章 夹缝项目

第三千九百一十三章 夹缝项目

陈区长会帮刘海芳坐镇,这是必然的,交通和计委的口子都很重要,就连民政都在建新的福利院,那么白凤鸣管的这一块,就只能委托徐瑞麟代管了。

事实上,北崇的新项目里,徐区长和白区长业务重叠的地方不少,比如说烟草和苎麻。

葛宝玲虽然是常务副,但她已经手握财税系统,在交通行业还有一些底蕴,前一段时间陈区长伤重,她又主持了政府事务,实在不能让她再折腾了。

“建委那一块,还是向你汇报吧,我不感兴趣,”徐瑞麟皱着眉头发话,“我对那些东西也不精通。”

建委是块肥肉,不过区区的十来天够干什么?徐区长不想惹上什么骚气,就这么简单,陈太忠笑着点点头,“那行,苎麻布的推销,你要帮着操心。”

现在的纺织厂,已经能生产一些粗苎麻布了,厂里销售科能销售,但真的想走出去,在政策层面上,需要倚仗工商和计委的大力协调。

“我一直在操心,”徐瑞麟轻声嘟囔一句,只不过眼下厂里的建设尚未完成,空口的宣传,意义并不是很大。

陈太忠交待完此事之后,又忙一阵,就到了六点钟,想了一想,他不再去医院吃饭,而是回到了他的小院。

时隔二十来天,小院里的风景依旧,不过两株玉兰的叶片越发地肥厚和浓绿了,而那株金桂,隐隐也有花苞的嫩枝长出——不知不觉间,秋天就要到了。

他进门不到五分钟,大门一响,王媛媛拎着个塑料袋走了进来,袋子里装着鸡蛋、牛肉干之类的东西,见到他,她就是一愣。“你回来了?”

“嗯,你可以接着住,”陈太忠点点头,又冲她手里拎着的塑料袋努一努嘴,“原来也是个懒丫头……好了,你跟宾馆点菜,就说我回来了。”

“我很累了,就是随便吃点。做饭的话,我不比任何人差,”王媛媛很不服气地顶一句嘴,“我做的红烧排骨很好吃的,可以开饭店……明天做给你吃?”

不给你打下个坚实的基础,没准等我走之后。你真的只有开饭店这一选择了,陈太忠笑一笑,“这倒不着急……你在忙什么?”

“在调查发电机使用情况,还要及时协调,有些乡镇领了发电机,先顾着保证政府里的空调,”王主任信口回答,“有电的时候都闲置,有点浪费。”

“嗯。这个要说一说他们,少吹一个小时空调,死不了人的,”陈太忠点点头,却也没有太过恼火,干部嘛,总是要特殊一点,他自己还占着以他起发电机呢,虽然这不是他的意思。但特权是客观存在的。“以前没空调的时候,大家不是也得工作?”

“他们说是做应急的。”王媛媛无奈地笑一笑,“我的协调,也只能点到为止。”

“呵呵,”陈太忠听得也笑了,“有监督总比没监督强,让他们知道咱们在关注就行了。”

“我争取的是外面群众可以去乡政府接电,”王媛媛走到一张藤椅边,缓缓坐下来,摸出手机给北崇宾馆打电话点菜,点完菜之后又说一句,“最近想联系一下苎麻布的销售。”

“嗯?”陈太忠侧头看她一眼,沉吟一下方始发话,“你不要去上门推销,味道不对。”

“我那儿借调的人挺多的,”王主任笑一笑,心里生出一丝丝的甜意,一个大姑娘家上门谈销售,不管她是不是计委主任,总会让人生出点联想,她自是知道,领导是真心关心自己,“最近还想组织一下,搞一些零散苎麻工艺品的加工……斯嘉丽也同意上货了。”

“这个……你先出个文字性的东西,我看一看,”陈太忠点点头,苎麻的手工制品还是有一定市场的,但是如何组织和规范生产,需要注意的也很多。

就在此时,他的电话响了,一看来电号码,他就禁不住苦恼地嘬一下牙花子,“这个大妮儿也真是的……算了,上了学就该好了。”

