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956章 爬梯情结

第三千九百五十六章 爬梯情结

陈太忠在露天t台呆了足足有两个小时,一开始是王主任下去,后来雨有点大了,但是首都人坚持要把最后一点活儿干完,在秋风秋雨里,他们酣畅淋漓地工作着。

到最后,陈区长不得不钻出车来,告诉大家你们都得停下,不管再不服气,明天早晨来干——这雨看着就不是一时半会儿能停的。

首都人还待叽歪,被几个北崇壮汉拽走了,看着亮如白昼的工地,灯光渐次熄灭,陈太忠摸出一根烟来点上,“小王,这个施工安全你要抓一下,出了问题我唯你是问。”

王媛媛举着雨伞站在他的身后,雨伞的伞盖,基本上都在陈区长的脑袋上,她的左半个身子已经被打得透湿了,此刻是初秋的雨夜,多少是有点凉意了,她轻喟一声,“好的。”

陈太忠却是思绪澎湃,没考虑到她的情况,雨夜总是能带给人一些奇妙的怀旧感,而t台不远的地方,正是大片的苎麻,绵密的雨丝打在苎麻叶上,发出沙沙的细碎响声,再嗅一嗅这空气中的味道,年轻的区长摸出手机,直接拨个号码,“我们这儿下雨了,想你了。”

“现在几点啊?”吴言不耐烦地嘟囔一句,过了两三秒钟,她打个哈欠,“都十二点了,太忠,明天有迎国庆爱国卫生运动大检查呢,对了……章书记估计下一步,就是素波市委书记了。”

我是想跟你说下雨了,我想你,陈太忠对吴言的反应,是彻底地无语了,他的女人里,荆紫菱和蒙晓艳喜欢雨,唐亦萱和丁小宁喜欢雪,他只是想到时间很晚了,打电话跟白市长聊一聊。小白应该是清醒的——事实上,他曾在阴云中写下“吴言”两个字。

不成想,吴言这权力欲,深入到骨子里了,迷迷糊糊接起来电话,听说是他,马上就由“睡眠模式”切换到了“官场模式”——你浪漫一点会死吗?

不过听到章尧东的去向,陈太忠也禁不住吃一下惊。凤凰官场跟他已经没什么关系了,但是他终究有一颗八卦的心,于是轻笑一声,“老段这又该咬牙了,真的不是冤家不碰头。”

“段卫华也快到了,就是一年多。”吴言轻笑一声,因为段为民的缘故,她对段卫华一直没有什么好感,“盯着这个位子的人很多,我也想争取一下。”

“那是省会,这太难了,而且你跟章尧东的关系,很多人清楚的,”陈太忠听得是相当地无语。你副厅才几年?常务副一年都不到,就惦记着省会城市的市长了?

咱有外挂,但不是这么开的,“你先干着,回头去部委里上挂一阵,回来之后给你个正厅,妥妥的……对了,那伍海滨去哪里?”

“不知道他去哪儿,可能……是邓健东的位子?”吴言并不是很清楚这里面的事情。“他马上八年的市委书记了。原则上就要动,八年原则动。十年必须动。”

两任是十年,如无意外铁杠杠必须动,不管是党委还是行局,要不然就有独立王国了,不过八年这个线儿,也有不少人看重的,伍海滨就算有能力,也不过再赖两年,反倒让大家小看,还不如现在就积极地某个出路

“可他是天南的本土干部啊,”陈太忠有点不能理解,“做组织部长?”

“有什么不可以的?”吴言冷冷地回答,她当然知道,组织部长原则上不能由本地干部出任,就像她不可能做凤凰市长一样,“总有例外的。”

其实我是想跟你谈一谈,我听着雨声的寂寞,和那份思念,陈太忠听着她的冷酷回答,终于反应过来了,眼下看来,是找错人了,于是他笑一笑,“那行,不打扰你休息了,你的事情我会考虑的。”

听着电话里传来的嘟嘟声,吴言也有点纳闷,她躺在那里想了一阵,披着睡衣坐起来,走到了隔壁的小卧室,推一推酣睡的女人,“小钟,刚才我接了太忠一个电话……”

陈太忠挂了电话之后,心里还是有点不是滋味,又愣了好一阵才一侧头,却发现王媛媛的大半个身子已经被打得透湿,衣物都紧紧地贴在身上,将她凹凸有致的身材,包裹得淋漓尽致,真的很令人食指大动。

说起来也奇怪,若是想看她**的身体,陈区长很久以前就有机会,可他没什么兴趣,偏偏这种半隐半现的时刻,反倒更为动人,很容易让人生出一种冲动。

不过陈区长控制得很好,他一伸手,就搭住了她湿淋淋的肩头,顺便摩挲一下,就当是为她祛寒了——嗯,手感不错,“傻丫头,遮着点自己嘛……今天来的模特里,有没有不需要倒时差的?”

