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953章 消息飞快

第三千九百五十三章 消息飞快

京城来送设备的人,是由一个叫沈远的人带队,此人年约三十岁,等闲不苟言笑,看起来不是很好接触的样子。

陈太忠倒没觉得有什么不舒服,他跑部委跑得多了,这种面孔不知道见过多少,事实上这是当事人自我保护的一种本能——大家是公事公办,别扯那些其他的。

巧的是,陈区长也不想跟对方走得太近,他买的是阴京华的面子,扯那么多干什么?于是就直截了当地发问,“安装和拆除,是由你们来吧?”

“嗯,”沈远点一点头,很简洁地回答,“希望你们提供必要的人力和设备的支持,使用过程中,要听从我方的指挥。”

“这个没问题,”陈太忠点点头,人家带的设备,北崇还真没谁玩得了,“一共要十天左右,你们的人需要全程在场。”

“十天左右?”沈远淡淡地皱一皱眉,很直接地表示,“这个长假最少一半时间泡汤了。”

“没错,”陈太忠面无表情地点点头,心说泡汤怎么样,倒不信你有胆子拉走。

“那安装完毕后,我们会撤走三个人,没必要全泡在这里,”沈远见他大大方方承认,心知这位也不会简单了,“设备的看护、移动和拆除,需要你们配合,要听从我方指挥。”

“这个也没问题,”陈太忠点点头,沉吟一下,他笑一笑,“其实你们也不着急走,过两天巴黎的模特就来了,可以顺便看个热闹。”

“那我看谁愿意留下吧,”沈远不置可否地回答,他们在首都工作,又是搞文化工作的,对巴黎的模特并不是特别眼热,如果没有机会深入交往的话,真的意思不大。

“行。有结果通知他,”陈太忠一招手,就将远处的区文化局局长叫了过来,“你招呼好这些首都来的客人,有什么事情解决不了,直接给小廖打电话。”

安顿完之后,他冲沈远点点头,转身就走。

走了几步之后。发现对方没什么反应,陈太忠也禁不住暗暗点头,不愧是老阴联系的人,果然有章法,说不得停下脚步,扭头看一眼。“对了,这些东西多少钱?”

“二十万,”沈远见他问价钱,也是不紧不慢地回答,“打包价,运费安装费全免……票已经开好了。”

“哦,”陈太忠点点头,再次转身,这次是彻底离开了。他不会讨价还价,就像对方也没因为延长了时间,就要加收钱,大家的身份在这儿摆着,丢不起那人。

他离开了,沈远却是带着人开始干活,先是去培训中心小礼堂看一看,一群人指指点点一阵,又记录一些数据。然后又到露天T台走一趟。方案基本上就定下来了。

他们第一个目标,就是改造培训中心的灯光音响效果。别看这是才建的小礼堂,也是请专家设计的,但是搁在真的的专业人士眼里,简直处处是漏洞。

而且这帮人的态度非常地端正,到了吃饭时间也不去吃饭,就是要求食堂把饭送过来,文化局的一干人再怎么劝,人家都不听,大家不由得感叹:不愧是首都来的,就是敬业。

于是食堂就把饭菜送过来了,品种不多但都是货真价实的好东西,几个人就端了饭碗,一边在那里吃喝,一边还探讨着各个地方的布局。

正吃着,外面进来七八个女孩儿,叽叽喳喳地说笑这,女孩儿们样貌都是中等以上,穿着也十分时尚,搁在北崇就算很扎眼的了,不过这帮首都人见多识广,也不会把她们放在心上。

“咦,超奥啊,”一个女孩儿看到两个音箱,惊喜地叫一声,“我最喜欢了。”

“嘿,”几个首都人微微一笑,心说这乡下地方真是落后,不过能认出超奥来,倒也不算一无是处。

又有女孩走过去要摸弄设备,旁边有北崇人拦住,“喂喂,别乱动,这些东西你们看一看就行了,光租金就二十万呢。”

“不至于吧,这点东西……租金就二十万?”几个女孩儿齐齐地倒吸一口凉气,一个女孩儿感叹一声,“小叶子,你们北崇真的有钱啊。”

“也是最近才发展起来的,”叶晓慧得意洋洋地回答,她原本就打算近期回来一趟,把逆变器的事情落实了,不成想前两天接到王媛媛的电话,说北崇国庆要出节目,还有巴黎的模特来走台。

那她就有点犹豫了,是悄悄地回来争取个位置,还是再通知两个好姐妹?

