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966章 有人搭车

第三千九百六十六章 有人搭车

“那么,就尝试一下不要抹,”陈太忠笑一笑,“有些东西不具备成瘾性,但是心理成瘾性是客观存在的,只有相信自己的强大,才能克制那些负面情绪。”

“但是我害怕自己,半夜从噩梦中醒来,”惠特尼轻叹一声,苦恼地皱一皱眉头,不得不说,她是一个相对单纯的女人,有什么说什么。

“那么,就随便你了,”陈太忠扬一扬眉毛,“我说,上面五个人女人在等着我,如果你不打算加入的话,我想我们的谈话可以告一段落了。”

“我没有跟别人分享男人的习惯,”惠特尼毫不犹豫地回答,“而且,我有丈夫。”

“我是单身……所以我无所顾忌,”陈区长笑着一摊手,“既然你说得这么直接,那么我也说一句,我的诸多情人里,目前还没有黑人。”

“你……你这是种族歧视吗?”惠特尼登时就被激怒了,这样的话,在美国也没人敢当着她的面说出来——在美国,种族歧视是被明文禁止的,但也是客观存在的。所谓的透明天花板之类,说的就是这个,你有这样的能力,但是就突破不了那一层隐形的封锁。

但是谁真敢这样明确表示的,那就等着吃官司吧。

“你的毛孔,应该比我还粗大,”陈区长笑眯眯地摩挲一下自己**的手臂,“这是人种进化的优势……你们也不要自卑,努力一下,没准能赶上来的。”

“你跟肯尼迪也这样说吗?”惠特尼脸一沉。

“我一直跟她这样说,”陈太忠猛然觉得,自己纠结于这样的小事,实在有点没意思——我跟她叫这个真,图了什么?

下一刻他才反应过来,自己只是不忿对方那种若有若无的优越感,于是微微一笑。“好吧,我不是有意的,如果让你感到不舒服了,我愿意道歉。”

“你的傲慢和歧视,发自于你的内心,这不是道歉的问题,”惠特尼冷冷地回答。

“你的观察力挺强的,这么隐秘的事都能被你发现。”陈太忠转身向楼上走去,他无意跟这个莫名其妙的女人多说,“希望你今天不要再闯上楼来,否则我会把你扔下去。”

惠特尼怔怔地看着他的背影消失在楼梯,沉默许久,才微微一笑。轻声嘀咕一句,“很特别的男人。”

这一夜的荒唐,没有人来打扰,陈区长直到八点半,才从诸多的粉臂**中醒来,眼见小贝拉左腿搭在伊丽莎白的肩头,右腿却是被葛瑞丝压着,整个人仰面朝天呼呼大睡。

她的身上没有一丝的遮挡,白生生的非常晃眼。上身最为丰硕之处的两点粉红自不必说,只说那两腿之间,一朵粉红色的牡丹正含露绽放,真正的娇艳无比。

再锻炼一下吧,陈太忠才待挺枪歼敌,只听得楼下传来响动,竖起耳朵一听,却是惠特尼的声音,“我正在接受治疗。不接受采访。”

还是收敛一下吧。他轻喟一声,穿上衣服走下楼来。“怎么回事?”

“怎么回事?”惠特尼差点没把鼻子气歪了,“多少人报道,我在中国复出了,陈……能帮我封锁这个消息吗?你们是社会主义国家。”

“你们不是一直吵吵着要言论自由的吗,现在要我封锁?”陈太忠轻声嘟囔一句,不过抱怨归抱怨,该做的事还得做,“什么报纸上出现了?”

“小报早就出现了,现在问题是大报,像华盛顿邮报,”惠特尼无奈地苦笑一声,“他们想知道我的状态,根本不顾时差……真是该死。”

“昨天睡觉的时候抹面霜了吗?”陈太忠对她的抱怨不做评价。

“没抹,所以睡得不太好,很早就起来了,”惠特尼遗憾地耸一耸肩膀,“我今天抹了,一大早就去跑步,跑了足有五公里,上一次这样做,还是两年前的事了。”

“呵呵,”陈区长随意地笑一笑,走到院子里做个深呼吸,“今天打算去哪儿玩?”

