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914章 专家多

第三千九百一十四章 专家多

见陈太忠皱眉头,叶晓慧禁不住有点忐忑,却又有点不服气,“哪里不对?”

陈区长缓缓摇头,“这种小电器,如果我没记错的话,主要产地是在沿海地区。”

“没错,我调研过,”叶晓慧点点头,她张嘴项目闭嘴调研的,倒是不太像艺术系的学生了,“虽然比较精致,但质量也都很一般。”

“没错啊,”陈太忠点点头,“人家为什么精致呢?经济是要讲规模的,一个行业有成型的产业圈支持,成本就会降低很多。”

“但是咱们这里,人力成本低啊,”叶晓慧有点听不太懂,她不服气地反问,“那不跟它比精致还不行?咱阳州人用东西又不挑,只要够便宜,能用就行。”

“这个倒也是,”陈太忠点点头,小地方人都是先讲个实用,但是不管怎么说,他还是觉得这个事不太靠谱,“北崇好说,但是往别的地方卖,不够精致的话,别人凭啥买?”

“也就在阳州卖一卖,”叶晓慧笑着回答,“为缓解电荒出一把力,再给乡亲们找点活儿干,赚多赚少倒是次要的了。”

这可跟我认识的小叶不一样,陈太忠狐疑地看她一眼,“北崇的电荒最多一年半就能解决掉,但是全国性的电荒起码要有三四年,你不想好好地做一做这个项目?”

“可是你说没前途的,”叶晓慧委屈地撇一撇嘴,“其实我觉得,我这个点子很不错。”

“我也没说不好,但是还缺少相应的论证,”陈太忠再次皱一皱眉,心说这小叶还真不愧是艺术系的,表情转变果然圆润自然。

不过对他来说,这个项目是真的值得关注的,首先还是北崇的缺电。其次就是,这可能是北崇第一个电器产品的,关注一下不为过。

“我都让我爸帮着画电路图了,还有成本核算,”叶晓慧听得叹口气,“可是他现在忙得一塌糊涂,销售、培训和售后,他都要管。顾不上给我画图。”

这是实情,因为这次区政府采购发电机,大头是惠灵顿,占了百分之八十还强,这原本就是一个再有力不过的广告,北崇很多有能力购买发电机的人。首选就是惠灵顿。

这倒不是说,大家都绝对认可惠灵顿的性能和价格,事实上,北崇人甚至阳州人因为落后的缘故,采购大件的时候,从众意识极浓。

这关系到产品维修的便利——只有某个品牌的产品足够多,售后才能有保障,就算该产品在阳州没有维修点,但是通过口口相传。大家也能了解到,本地谁能修了这个。

眼下区政府买回来这么多惠灵顿发电机,大家肯定要跟风,跟着政府走,东西坏了还怕没人管?更别说负责代理和售后的老叶,也是不少人都知道的。

所以老叶最近是非常忙,忙到市里的店面只剩下一个学徒看着,而非常悲催的是,发电机在北崇还是个新鲜事物。有那乡镇干部领了发电机。也要过来取经,问这个东西该怎么接线。更有甚者,就让店里直接帮着接线板。

叶晓慧就很苦恼了,她觉得自己的点子不错,老爹也认可,但是他偏偏没有时间画图,用老叶的话来说就是——卖那玩意儿能挣几个钱?卖五十台也顶不上卖个发电机。

“你老爹画图?”陈太忠看她一眼,“算了,你这个创意我征用了,这三瓶冰镇矿泉水,我也不跟你算钱了。”

“你不能这样吧?”叶晓慧登时就不干了,她冥思苦想出这么个一等一的创意,又被老爹肯定,然后又去市场上调查——她心里清楚,陈区长一直在为缺电苦恼,应该能打动他。

事实上,她没指望靠这个东西挣多少钱,水银灯下的生活,才是她的追求,但是被陈区长用三瓶矿泉水换走,这也有点夸张了,她可怜兮兮地发话,“陈老大,明年我还要靠这个,搞大学生返乡创业呢,你不能砸我的饭碗。”

“少跟我扯吧,你盯的是京城、巴黎或者好莱坞……绝对不会是北崇这穷地方,”陈太忠知道她的志向,不以为意地笑一笑,“创业还要带动群众脱贫呢。”

“北崇的发展像雨后的春笋,肉眼都看得到,”小叶同学说话,有时候相对夸张,但配合上她的青春气息,不会让人感到肉麻,“带动群众脱贫很简单,逆变器的线圈是要人工绕的,我把活儿派出去,计件收费就行了。”

“派活儿?”陈太忠还真不懂逆变器,不过想到他老爹搞的电机,就是人工绕线的,可那活儿不是随便一个人就能干了的,“这需要很高的水平吧?”

