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952章 不便宜

第三千九百五十二章 不便宜

就等你这句话呢,陈太忠听得也干笑一声,“省局有一份关爱,我们就知足了。”

这纯粹是客套话,他心里非常明白,种种迹象表明,工商局很想抢这个业绩,而他也不介意让出一份成绩,但是小小的支持和口头上的关爱,只能让北崇知足。

想要打动北崇,仅仅“知足”两字是不够的。

“嗯,我们虽然资金紧张,但帮你拉了两个赞助商,赞助这项活动,”庄壁梵自顾自地说话,“能赞助你们八十万……都是资本家啊,从他们口袋里掏钱可难。”

“那是庄局长面子大,北崇人民会记住你的,”陈太忠又是一声干笑,他可没兴趣谈什么赞助商——哥们儿认的就是工商局给的资金,至于这资金从何而来,关我鸟事。

北崇人能不能记住我,很重要吗?我要的是上级记住我,庄壁梵听得也有点无语,所以就直奔主题,“人家不可能白出钱,所以要深度参与这个活动。”

“深度参与……这是什么意思?”陈太忠不高兴了,林桓还真的没说错,工商局这帮家伙,确实是满肚子坏水。

“就是广告的投放,还有一些现场的管理,”庄局长回答得底气不是很足,“八十万,这是很大一笔资金,他们肯定会现场看一下,是不是巴黎的模特团……恒北就是这种小局面,他们也怕被蒙蔽。”

“?我求他们投资了吗?我找的是工商的赞助,他们还想现场管理……我呸,什么玩意儿!”陈太忠想也不想,抬手就挂了电话,一点都不在意,对方是个厅级干部。

哥们儿自己玩,照样支持得起北崇的天空,恒北不支持,阳州不支持。那又怎么样?他点起一根烟来,看着窗外的蓝天发怔:这人呐,还得靠自己,指望别人大发善心充当凯子,真是有点不太现实。

他的感慨还没发完,电话又响了,来电话的还是庄局长,“陈区长你这……我还没说完呢。说完再挂行不行?”

“我只是找个赞助,又不是找爹,”陈太忠老大不客气地回答,“就是手里少点钱,唧唧歪歪那么多话,现场监督……是不是还想打个洋炮?”

“啧。”庄壁梵遇上这样的愣头青,也是有点挠头,打洋炮……大家当然都想啦,但是事实上,省工商局的初衷,还是在这个活动上体现一下存在。

关于北崇苎麻产品的报道,省里多少是晚了一点,不过还算赶了一趟末班车,没有闹出墙里开花墙外香的笑话——这种性质的笑话。若是有人推动,能让他这个工商局长坐蜡。

所以他对北崇,是真的想支持,但是凭空花出几百万,也不是省工商局的风格,所以才随手抓了两家赞助,不过那两家能出得起这个钱,也不是含糊的——你一张嘴就是几十万,不能让我白赞助吧?

但是现在看起来。还真有白赞助的可能。于是他只能苦笑着解释,“下面的企业投资。肯定是要求个回报。”

“我就觉得你这个说法,实在没意思,”年轻的区长直斥厅级干部,“我找的是工商局的支持,我找下面企业了吗?工商局挂个广告没问题,凭什么要别的公司打广告?”

我工商局还需要打广告吗?庄壁梵真是又好气又好笑,不过下一刻他就反应过来了,我工商局当然要挂名了,“怎么,给你二十万,工商局还挂不了个名?”

“省工商挂名当然好说,”陈太忠淡淡地表示,“其他公司想指手画脚,就免了吧,让刘区长问一句,也是看在你们重视的份儿上,本来就是北崇自娱自乐的事情,”

敲诈一下工商局,原本就是他随兴而为的事情,想不到这帮人真是给钱不多,毛病不少,那就没必要再腻歪下去了,反正北崇也不怕工商局刁难——哥们儿外销的路子都打通了,倒要看你能如何拿捏我。

接下来,他就去干部培训中心的会议室安排了,没办法,北崇宾馆虽然大气,但是比设备设施的话,要差这里一筹,尤其是小礼堂,比北崇宾馆奢华得太多了。

如果不出意外的话,晚会该在这里,所幸的是,隋彪最近无心政事,陈区长的话在这里也很管用——有传言说,陈区长会变成陈书记。

就在临近中午的时候,李世路打来了电话,“太忠哥,听说你们最近打算搞个活动,还要请巴黎模特,我能不能去采访一下?”

