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959章 众说休斯顿

第三千九百五十九章 众说休斯顿

陈太忠不知道惠特尼?休斯顿是谁,但是知道她的人很多,不多时,小礼堂有不少人,都用异样的眼光看了过去。

那女黑人似乎也是习以为常了,不管周围的目光,就是呆呆地看着台上的表演。

真的很有名吗?陈区长心里有点悻悻,可他绝对不认为,这是自己孤陋寡闻,当然,要让他张嘴向别人了解,好像也有点……那啥。

不过,小礼堂里他的熟人太多了,不多时,李世路就鬼鬼祟祟地过来,低声发问,“太忠哥,这个休斯顿……明天是不是也要唱歌?”

“她是唱歌的?”陈区长低声反问一句,李记者是他小弟,倒是没什么不能问的。

听他这么问,李世路好悬没喷出口血来,“这女人号称天后,可是跟麦当娜齐名,唱片全球都卖疯了,你连她都没有听说过?”

“没听说过我的人更多,”陈区长不以为然地撇一撇嘴,心说哥们儿可是全世界唯一的仙人,现在不是也很低调?

真是被你打败了,李世路完全不能理解,太忠哥怎么会自恋到这种程度,不过他更想知道的是,“那么……她是不能唱歌了?”

不能唱歌?陈太忠想一想,凯瑟琳跟自己就不提此人,大约不是请此人来唱歌的,于是点点头,“她是过来玩的,一开始没说要唱歌……你怎么猜到的?”

“去年有媒体曝出,她吸毒被抓了,”李世路叹口气,“现在估计是自我调整中……唉,真是可惜,我还以为她能唱呢,这可是绝对的大腕。”

“嗯,也未必一定不能唱,我问一问吧,”从本质上讲。陈区长还是个爱卖弄的性子,原本他是不想大搞这个晚会,不过眼下事情发展到这一步,他自然也是希望锦上添花,尤其是……别人都以为惠特尼?休斯顿是他请来的。

果不其然。过了没多久。谭胜利兴冲冲地走了过来,“区长,那个惠特妮休斯顿,也要在明天晚上唱歌?”

“这个嘛……要看她的状态。你心里有数就行了,”陈区长硬着头皮回答。

谭区长问完,牛晓睿又走过来,低声抱怨说,那个普林斯公司的老板太牛气了。根本不跟她这个耶鲁大学毕业的MPPM搭腔——休斯顿会唱歌吗?

凯瑟琳一旦摆起架子,那也是气场逼人,马小雅问了一句,被她岔开了,连马总都不敢再问了,其他人更招惹不起她,只能跑到陈区长这儿来打听。

陈太忠心里也没谱,但越是这种时候,他越不能去找凯瑟琳问。那岂不是显得他此前毫不知情?这就太没面子了。

等到九点钟的时候,模特们停止排练,她们原本就是专业的,动作什么的毫无问题,无非就是适应一下服装和场地。排练到这会儿,真的很敬业了。

然后,就是叶晓慧等人上去排练,七个小姑娘排成两排三列。中间高两边低,前排高后排低。最高的那女孩儿虽然惹眼,但是她前方不但有个略低的,再前方还有领舞的小叶子,于是也就不怎么显了。

她们大致排了两遍,还不是很满意,但是模特们已经收拾好了,要去中心的餐厅宵夜,别人的注意力早不在她们身上了,也只能悻悻地收工。

宵夜就是很随意了,餐厅里准备了自助餐,凯瑟琳、马小雅和贝拉葛瑞丝坐在一起,陈区长被康晓安催着走过来,心里有点忿忿——没想到老康也好这么一口。

贝拉对这样的事最热衷,听陈区长在耳边说完,问清楚对方看好的是谁,就抬手招过来她的化妆师,低声吩咐几句,要她去试探——这种事情,就算明码标价,也要讲个你情我愿。

陈区长根本就没端自助餐的盘子,只是拎了一瓶啤酒过来,众目睽睽之下,在美女如云的这一桌坐下,笑眯眯地发问,“凯瑟琳,你怎么不告诉我,那是惠特尼休斯顿?”

