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961章 闻风而动

第三千九百六十一章 闻风而动

虽然是秋天了,但是在北崇,六点钟天也亮了,晨练的人们发现,一个黑肤女子在沿着马路长跑,她的身后还跟着一黑一白两个外国人。

长跑自然不能戴墨镜,然而,北崇的早晨是慵懒的,大部分认识休斯顿小姐的人,都还在**呼呼大睡,所以大家感兴趣的,就是外国人在北崇也早锻炼?

事实上,有人对其他的东西更感兴趣——听说昨天陈区长的家里,住进去了六个外国女人,加一个中国女人,这是什么状况?

像廖大宝七点五十来到区政府,就有人点头打招呼,“廖主任今天没跟陈区长一起来?”

“嗯,”廖主任哼一声也不解释,心说这些人真是闲得蛋疼,他昨天接到电话了,知道陈区长家里住进去了一群人,区长要他早晨不要过来了。

其中的内情,他并没有去想,但是他相信,陈区长不会如此地无视大家的感受,想必是会有什么说法的。

今天就是长假前的最后一天了,陈太忠来到区政府的时候,是八点整,除了晚上要搞晚会,明天要搞时装展示,还有节假日的一些安排。

忙完这些,就九点多十点了,陈区长起身去自己的小院,发现凯瑟琳等人也起来了,于是又叫醒呼呼大睡的贝拉和葛瑞丝,同惠特尼一起前往小礼堂。

他们这一帮人,当然是最耀眼的,走进去之后,不多时李世路就带着一个小姑娘凑了过来,“太忠哥,这是我媳妇,她提前请假过来……惠特尼今天能不能唱?”

“问题不大,”陈太忠笑一笑,刚才路上休斯顿小姐说了,打算到台上试一试嗓子。

马小雅也被她带来的三个人围着,马总很淡定地表示,“应该是问题不大……你看,她都要上去了。”

要说昨天还没几个人知道,惠特妮休斯顿到底是什么样的人,今天基本上整个北崇,都知道区里来了一个国际上都堪称顶级的外国歌手。

惠特尼今天又戴上了墨镜,好像如此一来,别人就不知道她是谁一般,她坐了一阵之后,带着一个白种女人走上台,旁人一见,赶忙给他让开,都不需要别人的吩咐。

上去之后,那白种女人拿过麦克风,打开之后,呼呼地吹两下,又咿咿啊啊地试一试音,旁边的调音师见状,马上走上前,将调音台略作调整。

女人试了两下,感觉还满意,就将话筒递给了休斯顿小姐。

惠特尼并没有摘下眼镜,她接过话筒,深吸一口气,似乎是在酝酿感觉,就这么一个动作,台下登时鸦雀无声,终于要唱了吗?

下一刻,低沉而又带一点幽怨的声音响起,正是她在巅峰时期拍摄的电影《保镖》的主题曲《我将永远爱你》,在大陆曾经风靡一时,影响也极为深远。

仅仅是清唱,就能将这首歌唱得婉转悠扬、荡气回肠,更展示出了极为宽广的音域,并且展示出极为精湛的细节控制能力,除了大名鼎鼎的惠特尼休斯顿,全世界又有几个人做得到?

一曲终了,大家还沉浸在美妙的乐曲中,好半天之后,礼堂里爆发出雷鸣一般的掌声。

“这就是天后的水平啊,”小吴感触颇深地叹口气,侧头一把攥住马小雅的手腕,激动地发话,“马总、马姐、马老大……千万给小弟一个机会,我要伴唱,最好能对唱。”

“啧,你这没规矩的,”马小雅白他一眼,又看一看自己被攥住的手腕,不怒而威地发话,“快松开,都是什么样子。”

“嘿嘿,这不是着急吗?”小吴讪讪地笑一笑,松开了手,“马姐,求求你了。”

“求什么啊,你通俗唱法,怎么能给这种歌伴唱?”那位前辈发话了,两人现在的名气差不多,但他是前辈,就倚老卖老地呵斥他。

然后他看一眼马小雅,笑着发话,“马总你看……能不能安排我跟她搞个对唱?其他的都好商量。”

他是被阴京华堵住的,因为心里有点恼火,来的时候就强调了出场费用的问题,现在眼见惠特尼休斯顿上台,这就再也坐不住了,费用什么的都无所谓了——都好商量。

你不是说北崇小地方吗?马小雅心里,对他一直耿耿于怀,在她眼里,小吴都要更可爱一点,眼见惠特尼上台,逼得他出声恳求,心里这份舒爽简直无以言表——满招损谦受益,做人真的别把话说得太满。

当然,她不至于肤浅到把这份痛快表示出来,脸上更带出一丝为难,犹豫一下,她才微微颔首,“我可以帮着问一下,不敢保证,这主要得看陈区长和惠特尼的意思。”

“我也上去试一试嗓子,”那前辈点点头站起身,这就是毛遂自荐了,他的实力终究是在那里摆着。

马小雅笑一笑,心说你那唱功离着惠特尼还有不少的距离,再说了,就算别人欣赏你,也挡不住太忠的一句话。

就在他往台上走的时候,叶晓慧和一帮女孩儿,刚刚从门外走进来,见到台上的黑肤女人放下麦克风,禁不住有人惊叫一声,“天啦,咱们错过了什么?”

