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917章 宣传攻势

第三千九百一十七章 宣传攻势

哥们儿这堂堂的仙人,是被……强吻了?陈太忠觉得有点玄幻,又有点耻辱,可是心里偏偏还有点自得——哥们儿这魅力,真不是一般人能抵挡的。

此刻的门响,登时将他从梦中唤醒,说不得他侧头看一眼:这谁啊?

牛晓睿站在门口,目瞪口呆地看着这一幕,一时间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。

“你眼里的沙子,我给你舔出来了,”叶晓慧微微一笑,离开了陈区长的身边,她笑得像一只刚偷了十只鸡的小狐狸,“逆变器的生产,我会多多请教王主任的。”

“我的眼睛,好像也进了沙子。”最初的惊讶过后,牛晓睿已经恢复了正常,不愧是耶鲁大学毕业的高材生,她还有心思开个玩笑,“小叶能帮个忙吗?”

沙子进眼很难受,旁人漱漱口,拿舌头去舔进了沙子的眼睑,试图舔出沙子,在恒北是很常见的事——两者都很娇嫩柔软,不过能做此事的,都是很亲近的人。

“牛主编你眼睛太大,我舌头小,”叶晓慧娇笑一声,向门外走去,“陈区长舌头大,你得拜托他。”

直到她将门关上,牛晓睿才似笑非笑地看一眼陈区长,“她说你舌头大……怎么知道的?”

“我觉得她是在影射我眼睛小,”陈区长狠狠地一皱眉头,“影射领导……得考虑劳教。”

“哈,”牛晓睿捂嘴轻笑,“你给小丫头灌了什么迷汤啊,让她这么开心?”

“我只是告诉她,她真的很漂亮,但是我从不吃窝边草,她就很开心了,”陈太忠笑着一摊手,今天他跟牛主编。是有正经事情谈的,“苎麻布的文章写得不错……有人打电话去你们报社问吗?”

“有几个,其中有一家韩企和一家日企,”牛晓睿笑着回答,“这买卖要是做成了,润笔费得涨……最近想换车了。”

“我的办公室还想换楼了呢,就是找不见人买单,”陈太忠闷哼一声。然后又咂巴一下嘴巴,“行,有成绩绝对有提成,今天是要跟你说,写个油页岩的文章吧。”

“油页岩电厂的文章,我写了不少了。”牛晓睿闻言,眉头微微一皱,“读者都来电话抗议了……反正是北崇的事,与其写油页岩,不如深挖何霏的死。”

“真是个娱乐至死的年代,”陈区长轻喟一声,“何霏的死能有什么值得挖掘的?正经是油页岩潜力广大。”

“我觉得两者是同样的乏善可陈,”牛晓睿说话还真的很尖刻,不过同时。她也摆得正自己的位置,“反正你给钱,你说什么我写什么。”

“亏你也是记者,一点新闻的敏感性都没有,”陈太忠毫不留情耻笑她,“现在油页岩都等同于煤矸石了,这个行情你没听说吗?”

“这还真是没有,”牛晓睿的素养也是不错的,丝毫不介意些许的耻笑。“讲讲?”

这个里面可以做的新闻真的不少。牛主编听说煤炭里掺杂煤矸石,已经是面带微笑了。等说到有人买油页岩当煤矸石用,更是眼冒金星,她娇笑着发话,“真是绝妙的讽刺啊,这个我要上热点新闻。”

“醒醒,你是给北崇写文章的,”陈太忠毫不客气地呵斥她,“这些东西你都能写,但是我首先要求一点……你得强调,北崇的油页岩,品质是最好的。”

“这个好说,你拿来数据就行了,吹牛交给我,”牛晓睿笑着发话,不过下一刻,她就是一怔,“我印象云中的不比北崇的差……你这是想卖油页岩吧?”

咱不带这么打脸的,陈太忠微微一愣之后,哈哈大笑了起来,“你这想法,真是……哈哈哈,我北崇争的是页岩油项目,其实目前,就是造个舆论。”

“数据,数据拿给我,”牛晓睿勾一勾手指头,她现在是沦落到写软文的地步了,但是耶鲁大学的毕业生,也自有其张扬的一面,“有干货,我才好帮你吹牛。”

“干货?”陈太忠哂笑一声,摸出一根烟来,饶有兴致地看着对方,“数据随便就做得出来,想要什么数值只管说,当我们北崇没有统计局?先宣传吧,一两天我就把数据给你。”

“明白了,”牛晓睿点点头,会意地笑一笑,“先帮你吹吹风,教师节后,再重磅宣传……抓几个噱头由浅入深,能让宣教部配合一下吗?”

