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931章 不择手段

第三千九百三十一章 不择手段

得了消息之后,祝杰华并没有再做什么规划,而是直接通过电话,向陈太忠汇报。

有的时候,想得太多并不是什么好事,该简单的时候就简单,祝局长隐约觉得,陈区长似乎有点反感自己的盘算,那么,他就单纯一点。

“哦,知道了,”果不其然,陈太忠淡淡地回答一句,没再问什么,就压了电话。

这是过分自信呢,还是漠不关心?祝杰华微微地皱一皱眉头,一股若有若无的遗憾涌上心头:若是能抓住这个机会努力一下,油页岩的加工,完全可以成为北崇的一大产业,并且令敬德和云中共同受益,最终成为一个封闭的产业圈。

你真的看不到这里的商机?第一次,他对陈太忠的能力产生了怀疑。

以往他对陈区长的评价,一直是很高的,别人对这个年轻的区长,总有这样那样的微词,但是时任小赵乡经济发展办主任的祝杰华,对区长从来都是持正面评价。

陈太忠搞经济拿手,陈太忠下乡镇不是走马观花,陈太忠在该强硬的时候绝对不退缩,这一切的一切,都令祝杰华钦佩,嘴里时不时就要来一句——陈区长果然不愧是做事来的。

事实上,他认为自己跟陈区长是一类人,只不过对方比自己起步早,也更为成功。

但是这么好的整合资源的机会,你为什么会不在意呢?祝杰华实在是百撕不得骑姐,他认为自己暗示得已经很明显了。

上次祝局长面见陈区长的时候。就曾经说过,云中和敬德想建厂子,那是非法的,他的本意并不是要北崇以此要挟对方,不许对方上工厂。

他的本意是,陈区长你须得露出这样的口风,那俩县一着急,就要上门解释——当然,也只能陈区长露口风,别的人说话没有威慑力。

那么北崇就可以借机整合资源。打造一个以北崇为主,敬德和云中为辅的油页岩加工产业基地,三家绑在一起,当可跟新动力公司抗衡。

这是他的大致构思,当然,很多细节还有待敲定和完善,而这个构思存在的基础,是因为北崇的区长叫陈太忠,具备强大的势力和影响力——这个优势是别人无法复制的。

有实力未必一定要用出来。别人知道北崇有整合的实力就够了。

到时候北崇、敬德、云中共同受益,新动力也不敢太过刁难。大家共同发财,这叫双赢或者说多赢,祝杰华认为,自己的计划没什么大问题。

由于北崇占据主导地位,将来国家若是再搞油页岩大项目,北崇得到的几率也是最大。

不得不说,他这个思路,跟初进官场时的陈太忠还真的很像,为了达到目的。并不介意挥着大拳头吓人,纵横捭阖间还要加上威逼利诱。

但是,此刻的陈太忠早已不是当年的愣头青了,而且他现在思考问题的方式,不管从高度、广度,还是从狠辣程度,都完胜祝杰华。

对于苦心孤诣地去经营一个联盟。陈区长没有任何的兴趣,他只关心北崇的发展,打铁还须自身硬,只要北崇跑得够快。有必要搞联盟吗?

倒是敬德得加快脚步了,差一点半点的,陈区长不介意随手拉一把,差得太多的话……北崇是不会停下脚步等别人的。

至于祝杰华有什么算计,他没多大兴趣去了解,用得上的内容,将来可以摘出来,填充到他的计划中,用不上的……那听不听都无所谓了。

挂了电话之后,陈太忠就将此事放在一边,忙别的事情去了,第二天上午十点来钟,他手边暂时没有什么事情,想着左右是闲着,就吩咐廖大宝,“把祝杰华叫过来。”

他不是有意抻量祝局长,实在是他原本就没打算近期内处理此事,大会在即,一切都要往后放一放。

要不说他看问题的高度,确实远高于祝某人,三个县区的联合算多大的事?年轻的正处坐的是正处的位子,操的却是政、治局的心——真的很累吖。

祝杰华却是没这么想,接到电话的时候,他正在市交通局开会,听说陈区长叫自己过去,禁不住苦笑一声,心说陈区长这若即若离,玩得还真是高明。

这个手段跟学习时间类似,体现领导对下面人的绝对控制,下面人想说什么,领导让你说你才能说,不让你说,你就乖乖地闭嘴,等领导兴趣来了,要让你说,就又把你拎过去。

这种手段,通常是用来体现领导权威的,偶尔也有折磨人的可能,第三种可能也客观存在,那就是领导真的忙。

不过祝杰华认为,第一种的可能性比较大,没办法,谁让他干过那种犯忌的事情呢?