“不是说她现在不能唱了吗?”也有女孩儿低声疑惑地发问,她们搞艺术的学生,对娱乐新闻、时装潮流之类的,都是相当地关注,昨天没有确切消息,说惠特尼会不会上台,就有人想到了,她可能还没从低谷中恢复过来。

不过饶是如此,大家能见到这乐坛的传奇人物,也是相当地满足了,现在发现她居然站在台上,心中的激动不问可知。

“叶子,伴舞……伴舞啊,”一个女孩儿猛地抓住了叶晓慧,激动得有点语无伦次,“小青可以伴奏,咱们的毕业设计……将来找工作……这太拔份儿了。”

“嘘,”小叶子赶紧竖起一个指头来,紧张地四下看一看,“不敢随便说,我得去打听一下,陈区长那人可不好说话。”

一曲歌唱完之后,惠特尼走下台,径自来到陈太忠身边坐下,“感觉怎么样?”

“挺好,”陈区长笑着点点头,其实他对音乐欣赏,是七窍通了六窍——一窍不通,觉得这咿咿呀呀的歌声,真不太能欣赏得了。

“远没有到我最好的状态,”惠特尼缓缓地摇摇头,不过听得出来,她的情绪还是很不错的,“不过,倒也不用担心别人的嘲笑。”

两人说笑几句之后,陈区长见牛晓睿在远处冲着自己招手,就站起身走过去,只听得牛主编低声发问,“我能不能给惠特尼做个人物专访?”

“这个怕是不太好,”陈太忠摇摇头,心说这个时候你凑什么的热闹?“你是搞媒体的,不知道她现在面临什么麻烦?人家现在就想低调。”

“我又不写她最近的生活,让她回忆一下以往的青春岁月不行吗?”牛晓睿听得有点恼火,“这点素质我还是有的……她要上北崇的晚会吧?这也叫低调?”

“嘿,你也太看得起北崇了,”陈太忠哭笑不得地摇摇头,转身走了。

紧接着他就知道了,惦记这位天后的,可不止是专访,马小雅走过来低声发问,“跟我来的小曾,第一时间就决定来北崇,能不能让惠特尼带一带她?”

“那你去找她说嘛,”陈区长对这个兴致不大,他跟她只是简单的交换,大家各取所需而已,他没必要再为某个小人物打招呼通融,太跌份儿,他不想外国人小看了自己——从骨子里讲,他不但有根深蒂固的种族优越感,还有后天培养出来的、身为干部的优越感。

歌坛天后又能怎么样?你丫混体制的吗?

“我找她……她不答应怎么办?”马小雅有点为难,她是艺术系出身,自然知道那位是多大的腕儿,有多么大的影响力,事实上她相信,就算于总和苏总见到惠特尼,也会尖叫。

“不试一试怎么知道?”陈太忠听得就笑,看她还在为难,说不得泄露一句,“其实大早晨的时候,她上楼推门来着,什么都看见了……只不过那时候你已经睡了。”

“不会吧?”马小雅先是一惊,想到那种羞人的场景被外人看了去,她实在有点脸红,可是转念一想,其实也不是多么大不了的事,双方根本就是两个世界的人,以后也未必能有这样合作的机会,而且大家所处的阶层,对这些东西也并不是很看重。

但是她依旧有点踌躇,凯瑟琳可以和惠特尼平等对话,可她不行,阶层这种东西,真的是客观存在的,并不是说,她跟凯瑟琳能同睡一个男人,就达到了相同的层次——伊莎仅仅是凯瑟琳的保镖加私人助理,“可是……欧美那边很乱的吧?她要是不答应怎么办?”

“她不会像你想的那么傻,”陈太忠笑着摇摇头,“不管在任何行业,能走上巅峰的人,脑瓜都不会不够用的。”

“那我去跟她说,”马小雅终于点点头,又哀求一句,“不顶用的话,你帮我去说……太忠,我在上面混,吃的就是面子饭。”

“她要拒绝了你,后悔的肯定不是你,”陈太忠淡淡地回答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