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954章 高调和低调

第三千九百五十四章 高调和低调

叶晓慧点点头,才待说什么,旁边一个女孩儿就激动地回答,“我们都是艺术系的。”

陈太忠扫一眼那回话的那位,发现那是一个小巧玲珑的女孩儿,眼神很精明的样子,也就没再多看,“想帮忙区里欢迎,不过这次花钱花得不少了,给你们出不了多少钱。”

“我们听说了,”高个女孩儿仗着自己去过陈区长家,就笑着回答,“这灯光音响的租金都花了二十万,该省的就是要省。”

你不会说话,可以不说嘛,陈区长很无语地白她一眼,你这么说,好像是我给外人钱痛快,对本地人就小气抠门?

“我们都还年轻,是喜欢玩儿,钱多钱少无所谓的,”另一个女孩儿笑着接话了,要不说这说话水平,很考验处世的功力,这女孩儿眼见陈区长反应不对,就赶紧解释,“就是觉得是个盛事,想参与一下,近距离接触一下巴黎的模特,感谢陈区长给我们这个机会。”

“你这个女孩儿不简单,”陈太忠随口夸奖她一句,又看向叶晓慧,“想搞的节目……准备了吗?”

“我们能跳集体舞,”这个选择,是大家在来的路上商量的,艺术系学的东西很杂,但是情景剧、播音、朗诵之类的,肯定拿不到晚会上,这个集体舞,大家平时也有组织跳。

“你们这个头……”陈区长看一看这七八个女生,高的差不多一米八,低的也就一米五出头,这个差距太大了,“还准备了别的节目吗?”

“我可以报幕,”高个女孩儿很不甘心地回答,没办法,她这个头去北漂,那绝对是优势。可是她比其他同学都高出好多来,这个集体舞……真是的。

“我可以帮大家摄影,”个头最低的女孩儿发话了,其实她钢琴弹得非常好,但是大家都是跟着叶晓慧来的,她要是想表演一个钢琴独奏,那就是自绝于人民了。

“先排吧,你们能解决了视觉这个问题。那就一起上,”陈区长点点头,本质上,陈区长还是愿意体谅那些善意的人,“但是排不好,节目都不能上啊。”

说完他转身往外走。王媛媛也跟着他离开,就在转身的时候,她扫一眼叶晓慧,眼里多少有点恨其不争的意思。

小叶子恨得想撞墙,心中的无奈真是无以言表:不是我要带同学来,是她们要跟着来——真的是林主席泄露的消息啊。

“小伙子,你看我很久了,”陈区长并没有直接离开,而是走到旁边一个年轻小伙子面前。笑眯眯地发问,“呲牙咧嘴的,有什么事情……你说。”

“没什么事情,我陪我女朋友来的,”小伙子长得挺英俊,他双手插兜,吊儿郎当地看着高大的区长,一脸的不在乎,“就是怕她被人骗了……那我就要生气了。”

陈太忠听得挺无语。这货一口的朝田普通话。不用想也知道,就是那些女孩儿里某人的对象。看着这毛都没长齐的小家伙,他有点想笑,“你生气的话,后果很严重吗?”

“那是,”小伙子缓缓点头,语气里透出一丝阴冷,“非常严重,我朝田齐老四……这次谈对象,我是认真的。”

“人间真情,最是难得,认真就好,”陈区长笑眯眯一抬手,轻拍他的肩头,“不过你别跟我说狠话,这是为你好……追女孩子,关键是要不断地提升自己,靠威胁竞争对手取胜,那不是对自己的实力不自信吗?”

“你是打算成为我的竞争对手了?”年轻人嘴角**一下,冷冷地发问,这纯粹是胡搅蛮缠,但是他似乎是打算通过这种方式,来告诉对方,自己不是好惹的。

“凭你,也配?”陈太忠哈哈一笑,迈步向门外走去,“不服你就试一试。”

朝田的年轻人在北崇地盘上,自是不敢不服,不过叶晓慧这帮同学,看得也是大为钦佩,那齐老四在朝田算个狠角,不成想全然不被陈区长放在眼里。

“叶子,陈区长真跟你挺熟的,”小个儿女孩儿发话了,她挺感激陈区长“先排吧”三个字,其实大家都是学这个的,自是知道个头高一点,早晚能找到用武之地,但是个头低的话,那就是致命的缺陷了。

“是啊,叶子太虚伪了,”高个儿女孩儿随声附和。

“咱们还是找个地方,先彩排吧,”说话很靠谱的女孩儿发话了,事实上,她就是齐老四的对象,刚才陈区长一句夸奖,惹得齐老四登时恨不得拔出刀来。

“现在区里,房间都难找,要不去我家彩排吧,”叶晓慧的家在浊水乡,家里条件是不错,独门独院,“关键是清净。”

