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938章 阴魂不散

第三千九百三十八章 阴魂不散

廖大宝的电话,并没有用了多长时间,两个领导笑声未落,他就拎着手机走了回来,捂着送话器向领导汇报,“头儿,刘小姐想跟您对话。”

“哦,”陈太忠稳稳地坐在那里,他现在是越来越有领导范儿了,伸手接过手机,他淡淡地哼一声,“嗯,你说。”

这个电话,他接了足足有五分钟,一直在静静地听对方的说话,偶尔才会言简意赅地问一句,最后他表示,“好了,我都知道了,你好自为之。”

见他挂了电话,牛晓睿先好奇地问一句,“她居然敢直接跟你交谈?”

“那有什么?我又没在她老板手上吃过亏,”陈太忠用一种理所应当的口气回答,然后端起酒杯喝酒,“不怕我举报,她就能跟我对话。”

“这帮人还真是肆无忌惮了,”施淑华原本是冲大家发泄着对体制的不满,可是眼见骗子如此地猖狂,禁不住生出了不服之气,“真不怕手机能录音?”

刘丽还是愿意相信我的,陈太忠心里明白这一点,于是微微一笑,“手机录音能扳倒副部?她答应尽快走人了。”

“那她一定要跟你对话,是个什么意思?”牛晓睿饶有兴致地上下打量他。

“解释一下她的苦衷吧,”陈太忠轻描淡写地回答,想一想又补充一句,“她以前的老板,欠了别人不少钱,那些人找到她,要她还钱。”

“有没有搞错?”施淑华听到这里。还真是纳闷了,“她老板死了,账怎么能算到她这个打工的头上?”

“要不说那货的家人都不去收尸呢?想必也是怕这个麻烦,”陈太忠点点头,觉得自己有点后知后觉了,“这个刘丽不但是那家伙的秘书,还是小蜜。”

他这么一解释,别人就明白了,既然是小蜜,那就很可能掌握了老板的部分财富。被人追债倒也情有可原了。

只有陈太忠知道,刚才刘丽在电话里哀叹,说那些人本来是去黄占城家追债的,那边把人推到她这里,说她是安葬黄占城的人,于是讨债者才又找到她。

这个说法听起来薄情,但真可能是事实,不过陈区长也不是初次混社会,当然不会轻易相信骗子的话。这点小因果也就不说了,万一有人证明小刘是撒谎。他岂不是很没有面子?

下一刻,奚玉猛地想到了什么,他骇然地睁大了眼睛,“这个骗局……不会是死了的那个家伙设计的吧?”

“啧,”陈太忠咂巴一下嘴巴,端起酒杯来抿一口,才感触颇深地回答,“要不我说,那是个人才呢?”

“不会吧?”施淑华骇然地叫了一声。双手交叉在胸前,抱住**的双臂,不住地上下摩挲着,“说得我鸡皮疙瘩都起来了……这家伙死了几年了?”

“三四年了吧,”陈太忠想一想,无奈地摇摇头,“刘丽只是跟了他几年。就能根据他的一些想法,弄出这么大的骗局来,真是令人佩服。”

刘丽在电话里解释了,她手上攒了点钱。也不想再招摇撞骗了,只想找个人嫁了,静静地度过这一生,怎奈追债的人找到了她,由不得她不从。

至于这次的骗局,她不无自傲地告诉陈太忠,占城生前有很多灵光闪现的点子,自己只不过是拾他的牙慧——她对黄占城,简直崇拜到家了。

“这人到底叫什么?”牛晓睿实在憋不住了,这都半天了,陈区长就是不说此人的名字。

“你最好还是不要知道,”陈太忠淡淡地看她一眼,“这个人身上有很多秘密,而且是非正常死亡的。”

“奇人啊,”奚玉点点头,听说自己差点中了一个死人的计,他先是有点骇然,然后就是不服气,但是听陈太忠解释两句之后,他也没了那份计较的心思,于是半开玩笑地说一句,“幸亏这家伙已经死了,要不我还真睡不着了。”

“我就说嘛,刚才我就感觉,是那家伙的手笔,”牛晓睿洋洋自得地发话,“骗术不一定要高,合用就好,陈区长也说了,那人对人心的把握,不是一般的强,从这个事情就能看出来……真是把人性吃透了。”

是啊,有人缓缓点头,施淑华却是不以为然地撇一撇嘴角,那个人或者很厉害,但是说什么吃透人性……无非是吃透了官场中人的奴性罢了。

人性是复杂的,哪里那么容易琢磨?官场里有性格的官员也不多,倒是奴性是相通的。

一天后,消息传来,胡老和新动力公司一行人离开阳州,去朝田了,云中人一路送到高速口,不过这次还是有几个有点份量的相送,分管工业的副市长归晨生,以及省地电的总工刘抗美等。