“她只是来散心的,”凯瑟琳翻一翻眼皮回答,“我跟她也不熟,只是我有一个朋友,是她的忠实粉丝,她的事情你们应该听说了……”

去年遭遇了吸毒风波,休斯顿的形象受到了重创,唱片销量也大幅下降,整个人大病一场,身体和心灵都受到了极大的创伤。

她的粉丝听说之后,就要帮她找个地方休养,不过休斯顿的名气实在太大了,要想不被人发现,只能躲起来休养,否则就算到了非洲……好吧,她在非洲名气更大,因为她是非洲人的骄傲。

而专家不建议她躲起来休养,所以凯瑟琳的朋友找到她,说休斯顿在中国的名气应该比较小,你安排她在那里游玩一段时间。

凯瑟琳也算是休斯顿的粉丝——虽然她更喜欢麦当娜一点,而且她也做过叛经离道的坏女孩儿,倒不排斥这样的帮忙,所以此次来北崇,就把她也叫上了。

“真的不可能唱?”马小雅听得是要多失望有多失望,她已经暗暗决定了,若是休斯顿能唱的话,她绝对要将铁心跟着自己的那个小腕儿推上去伴唱——给我马某人面子的,我绝对给她里子!

“她现在的嗓子就不在状态,情绪也不在状态,”凯瑟琳无奈地一摊双手,“我答应了我的朋友,要照顾她,而不是强迫她,陈区长……真的抱歉,请你替我考虑一下。”

“问题是,你就没有替我考虑嘛,”陈区长脸一沉,很不高兴地哼一声,“明明知道她不能唱,还带到我北崇来,又被人认出来了,要是她不唱的话,别人会怎么看我?”

“他们会背地笑话我,那么,我的生活质量就会受到影响……事实上已经影响了。”

“哈,”凯瑟琳听得就笑,直笑得胸前的两团硕大不住地颤动,令旁边的人禁不住为之侧目,她自然知道“已经影响”指的是什么,今天早晨这家伙离开的时候,很是悻悻。

笑了好一阵,她才止住笑声,正色回答,“但是她现在真的不想提唱歌,而且很容易狂躁或者抑郁,每天靠吃药才能睡着……或许,你有解决的办法?”

“听起来好像很棘手,”陈区长皱着眉头,沉吟了好一阵,才叹口气,“不过……总要试一试才行。”

“嗯?”几个女人齐齐侧头看向他,她们都知道,他身上似乎有一种奇异的魔力,能令接触过他的女性精神愉悦容光焕发。

“哦,你是说精华吗?”贝拉直接开口发问了,甚至“精华”两字,她都是用汉语说的,是的,说这话的时候,她非常地不高兴——虽然她并不讨厌休斯顿的歌。

“你的想象力,实在太丰富了,”陈区长白她一眼,无奈地耸一耸肩膀,心说哥们儿能跟你们白种女人好,已经是下限了,不能突破底线的——而且那谁虽然比较有名,但是那相貌……真的严重不符合哥们儿的审美观。

他其实有点怀疑,凯瑟琳没准是故意下了个套儿,让自己钻,她也知道,他多少有点异于常人的地方,比如说——那一天的夜里,满床的玫瑰绽放。

反正这时候,他也无意多解释,紧接着,贝拉的化妆师走过来咬她的耳朵,小贝拉又跟陈太忠轻声嘀咕两句。

陈区长看一眼距离自己十二三米远的康晓安,摸出手机拨号,待康总接起电话,他才轻声嘀咕,“一晚上两千美元,其实八百就算高的了,这有点价格歧视……你什么意思?”

“我跟你这花花公子不能比,”康晓安沉着脸,嘴皮子微动,似乎是在打一个重要电话,“两千就两千吧,我美元不就手,你先帮我垫上。”

“你真不害臊,每天利息百分之五十,复利,”陈区长也是一脸的严肃,像是在向领导汇报工作,“如果你同意的话,十一点四十到门口接人……人家只停留两分钟。”

“好的好的,”康晓安挂了手机站起身,冲离自己不远的刘抗美点点头,沉着脸发话,“海角那边交待了点事儿,你待着,我先走了。”

马小雅看到康总一脸严肃地走人,禁不住轻笑一声,“有时候我觉得……你们特别滑稽。”

“你们做主播的播新闻,要讲个投入感情,唱歌的,也讲究个投入,演戏的更要投入,”陈区长笑眯眯地回答,“我们做领导的,也要演好自己的本职工作,这叫干一行爱一行。”

“干一个爱一个,”难得地,伊丽莎白爆出一句中国话,她低声地笑着,“很多人都这么说你。”

“伊莎,你不要跟凯瑟琳一样,学得那么流氓,”陈区长老大不满意地哼一声,结果又引来了众多人的侧目,他见状点点头站起身,“时间不早,我要走了。”

“不再聊一会儿?”凯瑟琳笑吟吟地发话,她心里有点忐忑,今天这些言谈是否过分,以至于他连晚上怎么安排,都没有交待——她很清楚,陈太忠并不是心胸宽广的人。

“我回去考虑一下,怎么处理休斯顿的事,”陈太忠看一眼马小雅,“我会给马总打电话的,你们等我消息就好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