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925章 卡设备

第三千九百二十五章 卡设备

似乎是感觉到了北崇的冷淡,谷珍在吃饭之前告辞了,她能来是表示对外商的重视,但是身为常务副市长,她没必要全程陪同。

当天晚上的宴会也很热闹,陈太忠端着酒杯,亲自挨个敬酒,结果不到二十分钟,就有人脸色开始发白了。

也有韩国友人好面子,就端了酒杯来回敬,借着点酒劲儿,就跟陈区长吹嘘己方的优势,什么资金雄厚、管理先进之类的。

陈太忠少不得要笑眯眯地告诉对方,“酒桌上不谈公事,这是我们的习惯,喝酒吧。”

刘局长将这一切看在眼里,心里禁不住微微一沉,他有一种很不好的预感,北崇的傲气太足了,这个合作,怕是要好事多磨了。

事实上,经过前期的了解和今天的视察,他已经能确定,北崇在苎麻产业的投入真的不小,相较而言,韩国人投入八百万美元就要控股,难怪北崇人兴趣不大。

可经济账不是那么算的,只说“中韩合资”四个字,值多少钱?北崇现在发展得是不错,但是有一家外资企业吗?都不多说,一家……有吗?

更别说人家韩国人的管理师从日本,肯定也比咱们强,还有销售渠道,北崇哪怕是在资金上受点委屈,收获也不会小了。

所以他捡个空子,轻声问陈太忠一句,“一千万美元,这诚意很足了吧?”

“一千万美元?”陈太忠似笑非笑地看他一眼,心里却是一阵恼怒,你身后就站着自己的翻译,敢跟我说这个数字?“不足部分,刘局长你负责补齐?”

“人家可以出到一千万美元,”刘局长脸不红心不跳地回答,心说我倒是忘了,谷珍完全可能把这个消息泄露出去的,不过,那又如何?这个项目对阳州很重要,“如果能谈成,可以说是阳州有史以来最大的外资项目了。”

我就不知道你屁股歪到哪儿去了,陈太忠怪怪地看这厮一眼,心说别人做领导,都是想尽办法里应外合,勾得对方多投资,尼玛你倒好,帮着外国人隐瞒中国人。

北崇落后成这个样子,好不容易弄点钱做些实体,还要被外国人用相对少的钱控股,陈区长想到这里,气儿就不打一处来,于是轻描淡写地回答,“对我来说不算大项目,三个亿美元的项目,我也引进过。”

刘局长被这句话噎得不轻,沉吟一下,他才淡淡地发话,“这是省里帮你们走出去引进来,不要让省里领导失望。”

你就是为了自己的业绩,别跟哥们儿扯省领导行不?陈太忠不屑地扯一下嘴角,韩企要来,是他早就知道的——你还真以为是你们省招商局的功劳?“日企的条件没准更好。”

“等日企来了,你还是这个态度的话,面都不露,能否谈得成也是两说,”刘局长面无表情地回答,说完之后,端起酒杯轻啜。

“谈不成也无妨,”陈太忠毫不客气地回敬一句,也拿起酒杯轻啜一口,他并不排斥合资,在对方明显优势的情况下,他甚至可以收起那点小小的种族偏见,让对方控股。

但是韩国人明显是要占北崇的便宜,还牛皮哄哄自说自话,这种得了便宜卖乖的行为,陈区长是绝对无法忍受的——好像不靠韩企和日企,我北崇就发展不起来了?

刘局长也不接话,放下酒杯之后,站起身去卫生间了,对上这样的生瓜蛋子,他还能再说什么?

两人这番交谈,声音比较低,表情也控制得极好,就算坐在同一桌的,也没几个人发现,刘局长和陈区长已经撕开面皮了。

不过,这终究是公事上的纠纷,虽然陈区长很不耻对方对北崇的算计,刘局长也很恼火对方可能坏了自己的业绩,但是接下来,两人也没有恶语相向,道不同不相为谋罢了。

七点钟的时候,就吃得差不多了,陈区长站起身要先走一步,韩国友人里一个姓安的部长发话了,“陈区长,现在可以再谈一谈了吧?”

“具体事情,你们同王主任谈就行了,”陈太忠拿起面前的酒杯,面无表情地发话,“我只负责喝酒,安部长……咱们再来一个?”