“我爸说了……水平不是大问题,练一练就行了,”叶晓慧不以为意地回答,“北崇人工便宜,干一天农活,晚上回家没事,边聊天就边绕俩线圈,多简单?。”

“要真是这样的话,图纸我想办法吧,”陈太忠点点头,他本就是凤凰科委出身,老爹搞着电机,素波高新区还有手机生产,这么广的人脉,搞这个简单图纸真是分分钟的。

一边说,他一边就拿起了手机,“对了,欢迎小叶同学回乡创业。”

“你不想我回乡创业也行,”叶晓慧一看陈区长真的要落实此事,也有点患得患失,她是真的不想拴在北崇,“不过我这个创意,三瓶水可不行。”

“嗯,”陈太忠哼一声,也不直接回答她的问题,省得她蹬鼻子上脸。

下一刻,他拨通一个号码,“杨帆,手边没事吧?我有这么个事情,要跟你咨询一下,简化的十二伏逆变器,给弄个图,只逆变不充电,我们区里打算生产这个东西……对了,把成本控制在最低。”

杨帆就是那个住了监狱的主儿,他的老婆给陈主任纳了一双鞋垫,他出来之后,就来了科委,现在已经是正式职工,领导着攻关小组,还是素凤手机的技术副总监。

跟老叶一样,杨总也是搞无线电维修出身,不过他原本学历就很高,后来接触的东西也多,别说柜员机保护罩、公交一卡通,连手机生产都接触了,技术水平远远超出老叶。

杨帆又问两句,就很干脆地回答,“这东西我好久不接触了,得问一问人,您给我俩小时。”

挂了电话之后,陈太忠才又看一眼叶晓慧,考虑到她的同学也在场,他打算给小叶子留点面子,“那行,你出这么个点子,去宾馆请你们同学吃饭吧,跟马总说一声,算在我账上。”

“陈区长,小叶为了想这个点子,可是问了我们很多人的,”高个儿女孩儿笑着插话了,“人都瘦了一圈。”

“知道她辛苦了,”陈区长很随意地挥一挥手,“你们同学一个暑假没见,应该有很多话要说。”

有一种客套叫生疏,他的话听着客气,但是撵人之意一览无遗,而且没什么可商量的。

叶晓慧听到这话,就觉得鼻子有点发酸,她一个学艺术的,绞尽脑汁想出这么一个电器产品,何尝不是在有意讨好他?但是她的努力,他偏偏视而不见,尤其还是当着她两个同学,一气之下,她真的是想不管不顾地一走了之。

但是……划得来吗?她正犹豫一下,就听得门一响,一个人拿钥匙打开门走了进来,不是别人,正是计委主任王媛媛。

王主任走进门的时候,本来是一脸的喜意,猛地看到院子里多了三个女人,就是微微一怔,不过这也是瞬间的事情,下一刻她冲陈太忠笑一笑,“老大,有人打电话来,想问咱们的油页岩怎么卖。”

“我勒个去的,”陈区长一听这话,好悬没掉到椅子下面,这个消息实在有点令人震惊,“你确定没有听错?”

“没有听错,”王媛媛摇摇头,“我问他们买这个做什么,他们说要发电。”

“这是……煤矸石电厂?”陈太忠听得眉头一皱,他才不相信国内会有油页岩电厂投产了,估计在建的油页岩电厂,也只有北崇一家,“你怎么回答的?”

“我说这是区里的管控物资,需要请示一下领导,”王媛媛笑着回答,顺便又摸出一条小手帕,擦一擦额头渗出的汗珠,“这不就过来了?”

“冰柜里有雪糕,自己拿去,”陈太忠见她的脸蛋红扑扑的,胸口都被汗水打湿,隐约能看到胸罩的轮廓,于是体贴地吩咐一声。

“王大姐你坐下,我给你拿吧,”叶晓慧笑眯眯站起身,一看到王媛媛,她就充满了斗志,走不走的就再也不用说了,当然,她帮对方拿雪糕,并不是自承身份不如对方,她只是想表示——这里不是你的自留地,我也很熟悉。

“家里空调装好了吧?”王媛媛淡淡地看她一眼,也不计较对方把自己说得那么老——我才比你大几天,还王大姐?这里我能冠冕堂皇地住,你不行!

“咳,”陈太忠轻咳一声,打断了她俩的暗战,“那这个事情,小王你怎么看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