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934章 进退之间

第三千九百三十四章 进退之间

不能吧?奚玉在惊讶过后,实在有点不敢相信,什么样的骗子,能有这么大的胆子?

“我可没说他们是骗子,”陈太忠笑着回答,“是你自己脑补的,千万别往我身上推,”

“那这个李……刘丽,以前是干什么的?”奚玉先落实女人的身份。

“以前啊……就是个打工仔吧,”陈太忠轻叹一声,没有说出他所了解的全部,这倒不是他想调戏奚书记,实在是在他眼中,刘丽还算个敢爱敢恨的女人。

黄占城骗人太多,最终自食其果,在碧空被自杀了,蒙艺也是因为同一个缘由,最终去了碧空,这是陈年旧事无须提起。

刘丽是他的小蜜,她曾经试图献身给陈太忠,求他救黄占城,陈主任没有应允,在骗子黄死后,他的家人都不来看一眼,最后还是刘丽出钱,火化了曾经的老板。

这女人就算有再多缺点,这一点义气,陈区长还是赏识的。

打工仔?奚玉却是听出来,陈太忠有意不把话说囫囵了,说不得苦笑一声,“太忠你就别藏着掖着了,我这儿正马踩车着呢,你这儿不讲明白,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办了。”

“我已经说了,你要是信得过我,就别理他们了,”陈太忠咂巴一下嘴巴,懒洋洋地回答,“你说人家是骗子,骗什么了……无非也就骗了你敬德一点吃喝吧?”

奚玉才待发话,只听得电话那边哈地一个长音,听起来像是个哈欠,陈区长略带一点疲惫地出声,“老奚,我真的挺困的,先睡去了。”

他睡去了,奚书记是彻底地没有睡意了,坐在那里左思右想好一阵。也品不出味道,索性站起身去找连晓了。

连县长有个毛病,紧张的时候,他喜欢通过**来放松,回家的路上,他就招呼了个女人去自己家,回到家里才脱了裤子,门铃响了。

“不理他。”连晓安慰身下的女人,他的好色在敬德不是秘密,在休息时间里,谁敲门他都不会开——不是怕被人撞到,是他没兴趣敷衍,除非先打电话预约还差不多。

说电话。电话就响了,连县长接起来,那边就传来了奚书记的声音,“开门,有事!”

这不是为难人吗,这大中午的,有啥事情电话里不能说?连县长叹口气提起裤子,心不甘情不愿地开门去了。

奚玉一进门,看到连晓光着上身。裤裆里还凸起一堆,就知道这货又在干啥,不过他也没心思计较,“连县长,刚才我接到陈太忠一个电话,这次麻烦了……”

听他说完,连晓也愣在了那里,好半天之后才问一句,“陈太忠主动给你打的电话?”

“是啊。”奚玉点点头。陈太忠跟咱敬德打交道,肯定是先找我嘛。难道还先找你?

然而下一刻,他就意识到这问题的用意了,说不得摇摇头,“你说他嫉妒咱们?这根本不可能……他要想参与,早就参与进来了。”

“我也觉得不可能,”连晓苦笑着摇摇头,“但是说他们是骗子,这也不可能啊,胡老、刘总的身份,那都是明明白白的,老徐是咱阳州的,也算半个公家人。”

“骗子的可能性,客观上还是存在的,”奚玉已经琢磨了好一阵,闻言缓缓发话,“这是一种感觉,我也一下讲不来,反正这年头,骗子的手段越来越高明了……我主要考虑的是,如果陈太忠是在骗人的话,那他图了什么呢?”

“会不会……”连晓的话说到一半,就停了下来,然后笑着摇头,“不可能。”

“当然不可能,王媛媛也比李艳红强吧?”奚玉哭笑不得地摇摇头,他知道连县长想说什么,心说我这个搭档真让人无语,“我想的是,咱们没被骗了,他就不能说那边是骗子。”

“如果不是骗子的话,这个机会可能就错过了,”连晓轻叹一声,然后抬手狠狠砸一下茶几,“可恨的是,咱还不敢去胡乱打听。”

若对方真是骗子的话,这就是骗术的高明之处了,当地政府就算心有疑惑,也不敢明明白白去打听——除非是彻底没有了希望,而且还得不怕被人笑话。

“钱就不要先张罗了,”奚玉轻叹一口气,“其他的维持原样,就当我没接这个电话……连县长你还有什么建议?”

“也只能这样了,”连晓低声嘟囔一句,“那给他们准备的小礼物呢?”