“没有,都要倒时差,”王媛媛顺势靠在他身上,只觉得这只大手温暖无比,可以去除她全身的凉意,她懒洋洋地回答,“有个叫贝拉的名模,好像不想休息,但是进了房间之后,十分钟就睡着了。”

“小贝拉,也是名模了?”陈太忠轻笑一声,“给你个任务,悄悄地去把贝拉和葛瑞丝叫醒,让她们出来陪我淋雨,不要惊动别人……有没有信心完成?”

“我……好像有点着凉了,”王媛媛轻声回答,她心里也有点着凉,对于陈区长的某些花心,她可以无视,但是她不能刻意地去牵线——不管是从伦理道德上,还是内心感受上,真的做不到。

陈太忠看她一眼,无奈地撇一撇嘴,不动声色地收回了自己的手,一时也有点恨自己管不住手脚——若是没有这个动作,想必她会帮这个忙的吧?

两人默默地转身离开,回到车上之后也没有说话,陈区长将王媛媛载到单身楼放下,在四溅的水花中,桑塔纳缓缓地离开。

王媛媛站在通道口,静静地看着汽车消失在雨夜里,好半天才微微摇一下头,转身上楼。

陈太忠回到小院,看一看时间,已经十一点半了,想着叫不出来贝拉和葛瑞丝,总不能错过凯瑟琳,说不得摸出手机,给她打个电话,“睡了没有?”

“没有,正看下雨呢,”肯尼迪家的坏女孩儿,也是过惯了夜生活的主儿。

“一会儿可能局部停电,停了电就安排你的人休息,”陈区长轻笑着发话,“北崇就是这么落后,经常停电……唉

。”

“没准是有人故意的吧?”凯瑟琳听得就笑了起来,然后她压低声音,“你要来的话,不要太早,十二点半之后吧。”

一个小时……很难熬的,陈区长隐身出去,拉了对方的闸之后,回到足足喝了四瓶啤酒,才等到了十二点半,说不得隐身加穿墙,来到了三号院二楼。

凯瑟琳和伊丽莎白都没有睡,两人身着睡衣,坐在主卧的沙发上,厚重的窗帘被拉开,远处街灯昏黄的光线,透过细密的雨丝照进窗户,让整个房间充满了暗黄的朦胧。

两女之间的茶几上,摆了两瓶啤酒,两只杯子,还有几瓣瓜果。

陈太忠推门进来的时候,凯瑟琳正探头跟伊丽莎白低声说着什么,她的睡衣领口本来就很大,系得又松散,由于身子前倾,胸前的一大片雪白在满屋的昏黄中煞是耀眼,在这片雪白的映射下,他甚至可以看到领口边缘,有两块淡淡的晕圈。

“你从来都是这么无声无息,”凯瑟琳见他进来,轻笑一声,“伊莎已经打开了窗户,她本来希望,你能踩个梯子,从窗外爬进来。”

“挺浪漫的想法,”陈太忠听得嘴角**一下,心说这要让人看见,自己堂堂的一个区长,半夜去爬女人家的窗户,那真是颜面扫地,“不过外面雨很大……没想伊莎也这么喜欢西厢记。”

“她是喜欢《红与黑》,司汤达是法国人,”凯瑟琳听得笑了起来,“每一个女孩儿的心里,总有一个希望情人爬梯子相会的梦想,听起来……中国女孩儿也是这样?”

“于连好像是非正常死亡的,”难得地,也有陈区长看过的外国小说,他轻笑一声,冲门外努一努嘴,“是希望我别惊动隔壁的人吧?”

刚才进来的时候,他就觉得哪里有什么不对,天眼一扫才发现,二楼还有一个女人,却是已经在另一间卧室里睡着了,看来这就是凯瑟琳要自己晚来的缘故。

“希望你爬梯子的愿望,可也是真的,”伊丽莎白笑了起来。

见到他皱着眉头,凯瑟琳走上前来,坐到他的腿上,笑着解释,“那是我朋友的朋友,最近闲的没事,大家一起在中国走一走。”

“嗯,”陈太忠点点头,大手轻车熟路地钻进她的衣领,轻轻捉住那团丰硕,一探嘴就吻上了她的脖颈,“都已经十二点半了,让我们开始吧。”

“你要轻一点,”凯瑟琳的呼吸急促了起来,声音也变得低沉和沙哑,脖颈和耳后是她的敏感区,“我可不想被别人听到。”

“你放心好了,她听不到,”陈太忠的大手轻轻一拨,就将她的睡衣脱去,昏黄的屋里,雪白的胴体煞是诱人……

(更新到,召唤月票。)

手机阅读:

发表书评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