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947章 宣传有道

第三千九百四十七章 宣传有道

野田次郎完全没有想到,本来只是一个合作意向的谈判,居然会发展到如此的地步。

三松公司盯着苎麻产业,不是一天两天了,要不然他们不会去研究生物脱胶,而且也经营了不短的时间,虽然是小批量,大多时候用于混合纺织。

眼下的欧美,随着动物保护协会的宣传,抵制皮草制品的呼声越来越高,其中不乏这样那样的名人出来作秀,最有名的就是那句话——没有买卖,就没有杀害。

所以植物产品的面料,正是大行其道的时候,又迎合了环保、自然等元素,而且植物面料的产品,保有时间通常不会很长。

三松公司近期就决定,加大对苎麻产品的开发力度,但是日本的苎麻并没有多少,要找货源还得来中国找,尤其是苎麻脱胶的过程中,会产生大量污染,在日本本土加工的话,费用不会低了,去外国的话,压力就要小一些,人工也低。

然而来大陆一打听,才知道大陆的苎麻行业也是半死不活的,政府对脱胶厂的管控异常严格,三松不可能独资来搞,必须得借个壳搞合作。

手里有钱,合作厂家也不难找,不过当他们在某个报纸上看到,有一个偏僻的小地方,正在大力发展苎麻企业,而且脱胶厂的污水会得到很好的处理,于是马上就动心了。

三松的目标市场,其实并不仅仅限于日本,如果能销售到欧美的话,那就更好了,但是在本土销售还好说,销售到西方,为了防止那些闲得蛋疼的环保人士歪嘴,最好还是注意一下生产过程中的污染。

而北崇的苎麻厂不但注意到了这个,而且已经开始建设了,可以直接买来用,这自然是三松公司极好的目标。

正是因为这个原因,所以他们的开价也很有诚意,只不过销售方向是必须把握在手里的,因为这涉及到将来对欧美市场的开拓,当然,这些远期规划,他们是不会跟愚昧而落后的北崇人讲的,也省得对方狮子大张嘴。

等来到北崇一看,脱胶厂果然像那么回事,大家就可以坐下来谈了,直到这个时候,三松依旧是没有必得之心,价钱开得不低,但是销售方向也是要牢牢把握住的,而且关于北崇的苎麻产业,必须要纳入他们的监督生产体系。

但是随着生物脱胶话题的展开,直到北崇爆出,参加了巴黎时装周和纽约时装周,这压力瞬间就汹涌而来,待确定陈太忠居然是曲阳黄的营销推手,野田马上致电本部,汇报这里发生的意外,以及落实相关情况。

三松在欧美,也有一些业务所,稍微一打听,就能知道这些情况都是真的。

现在,野田次郎就在发呆:看来这个北崇苎麻厂,还是非拿下不可了。

必须拿下的理由有二,其一,北崇已经开始面对欧美,做市场开发准备了,三松此刻介入,双方的资源可以共享——能成功营销了曲阳黄的陈区长,战斗力想必很惊人。

其二,就是如果谈不好合资,那么在未来的市场上,北崇会成为三松的强劲对手!

如果在来之前,有人这么说的话,野田课长只会不屑地笑一笑,那么偏僻的一个小县区,可能吗?但是在了解清楚情况之后,他很悲哀地发现:对手真的很强大。

这顿饭,野田课长吃得心不在焉,在饭后,他拦住陈太忠想说几句,陈区长淡淡地看他一眼,“去找徐区长说吧,他才是负责的。”

“庄局长,您也知道,我们是很有诚意的,”野田苦笑着看向庄壁梵——在他的印象中,这个男人是贪婪的。

“陈区长已经说了,你的诚意,可以向徐区长详细解释,”庄局长淡淡地回答,区区的一点好处,还是尚未到手,哪里比得上实打实的业绩?

而且事实证明,陈正奎说得一点都没错,陈太忠绝对不是一个好打交道的主儿,庄某人还年轻,还有大好前途等着,他可不想把事情往麻烦里办。

至于说这么出尔反尔会令日本人不高兴,他才不会在乎,事实证明,北崇自己就能把事办好,他又何必在意外资的感受?

野田次郎又是一愣,心说这些该死的官僚,真是反脸无情,等他回过神来,就只见那两位已经走得远了。

第二天,野田部长继续跟徐区长沟通,还说条件都可以商榷,但是徐瑞麟的兴致不高,就说我的事情很忙,你先跟总部协商,看该开出什么样的条件吧。

同时,徐区长也替陈区长开出两个条件:第一是控股就别谈了,第二就是以牙还牙的要求,将来苎麻产品的销售,由中方决定,日方有建议权——这一条不容更改。

答应了这样的条件,回去需要切腹谢罪了吧?野田次郎很悲伤地想,投入巨资,却丧失对销售的控制,何异于资敌?

