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969章 疏导能力

第三千九百六十九章 疏导能力

若是陈太忠愿意的话,他可以中止这一场雨,但是他为什么要中止呢?就这样的场合,让大家演练一下疏散,也算积累经验吧?

所以他走到T台旁的排练场,找到了正在指挥的王媛媛,“要下雨了,赶紧通知协防员们一声,做好疏导的准备。”

由于今天是阴天,下雨的概率极高,北崇台昨天已经播报了今天的天气,但准备得充分一点,还是很有必要。

要不说这王主任忙呢?她召集起了协防员,一来是要加强城区的巡逻,防止有人趁周遭无人的时候,入户偷盗,二来就是维持现场秩序。

这个工作,是她和分局朱奋起共同承担,但是朱局长只能指挥警察,协防员是听王主任的,像现在已经到了三万余人,虽然人多,却秩序井然,这其中协防员们功不可没。

“好的,我马上通知大家,”王媛媛点点头,此时要通知到协防员,再给群众打预防针,只要一开始不慌乱,就不会出现踩踏现象。

这么大的一片地,想把通知及时传达下去,也是要费一阵功夫,尤其是协防队员们还要跟台上的音响比嗓子,说不得来来回回奔走,大声嚷嚷强调着注意事项。

有人听进去了,有人就觉得麻烦,嫌他们挡住了自己的视线,“知道了知道了,快走吧,我们都带了雨伞呢。”

就在这奔走中,七八分钟一转眼就过去了,小雨窸窸窣窣地下了起来。

演出的台子是临时搭建的,挡风遮雨倒是没有问题,但是台下别说普通人了,就是贵宾席,也不过是椅子好一点,前面有桌子摆放茶水,头顶却是没有遮挡的。

“下雨了,”陈正奎感受到了清凉的雨丝。他摸一下自己的脸,又抬头看看天,愣了一愣之后,转头缓缓看向身后。

由于他在前排,位置比较低。看不太清楚后面的反应。陈市长一急之下,就站了起来——现场的观众超过三万,一旦乱起来,发生严重的踩踏现象。那就麻烦大了。

五六年前,朝田就出现过这样的惨剧,死了三十几个,伤者无数,负责组织活动的副市长在接受调查后。被判刑了,大市长也因此提前二线,市党委书记都受到了警告处分。

关键是,当时朝田的大市长不在现场,都受到了影响,而他陈某人这个市长,目前可就是在现场的,陈正奎想到后果的严重,哪里还坐得住?

我一开始就该考虑到这个问题的!陈市长心里暗叹。他其实不缺类似的预判,但是他跟北崇真的不对付,来就是凑趣的,自然不会去关心北崇的组织——他不想过问任何东西。

其次就是,他是真没想到。北崇居然来了这么多人,要知道,这个区总共的人口,还不到二十万。

协防队员们在人群中奔走。但是非常遗憾,此刻的天色基本大黑了。又是阴天,他实在有点看不清楚,庄壁梵看到他的动作,也反应了过来,跟着站起身往后看。

“看来需要中止一下展示了,”庄局长扫了一眼之后,马上做出判断,“用麦克风提示一下,大家不要慌,”

事到临头了,再这么搞顶用吗?陈正奎心里不太看好这个建议,搞不好大家原本没有慌乱,台上说一声,反倒是要乱了。

可是眼下,总不能什么也不做,陈市长正说要采纳这个建议,他身后走来一个女子,她大声地喊着,“诸位领导请坐下,现场的应急措施已经准备好了……请您们不要担心。”

陈正奎扭过身子来,看到的是一个三十出头的女人,他对这个女人多少有点印象,似乎是北崇计委的,于是暗暗松一口气,沉声发问,“你们做好了准备……不需要帮助?”

女人是计委办公室主任齐莹,她笑着回答,“昨天我们在电视台就预报了天气,提醒大家带雨具,今天还发动了一百多名协防员帮忙维持秩序,刚才他们已经在后面喊话了,主要是音响效果比较好,诸位领导可能听得不是很清楚。”

