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930章 变数

第三千九百三十章 变数

祝杰华在十分钟后,就出现在了陈太忠办公室,事实上,交通局离区政府并不远。

陈区长照例花了五分钟时间学习报纸,然后抬头看对方一眼——形象有点不过关哈。

祝局长个子不高,大约也就一米六五左右,体重嘛,也得有一百六十五斤上下,一个非常宽硕的主儿——之所以说宽硕而不是肥胖,是因为他浑身上下虽然肉多,但行动灵敏,不是那种臃肿的虚胖,多少给人一种瓷实的感觉。

“嗯,你说,”陈区长没太计较这形象问题,只是淡淡地点点头。

“我的家庭比较大,堂叔堂伯这些很多,”祝杰华果然痛快,直接掀开底牌给区长看,不是示威,只是展现诚意,“敬德和云中,也都有我家亲戚,据说新动力掌握了在相对简陋的环境下,干馏出页岩油的技术。”

“又不是多难的技术,”陈区长不屑地微微一笑,又点点头,“你继续。”

“新动力有中石化的关系,”祝杰华侃侃而谈,在他自己看来,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机会,关系到他未来几年发展方向,甚至会影响终生的发展。

把他提拔到这个位置的是隋彪,但是祝局长从来没有自认隋系人马,那不过是个交换,他跳票了,隋书记践诺了,他可以认定,隋书记是个好人,但他不是隋书记的人。

正经是他要计划好,在隋彪离开之后,自己的发展方向。

区里有传言说,隋书记要走了,还有人说赵根正会升任书记,对前一条祝杰华坚信不疑。对后一条他嗤之以鼻,赵根正怎么可能上?

这倒不是他认为,陈太忠一定是隋彪的天然候补,陈区长的强势是毫无疑问的,但是能否坐上那个一把手的椅子,真是有太多的变数了——外地交流干部,省里没人,市里的人也得罪得差不多了。李强就算愿意支持,却未必愿意看到他做党委一把手。

那他为什么能确定赵根正上不去?事实上,这跟他认定隋彪一定会走,是同一个理由:北崇发展的速度太快,规模太大了。

这样日新月异的发展,会带来太多的机会。有赚钱的机会,也有刷政绩的机会。以隋彪的能力,护不住这么大的一块饼——能借这个调走的机会升一下,就可以满足了。

同理,别说赵根正才是党群副书记,就算他搭上岳瘤子的线儿。这块大饼,依旧是你姓赵的啃不动的,赵根正想要扶正,只能惦记区长的位子——那就是陈太忠升任区党委书记。

但是陈太忠抢那个位子都很难了,赵根正想琢磨区长的位子,几近于不可能——饶是如此。也比姓赵的惦记区党委书记靠谱一点。

这些都是祝杰华的个人分析,他非常倾向于一点猜测,在隋彪铁定走、陈太忠铁定留的前提下,或者是区长,或者是区委书记,总有一个位子。是要留给上面来人的。

那他祝某人的前途,就岌岌可危了。

来的人定然要跟陈区长打对台,肯定需要本地干部的支持,但人家再缺人手,也绝对不会选他,跳票一事足以让太多人心生顾忌——换了他是新书记,也照样不会用。

跳票干部代表着不靠谱,难以控制,新书记打开局面的时候,怎么可能用这种人?等局面打开之后,又何必用这种人?

更别说祝杰华是隋彪提起来的,虽然那只是一个承诺,但是别人未必这么看。

所以他就只有一个选择,就是投靠陈太忠,当然,陈区长不会稀罕他的投靠,所以他必须抓紧机会展示自己的能力,于是就将话说得简明扼要,“他们有销售渠道,但是我认为,小加工厂不符合北崇的发展需求。”

“啧,”陈太忠咂巴一下嘴巴,这个新动力公司的做法,真的带给他一些困惑,他很清楚,只要油有正规出路的话,小加工厂确实可以搞,而且这些关系户出马,很多环节都可以被简化,甚至是直接绕过。

这就是规则和地下加工的结合,因为具备洗白的能力,所以里面能产生巨额利润。

陈区长并不介意敬德和云中搞小加工厂,人家能洗白是人家的本事,但是眼瞅着要进入操作阶段,他心里还是有点说不清的滋味。

别人搞了北崇不搞,这就是他这个区长的失职,北崇倒是可以把油页岩卖出去,但是那能赚几个?而且还要面临敬德和云中当地油页岩的竞争,利润肯定超低。

见到邻居搞了,北崇没准也有人动心想搞,他合适阻止吗?不阻止的话,证明了他的决断失误,阻止的话,用什么理由?

