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958章 这是谁

第三千九百五十八章 这是谁(求月票)

马小雅一直觉得,自己最近发展得还算不错,想当年她老公死后,为了避免别人的骚扰,她果断辞职,在举目无亲的京城里,开始了艰苦的拼搏。

往事不堪回首,她给于总打过工,也被人包养过,认识陈太忠之后,不但有豪车别墅,也终于有自己的事业了,甚至很多副厅、正厅的干部,拎着礼物赔着笑脸找她打麻将。

要知道,她的老爸也才是个副厅,而她现在的地位,比她老爸不遑多让。

但是她现在发现,自己还是有点把自己看得高了,她本来想着,临时帮陈太忠找几个艺人,不会是多难的,就像太忠说的那样——请不到大腕,咱请小腕嘛。

陈太忠在这个圈子里,名头不算响——他根本就不是圈子里的人,但圈子里真正玩得好的,对这个名字多少都有印象,知道这是一个需要让大家仰望的存在。

没错,就是仰望,陈某人不在这个圈子里,但是圈子里有他的传说,人家是权贵圈子里的,跟艺人圈子不是一回事。

也有个别人知道,陈太忠跟肯尼迪家的一个女孩儿关系不错,那女孩儿非常支持他,但是知道又如何呢,别人也请不动凯瑟琳出手帮忙。

有人通过中间人辗转地找到凯瑟琳,想协调一些类似的事,但是凯瑟琳直接表示了,“你们不要以讹传讹,并不是我帮他,陈主任很厉害的,像凯特温丝莱特,根本就是人家自己请的……要我帮忙也行,谁给我五个亿的单子,我把乔丹请过来。”

谁给得起这么个单子?艺人的圈子,和干部的圈子,根本不是一回事。

马小雅觉得,凭着自己的口碑,还有陈太忠的口碑。就算临时拉人,也不愁拉七八个,不成想消息放出去两三天了,也找了不少人,到目前能确定的。就是一个歌手和一个组合。

歌手勉强能称得上是腕儿。由美声改民俗的,功力没有问题,但是时尚性要差一点。

还有一对组合,也挺古怪。女人是个键盘手,男人是歌手,但是这女人断了一条腿,而男人是盲人,还能弹吉他。唱得一首好歌。

这一对在京城,也是大名鼎鼎,但他们日常讨生活,也是夜店里串场子,知道这一对的人不少,但是没谁愿意出手帮忙——多少健全的北漂人还出不了头呢。

马小雅也不是个爱使善心的,但是她在看到这两个人表演的时候,真的被感动了,于是帮他们做了点宣传。这一对组合目前在京城也挺红了——当然,上不了正式台面。

这俩一听说马总要找人演出,那就主动要求参加,两人的实力真的都没有问题的。

马小雅觉得自己没帮错人,心里很欣慰。但是……她想挖的是腕儿啊。

她想了种种办法,甚至找到了孙姐,孙姐说我能在部队里帮你找几个人,不过这个时候。找不到太热门的了,都是年纪大的——《九九艳阳天》的原唱你要吗?《冰山上的来客》也行。

算了孙姐。谢谢你了,这时候马小雅已经知道,陈太忠请来了巴黎的模特,知道这个晚会怎么都差不了,她尽了力,就足够了——晚会的时间是有限制的,去的人太多的话,让谁上不让谁上,这也是麻烦。

不成想她临要走了,赶来两拨实力派的歌手,一个男歌手算是不小的腕儿了,跟她关系尚可,不过她打电话的时候,这位是在外地走穴,说时间不固定,不能确定下来。

事实上,大多数艺人都是这样回答的,马总不算圈子里的人,却也不宜随便得罪,随口说个档期紧,尽量赶来就是了。

另一个则是个老前辈,真正的实力派歌手,这位是要出国去玩的,找阴京华帮忙弄票,被阴总直接抓住,先去给我兄弟捧场,反正你出国是玩,晚两天也不当紧。

这位来得有点不情不愿,就跟马总说我帮忙可以,但是这个费用不能少,马小雅寻思此人名气大,该出多少出多少就完了。

由于这两人的参加,她就婉谢了那对组合,上了飞机之后聊天,走穴回来的那位才笑着发问,听说阳州邀请巴黎的模特去了,不知道是个什么档次?