陈正奎听完之后,跟庄壁梵交换个眼神,两人缓缓落座,心情也放松不少。

这时雨就慢慢地大了,旁边有人给领导们递过来雨伞,大家打着伞继续看展示。

台上的模特们并没有受到太大的影响,虽然T台伸出的一截,也没有遮挡,但是北崇这边准备了不少苎麻布做的雨伞——这原本是阳伞,但是遮雨没有问题。

高挑的模特、白生生的胸脯和大腿,艳丽而时尚的服饰,手持雨伞在T台踩着猫步,细密的雨丝被雪亮的灯光照得纤毫毕现,这是第一届苎麻文化节留给观众们最深的印象。

有个模特不小心踩到一小汪水,脚下打滑差点摔倒,仓促之间她手脚并用,才保持住了平衡,由于动作过大,而她又是上空的,胸前的双峰被甩出来,两点嫣红暴露在大家的眼中。

这只是一瞬间的事,但却被不少人捕捉到,甚至有人很响亮地嘬起了口哨。

“嘿,”陈正奎听到此起彼伏的口哨声,哭笑不得地摇摇头,心说阳州人也就是这素质,若是搁在巴黎那种高雅的地方,大约大家只会无所谓地笑一笑。

然而,就是这个小插曲,又让他的心提了起来,说不得再次站起身向后看去,台上这么亮都打滑,后面那么多人呢?

庄壁梵也跟着站起来,然后两人就看到,身后密密麻麻的人群中,有一道道雪亮的光线,却是协防队员们都带了大号电筒,引导大家离场。

今天来的不少人,都准备了雨具,还有一家三口打一把大伞的,这是北崇难得一见的盛景,离场的人并不是很多。

当然,这个不多只是相对而言,绝对数量是不少,训练场上没什么灯光,不过展台的灯光极亮,散射的光线也基本上能照清脚下的路,再加上协防员电筒的指引,离场的人就是默默地离开,甚至连什么声音都没有。

陈正奎和庄壁梵看了一阵之后,又转身坐下,好半天之后,庄局长才叹口气,“啧,北崇这活动准备得,还真是很充分啊。”

“嗯,有条不紊,”陈市长点点头,淡淡地吐出几个字,他很不想夸陈太忠,但是他不得不承认,能让散漫的北崇人,如此守序地离场,那真的不容易——尤其这只是应急预案,没有人确定,今天会不会下雨。

“他们说的协防员是怎么回事?”庄局长好奇地问一句,他没听说过这个称呼,而且组织一百多人——这个编制是不是有点大?

“是他们自己搞的一套,”陈正奎没好气地回答,心说北崇弄的协防员,根本是独立王国的暴力机关,有什么好说的?

庄局长听出了他语气不善,也就不再发问。

恒北的秋雨,一般都不会很大,大约是七点四十左右,最后一场的展示收场,观众们纷纷离场,现在的人数,就是两万都不到了。

还有人闲得无聊,在继续看剩下的节目,陈市长和庄局长却是没兴趣了,站起身才待走人,不成想主持人又走上来报幕,“下一个节目,惠特尼?休斯顿独唱,《雨中曲》。”

雨中曲也是很有名的一首歌,不过在中国的影响不算太大,尤其是这首歌不但边舞边唱,而且还是男声唱的。

可是惠特尼来了兴致,就不管那么多了,她身穿一个小背心,下身是一条短短的热裤,一手持伞一手持话筒,就一个人在舞台上玩了起来——倒是韩主任会这个曲子,专门为她伴奏。

这个曲子,比《巴比伦河》的节奏差很多,北崇人不太能接受得了,所以她在台上玩她的,台下的人走自己的,互不影响。

倒是一些有意离开的艺术家见状,又留下来观看,还有一个三十出头的男人自告奋勇要上台,惠特尼玩得正嗨,点点头同意了,结果这位攥个雨伞走上去,跳的也是《雨中曲》的舞蹈,比她还专业。

一曲跳完,惠特尼浑身湿淋淋地走到后台,等她擦干身上,走出来的时候,正好看到陈区长正站着跟灯光音响师说话——下雨的时候收器材,千万注意防触电。

“哈,玩得真开心,”她走上前,笑眯眯地发话,发梢兀自还在向下淌水。

“是不错,《巴比伦河》比《雨中曲》效果好,”陈太忠笑着点点头。

“大众的,肯定是最受欢迎的,”惠特尼不以为然地回答,“但是《雨中曲》我玩得很开心,今天我是娱乐来了,难道不是吗?”

“你能这么想,我很开心,”陈区长笑一笑,又看一眼台上,轻喟一声,“要结束了。”

“正因为有结束,生命才会美好,这就是要我们珍惜,每一个精彩的瞬间,”惠特尼很认真地回答,看得出来,她今天真的很享受。

“看起来,你今天可以睡个好觉了,”陈太忠笑眯眯地回答,心里却是有点无语,哥们儿真没想着跟你谈哲学。

他想的是,这个活动搞完,终于可以轻松两天了,国庆长假才开始,区长也不是铁人人,也需要休息和放松吖……

(今天三更,大家别少看了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