“廖主任,我正在市里开会,”祝局长也不敢打听,区长找自己何事——事实上他基本能确定,除了那件事,陈区长不可能找自己谈话,反正他不能打听,只能婉转地表示,“能否等我开完会之后,再回区里?”

廖大宝大约是请示陈区长去了,过了半分钟左右,他才回答,“那行,开完会过来吧。”

这个会开完就十一点半了,市交通局一帮人还招呼吃饭,祝杰华不敢耽搁,坐上车就往北崇赶——决定他饭碗的是区里,不是市局。

不成想赶到半路上,前面出了车祸,又把路给堵了,等他累死累活地赶到区里,已经是中午一点了,陈区长回小院了。

祝杰华一横心,索性是在路边吃一盘炒河粉,拎了一瓶矿泉水,坐在在区长门口的树荫下等着,也不怕路过的人看到——他是奉了区长的召唤而来。

两点十来分,陈区长推开小院门走了出来,祝局长马上站起来,笑着打招呼,“区长,我十一点半开完会,回来路上车祸堵车了。”

“嗯,”陈太忠漫不经心地点点头,“新动力和中石化来了几个人?”

“新动力来的是总经理,叫王旭,中石化来的老领导姓胡,陪同的是恒北分公司副总经理刘央,”祝杰华回答得很简洁,已经知道陈区长不喜欢啰嗦了,他何必多事?“一共是七八个人的样子,还有市工商联的徐主席。”

“没有市领导?”陈太忠随口问一句。

“据说是有市领导想接待,胡老说不用了,”祝杰华打听得还真够清楚的。

市领导未必有胆子接待,陈太忠心里有数,刚被否了的项目,又有人下来视察,不管怎么说,那位还没下呢,市里的领导也不是傻子,多少要注意点避嫌。

而且此项目极可能涉及到灰色地带,市领导应该清楚,而胡老也不愿意被人注意到——一听这个称呼,就知道应该已经是离退的了。

离退之后还搞这种小动作,十有八九是在位的时候没怎么捞,现在后悔了,也就是说曾经正直过,多少会注意点面皮,“什么时候下来?”

“已经到了,”祝杰华心里暗叹,同时努力不让自己表现出异样来,“今天下午视察云中,明天上午视察敬德。”

“不来北崇,那是不给我面子啊,”陈太忠轻声嘀咕一句,脸上没什么表情。

见过狂的,没见过您这么狂的,祝杰华只能暗暗苦笑了,不过下一刻,他就敏锐地意识到——领导或许是有心思借此翻脸,这是……提前给自己吹风?

或者,陈区长真的有别的算计?这一刻,他又有点疑惑,于是老老实实地回答,“据说是新动力以发现新能源为名,要从中石化申请资金建实验性工厂。”

“嗯?”陈太忠讶异地哼一声,禁不住又生出点疑惑来,莫非是紫家以退为进,先建桥头堡,好勾得大项目下来?这倒是要重视一下。

说着话,两人就来到了区长办公室,走进门之后,陈区长发话,“摸一下他们视察敬德的路线,找两个比较隐秘的观察点……安排好了,明天我跟你一起去。”

“这个我努力吧,”祝杰华脸上露出一丝为难来,“详细路线不是很好打听。”

“那你就看着安排,”陈太忠随意一摆手,“嗯,你忙去吧。”

祝杰华却是没想到,自己一路跟着区长走进来,连个坐的机会都没有,就得转身出去了。

你还没问我胡老的来历呢,他点点头转身离开,心里悻悻地腹诽着,您这做事也实在太飘逸了,东一棒槌西一榔头的,根本不着调啊。

我表示无法保证,您就要我看着安排——怎么给人感觉,这么不靠谱呢?

殊不知,陈太忠心里就没有什么胡老的,只是一个恒北分公司的副经理陪着,丫再老能有多老?级数就不够,此刻黄老下恒北的话,马飞鸣和魏天,起码要有一个人跟着。

祝杰华做事,是个肯下功夫的,认定的事绝对舍得花力气,大约是晚上八点钟,他再次拨通陈区长的电话,“应该是在云中住下了,明早九点半左右,能到敬德……”

至于说观察点,他也选了两个,一个是最可能视察的油页岩开采点,一个就是县党委和县政府对面的一幢四层住宅楼,祝杰华动用关系,协调了一套房子,站在那里,可以很轻松地观察到对面的情况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