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967章 恒大来人

第三千九百六十七章 恒大来人

陈太忠开了搭车的口子,这一下可了不得,庄壁梵好不容易做通了他的工作,马上吩咐其他麻企一句,经省工商局协调,北崇决定适当为大家宣传一下。

诸多麻企一听,登时兴奋鼓舞,有的单位此来,真的是存了借机宣传的心思,也带了一些精心设计的样品,但是到了北崇一打听,才知道北崇的区长相当难打交道。

而跟他们在朝田搞过座谈的两个副区长,根本不敢答应此事,说你们这种搭车行为,是陈区长最痛恨的,你们还是先跟陈区长达成一致吧。

此刻听说省工商协调到位了,大家心里的高兴,那真是没办法形容,但是那些没准备的企业听到这个说法,就有点急眼了,为什么事先不通知我们呢?

这个没准备,不是说一点商品都没准备,来的麻企,没多有少都带了一点产品,但是这些产品都是现成的,而不是定做的,比如说背包,起码有四家企业在生产这个,有一家麻企号称,自己的背包比闪金的还好,但是……他们的式样是仿闪金六格包的。

还有的麻企更绝,是直接带了面料来的,他们是想着宣传之余,没准能跟北崇谈一谈代加工,谁能就想到,北崇这边居然直接把巴黎模特借给大家用,于是立马傻眼——总不能让模特裹着一块布上台吧?

尤其糟糕的是,这些准备不充分的企业,没有一家是私企,更因为时下是国庆长假,很多地方来的只是销售人员,眼瞅着机会就要飞走,那真是要多着急有多着急。

总之,有人欢喜有人愁,那些准备充分的企业,就兴高采烈地找王媛媛报名去了,王主任本来的事情就不少,猛地又接手这样的活儿,一时间真有点手忙脚乱。

这也亏得是她,父母双亡唯一的弟弟在上学,又没有男朋友,长假期间也能一心扑在工作上,换个人来,真的未必做得到。

王媛媛向陈区长请示一下,就知道该怎么处理了,她先用蹩脚的法语跟巴黎模特沟通,然后对面前几家麻企表示,“下午两点,培训中心小礼堂,模特们有半个小时试穿你们带来的服饰,选中的可以现场拍摄,希望你们准备好小费。”

“还要小费?”有人举手提问,“该给她们多少?”

“每人大约一百美元,我个人觉得这个价位比较合适,”王媛媛没有含糊其辞,而是给出了自己的建议,从这点上看,不得不说她是个有担当的女人,“多了就是冤大头,少了跌份儿……北崇请她们来,出场费就是二十万美元,你们搭车不需要出太多,这是个参考数值。”

一百美元的费用,其实也不算低,不过大家换算一下,觉得还算划得来,关键是王主任说得明白,北崇出了大头,他们只是跟着沾光,于是又有人问,“怎么样才能让她们选中?”

“那就是看你们自己产品的魅力了,没有别的办法,”王主任回答完之后,转身离开。

“王主任,”一个身材高大的男人追了上去,此人剑眉朗目,长得异常英俊,他笑着发话,“我还有些不了解的地方,希望能向你单独请教一下。”

“没有必要单独请教,”王媛媛微微摇头,声音也变得冷冽了,“你当众问,我当众解答,当众回答不了的,那就是我也不知道答案。”

“我哥是陈正奎的同学,关系好得很,”男人压低声音,笑着回答,他不信一个县区的计委主任,会不在意市长的关系,“我是真心有事情请教。”

“你说的话我听不清,”王媛媛脸一沉,大声地发话,“大声一点,你哥是谁的同学?”

我艹,男子脸一黑,也不敢再说什么了,心里却发了狠:你且狂着,就你这态度,下午陈正奎来了以后,我非说你点小话不可。

此人其实没什么本事,办事也很不靠谱,但是他生了一副好皮囊,很得女性的喜爱,而他也好这一口,此次来北崇,他都不是为了什么业务,主要是想看一看巴黎的模特。

眼见北崇的计委主任不但权力大,又是如此年轻貌美,他食指大动,就想着泡上这女人的话,自己也爽了,还谈成了业务,妥妥的一举两得。

不成想人家一点面子都不给他,他心里这个恼怒,真是无法形容,至于说这样的美女,年纪轻轻位居高位意味着什么,他根本懒得想——你后台再硬,硬得过陈正奎?那是马上要接阳州市党委书记的主儿。

其他人看他受挫,却是一声不吭,这种出头的鸟儿,一向是不受大众欢迎的——尼玛,你私下跟王媛媛坐一坐,也别当着大家的面说嘛,合着就你有关系,别人没有?