防止污染,碧水蓝天吗?这理由真的太可笑了——北崇发展得是好了一点,但好多人还是一天两顿饭,谈这个不是扯淡吗?

他当初拒绝的时候,就想到了别人发展,北崇可能被动,但是却没有认真考虑连带效应,虽然直到现在,他也不后悔自己做出的决定,可下一步该怎么应对,他要细细考虑。

沉吟了差不多五秒钟,他才缓缓发话,“你有什么建议?”

“我认为应该说服教育敬德和云中,”祝杰华言简意赅地回答,“他们搞这个并不完全合法。”

这当然不是合法的,陈太忠又沉吟一下,祝杰华的意思是说,要他去要挟云中和敬德——你们敢上厂子,我就敢举报,别人可能没有这个途径,但是陈区长有这个途径。

“砸人饭碗,总是大忌,”陈某人虽然是仙人,也知道众怒难犯的道理,否则他不至于人界重生,这种很强力的极端手段,能不用还是尽量别用。

“小油页岩加工厂落户他们两家的话,将来再争取大项目,北崇有被边缘化的危险,”祝杰华神色凝重地发话。

“我知道,”陈太忠点点头,一时间就有点明白,这货为什么当初敢跳票了,此人的骨子里,是带有点赌性的,而且做事时目的性非常强,手段是否讲究之类的,倒并不是很看重。

用好了也是把利刃,陈区长做出了判断,想到此人是这种性格,那么这次来汇报,应该是有点自己的见识的,于是就生出点好奇来,“你有什么具体方案吗?”

“只是有个大致思路,”祝杰华回答得很谦虚,“我个人认为,北崇、敬德和云中三个县区,应该坐下来好好谈一谈油页岩的发展,本来就是连成一片的。”

这货不但有点赌性,还有点理想主义,陈太忠听得明白,不过想到正是此人,出手整合了小赵的养鱼行业,那么提出这样的建议,也是可以理解的。

然而,县区之间的协调,又岂是那么容易的?他能猜到,祝杰华估计是有什么详细计划,正等着自己发问,或者期待一些指示,不过这个人的算计心太重,不能由着他的性子来。

“嗯,我会考虑的,”年轻的区长点点头,“云中敬德那边,你多关心一点。”

祝杰华确实还有话,他对云中和敬德的现状,做过详细的对比和分析,也有一些思路和想法,他一向认为,自己在整合资源方面的能力,要强出别人不少。

不过他也知道,自己有冒尖的名声,为了避免陈区长反感,他只能压住不说,待听到区长无意再问,只能暗暗地叹口气:这就是跳票后遗症了。

走出区长办公室,他心里多少有点遗憾,没有全部展现出自己的能力,可是转念一想,这也未必是坏事,现在的他正是需要低调,徐徐发力也未尝不可。

不管怎么说,区长还是要他多关心一下那俩县,这个路子就算没有堵死,他还有再次接触和发挥的机会。

总算不是最差的结果,他略带点自嘲地抿一抿嘴:我一个交通局副局长,操心这些事儿,本来就有不务正业的嫌疑……

他一边思索着,一边往外走,拐弯时差点撞到一个人,他肥胖的身子敏捷地一闪,然后才看向来人,发现是熟人,他微笑着打个招呼,“王主任好,很久不见了。”

“祝主任……祝局长你好,”王媛媛略略一错愕,才微笑着颔首,“有点事,回头聊。”

啧,祝杰华看到她匆匆走过,不引人注目地抿一下嘴巴,曾几何时,小王不过是供销社的一个临时工,而他那时就是乡经济发展办的主任了,她见了自己,还得主动笑着打招呼。

现在他升为交通局副局长,人家却是跳得更快,已经是堂堂的正科,计委主任了,一个用“好”来打招呼,一个以“你好”回答,位置发生了根本的转变。

当初那个跟人说话还要脸红的临时工,成长得真快啊,祝杰华心里暗叹,我只能跳票争取上位,当个副局长都要感谢隋彪守信用,而王媛媛的越级提拔,一路走来快速而稳当。

人比人气死人,若是有三分奈何,我会去操纵跳票吗?这就是朝中有人和没人的区别吖……

不过,祝局长是心性坚毅之辈,没有受到太大的影响,他相信人定胜天,而且非常幸运的是,两天之后,他得到了确切的消息:新动力确实来了,陪着中石化的一个老领导,还有中石化恒北分公司的副总经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