“去你的展示会唱歌,”惠特尼很随意地回答,“我也会唱通俗歌曲,打算跟那几个跳舞的女孩好好地玩一玩。”

“去展示会玩?”陈太忠愣了一愣,然后才笑着点头,“挺不错的主意。”

他原本只是打算请她在晚会上唱两曲,提升一下晚会形象,这桩交易就算达成了,想不到她还打算在展示会上唱。

不过想一想也正常,歌坛天后也是常人,工作的闲暇同样需要放松和娱乐,至于她将到展会上唱歌视为娱乐,北崇实在没有不同意的道理。

事实上,惠特尼的影响力,还超过了陈太忠的想像,上午十点左右,就有外地车辆陆续抵达北崇,有阳州的,更有外地的,还有车是从明孝方向过来,专程来追星——当然,这也得多亏了是国庆长假,要不然未必有这个闲暇功夫。

十点的时候,女人们也都起来了,陈区长却已经开始忙上了,有不少人打电话过来,了解展示会上,惠特尼能否再一展歌喉,他当然要给出肯定的答复。

来电话的人里,不少都是陈太忠不太熟悉的,那他回答完问题,对座位安排之类的要求,一概不予搭理,就说你来得早了有好位子,来得晚了那不能怪我们——免费的,哪儿有那么多的要求。

当然,他也有网开一面的时候,比如说利阳市的宣教部长晋建国打来电话,问了情况之后,说利阳这边有一些艺术家想去看一看,我这宣教部长,得帮他们协调一下。

“那来吧,来了我安排,”这是跟自己一起交流过来的老乡,陈区长自然不吝伸手帮忙。

然而,被撩拨起热情的,又何止是追星族?一些麻企昨天就到了,今天还有类似的企业赶来,有些企业索性到展台旁边的马路上,支起了摊子买东西。

展示会的台子,是搭在城区边缘,紧挨着闪金镇,上午的时候,就有人推着车子过来,沿街叫卖苎麻产品,有文章、坐垫、背包、帽子之类,也有卖苎麻根这中药材的,更有人叫卖花生瓜子矿泉水。

再加上这些外地的产品,展台提前就变得热闹无比。

有一家章城市的麻企,索性直接找到了省工商的庄局长,说我们也带了一些服装和包包,能不能……在北崇展示一下?

庄壁梵有点为难,搁在往常,他直接就拒绝了,你屁大一点的小厂,找我这个省局局长,就为这么一点小事?

不过他现在想把苎麻产业发展的功劳,落实到省工商局,那这些因素,就不得不考虑。

踌躇一下,庄局长还是打个电话给陈太忠,“小陈,忙不忙?”

“还真是有点小忙,”陈区长不太想去见庄局长,而且他也确实没闲着,“庄局有什么事儿?请指示。”

“有这么个情况,”庄局长把事情说一遍,“我觉得咱北崇苎麻厂,应该起好行业带头作用……希望你考虑一下。”

“这怎么说的呢?”陈区长一听这话,真是老大不乐意了,“庄局,我北崇为了搞这个苎麻文化节,投进来小四百万,这还不算省局赞助的五十万……他们花一分钱了吗?”

这话意思就很明显了,一句行业龙头,就想蹭我这么大的便宜,这不是做梦?

“太忠,你要这么想,北崇的苎麻优势,大到别人只有追赶的份儿,而且这个文化节,我认为还应该有第二届、第三届,”庄局长耐心地做工作,“咱们图的不是这一届,那么其他麻企的支持和认可,对北崇来说,也是很有意义的。”

当然不止一届,陈太忠认可这话,想当好主角,也得有龙套配合,但是想到这样被别人占便宜,他真有点不甘心,于是叹口气,“唉,这个突然袭击打得……我这儿真不好配合。”

“让模特们试一试吧,”庄壁梵也有点咬牙,心说章城这些人真是的,不知道早打招呼,现在才提出来,当然,他心里也清楚,那些麻企本来是持观望态度的,看北崇这边搞得热闹,才眼红地想插一脚。

所以庄局长只能跟年轻的区长好言商量,“如果能配合上北崇的风格,就台上走一走,大不了做个‘友情展示’的专项,不行的话……让模特们穿着衣服照几张相,对那些麻企,多少能起个宣传作用,指望他们请得起外国模特,那不知道是猴年马月的事了。”

庄局长马屁连连,陈区长也有点不好意思,“那行,让他们跟计委小王商量吧,不过……多少给人家模特一点好处,要不我在巴黎时装界也没面子。”

“你在巴黎时装界的……面子?”庄壁梵挂了电话,低声嘀咕一句,又侧头看一眼身边的文化厅副厅长,感触颇深地叹口气,“一个小女娃娃,就能决定让谁上不让谁上,北崇现在真是玩大了。”

“后生可畏,”副厅长笑一笑,又若有所思地问一句,“陈太忠在巴黎影响这么大吗?”

“好像他跟欧洲不少权贵关系不错,”庄局长心不在焉地回答。

“这样啊,”副厅长若有所思地点点头。

(两更到,这月不会再有双倍月票了,又看出月票的朋友,可以投票了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