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936章 骗子的炒作

第三千九百三十六章 骗子的炒作

这番口舌,真的很费陈太忠的心思,而且也真的让他感觉到,基层工作的难做,事实上,他真的很想知道,养了泥鳅的池子,再养娃娃鱼的话,是不是会有影响。

但是拜托……他只是个区长,不是百科全书。

正是因为有这番遭遇,他回来得就晚了很多,不过令他感到欣慰的是,刘家人听了他的话之后,果断决定把泥鳅放进娃娃鱼池子里——大不了就是个不合适,明年我们养不好娃娃鱼的话,也就赔万把块,区长你都把话说成这样了,我刘家就陪你赌了。

要不说这北崇的老百姓,你可以说他素质不高,但是真的有豪气,领导肯掰开了揉碎了讲实话,老百姓也不介意以心换心,陪你赌一把——不就是一年的辛苦吗?

这个意外影响了陈太忠的行程,但是在回来的路上,他又有了新的想法,养鸡几年的话,鸡舍就不能用了……这个,好像也有文章可以做。

他这个思路还没有完全理清,就来到了办公室,看到办公室里的几个人,他不得不将注意力转移,“奚书记你想养泥鳅,咱们可以慢慢聊……施总大驾光临,有什么好消息吗?”

“好消息啊,有,”施淑华似笑非笑地点点头,“你北崇的存煤,现在想卖的话,我可以帮你卖,还有那个两百零五一吨的煤,海潮有多少,我吃多少。”

“嘿嘿,施总真幽默了,”陈太忠干笑一声,“我北崇的存煤是留给自己用的,还不够呢,真的,我十万千瓦的电厂一起来,一年还不得三四十万吨煤?自己都不够用。”

“那你帮着联系一下海潮吧?”施淑华是真的不见外,事实上。现在煤炭已经涨得很厉害了,没关系的话,找煤不是很容易了,尤其是煤价相对合理,运力又强大的煤企。

“你自己联系,我又不是给你们斯嘉丽打工的,”陈太忠待理不待理地哼一声。

我艹,原来这就是施金鹏的女儿。奚玉这才知道,这肤色微黑的女人是什么来头,心说怪不得牛成这个样子,真的是有牛气的资本。

“一吨给你二十的提成,帮着撮合一下,”施淑华淡淡地发话。完全无视在场两个人的存在,“就一个要求,一个月最少五万吨。”

“做梦呢,不谈,”陈太忠很随意地摆一下手,“好了,时间不早了,去我那儿吃饭,施总你要还想谈煤炭的话。就不要去了。”

“我就帮朋友问一下,看把你牛的,”施淑华不服气地哼一声。

“你可以跟华亨要煤嘛,”陈太忠一听,就勾起一点旧日的火来,要不是你插手,章遂身上,我随便伸一伸刀子,也刮得下几两油来。

“哼。”施淑华哼一声。却是不再说话了,当初她帮着华亨解围。固然是觉得,这样对北崇最好,但是心里也想着,这是给了华亨一个人情,将来好用。

可华亨对煤炭的组织,实在有点糟糕,给不出合理价位的煤来,要不说这二道贩子真有先天的不足,简直是浪费了她的心血,所以她不想谈这个。

于是众人就来到了陈区长的小院,廖大宝点了饭菜,不多时,王媛媛也来了。

天气渐凉,王主任其实可以回单身宿舍了,但是她想住在陈区长这里的话,谁又能说什么?事实上恒北九月的天气也是很热的,家里没有空调,也得熬到半夜一两点才能睡。

恒北的空调真正停止制冷,应该是在十月中旬。

小院里的金桂,已经开始绽放,随便呼吸一口,就是沁人心扉、蜜一般的芳香,施淑华早忘记了两人方才的争执,走进小院内,她深吸一口气,“太忠,换了吧。”

“换什么?”陈区长有点不摸头脑,但也不是很在意,“这得看你出钱多少了。”

“朝田给你这么大个院子,换你这个院子,换不?”施淑华再次陶醉地吸一口气,“我喜欢桂花的芬芳。”

“做梦吧你,谁知道你那院子前面有没有高层?”陈太忠毫不犹豫地拒绝,“遮挡阳光不说,我还得忍受高层丢下来的垃圾……你觉得我有那么傻么?”

