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946章 举例错误

第三千九百四十六章 举例错误

“不用谈了,”徐瑞麟摇摇头,断然拒绝,要不说他不合时宜呢?做出这种决定的时候,他根本没有请示在场的陈区长,“你们此前提的要求,有太多的不合理,我一直希望你们自己能悔改,遗憾的是,你们不珍惜。”

“条件可以重新谈过的,”野田有点着急了,其实公司对北崇并没有必得之心,开出的条件也是中规中矩,但是耳听得北崇的苎麻布在巴黎时装节上大放光彩,他自己首先就不能淡定了——这是多么好的一个产品,怎么能放弃?

“首先,你不要想控股了,”徐瑞麟也想开出一些条件,但是想一想之后,还是放弃了,“其实我跟你谈这些也没有意义,北崇的苎麻,自己就能走向世界。”

“到点了,吃饭了,”陈太忠招呼一声,带头向外走去,“谈得成谈不成的,回头再说,不能饿了大家的肚皮。”

野田次郎也站起身向外走去,嘴里却是不服气地辩解,“徐君,产品走向世界,是要冒风险的,不是你想就可以的……这还需要营销手段。”

“嗯嗯,”徐瑞麟一边收拾手边的资料,一边随口胡乱应对,“比如说呢?”

“比如说,让我想一想……曲阳的黄酒你知道吧?”野田次郎皱着眉头想了好一阵,才选出一个他认为比较合适的例子,这是中国产品,能增强说服力,“这是亚洲产品在欧洲营销,一个非常成功的典型,他的成功策略在哪里呢?是产品很好吗?错了!”

说到这里,野田课长有力地一挥手,斩钉截铁地表示,“经营者很好地利用了中国元素和饥饿营销,在你想买的时候买不到,这种心理暗示不是很高明,但确实实用,不过这一切的一切,都不是他最终成功的原因。”

说到这里,他顿一顿,又轻叹一声,“你知道那个黄酒最终大卖的原因吗?”

“这个……曲阳黄的成功啊,”徐瑞麟听到这里,都不知道该哭还是该笑了,“关于这一点,可能王主任会更清楚,小王你过来,听一听曲阳黄成功的原因。”

“她还年轻,不懂得这些,”野田课长看一眼王媛媛,微微一笑,笑容里带了明显的不屑,“曲阳黄之所以能成功,是因为他们在欧洲有足够的销售网络,也许你想不到,在正式营销之前,曲阳黄的销售网络,已经让他们的产品,铺到了所有四星级以上酒店的橱柜上。”

顿得一顿之后,他微笑着解释,“没错,他们在销售之前,就把网络铺好了,所谓的缺货,所谓的中国元素,那都是假的,只是概念炒作……”

说到这里,他微笑着一摊双手,很诚恳地望向对方,心里却是不无自得,你明白营销网络的重要性了吧?

“我想,我有必要指出一个事实,”王媛媛怪怪地看他一眼,“出产黄酒的曲阳,是天南省凤凰市的一个县区。”

“哦,”野田课长点点头,做出一副你继续的表情,心里却不屑地冷哼一下,我有必要知道它是哪个省市的吗?我知道它是中国的就够了。

由于这几个人在结束之后都不离开,走出去的人有些好奇,就陆续又有几个人返了回来,听他们在说什么。

“我们的陈区长,就是从凤凰来到北崇的,曲阳黄销售的时候,他兼任凤凰市驻欧洲办事处主任,办事处在巴黎,”王媛媛缓缓发话,清脆的声音在小会议室里回响着。

“纳尼?”野田课长登时就石化了,枉他还想着,自夸一下三松公司在欧美的渠道呢,听到这话,他只觉得脑中一片空白,愣了足有三四秒钟,才又问一句,“你是想说……”

“你的想法没错,曲阳黄就是陈区长运作起来的,”王媛媛看他一眼,不引人注目地摇摇头,转身向门外走去。

“不可能吧?”野田次郎差点被这一眼看得暴走,那样的眼神……是可怜我吗?但是紧接着,他又被这个重磅爆料震惊了,连生气都忘了,只是傻乎乎地站在那里,低声地喃喃自语,“怎么会是这样子呢。”

“唉,”徐瑞麟看他一眼,又是一个怜悯的眼神,然后转身走了——你是专门往枪口上撞,自家找虐,怪不得谁来。

这番谈判一开始比较沉闷,但之后却是越来越精彩,唇枪舌剑过后,北崇又是大爆猛料,所以等到晚宴开始,就到了六点半。

由于已经接待了两顿饭,现在的酒桌就散开了,主要领导坐了一桌,三松公司的一帮人也是独自坐了一桌——他们还有事情要商量。

陈市长不在,庄局长就是最大的领导,于是他笑眯眯地发话,“陈区长坐这边吧,你们这个保密工作,做得很好啊。”

