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963章 吐血的排序

第三千九百六十三章 吐血的排序

陈太忠这个回答,真是有点煞风景,李强原本是鞭策一下的意思,希望北崇能不骄不躁,不为现在的成绩所满足,百尺竿头更进一步。

不成想,年轻的区长直接将话题扯到了区党委上面,这个实在敏感,隋彪要走的说法,在北崇早就甚嚣尘上,不过一直到现在,也没什么明确的消息,这是大家分外关注的。

李书记可不想在这个话题上继续下去,于是微微一笑,“只要区党委的支持,不要市党委的?呵呵……好了,时间差不多了,去迎一下海角姜副省长。”

这是刚才吃饭时,大家才得到的消息,康晓安去清阳河水库海角一侧拜见姜省长,姜省长听说北崇搞晚会,还请来了巴黎的模特,就说咱们一起去看一看。

他在清阳河水库搞调研,要待四天左右,尤其是国庆节这两天,清阳河流域会迎来一场大范围的降雨,更值得仔细观察。

但是海角跟北崇接壤的地方,也是相当地落后,没什么娱乐节目,省长也是人,工作之余,也想找点休闲活动放松一下。

康晓安听说之后,火速将电话打了过来,陈区长只能苦笑了,小礼堂里又得做一番调整——堂堂的副省长,肯定不能是光杆司令来,怎么还没有三四个正厅副厅跟着?

李强听了,也是哭笑不得,心说这堂堂的副省,跑到隔壁省看演出,还真是一点架子都不讲啊,他不会去搞什么界迎,但是早去一阵,礼堂外迎一下,那还是应该的。

李书记起身去迎人,旁人自然也要跟着,焰火这东西看得久了,也就是那么回事,倒是庄壁梵坐得住。不去掺乎海角的事。

姜省长的大巴车是七点四十抵达的,李强带着一帮人迎上去,双方一介绍才知道,陪副省长来的,除了海角地电的老总权为民。还有明孝市的大市长祝涛。

清阳河水库处于阳州和明孝之间。祝市长此来倒也有名头,不过如此一来,培训中心小礼堂里,倒是显得有些主弱客强了。

七点五十。市党委书记李强走上台,发表了简短的讲话,他回忆了自建国以来,祖国一路走过的风风雨雨,又从国家讲到恒北。从恒北讲到阳州。

然后,他高度地肯定了北崇近一年来的发展,并且表示,期望北崇能不骄不躁,明年再上一个新的台阶。

晚会前领导讲话,搁在一些大一点的城市,真的是比较罕见,可搁给很多普通地级市,却是非常正常的——领导们不但要驾驭好下属。偶尔也需要在群众里刷一下存在感。

事实上,原本这个讲话是该区领导出面的,不过李强听说明天庄壁梵要在服装展示会上讲话,也就不再推辞区里的请求——北崇的发展,李某人好歹是出了点力。最少是帮着挡风遮雨了,你工商局啥事也没做,都有脸摘桃子,我又何必那么迂腐?

李书记的讲话。大约用了五分钟,然后宣教部长陈文选走上台。正式宣布晚会开始。

第一个出场的就是小吴,他是歌手里很活泼的一个主儿,连唱带跳的很是热闹,由于来得匆忙,他没有带伴舞来,不过气氛也被他调动了起来,算是一个不错的开门红。

第二个节目,是北崇的地方段子《覆水难收》,讲的是穷书生苦读中状元,当了大官以后回乡,弃他而去的前妻跪求他收留,他让人拿出一盆水泼在地上。

这个曲目充满了正能量,代表了广大群众希望通过努力鱼跃龙门,改善自身生活状况的美好愿望,算是比较有中国特色的梦想,同时鞭挞了背信弃义、只贪图享受不讲责任的不道德行为。

曲目不错,但是这种地方戏曲,真的只能自娱自乐,看到那五十多岁、一脸胡须的状元郎,对着跪在地上的老太太大唱特唱,外人一般真的不好享受。

“今朝且记……莫欺少年穷,”老汉最后大喝一声,甩一下袖子退场。

“该模特上了吧?”权为民见到姜省长居然捂着嘴打了个哈欠,就笑着说一句。

接下来上的还不是模特,而是两个木偶打架,这也是北崇民间传统艺术,权总看得好悬没一口血吐出来,心说这北崇排节目的,简直该拉出去枪毙五分钟。

总算还好,一场架打完,幕布一拉开,显示是一个汉子在操纵两个木偶,多少是有点看点,接下来又是那位前辈的独唱。

此人的唱功没的说,唱的又是他拿手的《喀秋莎》,很多五六十岁的老人比较激动,因为那是对于一个时代的回忆——凭良心说,若不是陈区长手笔太大,搁在往日里,只将此人请来北崇,就足以引起相当的轰动。

