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955章 纷至沓来

第三千九百五十五章 纷至沓来

巴黎的模特来了,陈太忠却是忙得顾不上招呼,沈远一干人从前天抵达开始,干到了今天基本算差不多了,有些是要高空作业,他关注一下很正常。

还有焰火燃放的地点,他肯定也要关注,再有就是1125枪击案的审讯,他依旧要过问,直到六点出头,他才来到北崇宾馆,接待各媒体记者。

省里来的媒体不说,这次阳州的媒体也很给面子,日报来了,电视台也来了,虽然陈区长心里是真心的不稀罕,但是姿态还是要做的。

而这些记者们的问题也多,尤其是那恒北市场报,问完了苎麻产业,又问娃娃鱼特种养殖,最后还问起了北崇在搞的移动大棚出租。

八卦一点的,就是朝田都市报,他们想让陈区长多谈一谈对巴黎时装周和纽约时装周的看法,一时间吵吵嚷嚷的,场面煞是热闹。

折腾到七点,陈区长表示自己要去学习中视的新闻播报了,才得已拔脚走人,到餐厅找个包间,跟自己人随便吃点。

这自己人就是廖大宝、林桓和白凤鸣之类的,不过也有媒体的人,比如说李世路,事实上,他此来还有别的任务。

原本他是打算私下说的,可眼瞅着陈区长在酒桌上也办公,心说这位也太忙了,我不能等啊,于是吃喝一阵发问,“陈区长,省里有意多拨一点款,有什么好一点的宣传位置吗?”

“多少钱?”陈区长跟沈远不谈钱——大家都有节操,但是跟省工商局,那首先就要谈钱,先谈感情就太伤钱了。

“能冠名的话,五十万吧,”李世路开出个价码来,“第一届,影响力还不够大。”

“冠名得一百万,五十万免谈。”陈太忠断然摇头,“其实我没打算卖冠名权,希望这是一个纯粹的北崇本土品牌,要不我早就去找疾风或者素凤了……百事可乐也不是不可能,一百万哪里找不到?”

“你这也太狠了,恒北没这个行情啊,”李世路苦笑着摇头,他是做媒体的。自是知道这价码有多不靠谱,省台里大部分的栏目,一年的冠名权也不到一百万,北崇只是个影响不大的偏僻县区,活动也才几天。

不过这个冠名,争的不是广告是业绩。是名分,这就不能单纯地用金钱来衡量,一千万买个正厅,算贵吗?更别说工商局出钱的话,不是私人掏腰包,一百万真不算什么——区区一个阳州市移动,随手就拍得出来两百万赞助。

所以李世路能感叹一局,却也不想掺乎这些事,只是笑着点头。“行,我转告到。”

他俩就这么说话,也不避讳桌上其他人,林桓是没有什么顾忌的,沉思一下就笑着问,“省工商局?”

“嗯,”陈太忠点点头,这些费用一旦发生,也瞒不过人。

“厉害。”林桓笑眯眯地伸出个大拇指来。“一百万对他们来说真不算什么,不过敢这么张嘴的。县区里你是独一份儿。”

“他们诚意还是很高的,”白凤鸣笑着接话,又看一眼李世路,“叫小李传话,这就是有商量,恒北市场报的记者可也到了。”

恒北市场报就是省工商局办的报纸,若是庄壁梵真没多少诚意的话,完全可以让记者装疯卖傻地来试探,而不是直接先把价钱提到五十万,由李秘书长的公子来递话。

“呵呵,”陈太忠笑一笑,他还真不把那五十万的差额放在眼里,这是关系到谁主动的问题,省工商局固然是提价了,但是北崇的事,终究是要北崇人说了算的。

接待记者就接待到七点,吃饭吃到近八点,陈区长心里惦记,说凯瑟琳伊丽莎白到了,哥们儿得早点联系她们,不成想正要站起身走人,康晓安带着两个人走了进来,“哎呀,还说混饭呢,你们怎么吃得这么快?那我去办事处了。”

“别介,”陈区长虽然很想让这厮去办事处吃饭,但是人家都找上门了,他怎么能这么放人走?“重起一桌……我陪你喝两盅。”

“去你家吃吧,多喝两盅,”康总是真的不见外,笑眯眯地往外走,“宾馆还有空房间吗?给我留五个标间。”

“你不是有办事处吗?”陈太忠讶异地看他一眼,“挺大个院子呢。”

“不够,”康总笑着摇头,“海角那边,姜省长要考察,国庆蹲守清阳河……你说一个堂堂的副省长,这不是闲得蛋疼吗?”

