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968章 盛况空前

第三千九百六十八章 盛况空前

“这还真是麻烦,”陈太忠听明白因果之后,微微笑一笑,“要不这样,你们选个她会跳、你们也会跳的舞,大家都跳舞,不唱歌了。”

“韩老师有合适的舞曲,”叶晓慧看一眼系主任,小心翼翼地发话,“她也带了伴舞的同学过来……这是宣传我们艺术系的好机会。”

陈区长的脸,刷地就沉了下来,他侧头看一眼,“韩主任你是不是该跟我说明一下?”

“嗯……怎么说呢?”韩主任是个中年女人,而且有着干部特有的干练,她沉吟一下回答,“首先我强调一下,我很想早一些联系你,但是陈区长你的手机一直很忙。”

“长假,不认识的电话我不接,”陈太忠面无表情地回答。

“参加这个活动,就算小叶她们的实习了,优秀的实习,在毕业设计里可以有加分,对她们有好处,”韩主任细细地解释——谁都知道,实习和毕业设计是两码事,但是一个搞金融的学生,在实习的时候接触到了巴菲特或者索罗斯,这无疑是要加分的。

“接下来是她们的伴舞,但是她们不能胜任,所以在电话里,我跟她们做了探讨,艺术系还有一个舞蹈协会,伴舞没有问题……这是一个跟国际乐坛顶级歌手接触的机会,我做为系主任,不能浪费这个机会。”

“你的机会,跟我有关系吗?”陈太忠说起难听话,绝对能噎死人,他冷冷地问一句,“惠特尼是我请来的,你现在是打算拿我北崇女孩儿的前途……来怎么我?”

“哎呀……陈区长你这话,是怎么说的?”韩主任真是有点哭笑不得,“我就是联系不上您,而我们艺术系还有能配合惠特尼的人……咱不能让美国人小看了咱们,这大过节的,我找人也不容易啊。”

“这个小破区长。做得太难了,”陈太忠叹口气,“搁在以前,找几个跳舞的也算事?”

对方纵有千般不是,但是有一句话是他很欣赏的——不能让美国人看了笑话去。这或许是韩主任的托词。然而不可否认的是,这托词确实打动了他。

然后这个事儿就这么说定了,韩主任带了一辆车和十几个学生来,事实上对她来说。这也是个大事,打断了她的国庆休假计划——但是恒北艺术系能跟惠特尼近距离接触,明年系里招生,增加的影响不可低估。

所以她也没说钱的事,陈太忠甚至有点怀疑。没准恒北大学愿意倒贴钱。

其实这也是他一厢情愿了,这年头教育产业化,也就是市场化了,搞高等教育的,都是要搂钱的,谁吃傻逼了倒贴钱?

这些因果不再说了,下午四点半,北崇的展示会正式开始,首先是庄局长讲话。然后又是陈市长讲话——没错,陈正奎也来了。

昨天是李强来的,但是李书记走了,而陈正奎知道,陈太忠真的跟李强不是一回事。北崇看似发展得猛,可在市级领导的层面,基本上没什么支持——那他就过来划拉一下,有业绩固然好。没业绩也无所谓。

肯划拉的话,可能有收获。不划拉就什么也没有,这笔账谁也算得来,而且北崇这次折腾得这么厉害,他若是没有反应,也容易被人小看。

北崇人很给面子,市长讲话的时候,没有人喧哗——事实上,这是陈太忠给本家面子,他若是表示不满,北崇老百姓肯定就跟着不答应了。

折腾到五点,巴黎来的大腿们终于露面了,这外国大腿真不是吹的,个顶个地笔直修长,还有人照例上空,引得老百姓们一阵惊呼。

展台面对的范围是很大的,后方没必要说,只说前方,是一片开阔地,这里曾经是民兵训练场,占地面积极大,训练场后方就是一个小山包,山包上还有树。

能看到这个展台的,足有二三百亩地大小,到现在为止,台下黑压压地挤满了人,尤其是训练场这一块,前方是占地七八亩的主席台和贵宾座,倒还好一点,后方的七八十亩地的训练场,满是黑压压的人头。

再往远处,还有零散的车辆,车上也满是人,粗粗看一眼,怕不有三四万人,要不说北崇闲人多,又是在放假的日子,多少人从远处的乡镇赶过来,还有外地的来客。

陈太忠坐在五十米开外,旁边还有晋建国和康晓安,敬德县的怜香惜玉也在一起,前排是陈正奎和庄壁梵之流的空间,他没兴趣凑过去,而晋部长虽然也是出身团省委,却是天南团省委,跟恒北团省委的陈正奎,实在没什么交集。

