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942章 贱皮子

第三千九百四十二章 贱皮子

我艹,庄局长的脸色,登时就黑得不能再黑了,他有心再说什么,但是陈太忠的声音太大,在场的不少人都听到了。

有些大局感,真的是只能意会不能言传,明白说出来,要受到千夫所指的,所以他暗暗地咬一咬牙,脸上的肌肉微微抖动两下,转身走向陈正奎,“带烟了没有?”

他试图让自己的声音显得平静,但是陈市长敏锐地感觉到,庄局长在说话的时候,胸腔明显地有剧烈的颤动,于是他伸手跟秘书拿过一包烟,递给对方一根,自己又点上一根。

才抽了两口,庄局长就剧烈地咳嗽了起来,“陈市长,你这烟太冲,小高,把开胸顺气丸拿过一袋来。”

我这烟还冲?陈正奎微微颔首,心说老庄这次气得还真不轻,以前在团省委干的时候,开胸顺气丸他也常吃,有些事情真的让人心胸郁结,必须通过药力来调节。

令人感到奇怪的,是野田次郎的反应,他先是惊讶,然后发呆,接着皱眉深思,最后才并拢双腿,冲着陈太忠鞠一个躬,“是我说错话了,请陈区长包涵,若干年前,我国军队以错误的方式进入贵国,给贵国人民添麻烦了。”

“你那叫进入吗?”陈太忠很无语地看着对方,才待指责对方道歉不诚心,不成想防空警报再次响起,这次就是空袭警报了,尖厉而急促。

待再停下来的时候,就是三分钟之后了。陈区长也没了再叫真的兴趣,省得被人看见他捉住别人的痛脚不放,不是一个堂堂的区长的气度。

接下来就是日本友人对脱胶厂的考察了,陈太忠因为刚才大声呵斥庄局长和野田课长,心情舒畅念头通达,就跟着他们转悠一圈。

总而言之,苎麻脱胶厂的设备设施还算先进,工艺也达到了上世纪九十年代中期的国际水平,三松公司的专业人员也挑不出太大的毛病,有人说工艺还是稍嫌落后。旁边就有人说,在这么落后的地方,能有这样的投入,已经不错了。

这些人交流的时候声音很低,用的也都是日语,日本人很少在公众场合喧哗,不过陈区长还是能听到大部分内容,有人说化学脱胶不好,但又有人说。这个污水处理还是不错的。

然而,他们一致认定。如果不能由日本人来控股的话,这个污水处理系统,一定是样子货了——总而言之,他们对大陆还是有点成见的。

隋彪跟那些人走着,感觉有点无聊,看到自己的搭子背着手,静静地一个人踱步,就走过来,笑着低声招呼一句。“都说小日本是贱皮子,不虐不舒服,以前还不相信,今天一看,还真就是这么回事。”

反正他已经是不受陈正奎和庄壁梵待见了,再怎么小心也没用,倒不如跟陈太忠多沟通一下。有小陈这面大旗,他也能少去很多麻烦。

“有这个说法吗?”陈区长微微笑一笑,他对日本人的关注,还真的不多。想他第一次出国是英国,驻欧办是驻扎在巴黎,然后是凯瑟琳和德国企业。

简而言之,他接触的外国人,主要是以英法美德为主,日韩俄之类的,还真的少接触,所以听到这个说法,也有点新奇,“我其实有动手打他的打算,国耻日跟我挑衅……这状我不怕告到最上面。”

他是真有底气,黄老二那就是个老牌的民族主义者,占据了大义,他真不怕动手,不过隋书记听得却是有点冒汗,心说你真是不怕把祸往大里惹啊。

对于小陈上达天听的能力,他还是相信的,想到自己不管走还是留,都应该结个善缘,他就笑着发话,“不过太忠,按说搞这个防空演练,应该提前公示一下吧。”

恒北不是沿海省份,比较深入内陆,所以这个防空警报演练,并不是每年都有,想起来了,就来一次,想不起来的话,那就三五年也没一次,陈正奎等人没防住这个,是很正常的。

因为少见,公示一下是应该的——当然,以北崇的落后,公示不公示也无所谓,就是个样子货,但是……区政府不是刚弄了公示亭吗?

“八月初不是公示了吗?”陈太忠信口回答,顿了一顿之后,他似乎才反应过来,于是微微一笑,“你说公示亭啊……我忘了。”

“原来咱俩都忘了,真是同病相怜啊,”隋彪听得就笑,也没再说什么。

陈太忠真的忘了吗?他绝对没忘,甚至,洪部长昨天上午还打电话给他——陈区长,马上要来日本客人,晚上的北崇台,要不要播出防空警报的消息啊?