所以他的一曲歌毕,引来了相当热烈的掌声,不过很多年轻人对此无动于衷,有人甚至躲在暗处大喊,“我们要看外国模特。”

捣乱者很快就被赶出去,去室外电视看北崇台的直播了,然而下一个节目,令大部分年轻人恨得咬牙切齿——地方曲目《风波亭》。

倒是不少老人看得心花怒放,说区里搞的晚会太棒了,权为民再也按捺不住,站起来找到陈太忠,低声发话,“太忠你这节目安排得……不合适啊。”

“没啥不合适的,老人们习惯早睡,先演他们喜欢的,”陈区长笑眯眯地回答,“年轻人可以撑一撑嘛,为了看外国女人的大腿,不舒服他们也得忍着。”

权总眨巴眨巴眼睛,二话不说转头走了,尼玛,说话不带这么损的。

他本来想说姜省长难得有看节目的兴致,咱不要把好的都留在最后,要照顾一下领导,可陈太忠如此回答,他再这么说的话,岂不是说姜副省长想看外国女人的大腿?

地方戏曲落幕,终于上来一个超重量级的节目,“下面是英文歌曲《我将永远爱你》,没错,英文原唱倾情演唱,现在,让我们有请国际歌坛天后……惠特尼?休斯顿!”

掌声雷鸣般地响起,一干海角的客人也直起身子,全神贯注了起来,惠特尼一身蓝色牛仔服上场,就像上午试音一样,先酝酿一下感情,随即低声唱了起来。

不过这首《我将永远爱你》,并不是人人都能欣赏得了的,尤其是在北崇,看过《保镖》的人就不是很多,懂得享受这首歌的,就更少了。

但是懂的人,那是真的懂,一曲歌唱完,鼓掌的人如癫似狂,像谭胜利、省文化厅副厅长之类的,居然站起身子没命地拍手,但是有些老人捂着嘴打哈欠,“这比《风波亭》差远了,听得我几乎睡着。”

接下来又是个五分钟的武术表演,然后,大家终于都没了睡意,眼瞅着就九点了,大家期待的重头戏终于出台——来自巴黎的模特出场了。

外国女人的大腿,那真不是白给的,别说年轻人,老头老太太看得也精神百倍,台上下的长枪短炮也跟打了鸡血似的,小礼堂里镁光灯此起彼伏。

更有人纷纷议论着,“我说,那个女人衬衣里,啥都没穿啊”。

“我艹,这个也没穿,真的是外国女人,这奶就是大……”

“尼玛,你们会不会看?美不美看大腿……这外国女人的腿怎么长的?这么直这么长?”

模特们出演二十分钟,有个短暂的休息,来自恒大艺术系的美少女组合上台跳了一曲集体舞,新鲜热辣,将晚会的气氛推到了**。

再然后,是惠特尼和小曾合唱一首,不过……人和人真的不能比,跟歌坛天后比起来,小曾的歌声就像个初学者,从音域的宽广度到演唱技巧,再到肺活量的大小,她是被惠特尼完虐的。

也不知道对小曾来说,这算不算真的好事,坐在台下的马小雅无奈地扬一扬眉毛——差距太大了,可以说是荣幸,但也可以说是打击。

她是内行,所以听出了这些,但是不懂行的大多数人听得又昏昏欲睡了,所幸的是,接下来又是半个小时看外国女人大腿的时间。

再然后,就是所谓的垃圾时间了,其中小曾又独唱一首歌,她一个人演唱,没有天后跟她比较,又是流行歌曲,也是很受年轻人欢迎。

收尾的节目,又是一个地方曲目,用陈太忠的话来说,那就是万一有老人家,一直守着电视,等待再来一个惊喜,那么,区里就给他们一个惊喜,不让他们失望。

姜省长难得地将晚会看了一个差不多,直到最后一个节目的时候,他才将权为民喊了过来,“这个惠特尼休斯顿的歌,唱的真是不错,现在是宵夜的时候了……我希望能邀请她一起坐一坐。”

“那我去问一下,”权总犹豫一下,还是点点头,这些副省长习惯了高高在上,觉得自己出言邀请个艺人坐一坐,不算是多冒失——哪怕是国际知名的艺人。

这个事情,我只能找康晓安,陈太忠可不是那么好找的,他心里暗叹一声,姜省长你还真是给了我一个好活儿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