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949章 麻企轰动

第三千九百四十九章 麻企轰动

徐瑞麟回来的第二天,北崇的考察团终于回国了,不过他们在京城一落地,就接到了来自省工商局的电话——省里准备了一个苎麻行业的小型交流会,你们路过朝田的时候,还要多呆一阵。

白凤鸣和刘海芳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,他俩也都是第一次出国,还是走完欧洲走美国,手机不能保持畅通,自是不知道,恒北日报那一则报道,引爆了恒北的苎麻产业。

恒北不止阳州产苎麻,各地的苎麻产业也不少,规模大小不等,目前都是半死不活的,但撇开规模不提,真要算起来,闪金镇的六格背包,是省里苎麻行业数一数二的老字号。

老字号都混得如此落魄,其他苎麻企业,也好不到哪里去,眼见报纸上登了,北崇的苎麻产品不但在外国时装节开专场,还卖得断货,怎么可能不来问一问?

各家麻企背后,就是各地的政府,通过政府的力量,大家可以了解到相对靠谱的真相,但是不管报纸上怎么夸大,北崇已经开始着手进入国外市场,是铁板钉钉的。

于是大家要求省里帮忙牵线搭桥,但是庄壁梵去了北崇一趟,知道那里的人有多不好惹,就说北崇的考察团不日回来,咱们还是在朝田搞个座谈。

朝田搞座谈,一来能强调工商局的协调作用,二来这是主场,不用去北崇了——那里真的不合适谈合作,一个个都是张牙舞爪的。

白凤鸣等人并不知情。就打电话回北崇,向陈区长请示,陈太忠琢磨一下,就指示说,反正老白你尽快回来,区里都快转不动了。

这时候,杀人嫌犯已经从广、州押解回来了,北崇为了保险起见,不但派出了八个协防队员,还通过武装部。从军分区借了三辆车和五个士兵,直接把人用军车拉回来的。

同来的,还有广、州的两名警察,办了移交手续之后,陈区长接见了他俩,直接拍出了十万的现金,“这个钱,是我们北崇的一点心意,五万转交给你们领导。其他就是你俩的辛苦费,麻烦你们留心另一个……价钱翻倍。”

俩警察略略推脱之后。就装起钱走人了,出去之后,其中一个说句怪话,“这给钱给得也太大方了……他不是被人抢了买卖吧?”

“区长贩毒的,还真没听说,”另一个沉吟一下回答,五万块钱对他俩来说,也不是小钱了,尤其他俩是刑警。这样捞外快的时候也不多,“还是想一想,怎么抓住下一个吧。”

嫌犯一到,就有人去竞相指认,这个热闹,陈太忠是不会掺乎的,目前他要操心的事。实在是太多,甚至他要求刘海芳,在朝田开完会之后,不要着急回来——北崇在朝田出售的草莓和双孢菇。有人恶意打压价钱。

朝田的菜市场,陈区长是专门过去发过一回飚的,但是在这个人心浮躁的年代,英雄榜更换得太快,不知死活的好汉真的太多了,所以他要刘区长打着自己的旗号去过问,“你了解一下就行,谁说不给我面子,要他留下联系方式。”

一区之长,关心这种小事儿真的很跌份儿,起码在刘海芳看来,是这样的,不过陈区长重视农桑,对北崇的老百姓来说,也不是坏事。

事实上,陈区长并不认为这是小事,他实在是不克分身,要不然绝对会亲自去朝田走一趟,谁敢占北崇人的便宜——老虎不发威,你当我病危?