韩国人就是吃不得激,安部长的酒量还算不错,目前稍稍有点打晃,他端起酒杯一饮而尽,大声地嚷嚷,“陈区长,请恕我直言,对你们来说,这是一个难得的机会。”

“纠正一下……对贵我双方,这都是一个机会,”陈太忠微微一笑,又扫一眼在座的众人,“我们也不能指望,韩国朋友是来学雷锋的。”

没有人知道他会韩语,更没有人想到,他的听力远非常人所及,所以他在酒桌上,将大大小小的声音尽数收进耳内。

韩国人的投资,当然绝对不会全部真金白银地到位,涉及到添置生产线,那么必须要用来购买他们指定的设备,这是国际惯例。

然而只这一点,就跟凯瑟琳的业务有冲突,肯尼迪家的坏女孩儿也不是做慈善事业的,人家借钱给北崇有诸多理由,但是卖设备能赚钱的话,为什么不卖?

而且在桌上,那个姓朴的助理,一个劲儿地拿韩语笑话阳州和北崇的落后,并且很不屑地表示,这样的小地方,咱们肯投资,实在想不出,他们有不接受的理由。

事实上,韩国人对北崇反应出来的中规中矩,是相当吃惊的,并认为这是冷漠对待——对他们而言,当地官员没有热情追捧,就是态度不端正。

听得出来,韩国友人还在犹豫,这个项目该不该投资,别看他们狮子大张嘴了,但是项目的风险也摆在那里,在场的三个韩国人非常积极地各抒己见——他们以勇于发表个人见解闻名于世。

最后三人认定,这个险值得冒,因为北崇的前期投资,将基础搞得非常扎实,尤其是那个脱胶厂,污水处理系统搞得非常好。

令人啼笑皆非的是,韩国友人并不是赞许北崇人的环保理念,像安部长就说——“有这样的环保措施,想必这个脱胶厂不会遭到中国政府的关停。”

这正是他们亲自来北崇的原因,前文说了,由于苎麻脱胶的时候,污染实在太大,全国陆续关停了不少脱胶厂,并且在脱胶工艺明显改善之前,原则上不允许上马新的脱胶厂,苎麻产业由此受到极大的影响。

北崇这个苎麻厂能搞起来,还是托了老苎麻厂的光,而且闪金镇的六格背包,也曾是响当当的品牌,容易勾起一些老人的怀旧之情。

反正,有牌子和没牌子终究是不一样的,打个技改的招牌,旧瓶装新酒,只要能把相关环节做到位,通融一下也不是不可以——很多苎麻企业,也是通过变通的手段撑下来的。

苎麻有牌照,这就是软实力,再加上北崇又这么落后,韩国人认为,如果能以一个合理的价位控股的话,这个风险完全是可以冒的。

至于说北崇人很冷淡,可能八百万美元拿不下来控股权,朴助理低声嘀咕一句,“大不了一千万美元,也还在容忍界限内。”

“一千万美元……你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?”安部长受不了啦,低声呵斥他,“一千万美元只是控股的话,我在签合同之后,必须体面地辞职了,也包括你。”

“我们可以推荐他们采购有韩国配件的设备,”朴助理不以为意地回答。

韩国的纺织机械工业还算发达,但是在全球范围内,并不具备多大的竞争力,他们更具有竞争力的,是在纺织业本身,此时为全球第四大纺织品生产国。

尤其在成衣制造方面,有引领潮流的趋势,比如说在2002年国内市场,服装版式中,与“欧版”相对应的是“韩版”,并不存在“日版”之类的说法。

正是因为制衣业发达,韩国人才会对服装面料非常关心,才会来北崇,但是他们没有信心说服北崇,一定引进韩国的机械设备。

朴助理这话,就有点不讲理了,不许北崇横向比较,不过,这也只是略略地不讲理,毕竟韩方投资了,就有权指定设备,而一旦事情做到这里,到时候纺织设备值多少钱,就不是北崇说了算的。

正是因为听清了这些算计,陈太忠实在没兴趣跟对方虚与委蛇——先让小王跟对方谈,锻炼一下她的能力,增广一下见识,反正最后我是要否决的。

至于说北崇因此产生了一些费用,这实在是无可避免的,且不说他要给省里和市里留点面子,就算真心实意谈合作,也有谈不成的时候,北崇还真的小气到连接待费用也不出了?

“资本,肯定是为了利益来的,”安部长弄了好半天,才理解了“雷锋”是个什么样的存在,于是醉醺醺地喊着,“我们投资方,是要考虑风险的。”

“确实需要慎重,”陈区长不动声色地点点头,心里却是在大骂,你们强取豪夺都有风险的话,我北崇白手起家的风险又有多大?

“区长,”王媛媛见他要走,也赶忙站起来,“我也喝得有点多了,一起走吧。”

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