合着这位也是可去可不去的,他对原来的行程有点不满意,又打听一下,知道北崇这个苎麻文化节下了点功夫,他是爱玩闹的性子,就跑过来参与——钱多钱少的无所谓,马总你看着给就行了。

对这种心眼少的人,马小雅也生不起气来,就说我本来是想帮你引见贵人呢,你还矫情得不想来,下不为例啊。

至于模特,肯定是货真价实的巴黎模特,陈太忠做事从来不玩虚的,人家在巴黎有人脉。

老前辈闻言,就插一句嘴,说这个陈区长挺有前途的,怎么就去了北崇那种地方……

其实他这个看法,代表了很多人的想法,要是陈某人现在还在天南文明办,只要他肯张嘴,说我要搞演出,就算是国庆前临时抓人,也有的是人推掉其他合约凑上来。

但是他去了北崇,这前景就不好分析,而且这么小的县区搞的活动,不会有什么影响力,大家也不好狮子大张嘴多要钱,那就只能推掉——没办法,现在这社会,就是这么市侩。

他们一行人赶到北崇的时候,正好是五点半,谭胜利赶紧安排他们吃住,吃喝完了也就七点多,却是一直没见到陈太忠。

去看彩排吧,正好也去试一试音响,大家来到培训中心,模特们也才随便吃了点,还在排练——明天就正式演出了,赶得就有这么紧。

音响还真不错,京城来的这几位都是行家,一听就明白,然后在模特们轮换的间隙,上去来上一首,感觉还是比较舒畅的。

八点出头的时候,外面呼啦啦走进一帮人来,各种肤色的都有,原来凯瑟琳他们吃过饭之后,觉得有点没意思,也过来看彩排,权当是散心了。

老前辈看到又来一拨外国人,禁不住轻叹一声,“阵仗不小,就是在北崇这小地方,实在太可惜了,小吴……这里面也有美女。”

反正他来得不情愿,逮住机会就要发两句牢骚,小吴就是那爱玩闹的,他先盯着几个美女看一看,然后看着那戴太阳镜的黑女人发呆。

就在此刻,那女人摘了眼镜,他惊讶地张开嘴巴,用胳膊肘捅一捅马小雅,“嘿,马总……你看那是谁?”

马小雅侧头看一眼,眉头也微微地一皱,“好像……非常面熟的样子。”

“惠特尼?休斯顿啊,”小吴低声说一句,“我说马总,这么大的腕儿……您就一直捂着?”

我怎么知道她会来?马小雅是相当地无语,就在这时,凯瑟琳也走了过来,看到马小雅之后,笑眯眯地一抬手,“小雅什么时候到的?”

“才来,你来得早啊”马总走上前,跟凯瑟琳拥抱一下,然后凑到她耳边,低声地笑一笑,“饿坏了是吧?”

“你丫真的越来越俗了,”凯瑟琳毫不犹豫地还她一句首都土话,旋即开心地笑了起来——这话从一个外国女人嘴里说出来,只能说她已经接近是“中国通”了。

马小雅跟她的关系,一直是不错的,尤其是两人还共同出资,经营着蒙山旅游区,于是两人坐下来,叽叽喳喳地说了起来。

那小吴自打发现惠特尼?休斯顿之后,一直就急得抓耳挠腮,见她俩一直不提正事,忍了一阵之后,禁不住轻声嘀咕一句,“小雅姐……”

一边说,他一边冲黑肤女人方向努一努嘴。

马小雅侧头,淡淡地看他一眼,扭过头继续说闲话,说了几句之后,才笑着发问,“那是惠特尼?休斯顿?”

“是,”凯瑟琳淡淡地点点头,“你住的地方安排好没有?嫌吵可以去我那儿。”

“这个一会儿再说,”马小雅笑一笑,然后好奇地问,“请她来……不容易的吧?”

“嗯?哦,没什么,”凯瑟琳一摊双手,很随意地回答,“她就是跟我玩儿来了,没别的意思。”

没别的意思,那是什么意思?小吴听得有点不理解。

就在这时,陈太忠领着一帮人进来了,除了身边的几个干部,身后还有一群女孩儿,却是叶晓慧这帮同学排练了几天,今天来试一下场地。

女孩儿们见场下也多了一群外国人,少不得要细细地看一看,一个小个儿女孩儿看到黑肤女人,惊讶地低呼一声,旋即伸手捂住自己的嘴,眼中满是不可置信的神情。

她的同学们感到惊讶,纷纷侧头去看,然后大家低声交头接耳几句,一个个的脸上都充满了惊讶和狂喜。

陈太忠觉得有点纳闷,走到叶晓慧身边低声发问,“你们这都怎么了?”

“那个……是不是惠特尼?休斯顿?”小叶子低声发问。

“多大点事儿,你们先上去排练,”陈区长轻描淡写地答一句,心里却是在暗暗地嘀咕:我就知道这黑女人不简单,不过……惠特尼?休斯顿是谁?

(国内艺人不能点名,这个请大家理解,所以只能对某些书友的要求说抱歉了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