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970章 别情

第三千九百七十章 别情

展示会在接近九点的时候结束,陈太忠又现场指挥疏散,这时场内还有七八千号人,然后他又监督大家把该拉闸的地方拉了闸,这才赶往培训中心。

此时培训中心的宴席已经摆开,陈市长甚至已经吃过饭走人了,大家都知道他跟陈区长不对付,倒也没觉得奇怪。

陈太忠上前敬模特们两杯酒,又敬沈远一干人两杯,然后陪晋建国吃几口菜,就站起身走人了——他实在没办法再呆,多少认识不认识的人过来,跟他搭讪。

这些搭讪的动机,都不是很单纯,夸两句北崇组织得好,然后就开始旁敲侧击地打听,有关心惠特尼休斯顿的,有打听巴黎模特价码的,更有甚者,想了解北崇下一步对苎麻的经营方式。

倒是庄局长,真心实意地夸了陈太忠两句,他对那个疏散的印象非常深,而且不吝溢美之词,“……别人觉得这样疏散是正常的,但是北崇在之前,就没有搞过类似的大型活动,你们能搞得如此井井有条,是下了大功夫的,于无声处听惊雷,善战者无赫赫之功……”

陈太忠在回去的路上,心里还禁不住嘀咕,要不说这就是领导呢?

不讲理起来,那真的是一点不听劝,简单粗暴地指示下级部门,容不得半点异声——像上次跟日本三松的谈判,庄局长就是一副一言堂的样子,只觉得是在帮助北崇,根本不去考虑,北崇是否需要这样的帮助。

而领导若是愿意讲理,下面人做出再小的成绩,他也看得到,那叫个眼里不揉沙子,像北崇今天组织的这个疏散,搁在不明就里的人看来,真的是乏善可陈。但是庄壁梵就能看出里面的不凡之处,夸赞也是夸到了点儿上。

事实上,他说得一点都没错,于无声处听惊雷,做好一件该做的事,并不意味着事情本身是简单的,而且庄局长更明确地指出——北崇以前就没搞过这么大的活动。

没错,这就是厅级领导。连上级领导的马屁都拍得了,真想赞扬下面人,那绝对是言之有物,能感动得下面人涕泪横流,恨不得为领导效死。

当然,陈太忠不会涕泪横流。但是心里也难免些许的得意,带着这份心情,他回到小院,听着沙沙的雨声,拎出一扎啤酒,翻出一包花生米,坐在屋檐下,悠然地喝起酒来。

明天巴黎的模特离开,紧接着凯瑟琳应该也会离开。然后北崇就会安静些时日,那么,我是不是该回一趟天南呢?

他正胡思乱想着,就听到有人按门铃,走上前打开门,他有点傻眼,凯瑟琳和惠特尼站在门口,身后是这几天常在小院住的人,“你们不是……”

“我们回来睡觉。”凯瑟琳笑着回答。绕过他径自向院里走去,“下雨呢。别挡着。”

惠特尼不懂中文,不过看他的模样,也猜得出来话的意思,于是走进院子之后,她歉然地发话,“我本来想尝试回去休息的,但是我的门口有雨伞……很多的雨伞。”

“哦,那就在这里休息吧,”陈太忠点点头,打开天眼看一下,果不其然,三号院门口有四五把雨伞,旁边还有两辆车,这样的雨夜,门口还有人蹲守,真不愧是天后的待遇。

要搁在往常,陈区长就直接出门撵人了,不过此刻他正一个人呆着无聊,于是笑一笑,“惠特尼你的魅力还真大,恢复了状态,这么多人上门。”

“我的状态并没有恢复,只是今天玩得开心,”惠特尼走到桌边,看到有啤酒,伸手就打开一瓶喝,一边随意地回答,“不知道为什么,在你这个院子里,我的心情就能平静。”

这是大实话,她若真是想回那个院子睡,倒也不会在意门口那几把雨伞,她的保镖并不是吃素的,刚才在现场和餐厅,保镖就挡了不少人。

“我也希望你来这里,正好我可以假公济私,”陈太忠见她说得直接,就笑了起来,然后他看一眼贝拉和葛瑞丝,“你俩明天不走吗?”