真不愧是厅级干部,陈太忠对这货的脸皮,也是相当地佩服,要知道就在今天上午,两人还因为防空警报的事情,差一点掐起来,现在却是能若无其事地打招呼。

但是他能计较吗?上午的争执好歹还能看做是理念之争,他表现得有点出格,可以被认为是有点执拗,但是现在拒绝,那就不是一个合格的干部了。

他坐到这桌的尾巴上,隋彪站起身,要把他的位置让出来,陈区长自然是坚决不许,这个时候,又是庄壁梵发话,“陈区长坐我旁边来吧,正好有点事情要请教你。”

请教二字出自一个厅级干部的嘴,真的是很难得,庄局长的态度不可谓不端正。

他的左手是归晨生,右手是刘局长,刘局长见状,主动站起身下挪一位,归市长则是站起身打电话去了——两人梁子结得太大,连表面客套都不可能有。

坐就坐呗,陈太忠也没客气,走到位子上坐下,他不会刻意破坏规矩,但也不至于没胆子接受好意,年轻人嘛,狂一点就怎么了?

酒菜上来,庄壁梵先招呼大家干三个,他表示说,“今天的座谈很精彩,令我们大开眼界,没想到北崇的苎麻产业,不知不觉就发展到这样的高度,看到我省的苎麻产业复兴有望,我除了高兴,还是高兴,大家干了……”

接下来就是一些套话了,陈区长却是不说话,机械地陪着大家。

庄局长发现了他的沉默,心说这个口子还得我来打开啊,于是笑着发问,“陈区长,既然没有外人,我有个问题想请教你……咱们北崇已经可以做高支纱了?”

“少量吧,”陈太忠刚才是懒得回答野田次郎,反正北崇的加工能力在那里摆着,也蒙不了人,“对外委托加工的,成本非常高。”

“嗯,这个能理解,”庄局长见他肯正面回答,就知道这个口子打开了,于是顺着这个话题走下去,“发展嘛,总是要一步一步来的,接下来这个纽约时装节……省工商能帮北崇做点什么呢?”

刘局长低下头,不动声色地去夹菜,心里却是轻叹一声:你这是什么话?合着只剩下省工商局,没有招商办什么事儿了?还真是装逼犯。

“也没什么了吧,”总算还好,陈区长对省工商局递来的橄榄枝兴趣不大,他轻描淡写地回答,“纽约的时装节,订货的性质更浓一点,影响力跟巴黎时装节不能比。”

“影响力总是不嫌少的,”庄局长笑着发话,“我刚才听小王主任说,到时候会有大量的苎麻服装展示?”

“一个苎麻产品专场而已,”陈太忠对这个话题兴致不高,纽约时装周的专场太多了——有很大一部分是为了宣传货品的,功利性很强,论起艺术性、观赏性和引导市场的能力,跟巴黎确实不能比。

反正肯尼迪家在美国的影响不小,凯瑟琳想搞个专场,实在是轻而易举,事实上,因为北崇的苎麻产品没有现货,她也只是单纯地展示一下。

但是庄局长不这么看,他很开心地表示,“哈,一个专场,那要好好宣传一下,《恒北市场报》可以帮你们报道一下……嗯,明天就有报纸,现在给他们发个急件好了,有现成的稿子吗?”

恒北市场报是省工商局和省消协合作搞的报纸,每周的一、三、五出版,影响力非常有限,不过大多数的企业和公司都有订——大家明白的。

“今天早晨已经结束了,”陈太忠笑一笑,继续轻描淡写地回答,“至于反响如何,十二点以后就能够知道了。”

“反响肯定不差,它也必须不差,”庄壁梵很果断地一挥手,“陈区长,北崇苎麻厂做为本省苎麻产业的龙头,要有带领整个行业走出去的觉悟,这也是历史赋予你们的使命……当然,省里会给你们足够的支持,这一点你放心好了。”

“那这个跟日本三松的合资呢?”刘局长实在忍不住了,索性直接发问。

“谈得来就谈,谈不来就不谈,”庄壁梵看他一眼,神情凝重地表示,“总不能因为一些外国友人的因素,就停步不前……苎麻产业,已经到了必须崛起的时候,要抓住这个复兴的机会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