“你家太清净了,”高个女孩儿表示反对,她是去过叶子家的,“还是在县城吧,你让王主任帮你找个地方嘛,后天巴黎的模特就到了……咱不能埋头排练。”

“真是叫人无语凝噎啊,”叶晓慧很悲惨地叫一声,“你们这帮损友~”

最后,女孩儿们还是在悦宾楼找到了住处,通过计委王主任的协调,打开了一个尘封已久的KTV包间,做为她们的排练场地。

悦宾楼自打麻老二被关起来之后,就关门了,后来麻老二的嫂子从朝田来活动,工商、警察等部门念在这是烈士遗孀,睁一只眼闭一只眼,让她经营客房,不过稍有违规,查封起来也是绝不手软。

所以这家宾馆开开停停的,早就不复往日的热闹,也就是硬件设施还可以,勉强维持罢了,时下正当红的王主任招呼一声,启封一个KTV包间还是没问题的。

不过第二天的时候,悦宾楼就没有空房间了,北崇要请巴黎模特搞晚会的消息,已经传遍了阳州,甚至连外面地市也听到了风声,一时间连客房都紧张了起来。

次日下午三点半,李世路赶到了北崇,他原本打算着,先去找宣教部陈文选,解一下情况,不成想路过培训中心的时候,猛地看到里面围了不少人,于是停下车来。

他出来一看才知道,合着一群金发碧眼的美女,正在从北崇的大金龙上走下来,其中也有一些混血人种,但没有绝对的黑人,她们个个身高腿长,衣着靓丽时尚,拖着大小不等的行李箱,一旁有几个人在维持秩序,也有人拿着摄像机拍摄。

“这模特已经到了?”李记者抓起车里的手包,拎出DV就向培训中心走去,走近人群的时候,有人要拦他,他一指人群里的王媛媛,“我找王主任。”

王媛媛这两天也是忙得脚不沾地,今天按说不该她过来,但是全区的干部里,除了陈区长,也就是她会一点法语,不得不亲自过来招呼。

李记者走过来之后,才发现来的媒体人不止他一个,经济导报的总编牛晓睿就不说了,连恒北市场报也派来了记者,还有似乎是朝田都市报的记者。

而旁边扛着摄像机的,以及站在王主任跟前,往本子上写东西的,明显也是媒体人,李世路走上前,轻声嘀咕一句,“这么多人啊?”

王媛媛扭头看他一眼,点一下头又扭过去,倒是她身边的办公室主任齐莹笑着招呼一句,“省里市里都挺重视的,李大记者你不是也来了?”

“市里也重视?”李世路轻声嘀咕一句,就有点明白了,要不说形势比人强呢?北崇跟市里的矛盾由来已久,但是面对这种局面,也不得不硬着头皮来支持。

大家看着人都下来了,结果又走下来三个女人,其中一个年纪大一点,另两个年轻靓丽,其中一个戴了墨镜的,不但空着双手,浑身也是珠光宝气,富贵逼人。

若是陈太忠在场,自然能认出这两女便是贝拉和葛瑞丝,然而,同是来自英伦的模特,小贝拉因其活泼青春的气质,已经蹿红了,而葛瑞丝却已经隐隐开始走下坡路,模特的职业生涯,本来就是很短暂的。

两人现在还住在一起,不过贝拉已经开始聘请化妆师了,现在身后跟着的女人就是。

在一群人的围观中,模特们进入了已经安排好的房间里,她们这次来的比计划要快,那是因为他们在京城下了飞机,没用多长时间就上了前往绕云的飞机,在绕云下来之后,北崇的金龙大巴已经等在外面了。

相较北崇宾馆的厚重,干部培训中心更加时尚一点,招待这巴黎来的客人也方便,模特们赶了这么久的路,也得休息一阵,倒一倒时差。

女孩儿们休息去了,围在培训中心旁边的人群却久久不肯散去,这固然是有看热闹的,也有不少媒体记者,在了解事情的前因后果。

就在这里闹哄哄的时候,没几个人知道,又一辆大巴来到了北崇,就停在陈区长小院的那条路上,车上下来八九个人,各种肤色的人都有,宾馆老总马媛媛亲自带人守在下面,招呼她们进入了接待用的小院里。

这时候能独占这个小院的,自然是非凯瑟琳一行人莫属。

(中旬了,谁又看出月票了吗?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