他真的事情太多,琐碎小事要操心,大事也要操心,当然,目前最要紧的,莫过于国庆节要到了,他原本是打算好好办一下的。

02年的国庆节,不是什么大庆小庆,就是建国五十三周年,但是陈太忠认为,这是中国人民从此站起来的日子,高度重视一下,很有必要。

国庆不是中华民族的传统节日,没有噱头也没有卖点,比不上春节、中秋,也比不上各地的服装节、小商品节之类的,像天南搞的黄酒文化节,也是以九九重阳登高引黄酒为噱头。

国庆节似乎唯一能做文章的,就是长假——这是个消费的节日。

但是把十一国庆,视为单纯的假期,真的有些不公,陈太忠是这么认为的,大家致力于挖掘民俗节日,却忘记了国庆的初衷。

所以陈区长决定,推出点活动。北崇做为老区,不能让国庆节沦落为一个简单的休闲假日。

首先,这个焰火是要放的,事实上,就算在朝田这样的大城市,国庆节也是逢五逢十这种大庆小庆的日子才放,不像元宵节的焰火,年年都放。

然后,陈太忠打算组织点人手,在北崇搞个晚会,规模也不需要大,能乐呵两个小时就行,不过他的事情太多,就将此事交给了陈文选和谭胜利。

可是这俩的办事能力,实在让他有点失望,这么久了,也才联系了七八个节目,其中有一半是唱戏的,陈部长和谭区长一致认为,地方曲目比较能调动起群众的积极性。

对于这个说法,陈区长也认可,整个北崇就是个大农村,很多人家婚丧嫁娶,就请来戏班子唱戏,有些戏班子就是村里组建的,村民们自弹自唱,也是乐在其中。

但是这样的晚会,乡土气息是够浓了,却缺少了时代感,北崇正在高速发展中,发展并不意味一定要放弃民粹,但是跟时尚接轨,也是必然要强调的。

所以对着谭区长和陈部长,陈区长很不满意地发问,“就不能请些名家来?像流行歌曲啦,舞蹈啦之类的?”

“真是不好请到,”陈文选苦笑着回答,“这个价钱高低先不说,十一长假,也是他们挣钱的好时机,各个景点都在拉人。”

合着这国庆期间,晚会什么的虽然不多,但艺人们的活儿却不少,老百姓休闲要有个去处,包括去娱乐场所,总是有两个角儿,才能吸引人。

北崇这地方,原本就名不见经传的,陈文选和谭胜利也不是敢花钱的主儿,又没有相关的门道,请不到人也就正常了。

“算了,还是我来吧,”陈区长闷闷地叹口气,北崇的干部就是这样,跟外界接触得比较少,这个东西也不是一时半会儿就能改变的。

想到自己本来就很多事情了,还要继续揽事,他简直连发牢骚的兴趣都没有了。

抬手拨个电话给马小雅,马总在那边听说之后,沉吟一下发话,“国庆的话,找些够份量的,是不太容易,你要是早点说就好了。”

“办事的人不得力啊,”陈太忠叹口气,“我是忙得脚后跟打屁股,今天想起来问一下,结果全是地方特色,真是抓瞎。”

“不过你的名气还是不小的,”马小雅笑着表示,“我帮你问一问吧……要多大的腕儿?”

“不需要多大吧,”陈太忠沉吟一下回答,“关键是这个晚会,我没准备多少预算。”

“呵呵,”马小雅听到这话,就笑了起来,“钱还真不是什么问题,肯去的,都是冲你面子去的,一心奔着钱的主儿,临时拉也拉不动。”

“我倒不知道,自己现在面子这么大,”陈太忠也笑了起来,他知道演艺圈里这种现象,看重人气的艺人很多,看重人脉的也不少。

陈某人不是这个圈子的人,但是他在圈子里的名气不小,运作了瑞奇马丁和小甜甜等一干全球知名的艺人来华,玩得出这种手笔的人,自然会令人刮目相看。

想当年他在天南搞的春晚,多少知名艺人不请自到,济济一堂,想到这些,他的情绪好了一点,“这样,不管是谁,肯来的就是给我面子。”

挂了电话之后,陈太忠又去看望一下住在医院的徐瑞麟,却发现市民政局副局长莫娇也在场,徐区长的爱人坐在一边,冷着脸一言不发。

徐区长的头本来就疼,看到老妻对莫局长的态度,就越发地头疼了,都是一些年轻时候的感情纠葛,怎么到现在还这么大的醋劲儿?

看到陈区长来了,他就走过来,“苎麻的收购资金差不多又要见底了。”

“我知道,你安心养病就行了,操这么多闲心,”陈太忠说他一句,“凤鸣和海芳已经回来了,我下一步的工作重点,就是你这一块。”

“那天你跟我说倒笼气,是想说什么?”徐瑞麟可不想谈别的事儿,抓住陈区长多聊一聊,以缓和现场的尴尬气氛。

“哦,我是有这么个想法,”陈太忠看莫娇一眼,大致猜出老徐为什么着急跟自己谈工作了,“我想的是,大棚能移动,鸡舍能不能移动?”

“鸡舍移动?”徐瑞麟皱着眉头想一下,若有所思地发问,“你是说……把鸡舍建到地里去,养几茬之后挪走?”

“没错,我就是这么想的,”陈太忠笑着点点头,“大棚里可以上面养鸡下面种菜,两不耽误,养几茬鸡之后,把大棚挪走,鸡粪还可以肥田……只是一个想法,你看是否可行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