那还播个毛,到时候你直接拉警报就行了,陈区长当即就表示了,老洪啊,组织考验你的时候到了,一定要做得神不知鬼不觉哈。

洪部长笑着答应了,他的关系在军分区,根本不需要在意地方上的反应,正经是陈区长不但跟省军区赵司令有关系,北崇现在的财力也很足,那么——拉个警报算个啥?

陈太忠就是存了打脸的心思,才如此吩咐,刚才观察一下各种古怪的表情,他心里也是很享受的,这个恶趣味引发了如许的后果,他自是断然不会承认。

三松公司用了整整一个上午,才对脱胶厂做完大致的调研,中午就是回区里会餐了,由于这次来的领导比较多,主桌上空位不多,陈太忠索性跟隋彪说,主桌你上吧,我就不上了,这不是客气,我实在看着这些人烦。

隋书记也知道,主桌上,小陈最少得罪了四个人——陈正奎、庄壁梵、归晨生和刘局长,所以他没有推辞。

陈区长看着某些人烦,人家也看着他烦,没有陈太忠的主桌,气氛还是相当热烈的,不过令人遗憾的是,野田课长时不时要提一下陈区长,搞得陈市长和庄局长心里都嘀咕——尼玛,这日本人还真的是贱皮子。

午餐过后,陈市长歇都不歇,转身就走了,不过临走之前,他还特意叮嘱庄局长一句,“北崇的匪气太重,你提纲挈领就行了,不要有意气之争……失身份。”

“整个阳州,都给人戾气十足的感觉,”庄局长长叹一声,今天上午陈太忠的顶撞,虽然不至于传到省工商,就算传到了,他也不怕别人嘀咕,但是心里也有深深的挫败感和耻辱感,一时竟无语凝噎,好半天之后,才又说一句,“正奎,你不容易。”

当天下午,日本人又去了纺织厂和苎麻地,就纺织工业方面,日企的积淀比韩企深得多,所以他们对纺织厂的兴趣不是很大,倒是对收集苎麻兴趣不小。

这就是日企和韩企的区别,韩企在意的纺织厂,日企真的兴趣不大,正经是韩国人绝对不想收购的脱胶厂,日本人耗费了不少心思。

除了早晨的那份不愉快,接下来显得一切都很正常,由于下午的工作很轻松,考察团五点钟就回到了北崇宾馆,照例在小会议室里谈合作。

座谈会是由刘局长主持的,庄局长和归市长在他身边很超然地旁听,日方的主辩手是野田课长,而北崇方的主辩手,则是徐瑞麟。

没错,北崇这次换人了,由徐区长来担纲,这不是说王媛媛不能胜任此项工作,而是这次来的领导太多,别说陈正奎稳压谷珍一头,只说上次刘局长就代表省里了,这次却只能缩在庄局长身后。

所以北崇这边,必须提高对话者的等级,事实上,三松的规格,也不是韩企能比得上的。

比如说,上次韩国人说了,北崇这点东西不值几个钱,但是野田课长一开口,就是夸赞北崇的建设搞得好,“今天的调研结果很令我们三松吃惊,没想到在内陆,能看到如此高规格的脱胶厂,想到可能跟这样有远见的智者合作,我们非常地期待,也非常荣幸。”

“野田课长过奖了,”徐瑞麟沉声回答,一副宠辱不惊的样子,“我们的事业刚刚起步,甚至连相关的设备设施还在完善中……我想,您不是来专门夸奖北崇的,咱们可以尽快地进入议题,对你我双方来说,时间都很宝贵。”

“好像真是这个样子的呢,”野田点点头,“简单说吧,对贵方已经投入的资金,同我们的判断相差不到十分之一,那么接下来,就谈一谈合作方式吧。”

北崇对这两个厂子的投资,已经达到了一点一亿,而这并不包括近千万的苎麻存货,脱胶厂下一步还要上设备,纺织厂还差高支纱生产线,而两个厂的办公楼建设都没有完成,接下来还有苗种培育中心、纺织实验中心、办公自动化、花园广场等一系列建设。

这些林林总总加下来,再考虑到苎麻和苎麻布还需要库存和周转——苎麻收购对的是散户,不可能存在拖欠,那么北崇一开始估计的两点四个亿,并不算过分。

甚至很有可能,两点四个亿不够。

野田次郎并不否认这些,一张嘴就是,“我们可以考虑,以高于贵方预期的投资额入股,资金不会是障碍,但是有些技术层面的问题,需要细细探讨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