杨紫萱早就宣布了,开学的时候要陈区长去陪她,还号称是自己的底线,陈太忠没兴趣陪小女孩儿折腾,她就不依不饶。

总算是考虑到小孩儿经历过一些事情,心态比较扭曲,陈太忠也不好对她横眉冷对,有意帮她慢慢地把心态矫正过来。

不过开学去学校,陈太忠是绝对没兴趣的,所以第二天下午的时候,他陪着大妮儿去学校报名,其他条件就概不理会了。

从学校出来就不早了,陈区长现在还处在半休养期,也懒得再去单位,径直回了自己的小院,不成想坐下不到五分钟,又有人敲门,现在连小廖都不在身边,他只能自己去开门。

门外站着的是叶晓慧,她的身边还有两个女孩,样貌也算周正,其中一个女孩儿身高差不多有一米八,腰细腿长,身材非常好。

“你不用回学校上学吗?”陈区长眉头微微一皱,要说杨大妮儿的纠缠是孩子气的不讲理,小叶同学时不时来看一看他,就带了点年轻女孩儿的诱惑。

“下周才开学,”叶晓慧冲他微微一笑,“这是我的同学,过来找我玩,刚才在政府里转了一阵,想买点水喝,没有冰的……正好还找陈区长有点事。”

“那你随便吧,”陈太忠转头走到屋檐下坐下,从手包里摸出一份文件看了起来。

他看得很仔细,叶晓慧也不在意,带着两个女孩儿走进房间,轻车熟路地找到冰柜打开,摸出几瓶矿泉水喝了起来。

个头跟她相仿的女孩儿看一看屋外,轻声嘀咕一句,“真的是他啊,跟布兰妮合影的。”

“就是口渴来喝水的,你可别乱说话,”叶晓慧一竖手指,轻嘘一声,“他前一阵才被车撞了,身体还没恢复。”

“你怎么知道他身体不好?”高个儿女孩儿挤眉弄眼地发问,“得手了吧?”

“叶子我从来守身如玉,怎么可能?”叶晓慧微笑着回答,这俩是她两个不错的同学,高个女孩儿还是她室友,前一阵她在晚会上领舞,在同学里很是轰动,别人就纷纷打电话过来,跟她打听秘诀。

小叶终究还年轻,心中的得意无以言表,这次她真的是名利双收了——领舞没赚到钱,但是因为陈区长的缘故,她老爹又吃下了一百多台发电机的单子。

她并不知道家里赚了多少钱,不过做老爹的直接甩给她一万,让她零花。

叶晓慧一开始还支支吾吾,不想让人知道她的路子,但是世界上没有不透风的墙,尤其是她在生态园吃饭的时候,还撞上了林师姐,林师姐对陈区长也有很深的印象。

所以大家八卦一下,又想到叶晓慧给众人看过一些照片,凑在一起一分析,就知道叶子能领舞,就是因为北崇的那个年轻区长。

这俩跟她关系好,就直接打电话给她,说要过来玩,叶晓慧有心拒绝,可是觉得那么做,有点不仗义——总之,年轻女孩儿都是有点卖弄心思的,她身为北崇人,一直被人视作乡巴佬,也有为北崇正名的心思。

今天她带同学在区政府游玩,陈区长来了之后,对门禁一直看得不是很严,普通老百姓都能来政府晨练,更别说小叶这女孩儿,不少人知道她跟陈区长关系不错。

至于这次敲门,那也是她推脱不过,心说陈区长要在的话,就说点事情,不在的话,两个同学也不能怪她不够姐们儿。

陈太忠不知道这些,也不关心这些,在他看来,小叶只是他治下的一个子民,至于她有点这样那样的小心思,如果没有实质性地影响到他,他不会介意,毕竟是一个小美女。

他坐在那里,翻看了两份文件,还打了几个电话,最后放下文件的时候,发现叶晓慧坐在离他不远处,正饶有兴致地看着自己。

“你要跟我说什么?”陈太忠这才想起来,她好像不光是要水喝来的。

“我想到一个项目,”叶晓慧将藤椅搬到他跟前,然后又坐下,才从手包里拿出一张白纸来,上面用铅笔草草地画了一个图,“咱们国家缺电的现状,应该是两三年内不能缓解。”

“嗯,”陈太忠点点头,这个话题他是比较感兴趣的,不过听了两句之后,他就笑了,“我说小叶,12v的直流电瓶,逆变为二百二的交流电,这个产品市场上有。”

“我请教过我爸了,他说太贵,”叶晓慧洋洋得意地回答,她是细细琢磨过的,“其实不需要它的充电功能,只需要逆变即可……大部分用手工,合理控制的话,制造价格能降到一百元以内,我爸这么说的。”

“唔,”陈太忠点点头,他知道老叶是搞无线电维修出身,说话应该还是比较靠谱的,要不说这人民群众的智慧是无穷的,有什么需求,就有什么产品诞生。

对北崇人来说,三四百一台的逆变器,购买压力还是比较大的——毕竟只是停电的时候偶尔用一下,但是成本能控制到一百以下,购买的人会多不少。

不过,下一刻他又是眉头一皱,“账不能这么算……”

(果然有双倍月票,二十八日凌晨开始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