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960章 所谓幸福

第三千九百六十章 所谓幸福

陈太忠离开了,一桌女人就没了谈话的兴趣,良久之后,葛瑞丝才出声怯怯地问一句,“我觉得惠特尼?休斯顿很可怜……他真能治好她吗?”

“恐怕只有用那种方法,才有可能吧?”小贝拉表示疑惑。

如果他想,就可以,马小雅心里暗哼,她对陈太忠的事迹,了解得还是比较多的,不过她心里清楚就可以了,没必要说出来。

“他是一个善于创造奇迹的人,”凯瑟琳慢条斯理地回答,“你们也许不知道,他曾经被一座山埋了,十几天才恢复了意识,当时我以为……我终于可以换个男朋友了。”

“一个强大到令人生不出反抗心思的人,”伊丽莎白挑起一片哈密瓜,慢条斯理地吃着,法国女人有时候直接得可怕,“不管是在**,还是床下……”

陈太忠想帮惠特尼休斯顿调理的话,真的有太多的手段,不过他不想太过招摇,于是回到小院忙碌两分钟,调配出点“药膏”,又清空一个面霜的小瓶,将药膏灌进去,这就是大功告成了。

然后他打个电话给马小雅,“我这儿有点药,也许能对休斯顿的症,你来拿一下。”

五分钟后,有人敲门,不过来的可不止是马小雅,凯瑟琳、葛瑞丝和贝拉也都来了,陈区长见状皱一皱眉,“怎么都过来了?”

“我们来围观,治疗休斯顿,”凯瑟琳闻言就笑了起来,“你就不要让小马拿走了,我把休斯顿叫过来治疗,我们帮你看着她……或许她需要一晚上的守护。”

“这个点子不错,我喜欢,”陈太忠眼睛一亮,笑着点点头,“不过别说要治疗。只是把她请过来,闲聊一阵。不要让她生出抵触心理。”

事实上,他是不想让北崇人知道,自己会治病,所以他打算留给人一个“心灵鸡汤导师”的印象。继而展现出自己的思想政治工作能力。

凯瑟琳点点头。转身走出去,没用了五分钟,就带着女黑人走了回来,休斯顿一脸的木讷。却偏偏夹杂了点不耐烦的感觉,旁人一看,就能感觉出,这个人的状态不是很对。

“惠特尼,我建议你珍惜这次机会。”凯瑟琳老大不客气地发话了,“你最好明白,不是任何人,都能请动陈区长帮忙的,这是你的机会。”

此刻的休斯顿,像一个处于叛逆期的女孩儿,看得出来,她对这一套没有兴趣,并且想表示点什么。但是最终,她还是默默地坐到了年轻人的面前,眼中满是焦躁和不耐烦。

“抹到你的脸上,尤其是两眼中间,”陈太忠也没兴趣跟她说太多。直接将面霜的瓶子递了过去,“五分钟后,感觉没有效果,你可以回去睡觉……凯瑟琳你计时。”

“五分钟吗?那不是问题。”休斯顿终于发话了,她干涩地笑一声。“肯尼迪家介绍的人,我还是非常期待的……多等五分钟也可以。”

事实上,并没有过了五分钟,大约只是三分钟的模样,她的精神就为之一振,“好像真的不错,我现在觉得,自己有点亢奋。”

“你可以出去跑两圈,如果能流汗的话,就更好了,”陈太忠很随意地一摆手,开什么玩笑,不过是有点内分泌不调,外加精神颓废罢了,这种东西,用仙气来治,是最见效果的,“你的负面情绪积蓄得太久,需要释放。”

休斯顿二话不说,站起身就开门走了,在场的众女愣了好半天,贝拉才尖叫一声,“这样就治好了她?不……我不相信。”

“这当然不算治好,”凯瑟琳耸一耸肩膀,“但是太忠是个善于创造奇迹的人,你这么说,真的很不给太忠面子。”

这些争端都是无谓的,关键是要看休斯顿这个当事人的说法,十分钟之后,休斯顿满头大汗地跑了回来,“越跑越有劲,我不敢再跑了……脸上的面霜快被冲没了,真的不错。”

“现在是真的相信我了吧?”凯瑟琳冷笑一声,“好了,你去洗个澡吧,想必一定能睡个好觉。”

“但是我觉得,这种发自内心的欣喜,有点像某种糟糕的体验,”休斯顿也顾不得跟她叫真,而是看着陈太忠苦笑,“不会更糟糕的,对吧……我知道您是有身份的人。”

“不会更糟糕的,”陈太忠听出来了,这女人好像觉得自己给了她一种新型毒品,这让他哭笑不得,“你的生理机能变得正常了,比如说,你现在很想睡觉。”