“配合没有问题,”陈太忠微微点头,“你是专业的,我也就不乱提建议了,总之是要抓紧,有什么拿不准的,随时可以来找我。”

“下次不会再遇到别人给你舔沙子吧?”牛主编冲他挤一挤眼,然后她似乎发现这个动作有点暧昧,又不屑地撇一撇嘴角,“不过我说陈老大,这是办公室,你稍微注意一点成不?”

自打来北崇,在办公室稍微出格,也就这么一次,陈区长无意否认,只是苦笑一声,“你运气好得可以买彩票去了……没看出来是谁主动吗?”

“小丫头是自寻烦恼,”牛晓睿叹口气站起身,她对叶晓慧有一些了解,但是她更知道陈区长的女朋友是何人,“陈区长你要没那个心思,就收敛一点,不要害人。”

“问题是我这魅力,挡也挡不住啊,”陈太忠苦恼地叹口气,“总不能让我在自己脸上划两刀吧……那样说不定更有男人味儿了。”

“你还真口气大,”牛主编都要走了,听到这话又笑了起来,“其实你长得真不算帅气,只不过是成功男人,气质还算不错。”

“你气质也不错,”陈太忠白她一眼,这话自然不是恭维,称不上美貌的女人,才会被人夸气质不错,若是气质也没有,就只能说脾气好了。

“小气的男人,”牛晓睿轻笑一声,转身婷婷袅袅地走掉了,她的臀部浑圆结实,包裹在紧身的一步裙内,以一种奇异的规律扭动着,这让陈区长禁不住想起了初次跟雷蕾的荒唐,都是记者,一样的娇小玲珑,只不过那一夜,雷记者的臀部可没有裹着一步裙。

想什么呢,还是处理工作吧,陈区长收回了那一丝绮念……

第二天,白区长和刘区长离开北崇奔赴欧洲,谭区长则是拿来了网络建设的规划,还夹杂着几个公司的报价。

陈太忠大致翻看一下,然后皱一下眉头,“阳州市也有网络公司?”

“市教委推荐的,”谭胜利无奈地撇一撇嘴,“五百个退休老师刚过来,教委说了,这是为下一步校园网的推广做技术储备……价格也不高。”

“储备就拿咱们练手?”陈区长听得有点不高兴,“咱们又不是不给老教师开工资,这这……亏他们好意思开口。”

“可总是人情,”谭区长无可奈何地叹口气,“他们说,价钱还可以商量。”

“校园网的储备?他们未必拿得上省里的单子,”陈太忠不屑地哼一声,校园网的建设流程,他是再熟悉不过了,凤凰的校园网,大头也全被素波拿走了,也就是陈洁看荆老和他的面子,给了荆紫菱一块。

不过再想一想,市教委也是为数不多的愿意支持北崇的政府部门,当然,人情是相互的,北崇也是给了教委一点水电站的活儿,才得到如此的回报。

但是人情也是要维系的,若是眼下断然拒绝,比较良好的合作气氛就破坏掉了,念及此处,陈区长也不得不叹口气,“还是走招标程序吧,不过你先跟他们说,就算他们中了标,北崇也是要派监理的。”

“招标的话,白区长和刘区长不在,”谭胜利小心翼翼地看他一眼,“但是这个事情也不好再等了……您看?”

你能少打一点小算盘吗?陈区长真是有点无语了,我这几个助手,还真的是各有特色,“先做标书走程序,到时候他们能回来,就要他们参与,回不来也没办法……取决于你做方案的速度。”

谭胜利点点头,站起身走人了,陈太忠拿起今天的《恒北经济导报》看一看,牛晓睿的速度不慢,今天就把文章登了上去——北崇的巨量油页岩有新发现,品质比以前的还要高。

文章吹得挺厉害,不过鉴于大家早就知道这个消息,牛主编就强调一点,据专家介绍,这样品质的油页岩,提炼页岩油的话,成本低收效高,向成为石油的替代能源又迈进一大步。

“这个项目可是才被否了,”陈太忠哭笑不得地摇摇头,那位虽然离开了恒北,可万一见了这样的报道,没准又要生出什么关联想像。

不过……估计不会吧?想到这只是恒北日报的一个子刊,陈区长觉得自己考虑得有点太多了,那样级别的首长,眼角哪会扫到这种小报?

更别说大会在即,那位也算是跛鸭了,这种小事,计较得过来吗?

他想的没错,第二天,就连朝田晚报也登了消息,说阳州的油页岩品质高、储量大,有望在不久的将来,成为国家石油安全的支柱。

陈太忠没看到这报纸,听说之后,就给李世路打个电话,埋怨他不该写阳州——只强调北崇就行了嘛。

“这个报道不但我没署名,我甚至都不知情,”李记者在电话那边苦笑,“那是晚报,我是日报的。”

(双倍月票了,大声召唤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