不等她做出决定,就有同班同学找了过来,说小叶子,上次你一个人偷着乐了,这次你们北崇搞时装展示,有节目的话,不能再吃独食了啊。

“啊,有吗?”叶晓慧假装不知道,略略一打听,才知道这个消息是外系的一个北崇学生嘴里说出来的。

这男生能知道这个消息,是因为他父母跟林桓关系不错,林主席天生的大嘴巴,恨不得告诉所有人,说北崇要请外国模特了,这男生正在追艺术系的一个女孩儿,就邀请女孩儿,说国庆长假去我们北崇吧,有巴黎的模特演出呢。

消息传开,小叶子就被一干姐妹们押着来到了北崇,她的同学里有男朋友家境不错的,专门派了一辆车,把她们运送过来,顺便也算照看一下女孩儿们。

当然,来了北崇,就是叶晓慧的地盘,叶家在这里也算有点头脸,一个小叶子,就能将大家招呼得很好了。

都是艺术系的学生,对设备接触得不少,她们听说培训中心这里,正有首都来的人安装专业的音响和灯光,就过来看一看,也算开开眼。

她们正叽叽喳喳呢,陈太忠吃完晚饭,过来看一下安装进度,一进门就发现了叶晓慧和几个女孩儿,他看她一眼,微微颔首,就去问那沈远,“这里什么时候能搞完?”

“三四点钟就差不多了,”沈远也是跟着自己人吃的便饭,不过他不动手干活,所以手边就放了几瓶啤酒,“等天亮了,就去T台那里,要是天热的话,十点睡觉,不热的话就干到明天晚上了。”

“辛苦了,”陈太忠点点头,别看是首都来的,小伙子们干活还真不含糊,想一想阴京华要自己随便给小家伙们几个,他就明白了——给这种人加班费,他心里也痛快,“好好干,不会让你们白忙的。”

“这是我们的本分,”沈远这货还真的是沉得住气,“我们的设备装上去,一个要防丢失,还有部分要防雨淋,对了,希望吊车能及时到位,有些高空作业。”

“嗯,”陈太忠点点头,又看一眼文化局的人,“你们注意配合,有困难可以找王主任。”

他下午说的是有困难找廖主任,现在又说找王主任,可见他确实挺重视——事实上,王媛媛现在就跟在他的身后。

安排完这些,陈主任才侧头看一眼叶晓慧,眉头皱一皱,“怎么回来了?”

“听林主席说,区里要请巴黎模特来演出,我就跟同学过来看看,”别看没人的时候,叶晓慧敢强吻陈区长,当着这么多人,她还是有点怵区长的气场,所以就小声解释,“还有逆变器的设计,也到了最后了。”

“你们来得太早,”陈太忠摇摇头,他听说了,叶晓慧打算把逆变器的手工加工,交给计委来协调,这是好事,所以他不打算追究她冒犯自己一事,“礼堂看晚会,估计是没位子了,露天吧,给你们安排个好位子。”

一个高个女孩儿推叶晓慧一把,动作很大——正是上次去陈区长家喝水的女孩之一。

叶晓慧犹豫一下,这帮同学来这么早,是想参与这个晚会,虽然北崇这个偏远地方的晚会,实在级别低了点……估计最多也就是阳州台播一下,但这是跟巴黎的模特们同台演出。

小叶子也想上,可是她知道自家事,陈区长能让她上台,都是很给面子了,何况是这么一帮同学?所以她一直都吞吞吐吐地,不敢应承下来。

但是她不上门去找,此刻却碰到了陈太忠,还当着这么多的同学,那也只能说命该如此,于是她吞吞吐吐地表示,“我们其实也想看看,能不能给北崇帮上什么忙。”

“嗯?”陈太忠原本就觉得,哪里有什么不对,现在一听说,才知道小叶子带了这么多同学来,原来是还打着这个念头。

该答应吗?自然要答应!搁给一般的人,可能觉得这叶晓慧想出风头想疯了,实在令人厌恶,但是陈区长不是这么看问题的,北崇这次搞的晚会,说很上档次,那是因为请了巴黎的模特,说不上档次,还有地方曲目,真是土得掉渣。

所以小叶子她们想上台,无非是想凑一下这个热闹,将来说起来,也是挺值得回忆的一件事,但是这个晚会,并不能让她们扬名立万。

再说了,上进之心人皆有之,想要扬名立万也正常,别使用不正当的手段就行。

当然,陈太忠看重的是,现在北崇的节目,是有点单薄,有人想主动报名,这也是好事嘛,于是他微微颔首,不动声色地发问,“你们……都是恒大艺术系的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