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915章 油页岩和矸石

第三千九百一十五章 油页岩和矸石

ff37;35;ff18;xff33;.ff23;omu85c0f;8bf4;66f4;65b0;6700;5feb;5c0f;8bf4;9605;8bfb;7f51;“我觉得这个可能性,是客观存在的,”王媛媛侃侃而谈,“区里的几个煤场,近期卸货的时候,经常遇到掺杂矸石的……尤其是李简的,他解释说,别人卖出来就是这样,不过他的态度还算端正,最近情况有所好转。”

李简确实不容易,陈太忠能理解这一点,赔钱做买卖,就要想尽办法降低进货价格,那煤老板自然要掺杂矸石——想必是哥们儿给了他希望之后,他又提高了进货价吧?

当然,这只是小小的感慨,陈区长在意的是王媛媛的逻辑,眼下煤价上涨,煤矸石都被当成煤卖出去了,那么,煤矸石电厂就缺原料了,只能买油页岩来充数——尼玛,能再不靠谱一点吗?

就这工夫,叶晓慧就抱着一堆雪糕出来了,陈区长、王大姐、她和同学……都有份儿。

陈区长接过雪糕,心不在焉地吧嗒两口,才又发话,“这个情况我不太了解,但是张州的矸石电厂我知道,那里的煤矸石,供四五个电厂都没问题,洗煤厂外面,二十块钱一吨,煤矸石随便拉,很多洗煤厂的自备电厂,用的就是煤矸石机组。”

“但是很多锅炉,买的是原煤,掺了多少煤矸石都得认,”王媛媛嘴里咬着一支火炬,缓缓回答,“把矸石当成原煤卖,那也超过了百分之三百的利润。”

王主任虽然没有上素养并不低,陈区长自是明白百分之三百的所指,他不知道这话语出邓宁的《工联和罢工》,却知道马克思曾经在资本论里引用——“有百分之三百的利润,资本就敢犯任何罪行,甚至冒绞首的危险。”

“那么,咱们定个什么样的价位呢?”他有一点点心动——事实上,只要不是对方也想搞页岩油。价钱真的好商量。

“电话来自地北省通达市,我想不出那里有什么煤矸石电厂,”王媛媛笑着回答,“想着老大你对那儿熟,希望你能问一下。”

“这藏头藏脑的,未必就是地北人想要,”陈太忠听说小王真的没落实对方的身份,眉头就又是一皱。“也许还就是张州煤矸石电厂要货……走什么运输?”

“铁路运输,车皮对方包了,”王媛媛又咬一口火炬,“所以我觉得就是附近的。”

“啧,还真是这样啊,”陈太忠明白她的所指。铁路运输比公路运输要省钱得多,但这不是绝对的,具体情况还要具体分析。

比如说,太近的地方,不超过一百公里,那汽运多半会更划算一点,省了上下车皮的费用和损耗,关键是少了人情——车皮能是白要的吗?

而煤矸石这种便宜东西,不是很少见的物资。属于狗肉丸子上不了台面,可以走车皮却是不能走太远,利润太薄,铁路跨局之间的沟通,也麻烦着呢。

“|关键是他们能跟咱们询价,就能跟别的地方询价,”王媛媛愁眉不展。

这才是最要命的,王主任放了电话之后细细一想,就觉得自己的把油页岩定义为管控物资。态度可能有点不够端正。阳州除了北崇,别的地方也有油页岩呢。

“那你给敬德打个电话。”陈太忠淡淡地吩咐一句,阳州的油页岩,主要分布在北崇、敬德和云中,其他地方不值得一提,而敬德是北崇的盟友,虽然大事未必一定一致,但互通一下有无总不成问题。

王媛媛走到一边拨个电话,再回来的时候,脸色已经有点发白了,“敬德也接到电话了,也是还没报价……不过他们跟我说的,未必是实情。”

“跟你说没报价,那就是跟我说没报价,这就是实情了,”陈太忠很霸气地摆一下手,然后低头看一下时间,“嗯,六点十分了,小廖还不回来?”

“超了一下,好像是个男孩儿,晚上可能不回了,”王媛媛笑着回答,廖大宝今天跟着扈云娟去市里做孕检了,“他爸高兴坏了,说是抱孙子呢。”

“这也就三个月,能看出男女?把脐带看成小鸡鸡了吧……小王你点菜,”陈太忠笑着说一句,然后才反应过来,旁边还坐着三个女孩儿,“小叶,你们去宾馆吃,还是在我这儿吃?”

