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929章 远方消息

官仙5200 正文 第三千九百二十九章 远方消息

出了这样的事情,这个谈判确实是谈不下去了,第二天上午,省招商办的大巴就离开了北崇,向阳州驶去?

刘局长得到了dv的拷贝,朴助理的伤口也很好地缝合了,他还有点轻微的脑震荡,按说应该再住院观察两天,但是说成什么,他都不想再在北崇待了,宁肯忍受汽车的颠簸。?

他不满意,陈太忠更不满意,祸害了我北崇这么久,好吃好喝招待着,美女主任陪伴着——浪费我们这么多人力物力,啥好处都没留下,就这么走了??

陈区长被人叫做“种田能手”,那是见了一根杂草都要揪走的,这么大的韩企身上,居然没揩下一点油水,这跟他的初衷严重不符。?

尤其可恨的是小苗,也不知道穷大方个什么劲儿,好歹给自己要上一两万精神损失费,三五万名誉损失费啥的——他们若是不给,陈区长可以帮你协调嘛。?

倒是林桓知道他的算计,就笑着告诉他,小苗这种行为,在北崇女人中都是主流,北崇人穷归穷,但是必要的时候,更要讲一口气顺不顺。?

小苗为区里考虑,提出了要求,这就是大家佩服的——搁在别的地方,可能有人笑她傻帽,不懂得为自己谋利,但是北崇就讲个抱团,也因为重乡情而自豪。?

如果她真的提出那么些钱款赔偿,以后会传成什么样,那反倒真就不好说了,苗家也不好做人了——高丽棒子给了你姑娘几万块,她到底卖了点啥呢??

林桓认为小苗的决定是正确的,没办法,北崇这地方,就是这种民风——你可以认为它落后,但其实也有积极的一面,大家比较注重品德,比较注重口碑。?

有这么个解释,陈太忠也就将那份悻悻抛到了脑后,今天是教师节,陈区长没想着去抢谭胜利的风头,只是又去了一趟纪守穷家。?

纪老师家还是那个样子,他的咳嗽也依旧很厉害,不过纪老师的爱人说了,建委有人过来修了一下房顶,现在下雨的时候不漏了,还说纪老师已经上了住房特困户的名单,以后城区改造的话,绝对会优先安置?

北崇的城区改造规划,只在陈太忠和白凤鸣的脑子里,别人基本上不知情,虽然有不少沸沸扬扬的传言,但也只是传言,其间细节,连建委的人也未必知情,大家只是隐约能确定,区里现在钱紧,等有钱了,就会把城区彻底改造一遍。?

所以对纪老师来说,建委人的话,听一听也就算了,不能一门心思去惦记,于是他注重于表示,我女儿的工作,麻烦陈区长你费心了,我教书育人多年,花费了毕生精力,相信不可能所有的领导都是瞎子——这世道终究是好心有好报。?

纪老师说话,确实是有点不靠谱,他居然将领导的关注,归功于“好心有好报”,不知道着重感谢领导,活该他这么多年混得这么惨。?

可陈区长也没纠结这个,他帮纪守穷,原本就是想让大家知道,好心就该有好报,在这个道德滑坡、信仰缺失的年代,他必须用实际行动来表示。?

事实上,陈太忠更在意的是另一点,“关于刘骅的死,我真的表示遗憾。”?

“唉,怎么说呢?”纪守穷叹口气,又咳嗽两声,才缓缓发话,“给我看,在屈刀乡一直教下去,也没什么不好,他终究不是民办教师,正式分配来的,老了以后国家会养的,但是现在的年轻人,不像我们以前,那么耐得住寂寞了,所以他着急回区里。”?

说到这里,纪老师沉默了,好半天之后才又叹一口气,“是我建议他去找你的,要说起来,真正害了他的……是我。”?

“真正害了他的,是肇事司机,”陈太忠听到这话,就是老大不满意了,你这么抢着背元凶的罪名,岂不是影射说,我才是元凶??

“那孩子从小就有点死脑筋,当初他上小学二年级的时候,我正是……”纪老师才待讲述自己的青葱岁月,不成想被他的老伴打断,“陈区长,听说刘骅评烈士不容易?”?

“区里还在努力,看民政厅的意思,估计得等大会完了,”陈太忠叹口气,一时有点意兴索然,“不过你们放心,我总要给大家一个交待的……”?

教师节就这么过去了,而谭区长的工作越发地积极了,第二天一上班,他就给陈区长交来了政府网的标书,请区里审核。?

