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962章 机会很简单

第三千九百六十二章 机会很简单

惠特尼对马小雅的要求并不意外,她见过太多乞求她帮助的人,而她也曾经试图帮助过一些人,但是非常遗憾的是,她并没有收获多少感激,反倒有人找个小理由翻脸,借机炒作自己——这样的人不止一个。

不过她也没直接拒绝,只是饶有兴致地问一句,“我有点想知道,你认为……陈对你的兴趣,能保持几年?”

“这个我没有想过,”马小雅摇摇头,心说你这思维太广了,“三年了,我们的关系,已经并不是性那么简单了,可以一直维持下去。”

她不能说,在首都的圈子里,自己是太忠的法定情人——就算她想说,对方也得懂啊。

“那么也就是说,你也可能随时舍弃你?”美国人说话,果然直接,“看起来你并不是他最喜欢的那个。”

“我只是他的情人,他对自己的情人一视同仁,”马总有点恼火了,她非常痛恨别人小看自己跟太忠的关系,“我希望你能帮这个忙,如果打扰了你,请直说。”

“情人的平等对待,包括凯瑟琳?肯尼迪吗?”惠特尼惊讶地问一句,事实上,她并没有刁难马小雅的意思,她只是想多了解一点陈太忠而已,但是对方的回答,确实令她震惊——那可是肯尼迪家族的公主。

“包括她,我们都仅仅是他的情人,”马小雅淡淡地回答,心说陈太忠的的正室,早就注定是荆紫菱了,凯瑟琳也不可能抢过她,“今天早上,想必你也看到她了。”

“如果我不能帮你这个忙的话……我是说假设,会怎么样?”惠特尼饶有兴致地发问。

“后悔的不会是我,或者说,受到损失的。不会仅仅是我,”马小雅微微一笑,“请原谅我的冒失,这是太忠说的。”

“这家伙真的很霸道,”惠特尼低声地嘟囔一句,“其实那个中年人唱得不错,能让你推荐的小家伙上去唱一唱吗?”

对她来说,顺手帮人一把真的是太简单了。她只是有点感慨,这个姓陈的中国男人真的太霸道了,有点像非洲的酋长,又有点像华尔街的金融精英,不讲理起来,根本就是以力取胜。根本不会介意她这个歌坛巨星的感受。

通常来说,掌握了绝对力量的人,才会有这样的自信,她不会怕中国的官员,但是这个官员手里掌握着一些超出认知的东西,而那些东西对她有很重要的意义,她就不能鲁莽了。

凭良心说,惠特尼是个情商相对低下的,还有死要面子活受罪的癖好。若不是事关重大,她都不可能跟马小雅说这么多。

“当然可以,”马总微微笑一笑,在行家的眼里,不存在作假的土壤,某个前辈上场唱一曲,确实是把唱功展示出来了,但是她推荐的小曾,那也是有实力——美声改通俗的。

好吧。这个人也说得过去。惠特尼听了听之后,就拍板了。那就是这个人了,她的耳朵比旁人强多了,此人的唱功差了一点,但是底子不错。

马小雅得了承诺之后,带着一脸遗憾走了回去,“这个真是的,我说了半天,惠特尼居然看上小曾了……我也很意外,唉。”

那前辈一听,就知道必然有暗箱操作,都是干这一行的,谁骗谁啊?他的唱功比小曾强一点,但是就这么一点点,行家就听得出来。

不过马总搬出惠特尼来,他也没办法计较,只能悻悻地回答,“那恭喜她了,我就做好自己的本职工作好了。”

做好本职工作,那便是赚该赚的钱,博名气什么的,没机会就算了,不能耽误了挣钱。

倒是那小曾听说之后,根本不顾旁人在场,就眼泪汪汪地表示了,“马总给我这个机会,说成什么我不能丢人,就是一句话……小雅姐你看我的表现吧,以后您说什么,喊小曾一声,我二话不说。”

“那是惠特尼看上你的,跟我没什么关系,”马小雅笑着发话,假巴意思地撇清关系。

休斯顿小姐打发完这帮人,看看时间应该午餐了,正说要去餐厅,吃西红柿炒鸡蛋那无上的养颜美味,冷不丁一个小姑娘走过来,“嗨,惠特尼,我是你的歌迷,想为你伴舞,可以吗?”