“宾馆哪儿有你这儿好?”叶晓慧笑着回答,她们都是开学就大四的女生,又是在艺术系,对一些荤话并不是很在意,“一边吃一边看风景。”

她的两个同学笑着交换一下眼神,这个年轻的区长确实有派头,也够霸气,不过似乎……他对小叶子没啥感觉。

其实陈太忠原本就要撵她们走的,不过小叶今天确实提供了一个小思路,而王媛媛带来的这个消息也不错,这令他的心情很好。

王媛媛心里却不是很高兴,她对叶晓慧有一种说不出的敌意,可是当着其他女孩儿也不便表现出来,所幸的是,没过多久白凤鸣也来了,他好久没来区长这儿蹭饭,而且过两天他要出国了,眼下过来,是跟区长把相关的工作汇报一下。

六点半的时候,饭菜送了过来,四个女孩儿穿花蝴蝶一般地摆放收拾,至于给陈区长和白区长倒酒,那自然就是王主任的事了。

白凤鸣看到她,就又想起了下午的传言,“王主任,听说有人要买油页岩?”

“是啊,我刚才跟领导汇报了,”王媛媛点点头,“对方没有表露身份,白区长有什么指示?”

“指示倒谈不上,我是想说一点,不查明身份的话,不给他们报价,”白凤鸣笑眯眯地发话,“将来油页岩电厂开张,会影响到材料价格的,区长你说是不是?”

你是怕小王插手油页岩太多吧?陈太忠心里明镜一般,老白这家伙啥都不错,就是堪不透“财”这个字,为了几个大项目,连常务副区长都不稀罕。

不过人各有志不能勉强,白区长的能力确实在那里摆着,此人分管的口子,也是陈区长最省心的,于是他笑一笑,“嗯,不过,油页岩的收购价格,暂时没必要定下来。”

电厂还在建设,有人已经开始琢磨采集油页岩了,不过区里始终没有对收购价发话,倒是有小道消息说,这个收购价不会太高,而石头存放得久了,会因为漏油而影响价格。

“我也没资格报价,就是怕云中和敬德可能报价了,”王媛媛眉头微皱,她是担心区里利益受损,可是这表情看到陈区长眼里,禁不住暗暗摇头——傻丫头。

“这种事,多请示陈区长就好,云中和敬德那边,也得靠区长协调,”白区长微笑着回答,他马上要出国了,时间还不短,这个时候有人上门买油页岩,看这个寸劲儿吧。

“无所谓,”陈太忠不以为意地摇摇头,“真有市场,让他们先做,咱们负责整合就行了。”

这话说得就太霸气了,不过现在的阳州,陈区长有底气说这个话,现在多少敬德人在北崇打工,至于说云中,收拾起来也不难,花城都被陈区长收拾得服服帖帖,谁还敢再多事?

接下来,大家甩开腮帮子吃饭,难得的是,白区长居然跟小叶和她的两个同学谈笑风生,一点都没有副区长的架子,不明白的人看到眼里,怕是要给他戴个“好色”的帽子。

大约七点十来分的时候,杨帆将电话打了过来,“电路板这块,素凤可以成本价做一下,八九块钱的事情……关键是能保证质量,线圈可以自己绕,不考虑外壳的话,成本能控制在三十块钱之内,图正在画,明天发到您邮箱里。”

陈太忠压了电话,轻声嘀咕一句,“那考虑外壳,再加上保险、引线之类的,做出来的价格,就得五十往上走了。”

说到这里,他侧头看一眼叶晓慧,“大致就是这么个价格,你想不想做?”

“外壳这么贵啊?”小叶子皱一皱眉头,成本确实不高,不过二十块钱用在外壳上……

白凤鸣听得有点好奇,问了两句之后才笑着发话,“这个价钱很正常,电器产品一定要考虑保险,外壳嘛,开模是很贵的,产量上不去,成本摊不下来,卢天祥就是干这个的,你不信的话,可以去问他。”

“随便弄个壳子不行吗?”叶晓慧发问了,“我爸以前装收音机的时候,直接就是用个木头钉个外壳。”

白区长笑一笑不说话,这样的类比,实在是一点意义都没有,陈太忠也笑了,“你看,我就知道你嫌麻烦,真不想干?”

“确实有点犹豫,”叶晓慧点点头。

“你要不干的话……”陈区长侧头看一眼王媛媛,一本正经地发话,“小王你操心一下这个事情,大家学会绕线圈,这也是个本事嘛。”

“我也没说不干嘛,”叶晓慧一听着急了,她宁可自己张罗此事,也不能让王媛媛把差事抢了去,“我先找卢总问一问,看看外壳能用多少钱。”

“壳子不能用铁皮简单冲压,”王媛媛看她一眼,面无表情地发话,“要用绝缘材料。”

(今夜十二点,双倍月票开始,静待大家的支持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