“是的,我真的很想睡觉,”休斯顿打个哈欠,“我感觉下一分钟就能睡着,这种感觉是如此地美妙,我已经多年没有感受到了。”

“那么你就洗个澡睡吧,告诉你的保镖,你需要在我这里接受心理治疗,”陈太忠轻描淡写地回答,然后又看一眼在场的诸女,“事实上,很多人关心我对你的帮助。”

“当然,我愿意尝试一下,”休斯顿打个电话,不多时,有两人敲门进来,一个黄种人一个白种人,她们带了一个小箱子过来,里面是换洗衣物、洗面奶什么的。

黄种女人是普林斯公司的人,凯瑟琳要她离开,那么这个晚上,陈区长的小院里,就有六个外国女人和一个中国女人。

不过没有人知道,休斯顿洗完澡之后,被陈区长撵到了楼下去住,理由是那里更安静一点,有助于她的休息。

看到她和她的保镖乖乖地下楼,伊丽莎白不禁轻笑一声,“要是惠特尼的粉丝知道,她被安排进随员的房间,可能有人会追杀太忠吧?”

回答她的,是一声长长的呻吟,欢愉到了极致的那种,她扭头一看却是小贝拉已经将陈太忠的大手拿进了自己的衬衣里,她眼波迷离,另一只手则是伸向他的皮带。

“你总是要比别人快一步,”葛瑞丝嘟囔一声,掀起裙子去脱内裤,她穿的是宽摆的网球裙,倒是不着急脱……

陈区长因此度过了一个劳动的夜晚,整整一个晚上,他都没有休息,在这个**的夜晚,他足足释放了七次,葛瑞丝和贝拉一人两次。

最后一次的时候,其他人已经沉沉睡去,葛瑞丝赤着身子,整个人吊在他身上。

她双腿搭在他的肩头,双手勾着他的双腿,整个**的身子在悬空着,来回荡漾着,整个房间里,都是唧咕唧咕的汲水声和沉重的喘息。

“哦,要死了,”葛瑞丝尖叫一声,狠狠地搂住了那壮硕的身体,感受到他在自己身体内的跳动渐渐停止,她长出一口气,低声胡乱的言语着,“哦,我要来中国,不想回去了……”

“睡吧你,”陈太忠亲一亲她的额头,顺手丢个昏憩术给她,然后从她身上抽身而出,抬眼看一看门口,自顾自地打开卫生间的门,下一刻,哗哗的水声响起,他的声音同时传了出来,“感觉怎么样?”

“前所未有的好,”休斯顿已经在门口站了一分钟左右,不仅仅看到了陈某人的盘肠大战,更是将**横七竖八的胴体看得清清楚楚,还能看到一些男女欢好之后的残留物,自是不难判断出,楼上度过了一个多么**的夜晚。

不过这样的疯狂派对,并不让她感到多么惊讶,最多是有点惊讶,一个男人居然能同时应付五个女人,当然,这也不是重点,“这种神奇的药物,一天抹几次?”

“早晚各一次,以后身体慢慢好了,是一天一次,再然后两天一次,”陈太忠一边回答,一边就洗净了自己,他赤条条地走出卫生间,并不在乎自己面对的是什么人,“这个东西不会成瘾,你放心好了。”

“那我就去使用了,接着继续跑步吗?”休斯顿笑眯眯地发问,事实上,她一觉醒来,全身地舒爽,往常的头痛、恶心和胸闷等感觉都不翼而飞,她甚至感觉自己的身体状态,似乎又回到了少女时代。

“你想做什么就做什么,”陈太忠终是不习惯被一个黑种女人盯着看,他拎过一件睡衣披在身上,“我要睡一会儿,别人问起来,就说她们晚上在陪你。”

“好吧,”休斯顿点点头,她才要转身离去,猛地又停下来,“多少钱?”

“哦,不是钱的问题,”陈区长长长地打个哈欠,“我想要什么……你知道的。”

“那么好吧,我试一试,”惠特尼倒是不会理解错,她昨天还看了彩排,自然知道这里在准备一出晚会,于是她试探一句,“我的价钱很贵的。”

“我给你的东西,是你有钱都买不到的,”陈太忠随意地往**一躺,“走的时候带上门。”

惠特尼将门关上,摇摇头走了,嘴里却是轻声地嘟囔一句,“这个家伙。”

这个时候,她当然不会把演出费看得很重,事实上她只想知道,那个东西值多少钱,如果真的不会成瘾的话,她不介意买上一大堆回去——价钱绝对不是问题。

她非常厌倦前一阵那种糟糕的感觉,尤其是今天早晨,她的感觉是如此地好,有了比较,才能更深刻地体会到幸福。

(停电,提前发了,月中了,谁又看出月票了吗?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