模特们的展示,只有半个小时,这是白天的日程,接下来就是北崇一些杂七杂八的节目,眼下的天色不太好,五点多就是阴沉沉的了,但是从京城里租来的一些音响和灯光,总是要在天擦擦黑甚至大黑的时候,才能显出效果。

就在这百无聊赖的时候,猛然间,前排一阵轰动,大家凝目望去,才发现t台旁边,已经站上了一个黑人和几个年轻的女子,“惠特尼……这是惠特尼休斯顿。”

下一刻,主持人报幕,是国际乐坛天后惠特尼上来献歌——主要是凑趣,她唱的是一首二十年前相当流行的歌曲,《巴比伦河》。

要说巴比伦河在中国,远比《我将永远爱你》知名,而且对唱功的要求不是很高,虽然意境比较哀伤,但节奏明显轻快——不像我将永远爱你,意境令人沉迷,但是节奏很……那啥。

扯这些就远了,中西方文化的交流,总是存在各种的不搭调,谁也不能说完全了解了对方,反正巴比伦河……它就是比较容易被中国的群众接受。

这首歌在中国是如此地有名,又只是简单的迪斯科舞蹈,在跟惠特尼交流能伴什么舞的时候,韩主任提出这首歌,这就是老人的经验了,而小叶子她们做为八零后,没想起这首歌。

惠特尼欣然同意,演唱巴比伦河的是波尼姆,这个组合早已经烟消云散,是过去式的了,给她造成不了什么困惑,尤其需要指出的是,波尼姆的团队是有色人种组成的,她认可这首曲子,真的是再正常不过了。

音乐声响起,二十几个青春靓丽的女孩翩翩起舞,场面登时安静了下来。

“bytheriverofbabylon,”惠特尼休斯顿的身子一顿一顿,开口唱了起来,看得出来,她非常享受这种感觉,而伴唱的小吴,动作幅度更大。

小曾和小吴是伴唱,两人都听过这首歌,主唱可能有难度,balabala地伴唱是没问题的,至于那位前辈,他年纪大了点,上台不合适——据马总说,这也是惠特尼的意思。

这首歌,北崇的老百姓知道得不多,但是对他们来说,歌曲的节奏感强很好听,而前排贵宾席上的人,明显就勾起了一种怀旧的感觉,就连陈正奎都情不自禁地微微晃着脑袋。

直到过门演奏的时候,他才回过神,冲身边的庄局长笑一笑,“听到这歌,就想起了二十年前……那时候年轻啊。”

“原来你是喇叭裤青年,”庄壁梵听得也笑,“这首歌的影响可真的大。”

一曲唱完,全场响起雷鸣一般的掌声,惠特尼点头致谢,也没在乎大家的挽留,就转身下台了——对她来说,这只是娱乐,而不是演出。

不得不说,这首歌选得非常好,掌声久久不散,而且天大艺术系的女孩儿们的表现也不错,因为是迪斯科曲目,不止是韩主任带的学生上台了,小叶子等人也上去了,一水儿年轻漂亮的女孩儿,健美短裤小吊带,谁说只有巴黎的大腿好看?

接下来,女孩儿又表演个集体舞,然后就是模特们上场,这次是恒北元素的集合,跟凯瑟琳带来的服装相比,风格明显地不同。

这次的展示,又花了十几分钟,然后又是地方特色节目,等到七点的时候,舞台上所有的灯光统统亮起,照得t台上亮如白昼,这就该是大戏,最后的展示了。

自然光和灯光照射的效果,是绝对不同的,激光灯也在透明膜布上扫出一个又一个的图案,不住地变化着,更为展示会增添了几分魔幻的效果。

哪怕同样的服饰,再次穿出来,就是截然不同的效果,打头的两个模特才一出场,就引起一阵阵的惊呼,“好像比白天更好看了。”

事实上,白天的时候是阴天,光照效果并不是很好,陈太忠看着大家如此兴高采烈,心说这二十万的灯光音响,还真的没有白租。

就在此刻,廖大宝从旁边走过来,低声汇报,“气象局那边来电话了,大概还有十分钟左右,城区这一片就要下雨了。”

“啧,”陈太忠无奈地站起身,心说哥们儿一搞文化节,就总要遇到下雨,真不知道是撞了哪门子的邪。

上次他在天南搞重阳黄酒文化节,就是临到结束的时候,下了一场雨,而眼下这么多人聚集在一起,更要注意下雨的疏导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