“来吧,到时候给你介绍两个外国妞,开开洋荤,”陈太忠听得就笑,对于朋友,他自然要区别对待的,“不过也要讲个你情我愿啊,不许胡来。”

“我是那种人吗?”李世路清一清嗓子,干笑一声又叹口气,“唉,阳州是老婆的老家,不敢乱来啊。”

“那是你自己的事儿了,”陈太忠不以为意地回答,“还有别的事吗?”

“还有个事,听说你跟省工商要钱了?”合着李世路这个电话,还有别的目的。

“怎么连你也知道了?”陈太忠先是一愣,然后才想起来,省委的副秘书长李勇生就是分管财税的,“别的企业想仗着工商局的名义,来我北崇撒野,我肯定不答应嘛。”

这是陈区长最为恼火的,他其实并不排斥企业赞助,有人出钱买广告,那是好事,但他不能容忍的是,这些企业是省工商局推介过来的。

且不说这人情一领就是双份,因为人家腰板硬,还能对北崇指手画脚。

“呵呵,听说了,庄壁梵还说你胃口大呢,”李世路就在那边笑。

“我胃口不算大吧,他给二三十万,我就让他挂名了,”陈区长清一清嗓子,义愤填膺地回答,“苎麻这一摊,你最清楚了,根本就是我们自己搞出来的,现在我让一份功劳给他,那是不想多事,真当我们北崇缺这点钱?”

“工商局给你二三十万,和给你一百万……哈,这挂名方式不会一样了吧?”李世路的笑声,变得诡异了起来。

“哈哈哈,”陈太忠听得就是一阵大笑,笑了好一阵才止住,“我们北崇的觉悟还是很高的,小李你这么说……啧,多谢你提醒。”

“少来吧,?我提醒什么,你本来就打算这么做,我还不清楚你?”李世路笑着回答。

他在北崇泡了这么久,最知道陈区长是个什么样的人,两人第一次见面的时候,陈区长居然闲得无聊去冒充警察,“他们有意多拨一点钱,你先给保留个好位置。”

“到时候再说吧,”陈太忠淡淡地回答,对于那些不确定的东西,他没那个闲工夫去讨论,有这时间,他还不如关注一下露天t台的布置——晚会是在干部培训中心的小礼堂,但是大价钱请来的巴黎模特,总不能让她们只走一场。

不过北崇这么落后的地方,实在是找不到太好的灯光和音响,谭胜利的意思是去阳州租,陈太忠却表示:这些起码得到省会城市去找。

专业的灯光音响,效果绝对不一样,陈区长对此有深切的体会,别的不说,人家瑞奇马丁从美洲来中国演出,乐器音响什么的,全是隔着太平洋带过来的。

然而悲催的是,国庆的各种活动实在太多了——就连结婚的年轻人,也有很多要借个音响来烘托气氛,别说高级音响,普通音响都很难租到。

少不得陈太忠又打个电话马小雅,看她能不能从京城捎些灯光和音响过来,结果马总笑着回答,“专业的是不太好找了,我知道的几套顶级的都有安排了,你找阴总问一问吧。”

“阴总……他也玩灯光音响?”陈太忠听得有点奇怪,要说于总和苏总,手上是都有文化公司,马小雅算跟这个圈子有接壤,阴京华怎么会玩这个?

“他认识的单位领导多嘛,”马总笑着回答,“放假了,单位里的灯光音响也没人用,借来不是很方便?”

“这才是的,我四处借都没有,单位的都在闲置,”陈区长挂了电话,哭笑不得地摇摇头,这资源是有点浪费啊。

阴京华接到陈太忠的电话,听说是这种事,登时就笑了,“能行,交给我了,这么长时间不给我打电话,猛地接到你电话,还真有点肝儿颤。”

“呵呵,我这不是前一阵才被车撞了吗?歇了好一阵,”陈太忠笑着回答,“怎么运过来,费用怎么算?”

“怎么运你就不用管了,在北崇等着接货就行,费用嘛……你跟他们谈好了,干活的小家伙们,你也多少给点,”阴总淡淡地回答。

陈太忠只当要撑住这个场面,给钱不能太小气,不成想第二天他才知道,合着阴京华找的是文化部的关系,设备都是空运过来的,到了通达之后,当地的文化厅早就准备好了车,一路赶到了北崇。

各种灯光和音响,足足装了两个大巴,陈区长闻信赶过来之后,看一看车上的设备,登时就有点傻眼,除了各种音响、调音台、适配器、射灯地雷灯,还有激光灯和透明膜布——我说,这租金便宜不了吧?

(两连更,风笑缓缓气儿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