而且大家都是干这一行的,所谓同行是冤家,目前齐集北崇,只是因为北崇的势头太猛了,让人生不出抗衡之心,你小子想私下走门路,八成还想人财两得吧?

倒是有个年纪大一点的,笑眯眯地发话了,“小赵在市里还有熟人啊?”

“算不上熟,我哥的同学,”英俊男子悻悻地回答,他觉得自己的面子落得挺狠。

“王主任是北崇重点培养的干部,市里的熟人恐怕也不顶用,”所谓人老成精,这位也不想开罪什么人,只是提示一句,“你没看到庄局长都专程过来了?”

“小赵你的熟人是谁啊?”偏偏有人煽风点火——当然,也可能是心存试探,“一般干部怕是真的压不住北崇。”

“像陈正奎这个级别的,不知道够不够?”小赵也是年轻人,吃不得激,直接翻开底牌,总算他没笨到家,没有直接说自己的关系是陈市长——虽然差不多已经是这个意思了。

“陈正奎?”其他人听到这话,个个表情怪异,相互交换个眼神,居然二话不说就离开了,只有年纪大一点的那位,是真的实在。

他犹豫一下,还是指点对方一句,“如果真是陈正奎的话,你了解一下他对北崇的态度,如果你只是举例……那就当我没说。”

陈正奎也不行吗?那小赵登时就愣在了那里——团省委下来的大市长,会害怕北崇?

这一幕,很快就有人反应到了陈太忠耳朵里——现在陈区长在北崇,真的是耳聪目明,他听说之后,只是淡淡一笑,心说小王这反应,还真有几分小白的味道。

只要你有成长能力,我绝对会为你挡风遮雨,陈正奎……那算什么玩意儿?

然而在下一刻,他就情不自禁地想到了一个问题:在吴言遭遇类似事情的时候,章尧东为她挡风遮雨,想必也不是那么轻松的吧?

这个猜测,有点颠覆他对章尧东的看法,尤其他第一次那啥吴书记的时候,她的红丸还在,老章那货虽然好权了一点,但是做人……还是有底线的。

不过,强行把哥们儿弄出凤凰,这笔账也不能就这么算了,陈太忠有点明白,为什么小白在谈起他和章书记关系的时候,为什么总是一脸为难了,她真的太难选择……

下午两点,陈区长准时出现在培训中心小礼堂,他不想为小事操心,所以将此事交给了王媛媛,但是有人威胁到他的下属,陈区长自然要站出来,为自家人撑腰。

有意思的是,隋彪居然也来了,目前北崇党政一把手之间,真的不存在什么不可调解的矛盾,隋书记很痛快地表示:有个关系托他关照一下,说章城的服饰,还是很不错的。

紧接着,庄局长也来了,省工商是发起人嘛。

模特们白生生的大腿,又出现在舞台上——虽然有些大腿是混血的,但是也养眼。

章城的服饰确实不错,来的厂家一共有八个,其中章城算数一数二的,所有麻企加起来,有十四五款衣物,现场做了拍摄存档,还有十一二个款式,可以拿到展示会上展示的。

就像庄局长上午说的那样,这些款式虽然跟巴黎的风格不同,但是带有明显的恒北地方特色,做个专场,问题不大。

拍板之后,大家就散了,陈太忠才走出培训中心,就见叶晓慧和一个中年男人站在一起,小叶子的脸上,有一点点无奈,见他出来了,就招呼一声,“陈区长,这是我们系主任韩老师,他想跟您说两句。”

“韩主任你好,”陈区长冲韩主任点点头,根本都不带再多说什么,而是扭头看向叶晓慧,“惠特尼不是让你们伴舞吗?你去好好准备,瞎转悠什么。”

“找不到合适的曲子,”叶晓慧只能苦笑了,恒北艺术系,终究不是舞蹈系,一帮姐妹们跳个集体舞没问题,但是专业伴舞,还是存在一些问题,“我们练过的一些外文曲子,都是时髦歌曲,像生命之杯这些……惠特尼不肯唱。”

生命之杯就是瑞奇马丁走红世界的歌曲,在天南人气爆棚——在世界人气也爆棚,但是惠特尼不肯唱,昨天她就跟陈区长说了,她很鄙视那个同性恋。

这就是歌坛天后的范儿了,惠特尼目前虽然处于低谷,但她终究是天后级别的,同级别选手唱红的歌,她是不会唱的——麦当娜很红,《我心永恒》很红,她能唱,但不会去唱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