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943章 技术因素

官仙5200 正文 第三千九百四十三章 技术因素

要不说这三松公司惊动的领导多,真的是有原因的,人家就是财大气粗,钱不是问题,对合作造成影响的,是技术层面的一些东西?

但是、然而、可是,技术层面,不仅仅代表生产技术,生产管理的分歧,也是技术层面的,还有营销方式……?

简单一点说,野田次郎很明确地表示,我们觉得这里是个不错的投资场所,也无意否认你们前期的投入,但是我们出手的话,一定要控股。?

控股,又见控股要求,这年头,人人都想当老大——好吧,这不算什么,反正三松的人说了,钱不是问题,你那么有钱,想控股就控股吧。?

钱不是问题,接下来的事情才是问题,三松明确表示,既然我们控股,厂里的管理人员和中干,必须日方指定——不一定是日方人员,但是要由他们指定或者认可。?

其实韩国人也有类似的想法,但是同样的想法,他们就遮遮掩掩的,准备等投资金额敲定之后,再拿这个做条件,总之是能就省,而日本人就干脆了许多,这就是富贵逼人了。?

但指望日企是冤大头,那也不可能,人家只是不缺钱,小账算得细着呢,既然大家对北崇的前期投资额比较认可,徐瑞麟就问,贵方打算控股两个工厂,请问计划投资多少??

这个我们要回去研究的,不可能马上给你一个数字,如果你一定要知道的话,我可以先说一个底线,肯定会超过一千五百万美元,野田部长微笑着回答,不知道这个回答是否能令你满意??

仅仅一个底线,就比韩国人的上限要多出五百万美元,招商局刘局长听到这个回答,心里暗暗地松一口气,有这么个说法,他上次带的韩企人员受伤一事,影响便能极大地降低,以后别人说起,他也可以很不屑地表示——没钱就别装逼嘛。?

庄局长却是面无表情地坐在那里,一千五百万美元这个金额,他是早就知道的,如若不然,他堂堂的省工商局一把手,吃多了撑的下北崇来??

徐瑞麟对这个底线,也挑不出来太大的问题,一千五百万美元折合人民币一亿两千六百多万,对两点四亿的两个工厂来说,投资确实超过了半数,而且人家投资的是美元?

更别说日企也有先进设备,先进的管理经验,市场什么的,也是不缺。?

野田课长的底线,也不是随便亮出来的,他表示说,接下来要谈一谈市场的规范,首先他要求,种植苎麻的农民,必须在合资工厂的指导下进行种植。?

也就是说从选种开始,就要纳入严格的生产管理中,如果产品不合格的话,企业是不会收的,有人不听从安排,还试图以次充好的话,要有接受起诉的心理准备。?

这个要求,令徐瑞麟有点意外,但是再想一想,日企在大陆搞加工生产,似乎很多地方都是采用了这种方式,从原料生产开始,对每一个环节和每一道工艺,都严格把关。?

培育和种植优秀苎麻,规范生产,这个要求本身是好的,徐区长这么认为,但是下一刻,又一个问题浮上了心头:油页岩怎么办??

北崇的苎麻,种植面积极广,比烟草还广,苎麻对生长环境要求不高,烟草就要高得多,尤其是对肥力要求很高,所以就连临云乡,都种植了不少苎麻。?

就算油页岩不怕对方偷采一点样品,但是防止外国人勘测地形地貌,可是国安局确定了的,而北崇本身就是三线建设的一个点,也有些敏感东西,能任由日本人随便走吗??

“你这个想法,我们会积极考虑的,”徐瑞麟如此回答,这确实不是他能做主的,而且目前是初期的谈判,相互提出要求来,双方回家关上门商量——就像野田次郎也不能拍板,说要投资多少,谈判总是需要一个过程的。?

能理解,野田课长表示明白,然后他又提出一个要求,那就是包销,产品的销售由日方来决定,中方有建议权,但是决定权在三松公司。?

这个要求,听起来只是确权,控股了当然可以掌握销售,但事实上并不尽然。?

像在北崇的计划中,生产出的苎麻纤维,除了要用来织布,也要供给当地的老百姓,手工生产一些苎麻特色产品——这本身也是一种需求,不给老百姓供应的话,土脱胶厂容易死灰复燃,而发展苎麻特色手工产品,原本就是计委打算推广的一个项目。?

就算生产出苎麻布,对中方来说,也有些刚性需求的销售,但是这个时候,要经过控股的日方允许,太容易出现问题。?

