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922章 新动力

第三千九百二十二章 新动力

匡未明被陈太忠说得有点脸红,乡里不能有效管理,说的自然是昨天的种植罂粟案,也亏得是在石门发现的,要是稍微近一点的村子,乡里的责任不会小了。

其他几个乡镇的领导冷眼旁观,并不多说话,不过陈区长的目的也算达到了,起码大家都知道,下一步区里要考虑撤并小村子了。

就在大家刚走出会议室的时候,隋彪的手机响了,他接起来听两句,脸色顿时变得非常古怪,“太忠……我跟你说个事儿。”

陈太忠走过来之后,他低声嘀咕一句,“陈正奎的电话,说省里有新的指示,油页岩的事情没必要戒备得太严……若是外国人的话,主要是防止他们把地形勘测去。”

“这搞什么飞机?”陈区长一听就火了,哥们儿专门把乡长书记之类的叫来开个会,你们倒好,前脚要我们戒备,后脚就说没事,“为什么?”

“他没说,就说是省政府的意思,”隋彪叹口气,“真是让人无所适从,朝令夕改的……把咱们基层看成什么了?”

“真是朝令夕改,”陈太忠气得笑一声,“以前有人说部委里净出些白痴政策,前后矛盾,我还不信,今天算是长见识了。”

“行了,别说了,”隋彪歪一歪嘴角,撇向站在不远处的乡镇领导,“他们怎么办?”

“不管怎么,先吃饭,”陈太忠勉力笑一笑,心说要是你陈正奎有意毁约,强行干涉北崇的事务,那就不要怪哥们儿不客气了。

乡镇这些领导的鼻子也很灵,已经感觉到区长和书记有点异样了,不过领导既然不说,他们就当什么事也没发生。

接下来的会餐,是在两个桌子的包间里,乡镇的领导折腾起来,也挺没样子的,轮着敬陈区长,至于隋彪,一来党委书记架子摆得挺足,二来就是大家都知道,隋书记的酒量比区长差得太多了。

就是陈太忠一个人,对上他们这么多也不怯场,半个来小时下来,大家就喝得热火朝天了,有些量浅的,已经有点高了,现场乱糟糟的。

这个时候,廖大宝走进来,在陈区长耳边嘀咕几句,他是受了区长的委派,去了解到底发生了什么,所幸的是,他很快就了解到了。

“这都是什么事儿,”陈太忠听完之后,嘴角**一下,合着这个变数,还是来自于云中。

云中那边善待日本友人,但是油页岩还是要扣下的,同时,卖油页岩的农民也被抓住了,日本友人表示,这石头是我们花钱买的,你们扣了我的东西,总得把钱退给我吧?

好说啊,云中警方要农民退钱,那农民可就不干了:是他要买,我才到山里去弄的,都是开了山皮以后,才能弄出来的石头——我整这么些石头容易吗?

你这是盗卖国家资源,严重点儿要判刑的,警察不耐烦地表示,赶快把你的非法所得拿出来,我们也不罚你款。

是他们有意盗买,我只是提供服务!那农民气得直跳脚,山里面到处都是石头,我怎么知道那玩意儿不能卖?

你们不敢招惹日本人,只敢欺负我们老百姓,他说到恼火处,一拳就把分局的窗户砸个稀烂,我艹尼玛的,云中还有男人吗?

分局的警察其实也挺抵触上面的命令,眼见这男人的手和胳膊被划得血淋淋,赶忙就带人去包扎,然后汇报县政府——为了五百块钱,那位自残了。

指望分局出钱,那是绝对不可能的,天底下的警察就没有这个行情,所以后来还是县里赔了这笔钱。

五百块钱真的不多,但是事情闹到这一步,就有人看不顺眼了,而这云中本身就是花城一系的,有人直接反应到了省里,说阳州市的领导太没骨气,日本人偷偷买咱的矿产样品,市里不直接没收,反而逼干活的农民赔钱,导致人家自残——这还是共产党的天下吗?