他很悲伤,庄局长却是很快乐,今天凌晨传来消息,来自中国的苎麻产品专场,引起了不小的轰动。

凭良心说,苎麻面料做衣服,效果真的不错,笔括挺直下垂感极好,触摸一下手感极佳,吸水和透气性也相当不错,搞这么个面料专场,引起点小轰动是必然的,更别说还有凯瑟琳的力捧。

还有国内其他省市的苎麻产品,也借机在场外亮一下相,以求能把东西卖出去。

对于这种搭车行为,在场的人不是很在意,但是庄局长想起此事,心里真的是有点遗憾,于是他跟陈太忠商量之后,给恒北日报打个电话,要求明天日报把这个消息刊载一下——由省工商局供稿。

第二天上午,陈区长拿到了恒北日报,一看标题,他好悬没笑出声,《从巴黎时装周到纽约时装周,我省苎麻行业专场大放异彩——北崇产品卖到断货》。

这当然有点夸大的成分,巴黎时装周没有专场,但是纽约的现场买不到北崇货,这也是实情,所谓业绩,三分靠做七分靠吹。

报道还说,北崇能取得这样的成绩,跟省工商局、省招商局和阳州市委市政府的大力支持是分不开的——在很短的时间内,他们就为北崇介绍和不少合作者和中外投资商。

当然,介绍的结果是如何,报纸上也没写,反正是确有其事的。

想争功,就由你们争去吧,陈太忠对这样的搭车行为看得很开,一枝独放不是春,只要别把北崇的业绩算到别的县区头上就行。

事实上,现在的陈区长对业绩都看得不是很重,身为一区之长,切切实实地把老百姓的生活水平提高上去,才是他最要惦记的。

放下报纸,他就去找徐瑞麟,有一个构思,他已经想了一阵,觉得也有操作的可能。

徐区长正要出门,见他进来就是一怔,“嗯,区长有事?”

“你搞农业这么久,我问你一下,关于这个倒笼气的说法,你听说过没有?”陈区长也不就坐,就那么站着发问了。

“你说的这是……大规模养鸡场吧?”徐区长沉吟一下,伸手捏一捏额头,皱着眉头发话,“好像养鹌鹑也存在这样的问题,不过北崇没有大规模养鹌鹑的。”

“是,一个地方养鸡、养鹌鹑久了,就要出现这样的问题,我认为主要是细菌的抗药性增加了,”陈太忠见老徐果真知情,也就不再废话,“这个时候就要考虑换场地了。”

“这种事儿啊,主要出现在朝田附近,”徐瑞麟对此非常清楚,“那里的土地成本高,禽蛋类的需求量大,成本一旦增加,这个辛苦就有点划不来……”

“在北崇,这个矛盾不是很突出,不过你这么想也对,这禽蛋类里抗生素之类的多了,总不是好事。”

“没错,咱北崇还是要搞绿色和环保的概念,”陈太忠笑着点点头,他才待阐述他的主意,不成想手机响了,来电话的是朱奋起,“头儿,报告您个好消息,杀害徐区长儿子的凶手之一,已经在广、州落网。”

“这么快?”陈太忠有点意外,自打追查罂粟贩子的时候,发现嫌疑人可能跟那俩东北人认识,北崇分局就重新启动了1125枪击案的调查,真是想不到这么快就有了结果。

“也是运气好,”朱奋起在电话那边笑着回答,“想多叫几个协防员走一趟,那家伙非常凶残,抓他的时候,当地两名警员受伤。”

“你等一下,”陈太忠放下电话,冲徐瑞麟笑一笑,“老徐,有个好消息告诉你,你不要太激动。”

最近徐区长一直很忙,人也憔悴了不少,所以这个案子的重启,一直是瞒着他的。

“真是好消息的话,该激动的还是要激动,”徐瑞麟笑着回答。

“杀害你儿子的凶手之一,已经在广、州落网,”陈区长的话说到一半,脸上的笑容就消失了,“喂喂老徐,你……都跟你说不许激动了。”

“咝,没事,”徐瑞麟的脸色在瞬间就变得刷白,他吸着凉气勉力回答,下一刻,他就抱着脑袋蹲到了地上,然后身子一侧,软绵绵地栽倒在地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