“正是因为要走,才会来,”葛瑞丝幽幽地回答,小贝拉听她这么说,眼睛登时就有点发红。

“圣诞节来看我吧,”陈太忠很随意地摆一摆手,“回头厂子起来了,给你俩个广告……好了,时间不早,我们要抓紧每一分一秒。”

第二天一大早,陈区长亲自将葛瑞丝和贝拉送到培训中心赶大巴,所幸的是,惠特尼也起来了,陪着他一起去,大家只当这俩巴黎女孩儿是她的朋友,也没有太多的闲话。

接下来的两天,文化节的影响就渐渐地过去了,不过惠特尼在这里住上瘾了,不着急走,陈太忠也乐得她在这里,起码跟凯瑟琳、伊丽莎白和马小雅偷情的时候,有个掩护。

休斯顿小姐也习惯了他的荒唐,经常晚上九点就撵着他上楼去了,“你们在楼上想怎么折腾,别影响我看碟。”

不过收留一个天后,压力也是山大,上门拜见陈区长的各种人极多,十月三号中午,姜丽质居然从海角专程跑过来看惠特尼。

小姜是个多愁善感的人,她非常喜欢看《保镖》,也非常喜欢那首歌,一来不顾旅途劳累,就要请休斯顿小姐吃饭,酒桌上就聊起了保镖的剧情,她的英文不是特别好,但是身边有马小雅和凯瑟琳,自然是不愁沟通。

聊着聊着,她就轻声地哼起了《我将永远爱你》,难得的是,她哼的调子非常准。

“真没想到,你还有这一手,”陈太忠听得分外讶异,他若有所思地点头,“03年的春晚,这是又要多一个节目了。”

“上春晚?”马小雅听得眉头一皱,于总和苏总就运作类似的事情,她自是知道,小姜这个……勉强算业余选手里出类拔萃的,这个水平上春晚,真的要笑掉人的大牙。

“家里的春晚,”陈区长微微一笑,“今年就说要搞,结果有点仓促,明年春节,一定要搞一下,嗯……争取超过中视的春晚。”

陈太忠的女人里,有艺术细胞的太多了,任娇和蒙晓艳都能跳一跳舞,刘望男是文艺兵,田甜和马小雅就不用说了,董飞燕跳舞也拿手,林莹唱歌跳舞都行,再加上葛瑞丝和贝拉走个猫步,小伊莎打一趟拳,丁小宁这玩仙人跳的演个小品……

“真不害臊,”马小雅听得就笑。

惠特尼听不懂他们在说什么,不过她身边有翻译,将几个人的对话翻译了过来,她听得一时有点恼怒,“陈,她也是你的情人?”

天后身边,从来不缺少粉丝和追随者,但是她此来中国,是要调整身心,所以很低调,而这趟中国之行,有收获也有失落——收获的是一种神奇的面霜,失落的则是,她很悲哀地发现,自己在中国比较偏僻的地方,并不被大多数人认可。

《我将永远爱你》一曲,居然远远比不上《巴比伦河》,这个现实令惠特尼有抓狂的欲望,她当然知道,地域和文化的不同,会导致艺术受众的不同,但是这个差距……是不是有点太大了?

而她唱雨中曲的时候,玩得特别开心,但是按照美国人的习惯来说,这种即兴的发挥,应该也是很受欢迎的——甚至很多人都不喜欢正剧,就喜欢这种随性。

她玩得很嗨的时候,场下观众我行我素的,散去不少,惠特尼秉承了美国人的观点,认为自己追求乐趣的时候,不需要太在意别人的反应,只要开心的同时,没有打扰别人就好。

然而,她终是曾经红极一时,是习惯了被人追捧的,回来以后,想一想别人不认可自己的发挥,心里多少也难免有点悻悻——大部分中国人,真的不懂艺术。

当然,懂艺术的中国人也不少,像那帮女孩的老师,就挺懂欣赏的,但是那个人做事,目的性太强,惠特尼非常反感这种人,难道我们不能认真地只谈艺术吗?

正是因为如此,对这个找上门的小姜,她是非常喜欢的,这是一个很单纯的粉丝,她喜欢自己的歌和电影,也会唱,但是她又没有别的目的,只是喜欢。

这样的歌迷,惠特尼在欧美有很多,但是在中国,就是比较珍贵的了,所以她一听说,这女人也是陈太忠的情人,就有点为她抱不平。

“很奇怪吗?”陈太忠淡淡地看她一眼,“我的情人和你的歌迷,这并不矛盾。”

“确实是这样的,”惠特尼想一想,郑重其事地点点头,“不过我很好奇,你还有多少女人?据说有的酋长,可以有五百多个妻子……我没有讽刺你的意思,我希望她们全部是我的歌迷。”

“首先,我不是酋长,”陈太忠笑一笑,“其次,我还有四五个情人,正在来这里的路上,并没有四五百个那么多……我想今天晚上小院里,你会睡得比较安稳,我们会出去。”

确实是这样,丁小宁的大巴,正在驶向北崇,这是姜丽质说的,她只是着急见到休斯顿小姐,所以提前来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