合着他此来,一来是视察清阳河水库的进度,二来也是呼应对方副省长的考察,水库是两家合建的,但是各家管各家的,对面有副省长下来视察,恒北不一定要有副省长陪着。

不过恒北地电只有一个总工刘抗美在,这也不合适,康晓安少不得要跑过来,视察的同时,也就接待了海角的姜省长,“唉,真是躺着也中枪。”

凭你也配说躺着中枪?陈区长的嘴角**一下,尼玛,哥们儿都打算洗个澡,然后就去滚床单呢……谁敢比我冤?

然后大家就来到陈区长的小院,地电这些没吃饭的就吃饭,陈太忠抱着啤酒乱灌,康总三口两口扒完饭,也拎起一瓶啤酒喝,“太忠,听说你这次弄来的模特,素质不错?”

“一般吧,三十来万美元而已,算不上顶级的,”陈区长很随意地回答,虽然刘海芳和王媛媛也过来了,但他并不介意开个玩笑,“要我给你引见两个?”

“你早说啊,”康晓安听得就笑,他现在是企业的,本身也是官二代,对某些东西并不是很忌讳,“现在买伟哥,怕是来不及了吧?”

“少装了……我估计你车上就有,”陈太忠笑眯眯地回答。

“咱从来不用那东西,也就是想着要涨中国人的志气,”康晓安很不屑地哼一声,旋即话题一转,“你那个小礼堂,给我弄五十个座位。”

“我把小礼堂都给你算了,总共也就五百多个座位,”陈太忠不满意地看他一眼,“你一下弄去十分之一,这个区长你来当吧。”

“我这婆婆多了去啦,还得给海角留一些,放假了,大家闲着也是闲着,”康晓安据理力争,“不一定有多少人来,但是我最少得有这么多名额。”

“你根本啥都不知道,露天那个效果才好,不光看正面,还能看侧面,”陈太忠干笑一声,“要是嫌距离远,人民商场好几家都进了望远镜。”

“露天的,总感觉不上档次,”说到这里,康晓安抬手摸一下脸蛋,然后抬眼看天,“万一……像现在一样,下雨了呢?”

“那就比较……那啥了,”陈区长也无语地看一眼天空,轻声嘀咕一句,“这是嫌我晚上太安生?”

说话间,雨就大了起来,一干人齐齐地站了起来,进入秋季,正是施工的好季节,北崇目前开动的项目太多,晚上加班的不少,这个点钟下雨,领导们可以不在意,但是负责一点的话,最好过问一下——总是不过问,容易引发懈怠心理。

白凤鸣操心的是几个城建工程,刘海芳惦记的是在建的候车大厅和福利院,王媛媛想的是,十几个逆变器正接在烟炕和鱼塘的鼓风机上测试呢。

陈区长想的,则是露天t台那里,有不少的灯光音响设备,还有电线,而且这个时候还在施工,万一漏电麻烦就大了。

这场雨一落地,区长小院里的人就跑了个精光,要不说当个领导很容易,想要当好领导,那真的太辛苦了。

王媛媛没有去现场,她打两个电话,强调一下注意事项就行了,然后她上了陈区长的桑塔纳,跟着区长去了露天t台。

陈太忠打着车,一边起步一边发问,“逆变器的测试效果怎么样?”

“挺成熟的产品,”王媛媛坐在副驾驶上,一边回答,一边摇下半扇窗户来,“现在测的,是四十八小时,再多也就没必要再测了,叶师傅说了,这种东西很简单,一次性设计过关都没有问题……而且天南给的电路板,元器件质量很高,高得有点浪费。”

“浪费就浪费吧,咱们的底子太薄,不能像沿海那些地方,踩着线做匹配,”陈太忠叹一口气,北崇的电子工业,是属于从无到有,跟规模经营相比差得太多。

就这么一个小小的逆变器,有正经的厂家看上的话,一台的成本起码要比北崇少个三五块钱,而这个成本,全是从元器件匹配,线径粗细上做文章,真就能省下那么多。

不过这个产品的可靠性和耐久性,也会因此而大打折扣——偷工减料总是要有后果的。

可产品不耐久了,反倒还能增加销量:太耐用的东西,同一个主顾不会买第二件,就像天南工具厂那里,二十块钱一把的手钳子,质量倒是好,卖不过七块一把的。

德国的手钳子更好,一把八十,剪铁丝不崩刃,有几个人买?

“好了,到了,”陈太忠将车慢慢地停下来,顺手摸出一把雨伞塞过去,“不下车了,省得给大家那么多压力……你就说我在车上。”

王媛媛伸手来拿雨伞,手一摆,小臂不小心碰到了他的手腕,不经意的接触,传递的是温凉绵软的细腻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