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951章 找赞助

第三千九百五十一章 找赞助

陈太忠走到小院,将自己的计划说一下,打算请外国模特来搞文化节。

刘区长还好一点,才从国外回来,见过了太多外国模特,但是林主席听得却眉飞色舞,“嘿,外国模特来北崇?没想到都要退了,还能有这个眼福。”

谭区长也是眼冒金星,“陈区长这大手笔,北崇真的要走向世界了。”

嗯,好像这样也不错,陈太忠见他们都这么开心,没人提及地方戏曲和时装展示的冲突,就放下了那份心思,土洋结合,其实也不错,“嗯,我就是希望费用别太高。”

埃布尔不愧是做掮客的,做事还真是要得,二十来分钟就将电话打了过来。

挂了电话之后,陈太忠的脸色有点不好看,“这巴黎的模特,也通货膨胀了?”

“多少钱?”林桓对此最为感兴趣。

“周薪超过一万美元了,”陈太忠皱着眉头回答,他原本以为,一个模特六七千美元就差不多了,不成想那边二十人的普通团队,报价就是二十万美元。

这团队里还不全是模特,有发型师、化妆师等,这周薪也不是说要在北崇待一周,而是从巴黎起飞算起,到回到巴黎,不能超过一周时间。

仔细算一算,哪怕模特们在绕云机场降落,这来回用在路上的时间,起码也得三天,再考虑倒时差什么的,在北崇最多也就干三天。

三天,就是二十万美元,合人民币一百六十多万,再加上差旅和吃住的费用,两百万绝对打不住,陈太忠原本打算控制在一百五十万内,闻言自然有点郁闷。

不过就算这样,他也应承了下来,还要埃布尔把贝拉和葛瑞丝也叫上。并且表示说,她俩的费用你不用考虑——万幸的是,今天王媛媛不在场,没人听得懂法语。

解释完之后,他看一眼刘海芳,“海芳,你估摸这个钱,省工商能不能给赞助点?”

跟省工商要赞助?刘区长听得就是眼前一晕。那帮家伙可黑着呢,不过转念再一想,这次省工商的人招呼得这么热情,说明重视度极高,此事未始不能商量。

于是她点点头,“等明天一上班。我就给他们打电话。”

“嗯,要快,时间不等人啊,”陈太忠拎起啤酒来灌一口,“别跟他们说,咱们打算花多少钱,就说要三百万的赞助费。”

“好的,”刘海芳心里暗暗咋舌,脸上却不露神色。“快九点了,头儿还有什么指示?”

“没了,你才回来,也该回去歇一歇,”陈太忠随手摆一下,然后猛地想起一件事,“对了海芳,你现在住在什么地方?”

“单身宿舍,”刘海芳不动声色地回答。事实上。她等陈区长这个问题,已经等了很久。但越是如此,她越要控制好表情。

原本她是政协的助理调研员,家在市区也有房子,区里给她一间宿舍也算照顾,但是她升了副区长,工作时间也大大加长,经常呆在北崇不回家,住单身宿舍就明显地不合适了。

区里管这个事儿的,是李红星,李主任做人极其地势利,是欺下瞒上的能手,不过通常而言,他也不会故意去得罪一个副区长。

刘海芳是这么想的,她也不便主动要求改善住宿条件,以免让人觉得她得志便猖狂,但是等了十来天之后,发现没人说这个事儿,她就跟李红星提一句:夏天到了,单身宿舍外面的垃圾堆,应该及时清理,不要滋生蚊蝇。

她这话说出来,第二天开始,环卫工人就加大了清理力度,刘海芳这就火了,我这么**的暗示,你不能帮着解决房间,给句明白话也算嘛,莫不成我一个副区长,住单身宿舍是理所应当的?

等后来日子久了,她就发现了,李红星虽然对她不冷不热,但是对单身楼的另一位,可是热情洋溢得很,没错,李主任非常巴结王媛媛。

想到自己分管的口儿上有计委,刘海芳就明白了,为什么自己还得在单身楼上住着,李红星想跟王媛媛套近乎,自是要跟王主任的上级保持距离。

刘区长心里很清楚,她跟王媛媛没有什么直接矛盾,而小王虽然聪慧,究竟年纪还小,又背靠陈太忠前途无忧,不可能刻意针对自己来,这一切只可能是李红星自己的主意。

事实上她认为,自己若是让小王跟姓李的打个招呼,住宿问题就不难解决,但是她是小王的领导,怎么拉得下这个面皮?

