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950章 玩大了

第三千九百五十章 玩大了

自打养泥鳅项目遭到大家质疑之后,陈太忠就发现,有些东西确实不能拍脑门子想。

有些东西设计的时候看着不错,效果可能也不错,但是别人心存疑虑问一下,你说不出个所以然来,就不能带给大家信心。

所以他有了这个想法,就要找徐瑞麟来求证,在他看来,老徐对农事懂得不少。

非常遗憾的是,徐瑞麟也被他的问题难住了,沉吟好一阵才回答,“但是移动大棚做鸡舍的话,它不是永产……能否引起大家投资的积极性?”

“先租给农户嘛,”陈太忠伸出手来,一个个地掰指头,“首先,这个移动大棚和鸡笼的消毒,是很方便的,固定鸡舍的话,墙和地面的消毒,不可能彻底。”

“其次,能有效合理地利用空间,再次,这立体养殖搭配得当的话,就是一个好的循环,菜地有了肥,同时又净化了空气……”

“菜若是有病虫害的话,打药就是个问题,”徐区长打断了他的话,当然,这不是重点,有些菜基本上没什么大的病虫害,最多就是虫子吃菜,但那又是鸡的美食。

“关键是,北崇的地就不多,大棚建到地里,肯定要影响种植面积,而北崇也不缺地方,什么地方都能搭大棚,”徐瑞麟沉吟好一阵,才做出判断,“我倒是觉得,在朝田附近,这个东西更能体现出些价值来。”

“那也可以考虑往朝田卖大棚嘛,”陈太忠本来想的是搞立体养殖。不成想到最后谈成卖大棚了,这令他有点扫兴,“幸亏这大棚也是咱自己产的,不过……非永产,不知道农民们有没有兴趣买。”

“有想法,总比没想法强,”徐瑞麟见领导有点意兴索然,就出声安慰他,“咱俩仅仅是在探讨,具体成不成。还是要强调动手,让数据来说话。”

“实验我肯定是要上的,”陈太忠很明确地表示,他的字典里,从来没有不战而退四个字,有一个看起来不错的想法,他必然要试一试,“如果真的有效的话,移动大棚往朝田销售。也需要一个良好的示范。”

“这样的点子都想得出,你也不容易啊。”徐瑞麟微笑着发话,然后又轻轻地叹一口气,“你早说的话,我就找人论证了……大家都在努力,我却只能在医院里遛弯。”

莫娇见他俩谈工作谈得兴起,觉得挺没意思,于是笑着点头插话,“陈区长,徐区长。你们俩聊……我先走了。”

待她离开,屋里的气氛就好了一些,陈太忠又聊两句,站起身告辞,他半开玩笑半当真地发话,“老嫂子,别收拾得徐区长太惨。他还养病呢。”

“这个年纪还能享受到这种待遇,也是一种幸福,”徐区长笑着回答。

确实也是这样啊,陈太忠走出病房。扬一扬眉毛,不由得羡慕起这夫妻俩来,所谓白头偕老,世间最大的幸福,大约就是恩爱夫妻一起携手,慢慢地变老。

下一刻,陈区长收起这份小资情怀,摸出手机给胡局长打电话,要农业局的人到办公室等着,跟徐区长沟通之后,他就要安排具体人去论证,然后甄选实验场地。

交待好事情之后,他挂了电话,无奈地咂巴一下嘴巴:真忙啊……

所幸的是,第二天下午,白凤鸣先回来了,出国一趟,带回来的大包小包自不必说,不过白区长心系工作,稍微收拾一下,就来见陈区长。

很多工作随便点一下就行了,聊了大概两分钟,白区长就说起了昨天的座谈会,“企业都很热情,刘区长出示了一些现场的照片和录像,引起了极大的轰动。”

其实低调一点才好,陈太忠心里暗暗嘀咕,不过看到老白满脸的兴奋和自豪,倒也不好打击他的情绪,于是微微一笑,“有没有人跟你们打听参展的渠道?”

“这个肯定有,”白凤鸣笑一笑,“但是咱肯定不会说,省工商局表示了,希望咱们能起好龙头作用,带动整个恒北的苎麻产业的发展……对咱们寄予的希望很高。”

“希望又不能当饭吃,”陈太忠很无所谓地回答,“在北崇的苎麻产业成形之前,我是不会考虑他们的需求的,等咱产业建立起来,品牌打出去了,再让他们搭车……咱们辛苦一场,可不是为其他企业做嫁衣的。”

这话说得**裸的,山头主义很严重,不过陈区长一向就是这种思路,“海芳去处理菜贩子压价的事件去了?”