“没有遮挡,也是很好的一块地,”施淑华认真地回答。

“那你自己住吧,何必来北崇?”陈太忠不为所动。

“就是喜欢北崇,喜欢……需要理由吗?”施总的回答,也是很理直气壮。

“我也不是朝田人,要那里的房子做什么?”陈区长很随意地回答,“好了,菜来了,大家开动了。”

这段对话是随便闲聊,但是听在某些人耳中,并不好受——陈区长终究不是北崇本地人,甚至都不是恒北人,早晚要有走的一天。

于是酒桌上的气氛,多少有点沉闷,还好,这个时候,奚玉终于想到了自己的来意,“太忠,下午三点的时候,云中有人把新动力的人接走了,还有胡老。”

“傻逼年年有,今年特别多,”陈太忠不以为意地笑一笑,“他愿意接,是他的事,我只是说一句,在这个事情上耽误工夫的,都是傻逼。”

奚玉只觉得脸一热,不过也没计较太多,“何以见得?”

“这明显就是个圈套,是个常见的诈骗行为,”陈太忠很随意地回答,“从头到尾就是个圈套,这种事儿我见多了,懒得说。”

“你说嘛,”牛晓睿却是听得兴起,兴致勃勃地发话,“什么样的陷阱?”

“这个嘛,”陈区长其实没兴趣交流这个,但是看到牛主编崇拜的眼光,大男人主义啥的,又有一点膨胀,“要从你报道油页岩说起,后来《朝田晚报》也登了一篇文章……”

其实事情的源头,都不该从这里开始,最开始的起因,应该是从通达打过来采购油页岩的电话,这个电话,引起了陈区长宣传油页岩的兴趣。

这个环节,陈太忠目前无法求证,那就不说了,不过他心里认为,电话来自地北通达,激发三个县区对油页岩的兴趣,这应该不是巧合。

总之,陈区长找牛总编写了软文,没过两天,朝田晚报也登了一篇这样的文章,是对整个阳州油页岩的宣传,当时陈某人认为,这是阳州市某领导安排的,根本没放在心上。

敬德和云中应该也是这么认为的,这个环节挺有意思,一区两县都认为是市里搞的,而市里领导看到自家东西被外地宣传,肯定也不会反对,那么,到底是什么人搞的这篇文章呢?

上午陈太忠看到了刘丽,就打电话找到李世路,要他帮着问一下,写文章的那位一开始还不想说,李记者少不得要露出官二代的嘴脸,扯着老爹的大旗吓唬对方一下。

结果那位就说,是阳州驻朝田办事处的人,具体是谁,他不记得了,反正是阳州市想宣传这个稿子,当然,肯定也出了些许的费用。

对晚报记者来说,搞这么个稿子是完全没有压力,对兄弟城市的正面宣传,一点都不担心产生后果,不过,若是没有经济动力的话,谁吃傻逼了写这个?

这就是说,其实写文章的人,也不知道到底是授意的,对方自称是驻朝田办事处的,又有钱拿,这就足够了,了解那么多做什么?

得了这个回答,陈太忠又打电话了解一下,才知道《闻人晚报》也有软文,而那篇文章就是登在相应的位置——唉,哥们儿要早了解一下,早就发现问题了。

枉他还以为,闻人晚报登这则消息,跟紫家或者说跟那位有关呢。

简而言之,阳州的油页岩前一阵被炒得火爆,幕后是有一只手的,而眼下看来,推手就应该是新动力这帮人,所谓软文,只要一定的价值,比较正面和积极,其实花不了多少钱。

至于炒起来之后,两个日本人来收油页岩,这极有可能是意外,日本人对中国的能源一向热心得很,但也不排除新动力的怂恿——毕竟那俩也是从地北来的。

这些搞不清楚的环节,陈太忠就直接略过,“……事情发展到这一步,新动力就有理由来关注阳州了,咱们的县区也被炒得头脑发热了,认为自己确实掌握着好东西。”

奚玉听他的分析,一直听得津津有味,听到这里的时候,忍不住咧一下嘴角:我说,你分析你的就行了,不带这么打脸的。

陈太忠做了区长之后,很少这么长篇大论地分析,而他分析得很有料,这种事情在北崇也很新鲜,不止是奚书记,其他人听得也很入神。

牛晓睿听到这里,有点不解,于是出声发问,“但是那个胡老,应该是货真价实的吧?”

“他货真价实,又有什么用呢?”陈区长似笑非笑地看一眼奚玉,“如果我分析得不错的话,这个胡老承认过跟新动力有直接关系吗?”

“这个……倒是真的没有,”奚书记沉吟一下,苦笑着摇摇头,“咱们小县区的人知道什么?总以为部委里的人,说话就应该是半吐半露,你这么一说,现在一想,还真是这样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