“这个可能性不大,”徐瑞麟摇头,一旦被三松把握了销售渠道,那整个企业都要被人牵着鼻子走了,产品的销售权、销售方向等,都不掌握在自己手上,那是自废武功。?

嗯,老徐不愧是我看好的,陈太忠坐在角落的沙发上,暗暗点头,若是说第一个条件还可以商榷的话,第二个条件他是坚决反对的。?

企业掌握不了销售渠道,只能是做初级加工者,被动地跟着甲方的脚步走,始终在中下游徘徊,赚一点辛苦费,与高额利润无关。?

打个比方说,施淑华跟陈太忠的关系算不错了,但是斯嘉丽跟北崇的合作,陈区长都没有放太多的心思,他还想打出北崇的自有品牌呢,也就是施总投资得早,能帮北崇尽快发展,他才接受北崇成为斯嘉丽单纯的供货商,任由对方赚取高额利润。?

所以日方想垄断产品的销售,他是要坚决反对的,北崇的苎麻,卖布料只是第一步,等布料畅销了,可以做服装,也可以做品牌——一旦答应日本人,后面这些想法就都没有了。?

“这是我们坚持的,希望贵方慎重考虑一下,”野田次郎轻声回答,语气却是不容辩驳的那一种,“我们打算将这种纺织品推向国内,当然……也许不是全部。”?

推向日本国内?徐瑞麟抿一抿嘴唇,心里有点犯难,能出口创汇,总是好的吧?犹豫一下他才发问,“价格方面呢?”?

“价格当然会高一些,但也不会很高,如果数量能上去的话,利润还是可观的,”小野次郎并不掩饰他们的营销定位,“初级加工的农业产品,就应该是这样的定价,不是吗?”?

“初级加工?”徐瑞麟有点不喜欢听这四个字,因为身处北崇这个小地方,他对外企了解得不是很多,对日企的了解相对多一点,有不少也是捕风捉影的传言。?

所以他对初级加工四个字分外敏感,想起传说中成片被砍倒的树林,做成一次性筷子运到日本,赚不了几个钱,而日本的森林却保护得很好,每每想到这些,他总有点淡淡的愤怒。?

他抬手揉一揉额头,皱着眉头发话,“我并不认为这是简单的初级加工,比如说脱胶厂,含有较高的技术含量,而且我们对污染处理得很好。”?

他的话说完,旁边有三松公司的技术人员举手,在获得允许后,此人开始发言,“你们的化学脱胶方式,其实是非常落后的,我们更多地是采用生物脱胶,鉴于贵方已经采取了化学脱胶的方案,我们只能采纳,当然,这并不排除……将来我们可能改进脱胶方式。”?

生物脱胶,徐瑞麟听到这里,无奈地扬一扬眉毛,他既然抓了苎麻这一块,自然知道微生物脱胶方法,鉴于脱胶厂的严重污染,国内也在积极研究这一技术。?

但非常遗憾的是,目前国内还没有完全掌握这一项技术,就算是实验室生产,也不是特别完善,就别说规模生产了——苎麻厂下一步要建的实验室,这也是实验内容的一项。?

徐区长觉得有点头疼,随便扫一眼,猛地发现陈区长笑眯眯地举手,于是笑着一伸手,“请陈区长发言。”?

“我只提一个问题,”陈太忠大喇喇地坐在沙发里,看到大家纷纷侧头看过来,就笑着发问,“生物脱胶是不错,但是请问……避免麻纤维质量下降的方法,三松找到了吗?”?

三松的专家顿时目瞪口呆,心说他怎么能知道,生物脱胶之后,麻纤维的质量会下降??

日本搞这个苎麻脱胶的研究,也有年头了,不但成功地制出了产品,还用了几年来观察,然后很悲催地发现,经过生物脱胶的麻纤维,使用期限长了,麻纤维容易开裂,不容易印染均匀,也容易脱色,做普通面料没有问题,但是不能做高档面料。?

“真有这样的后果吗?”野田课长讶然地看向自己的专家,其实他心里很清楚,生物脱胶确实有这样的后果,而且三松也无意在北崇更换脱胶方式,技术成熟了再考虑也不迟。?

刚才那专家如此说,不过是想借生物脱胶的概念,贬低北崇的脱胶方式——你们这个脱胶,没啥技术难度,就是初级加工。?

“有没有这样的后果,你们清楚,”陈太忠见他装模作样,一时间就有点火了,哥们儿上午亲耳听你们的人私下说的,当我不懂日语,还是耳力不好??

想到对方利用信息不对称,如此卑鄙地行事,他就有点火了,“其实我们的产品,没有必要一定卖到日本,现在欧美已经有不少订购意向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