花城系跟阳州的恩怨就久远了,这番发作未始没有旧怨的念头,上面的领导一了解,才知道国安下了那么个文件下去。

省国安的意思,是说能源安全很重要,但是更要防止敌对势力勘测地形地貌,发这个文件也是防患于未然,希望下面有足够的警惕。

那就应该是制止外国人随意获得这样的样品,但是用于研究的话,可以通过某些渠道来申请,省政府就是这么个态度——那么大的油页岩山,你想防样品流失,根本防不住。

这是省里的态度,事实上这才算比较靠谱,千防万防家贼难防,不过陈正奎打给北崇的电话,直接说防地形勘测,想必也是想通过隋彪,向某人言简意赅地表明,你别无事生非。

就是因为这么一个插曲,导致下面的人听起来,简直是两个截然不同的指示。

廖大宝没有打听清楚全部缘故,但他籍贯是云中的,家在关南,打听这点消息不难。

陈太忠听得也有点啼笑皆非,这就是政出多门的无奈,上面没有很好的沟通,就各说各的,搞得下面干部真的不会干工作了。

廖大宝在打听消息,其实别的乡镇干部也没闲着,都是阳州这片的,云中那边油页岩闹出这等插曲,自然有相厚的人,打电话过来告知——你那儿不是就挨着油页岩呢?小心啊。

酒喝到七点,大家要散场了,杜汉凑过来,在陈太忠耳边低声问一句,“区长……听说省里的态度有变化?”

“省里的态度有变化,咱北崇的态度没变化,”陈太忠冷哼一声,他四下扫视一眼,有意提高了声音,“上面一会儿一个态度,搞得大家都不会做事了……咱就以不变应万变,严点儿没坏处,决定了的事,不改了!”

大家闻言,都笑着点头,更有些消息不灵的主儿,低声打听到底发生了什么事。

不过不管怎么说,一个区长在党委书记在场的情况下,公然抱怨上级,还表示要自行其是,众人心里禁不住要咋舌——陈老大,你这也太过强势了吧?

当然,有人觉得他霸道,也有人心里高兴,领导有担当是好事,真想做事的,没谁会喜欢上面朝令夕改。

事实证明,北崇搞的这个协防机制,还是很有效果的,第二天早晨六点半,三轮镇查烟叶的卡子,查到了半卡车的油页岩。

三轮镇并不毗邻临云乡,这个镇子是北崇通向地北的最后一道关口,最近查的是烟叶走私,但是稽查人员里有协防员,知道油页岩也是禁止出去的,登时就把车扣下了。

司机是俩人,都是地北的,见卡子连拉石头的车都扣,就禁不住要抱怨两句,不过他们也知道北崇人蛮横惯了,没敢动手。

这消息在一个小时之后,传到了陈太忠耳朵里,这时,事实已经调查得差不多了,两个司机是被人雇佣来的,油页岩要拉到通达一家叫新动力的公司,据说是做实验用的。

这家公司聘请了地北工业大学的专家,想做干馏实验,看一下页岩油的品质,等到一上班,新动力公司和相关专家都联系上了,这两方都明确表示,有这么回事。

有这么回事也不能放,北崇勒令对方卸车,说货物没收了,俩司机不答应,说这就是石头嘛,我们钱也交了,为啥不让拉货?

北崇人火了,别找揍啊,再逼逼信不信把你们连人带车扣住?

就在这个时候,市工商联合会的徐会长将电话打到陈太忠手机上,说地北的新动力公司,跟中石化的领导有点关系,陈区长你能不能给个面子?

既然你这么说,那就是暂扣,陈太忠跟这个徐会长没啥交情,但是顺水人情他也能卖一卖,你让那个新动力向省国安打报告申请吧,至于还要跑哪些部门审批,我也不知道。

徐会长叹口气,默默地挂了电话,陈区长却是反手打个电话给匡未明,说三轮那边的事情,你们应该已经听说了,过去的事儿就过去了,不知者不罪,以后警醒一点。

匡书记在那边似乎还想说什么,陈太忠懒得跟他多说,直接压了电话,他无意一些口舌之辩——听说对方在中石化有关系,动心了吗?

大约在中午的时候,省招商局给阳州来了电话,说后天有韩国企业想去北崇看一看,他们对苎麻布兴趣比较大,希望你们做好接待的准备工作。

阳州招商办反手就将电话打到了北崇,王媛媛得了消息之后,马上来找陈区长汇报,不成想领导下乡镇去了,仓促之下,她只能电话请示。

“来就来呗,还准备什么?”陈区长听明白之后,漫不经心地回答,“北崇宾馆挂个横幅就行了,其他没必要,韩国企业……切。”

他的不屑是有缘故的,陈某人早年干的就是招商引资,不同国度和地区的投资风格,他是非常清楚的,德法做企业,出手都不算小,控股是硬指标。

其他的嘛,日资算得精细,出手也不算小,港资要略差一点,台资和韩资是最操蛋的——就是没见过钱的那种感觉,来大陆之后拼命榨取利润。

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