“哦,这可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,”惠特尼遇到过太多这种毛遂自荐的,于是她淡淡地一笑,“我目前濒临破产,雇佣不起好的团队,你的团队看起来很有朝气。”

“我们为你伴舞,可以免费,”女孩儿笑着回答。

这女孩儿便是叶晓慧了,她其实也没有直接找惠特尼的胆子,还是去先找陈区长了,但是可以想像,马小雅的请求,尚且被陈区长顶了,她也不会幸免。

当然,陈区长也不可能很干脆地顶了,只是告诉她,你自己去找惠特尼,区里能说动她演唱,就算是给了你们机会,至于能不能把握住这次机会,就要看你们自己的努力了。

于是小叶子只能硬着头皮,主动来找惠特尼了,“你说过,愿意给努力的年轻女孩机会。”

我有说过吗?休斯顿小姐努力地想了想,也许在某个时候说过吧,于是她微笑着点点头,“今天不可能了,看明天吧。”

惠特尼其实并不是一个很好说话的人,不过有时候,她做事的随意性也很大,小姑娘们跳的舞,她也看过了,评价不是很高。

小姑娘们的动作不够圆润自如,排舞的水平也远谈不上专业,但是有一点,是她能够感受到的,那就是活力和**,唯其不专业,才越显出那份青春和张扬。

而休斯顿小姐今天的状态不错,她感受到了一种久违的活力,那么肆意释放一下,去寻找和感受那失去的张扬,又何妨呢?

下午四点半左右,省工商局庄壁梵庄局长出现在区里,局里最终只是决定,拨五十万给北崇,不过他们对冠名权没有再做出要求——从技术角度上讲,工商两个字不太好冠名。

对这个解释,陈太忠表示认可,“第一届北崇国庆苎麻文化节”,这个名称已经相当冗长,而且包涵的元素也已经极多,再增加的话,真有点体现不出重点了。

所以他和隋彪亲自去迎接,去了之后才发现,来的人不止是庄局长,还有省文化厅的一个副厅长——所谓文化节,没有文化厅的参与怎么行?

不久之后,阳州市党委书记李强也来了,这是北崇区党委发出邀请来观礼的,要说李书记做这个阳州的老大,也挺跌份儿的,整天地往北崇跑。

但是这也没办法,北崇就有这么多能惊动市领导的事情。

像这个文化节规模这么大,又涉及到了北崇苎麻产业的发展,连省里都给出了高度的评价,他要是不来,那就真是发扬风格了——陈正奎肯定会来。

陈市长跟陈区长再不对劲,遇到这种大事,也不可能无动于衷。

好的一点是,李书记此来,就将阳州市文化局的局长带了来,省文化厅的副厅长脸上就没那么难看了——否则省厅直接对区政府和区里的分局,实在有点说不过去。

来了这么多领导,北崇上下又是一阵忙碌,接待领导吃过饭之后,六点四十多,大家又来到区农业局观看焰火。

十月的北崇,七点钟的时候天已经擦擦黑了,李强坐在椅子上,旁边是摆放好的茶水和瓜果,看到第一颗焰火急速升空,啪地一声在天空中炸开,五彩斑斓的光芒,在夜空中绽放,划出一道道绚丽的痕迹,他不引人注目地轻喟一声。

陈区长端着一个茶杯,也站在那里,默默地看着焰火此起彼伏地绽放,听着街边群众的议论,不知道为什么,此刻他的心里,竟然是异常的平静。

“市气象局通知,明天有百分之六十的可能性下雨,”大约是七点二十左右,廖大宝走到他身边,低声汇报。

“嗯,”陈太忠点点头,没有说什么,然后他一侧头,发现李强正冲着自己招手。

“领导有什么指示?”陈区长快步走过去,笑着发问——现在有传言说,陈区长和李书记联手,架得陈市长上不着天下不着地,不过清者自清浊者自浊,他不介意在某些公开的场合里,对李书记表现出该有的尊敬。

知道的不说,不知道的乱说,指的就是官场里的某些关系,并不是看上去表现的那样。

像庄局长等人,只是淡淡地扫了两人一眼,就扭头又去看焰火。

“今年阳州的两次焰火,还都是在这儿看的,”李强笑一笑发话,“你还记得元宵节那天,跟我许过什么愿吗?”

陈太忠想一想,试探着问一句,“明年的元宵,要让所有的乡镇,都自费放得起焰火?”

“就是这句话,”李书记点点头,“北崇现在发展得不错,但是明年元宵……够呛吧?”

“确实是这样,今年抓的微观的东西比较多,”陈区长笑眯眯地回答,“明年想抓一抓宏观,这需要区党委的引导和大力支持。”

这个回答,让不远处的隋彪微微地抿了一下嘴唇。

(更新到,谁又看出月票了吗?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