你是一定要赶在白凤鸣和刘海芳回来之前招标?陈太忠心里有点无奈,没必要这么着急吧?当初他收拾那个电脑,是真的生气了,但是现在想来,也仅仅是一时之气。?

所以他翻看一阵之后,直接把廖大宝叫进来,要他给某个号码发传真,然后又拎起电话,拨袁望的号码。?

号码拨到最后一位,他压了电话,沉吟一下又拨了另一个号码,“飞燕……你的手机也能开机,真是难得啊。”?

“刚才还跟林莹说你呢,”董飞燕在电话那边笑,“昨天车上遇到个色鬼,缠了我半晚上,还是坐预留车厢的,当时我就想,要是你在就好了,帮我揍他。”?

“谁呀,天南的吗?”陈太忠听得哼一声,他并不介意自己的女人被人欣赏,但是欣赏上升为骚扰的话,他也很乐意出头。?

“那孙子身份证是青旺的,不过没敢跟我报工作单位,”听得出来,董飞燕也仅仅是想向他撒个娇,听到男人愿意出头,她就很开心了,“过两天我跟林莹去看你……打电话有事?”?

“你侄女儿在远望,干得还开心吗?”陈区长拨这个号码,只是临时起意,他记得董飞燕的侄女,是打着他的旗号进的远望公司,不成想,董飞燕还真开机,那就说一下吧。?

“还行吧,张馨刚给远望介绍了一个正林城域网单子,就是我侄女负责协调的,”董飞燕很痛快地回答,然后她很疑惑地发问,“你到底想说什么?”?

尼玛,真的很丢人啊,陈太忠又有泪流满面的冲动了,连张馨跟远望谈,都是一个地区城域网的单子,我却只想谈一个小小的区政府的网络——还不是建设方面的。?

不过下一刻,他就找到了理由,我的女人发展得越好,我就越该开心才对,而不是斤斤计较自惭形秽,“我区里想搞个网络,可能需要个监理。”?

“那给远望就行了嘛,还说什么监理?”董飞燕理所应当地回答,“项目经理给我侄女。”?

“哪有你说得那么容易?远望只能是监理,”陈太忠哼一声,心说屁大的活儿,我真的丢不起那人,“我就是看袁望有没有忘本,他要是亏待你侄女,这个监理我都不给他。”?

“再给他三个胆子,他也不敢,袁望还指着小宁的智能小区工程呢,”董飞燕不屑地哼一声,然后放软声音,“太忠……我也想做生意了,她们都比我强,你不能太偏心。”?

“去跟小宁拿一千万,就说是我说的,想做什么生意随你,”陈太忠懒洋洋地发话,“钱不是问题,你规规矩矩做生意,谁要敢欺负你,跟我说。”?

挂了电话之后,他心里一片轻松,给飞燕一千万不算什么,关键是他知道,自己的女人们,目前都活得很开心,很有尊严,这就是再好不过的消息。?

所谓的烽火连三月家书抵万金,说的就是这种知道亲人无恙的喜悦吧??

不过这份轻松,并没有维持多长时间,下午的时候,一个陌生的电话打了进来,“陈区长你好,我是交通局的副局长祝杰华,很冒昧打扰您了。”?

“哦,是小祝,”陈区长淡淡地哼一声,“有事吗?”?

他没有跟祝杰华打过任何的交道,只知道这个人搞经济还行,很有点头脑,身后家族的势力也比较庞大,不过此人在区里官场最著名的,还是小赵乡的跳票。?

隋彪算是个有担当的,在前不久实现诺言,将其提拔为交通局副局长,但是,绝对不会有人认为,他是隋书记的铁杆。?

“我听说最近中石化的石油分公司可能来阳州,”祝局长在电话那边笑一笑,“您可能已经知道了,但是我听说,也许有点别的事情。”?

“我压根儿就不知道这回事,”陈太忠很干脆地表示,到目前为止,他基本上已经算是掌控了北崇,所以没有必要装腔作势维护尊严,“你有什么想说的,尽量简短一点。”?

“据我了解,敬德和云中都跟地北的新动力公司有接触,”祝杰华听陈区长这么说,就直截了当地回答,“他们有意搞油页岩加工,投入并不是很高的那种……”?

“他们想搞,那就让他们搞呗,”陈太忠听得有点不耐烦,这个情况,他确实是第一次听说,但是自打连晓打电话之后,他已经有了这个心理准备,并不觉得很意外。?

不过再想一想,这里面的关窍,他也不是很清楚,而祝杰华肯冒失地打这个电话,想必也是有点说法的,于是他沉吟一下,又说一句,“你要是觉得对北崇有危害的话,可以来我办公室汇报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