所以她只能被动地等着领导的过问,或者是别人反应情况,今天终于是等到了。

“嗯?”陈太忠听得就是一皱眉,他可没想到,刘海芳居然还住在单身宿舍,那里条件真的差一点,就是个睡觉的地方,要是熬夜办公,有很多不便之处,“办公室没安排?”

“办公室也挺负责任,前一阵我反应垃圾堆蚊蝇多,李主任马上安排人处理了……现在条件好多了,”刘海芳笑着回答,心中也是畅快无比——李红星,当老娘说不了你小话?

“这样啊,”陈太忠一听就明白了,这是刘区长告状呢,于是点点头,“你先回去,尽快联系省工商,住房的问题我了解一下。”

刘海芳对这个答复很满意,陈区长若是当下直接表态,不是领导的气度——很多事情,是要经过调查才有发言权的,当场果断拍板,那叫冒失,不负责任。

总之,她把小话说到,就可以走了,陈区长处理不处理李红星,这并不是很重要的,关键是她要埋下一颗钉子。

刘区长离开之后,谭区长也离开了,就剩下林主席陪着领导灌啤酒,默默地喝了一阵之后,他猛地嘀咕一句,“何必让省工商插这一脚?”

“他们得出钱,才让他插脚,”陈太忠听得就笑,“不给钱的话,天王老子来了,我也不卖面子。”

“北崇不差这点钱,”林桓哼一声,搁在一年前,他说不出这个话,这可是两百万呢——看看敬德就知道,因为两百万差点被骗走,奚玉几乎当场就尿了裤子。

但是现在,他就敢说这个话,人的眼界,总是水涨船高的,当然,他并不是认为,两百万就不算钱,北崇现在也是百废待兴,可有的账,不是拿资金来衡量的,“问题是,你拿了他们的钱,小心他们蹬鼻子上脸,咱还是安心发展的好。”

这是肺腑之言,北崇多少年没人管,虽是穷惯了可也自由惯了,现在有点前景,自是不想因为些许的资金,受到上面的摆布。

“你说这个啊,”陈太忠想一想,还真是这么个道理,北崇自己出钱的话,这个晚会想怎么搞就怎么搞,但是省工商赞助的话,味道就不纯粹了,须防某些人觉得出钱了,就生出喧宾夺主的心思。

但是这个主,又岂是那么好夺的?陈区长最终还是冷冷一笑,“蹬鼻子上脸?惹得火了,我直接钱收下人撵走……敢跟我比赛不讲道理,嘿,佩服。”

“你有这个决心就好,”林桓点点头,他倒不是担心陈太忠没这个能力,而是现在北崇人都知道,在一定范围内,陈区长是讲道理的。

林主席就担心他太讲道理,万一觉得工商赞助了,想把主导权让给省工商,那就抓瞎了——据他分析,陈区长身上有这种迂腐劲儿。

待听得陈太忠表示,情急之下不会讲道理,他的心思就放了下来——这位真打算不讲理的话,大约没有任何人能从北崇占到便宜。

可饶是如此,他在临出门之前,也要低声叮嘱一句,“那帮坏怂,肚子里坏水太多,你得防着点。”

“我会注意的,”陈区长笑着点点头,心里却是颇不以为然,想跟我比坏?哥们儿还真的是期待啊。

然而,第二天一大早,刘海芳才过来汇报,说已经通知了省工商局,不到十分钟,陈太忠就接到了庄壁梵打来的电话。

“陈区长,北崇动作很快啊,”庄局长在电话那边爽朗地笑着,“据说你们马上要搞一个苎麻文化节,缺少赞助?”

“嗯,有这么个想法,但是目前资金紧张,”陈太忠干笑着回答,“这不是撒出人马拉赞助吗?嗯……要那种很单纯的赞助,看好北崇苎麻发展的赞助。”

“计划请巴黎的模特?”庄局长笑着发问。

“还有美国的,打算把美国走苎麻专场的模特请过来,”陈太忠笑着信口开河,这年头骗死人不偿命的,“资金压力有点大……对了,省里不是承诺支持我们的吗?”

“可是你们这个活动大了点,缺口也大了点,”庄局长叹口气,“我们能支持个二三十万的,三百万……太为难了。”

“那就二三十万吧,”陈区长是不在乎钱的,但是能省一点,就能多造福北崇一点,而且他并不想给别人留下“北崇很有钱”的印象,别人愿意白给,二三十万也是钱嘛。

“局里经济是紧张了一点,但是这点钱,可是体现不出来我们对北崇的支持,”庄局长在电话那边笑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