至于这次云中出了多少钱,那就是个迷了,正经是云中后来为联系此事,光差旅费之类,就又花了几十万,折腾了好一阵,最后才消停下来。

这些都不关北崇的事,进入九月份,阳州又开始多雨了,负责农林水的徐瑞麟根本就忙不过来,陈区长不得不接手一些工作,而秋雨又对道路施工带来了一些影响,分管副区长刘海芳还在国外,他也得关注。

这天上午,因路基松垮,一辆客车侧翻在了路边,有七名乘客受到了不同程度的伤,陈区长听说之后,来到现场调查情况。

他正听取交通局的分析,手机响了,来电话的是省招商局刘局长,“明天晚上,日本三松公司会去北崇,对你们的苎麻产品做调研,希望你区做好接待准备工作。”

“刘局长,你这还没完了?”陈太忠一听,就腻歪到不得了,“恒北不止我们北崇产苎麻,阳州就好多,利阳也好多,能放我一马吗?”

“我也不愿意给你打这个电话,”刘局长郁闷地叹口气,上次去北崇,他跟陈太忠就已经撕破脸了,倒不是两人有了私怨,关键是双方心里都清楚:跟对方尿不到一个壶里。

后来陈区长给了刘局长一份拷贝,虽然是应该的,但也多少算点人情,两人的关系并没有进一步恶化——反正大家屁股不同,一般情况下,就别随便联系。

刘局长这个电话,打得也是不情不愿,上次去北崇,他带着满头针脚的韩国人回来,被单位里同事一顿耻笑,带外国考察团下去的多了,没见谁是带着外国伤员回来的,这不是丢招商局的人吗?

所幸的是,韩国人没折腾,招商局这边压力不算大,而招商局曲老大了解了一下情况,就说了个胡闹,也没别的反应。

这次日本企业又来了,刘局长心说我不出头了,前两天蹦跶的人很多,你们去跟北崇打交道好了——反正我是没本事。

带外国投资商下去调研,那真的是桩美差,一来能享受到地方上的各种供奉,二来谈成的话,不管是谁起的头,中间这份配合的功劳,是稳稳的。

而日本三松公司,跟韩国人一样,是主动找上门的,那就是说,谁带人下去,这功劳就能揣进口袋一大半。

刘局长不想再跟北崇打交道了,而且他相信,这么好的条件,应该不愁有人去,于是他跟办公室的人说,我最近有些别的工作安排,你们安排别人吧。

不成想今天一到单位,被曲老大叫过去骂了一顿,说轻工企业的引资,就是你分管的,你是不是不行?不行你就让贤。

回了办公室之后,才有体己人儿汇报,说倒是有人眼红这趟差事,但是一打听上次韩国人吃瘪的内情,又听说北崇人没有向上孝敬的习惯——刘局长只收了一张存储卡,再了解一下北崇那个区长,于是……就没人愿意掺乎此事了。

背后说怪话,总是很轻松的,刘局长心里很无奈,但是这个电话还得打,听到陈太忠在那边抱怨,他索性直来直去地回答,“北崇有两个优势,一个是你们有省内规模最大的、现代化的脱胶厂,另一个就是闪金的背包,曾经是全世界知名。”

“其实北崇在苎麻行业,对合资的兴趣不大,”陈太忠见他说得明白,索性就直接回答,“我们肯投巨资在这一方面,就是有相当把握的。”

“这个三松是真有钱,这个你放心,”刘局长也实话实说,“我调查过了,不会闹出上次韩国人那种笑话……他们对苎麻脱胶厂非常看重。”

上次韩国人没谈成,朴助理摸小苗的大腿,那仅仅是引爆点,事实上,韩国人不认脱胶厂的价值,而对纺织厂的价值也有意压低,连小服务员都能说出,“富人占穷人便宜,无耻”这样的话,就已经决定了最终结果。

手里捏着资源,就是不一样啊,陈太忠听得也深有感慨,北崇再贫穷落后,有个苎麻企业的牌照,能容他偷天换日,这就算运气了,至于闪金的背包,那更是享受前人的余荫了。

当然,要换个没能力的人来,连这点微薄的长处都利用不到,或许就此消失在时间的长河中了——就像陈区长刚来时那样,大家只会遗憾:这曾经的辉煌,已经不再了。

意识到自家的长处,陈区长越发地不想合资了,于是干笑一声,“我怕自己未必有时间,让赵书记接待可以吧……就像上次一样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