“嗯,我还帮她介绍两个朋友,干警察的,”白凤鸣点点头,“省工商局也表示要协调,不允许欺行霸市的现象出现,她估计晚一点能回来。”

“老庄这次,还真是下功夫了,”陈太忠轻声嘟囔一句。

晚上六点的时候,刘海芳打过来了电话,说已经处理好了朝田的事,目前已经到了阳州,大约晚上八点能到北崇。

在陈太忠的带动下,北崇各个副区长都是忙得脚不沾地,像刘区长的表现,就是典型的例子,她是女性干部,家还在阳州,出国考察一圈后,回家只待半个小时,就要匆匆赶来。

她赶到区长小院的时候,陈太忠正跟林桓和谭胜利坐在院子里,谈论国庆晚会的事宜,林主席很坚定地认为,唱一晚上戏就不错——“老人们爱看,也愿意参与,至于说年轻人……他们有的是消遣方式。”

“这已经不是固步自封的年代了,”陈太忠毫不客气地驳斥,“跟时代接轨是必须的,我已经着手请人了,没大腕儿,小腕儿也得有两个。”

“我有个想法,”刘海芳听他们说了一阵之后,主动插嘴,“国庆也正好是苎麻收获的时候,昨天省工商的人还表示,希望咱们多宣传一下咱们在服装节的收获。”

“嗯?”陈太忠听得登时就坐直了身子,他皱着眉头发话,“海芳你继续说。”

“咱们是否能搞一个苎麻文化节?”刘海芳皱着眉头,缓缓地发话,看得出来,这也是她临时想出的点子,“就是在国庆期间,一来可以宣传北崇,二来庆祝国庆,三来……将来发展得好了,武水的旅游区建立起来的话,这也算一个看点,争取国庆期间的游客。”

“这个嘛,”陈太忠纠结了起来,不得不说,刘区长的建议很动人,但是他搞这个晚会,主要是想庆祝国庆,掺杂上一点别的东西,那就又变味儿了。

“国庆苎麻文化节嘛,这多简单?”林桓最能体会陈区长的心情,马上就建议了。

“既然这么说,那就搞得大一点,”陈太忠最头疼的是名义问题,有了名义,其他的就是小事了,“无非是多花点钱……我去打电话。”

这次他也不找什么名人,就直接告诉凯瑟琳,“我打算弄几个国外的模特队,在T台上走一走……你的那些衣服包包之类的,能不能借我用一用?”

“东西借给你好说,问题是你到哪里找外国模特?”凯瑟琳听得就在那边笑,“现在各大时装周,都在轮番展开,好模特可不好找。”

“可是你搞的那些衣服,跟国内的模特,身材不符啊,”陈太忠听得有点挠头,东西方人的体型差异是有的,尤其是做展示的话,会极大地影响效果。

“你做事总是这么着急,”凯瑟琳抱怨他一句,确实也是这么回事,再有七八天就十一了,陈太忠这时候才动手,真的有点措手不及。

“唉,”年轻的区长叹一口气,他原本想的是小小地办一个晚会,谁知道怎么就变成这样了?“那就算了,等十月底再搞这个好了。”

“跟你开玩笑的,”凯瑟琳得意地笑了起来,“巴黎时装周接近尾声了,这会儿正是找模特的好时机,看来你没有联系贝拉和葛瑞丝。”

“我现在就联系,”陈区长被她调戏得有点郁闷,“真是的,有什么事儿先找你,你就这么捉弄我。”

“我要看你最近是否老实,”肯尼迪的坏女孩儿在电话那边笑,“听马小雅她们说,你在北崇很老实,我有点不相信。”

“不相信的话,你可以来检查嘛,”陈太忠笑着回答,“你不会不来吧?这可是你打算引领潮流的产业。”

“女皇有视察领地的权力,”凯瑟琳得意洋洋地回答,“看在你先联系我的份儿上,给你个面子……好了,巴黎的模特,不需要我帮你联系吧?”

“当然不需要,我等你来,”陈区长笑眯眯地挂了电话,又给埃布尔打个电话。

掮客先生跟陈太忠好久不见了,不过他靠着曲阳黄很是赚了一笔,现在还在继续赚钱,问清楚陈区长的意思之后,当即就表示,现在的巴黎,模特神马的最好找了——等我半个小时,就给你准确答复。

“其实很简单嘛,”陈区长站起身向外走去,不过下一刻,他的脸上就泛起了一丝古怪:北崇的地方戏曲和巴黎的模特同台演出……这个搭配,是不是那啥了一点?

(又是三连更,先还欠债一章,还有两章,总要还清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