说是小礼物,其实手笔真的不小,各种珍稀的本地特产,加起来林林总总也值个两三万,原本是想着,就算事不成,也要给尊贵的客人留下点深刻的印象,但是现在……却感觉有点舍不得了。

“照给,”奚玉沉吟一下,咬牙切齿地回答,他被人称作“惜玉”,最舍不得的,就是钱物了,但是这时候不能计较,“一点东西而已,咱敬德的便宜,可不是白占的。”

说完,他站起身走了,连县长定一定神,走回卧室打算继续盘肠大战,可是不知道怎的,小连晓怎么都硬不起来了,他气得嘟囔一句,“艹,能再扫兴一点吗?”

下午三点,怜香惜玉组合再次出现在敬德宾馆,前来为胡老一行人送行,一辆轻卡拉着半车的各种礼物跟了来,几个工作人员挥汗如雨地往两辆面包车上递送。

“太客气了,”新动力的老总王旭笑着发话,很真诚的样子,“奚书记、连县长,咱敬德也不富裕,这就免了吧?”

“都是一点土特产,不值几个钱的,”奚玉脸上在笑,心里却是在滴血——那一小盒晒干的群英会,拿到朝田去,一盒怎么也上千了,精美包装还是特意定制的。

“那就受之有愧了,”王总笑着点点头,“敬德的土特产不错,滋味很不错。”

“云中没有我们这么地道的土特产,”连晓笑着接话,“他们较为繁华,我们比较原生态一点……希望胡老能多多考虑一下敬德,我们很希望摆脱落后的面貌。”

胡老笑一笑不接话,倒是王总微微摇头,“繁华也有繁华的好处,各有所长。”

连晓和奚玉交换个眼神,心说这些人做事真是滴水不漏,根本看不出来人家想表达什么,眼下两人是得了提示,自是能听出这言语的高明之处。

若是没有中午陈太忠的电话,听到王总的话,两人的第一感觉,绝对会是敬德不够富裕,而云中繁华,本县能拿的出手的也就是土特产——你们就没钱嘛。

我索贿的水平,也没你这么高啊,奚玉听得心里暗暗咬牙,越发地怀疑对方是骗子。

然而下一刻,门外又驶来一辆桑塔纳车,看牌照是云中区政府序列的,远远地停下,车上下来两男一女,也不过来,就站在那里看。

站在不远处的,是敬德宾馆的张总,一见来人,就阴阳怪气地发话了,“这不是云中赵老板吗,怎么有空过来啊?”

“老张,咱们都是伺候领导的,”一个中年男人点起一根烟,大着嗓门回答,“领导说了,要招呼好老首长,那我就得做好跟踪服务嘛。”

“云中宾馆的经理,”敬德县委办主任认出了来人,“这个?”

“让他到院子外面等着,”奚书记恶狠狠地发话,“给脸不要的话,就上手!”

阳州的县区里,就是这么简单粗暴,两家在争同一拨贵客,对方要是踏入自己的地盘,这是上门欺负人,着了急就动手了,没什么道理可讲。

云中来人接到警告,倒也干脆得很,直接把车开出院门,停在门口不远处,虽是表示出了退让,但“誓不罢休”的意图也很明显。

想到陈太忠中午的电话,奚玉真的不知道自己是该哭好,还是该笑好——此刻他终于明白了陈太忠经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:北崇还是太穷了。

岂止是北崇,整个阳州,都太穷了啊。

将车队送到县界,奚书记没着急回返,“你们先回吧,我去市里还有点事。”

连晓听他这么说,走过来低声抱怨一句,“要去也是先去北崇,有比这更急的事吗?”

“人多眼杂,我只能说去市里,”奚玉嘴巴微动,不引人注目地回答——陈太忠能知道那个原本叫刘丽的李艳红,今天穿了什么衣服,他自然要提高警惕。

奚书记来到北崇也才四点出头,陈区长不在办公室,据办公室小廖介绍,领导下去视察泥鳅的养殖了。

“泥鳅这个东西好养,”奚玉一听就来了兴致,北崇这边真是时刻推陈出新,两天没怎么关注,居然又有了新花样,“好卖钱吗?”

廖大宝知道敬德是友好县区,自然也不介意说一下,奚书记一听说这东西可以做娃娃鱼的饵料,眼睛登时就是一亮,“有这好东西,也不知道跟我们敬德介绍一下。”

“敬德不是在搞油页岩吗?”廖主任笑着答一句。

他并不知道上午的事情,只是随口说一句,还带点试探的意思,奚玉只道他有意讽刺,笑一笑也不回答,心里却是暗暗地记下了这笔账:好小子,你且狂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