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972章 河边雨夜(上)

第三千九百七十二章 河边雨夜(上)

无限制的狂欢,最终果然容易沦为放纵,陈太忠很是为董飞燕的提议吃惊,可是再一想,自己第一次跟她好的时候,似乎就是车震——车外也是在下雨。

当时两人还绊了两句嘴,陈区长超强的记忆开始复苏,既然是有前因的,他就不介意践诺了,于是微微一笑,“行,凯瑟琳,要那辆车把车灯关了。”

那辆大巴上的人已经打开了电视,电子管屏幕的光线照射在人脸上,发出了幽暗的反光,不过大车灯还没关,正从右侧后方照在凯斯鲍尔的车门上——这是为了方便大家上下车。

凯瑟琳一个电话过去,那边就关了大灯,吃喝完了玩也玩了,看会儿电视就可以休息了,那辆大巴的条件不如这辆,可也是豪华大巴,七八个人在上面,还不是想怎么睡就怎么睡?

惠特尼也是上了凯斯鲍尔,不过她真的听不懂中文,见到车主人拿出窗纱和胶带,她大致还能理解是什么意思,但是另一个女人的话,她就完全不懂了。

眼瞅着那女人去后面一趟,回来就将半湿的牛仔短裤换成了宽摆短裙,而陈太忠则是夹着一卷凉席往车下走,想到后面的车将车灯关了,她猛地反应过来了什么,冲着凯瑟琳嘟囔一句,“天哪,他们是要出去做那种事吧?”

“是这样的,”凯瑟琳的眼睛在发亮,她刚才也在外面跳舞了,玩得很疯狂,一边回答,她一边抓起一罐啤酒打开,信口反问一句,“他们很懂得生活,不是吗?”

“大部分人都可以的吧?”惠特尼耸一耸肩膀,心说如果给我一支大麻,我甚至都不需要那一卷席子。不过就是雨中**而已,“这雨又不算大。”

“是吗,我想我也可以试一试,”凯瑟琳有点蠢蠢欲动,她虽然被人称作坏女孩儿,但是还真没做过太**的坏事,“不过,我想我应该先换一条下摆比较宽的裙子。”

在陈太忠的女人里。董飞燕的草莽性子,仅仅次于丁小宁,刚才她跳舞并没有完全尽兴,仗着酒意提出了这个挑战,眼见陈太忠应战,她自是不会退缩。

不过跟着陈太忠下了车。又走几步,她就有点退缩了,眼前真的是黑压压的一片,耳中也只能听到窸窣的雨声,轻微但却是无边无沿,好像这天地间就只剩下了无尽的昏暗,和永无休止的细雨。

回头看一眼,身后的两辆车里,隐约有灯光透出。但是转头回来,又是不尽的昏暗。

这昏暗不是绝对的黑暗,有点灯光的散射,也有些许的天光,董飞燕隐约能看到,陈太忠在身前一米多处弯下腰来,往地上铺凉席。

河滩的地面,原本就湿乎乎的,又有不少的鹅卵石。好在他们停车的地方相对平坦。还有人曾经垫过一些渣土,躺在上面应该不会很硌人。

不过。想到地上终究不是很干净,没准会有小虫子什么的,再看看周遭的昏黑,董飞燕有点想退缩了,她抬头向天,任由细雨纷纷洒洒地落在脸上,“太忠,站着就可以了吧?”

“我裤子都脱了,你跟我说这个?”陈太忠的声音近在咫尺,但是偏偏让她看不太清楚,他在昏黑里轻笑着,“野炊算什么?野战才浪漫。”

“咱们……咱们可以站着,”董飞燕一伸手,捉住了他的一只大手,又掀起裙子,将他的手放进两腿间,“你看,我都准备好了。”

陈太忠大手一捂,发现触手之处细腻湿滑,还有一些毛茸茸的感觉,敢情她刚才脱去短裤换上短裙,不仅仅是因为短裤湿了,更是因为她要脱去里面的小内内,下身只穿了一条短裙出来,裙子一掀,站着就可以在雨中做了,谁规定做的时候一定要躺着?

“这可不够刺激,”陈区长轻笑一声,另一只手也伸过来,轻轻地摩挲着她**的长腿,只觉得非常结实有力,他想享受被这双长腿紧箍的感觉,“反正疯一次嘛,怎么……不敢?”

“谁怕谁呀?”董飞燕就是那种数鸭子的,怎么都不会嘴软,而且十月初的雨夜,又是在河滩,多少有些凉意了,她感受着腿上那只大手的火热,身子都有点软,被另一只大手罩着的地方,也觉得肿胀难耐。

“那么,先跪着吧,我先适应一下,”她身子一歪,跪在凉席上,双腿略略分开,从后面掀起了裙子,冰凉的雨丝打在她**的肌肤上,让她越发疯狂,于是她抬手就去解他的皮带,不成想触手处,握住了一支昂扬的壮硕。

她才待将它引向自己身后,陈太忠却是看出了她的为难,索性身子往凉席上一躺,“好了,你不敢躺我敢躺,你在上面……这总没问题吧。”

“当然没问题,”董飞燕长腿一偏,就跨坐在了他身上,捉着小太忠在自己腿间滑动两下,身子就慢慢地沉了下来,先轻轻地上下起伏几下,待彻底润滑之后,她发出一声哭泣似的呻吟,就疯狂地动作了起来。

列车员的体力,那真不是盖的,她动了四五分钟,只觉得雨水也浇不熄浑身的燥热,索性一抬手,将上身的小吊带脱去,任由雨水洒落在她**的身上,一边大声呜咽着,一边急速上下起伏着。

不知道过了多久,她从痴狂中略略清醒了一下,发现自己只能无力地前后挪动,索性身子往凉席上一栽,也顾不得那许多了,“太忠,该你上来了。”

陈太忠却是被勾出了野性,腰肢一挺,就将她翻在身下,一边动作,一边闭上眼睛,贪婪地呼吸着雨中的清新气息。

微寒的秋雨夜,寂静空旷的河滩,嗅着清新的空气,听着细雨沙沙地落在地面和河面,身下一个成熟美艳的女人,任由自己予取予求,其间还夹杂着沉重的喘息,以及难以掩饰的、陶醉的呻吟,这一切的一切,太令人沉醉。

身下的飞燕,双腿紧箍着他的身体,冰凉而有力,她的脸颊、胸前的双峰,一切的一切,都是湿润而冰凉的,偏偏小腹下有一团火,泥泞却又火热。

直到董飞燕凄厉地长嘶一声,四肢牢牢地箍住他的身体,全身不受控制地抖动着,**着,他才从这份陶醉中醒来。

良久,她长出一口气,在他的身下有气无力地低语,声音好像是由喉咙里直接传出来的,带着说不出的慵懒,“你真的是一团火,这个时候,没有比抱住你更舒服的事了,也不枉我为你白守了这么多天……咦,雨停了?”

“看把你陶醉的,我打着雨伞蹲半天了,一直在给你挡雨,”她的头上传来一声轻笑,却是凯瑟琳的声音,“小丽质,到你了,等的人还多呢。”

董飞燕闻言,勉力睁开双眼,模模糊糊看到有几个人影晃动,却是怎么也看不清楚面目,就在此时,姜丽质的声音传来,“飞燕姐正享受呢,再等她一会儿吧。”

“快换人吧,硬邦邦地戳着,要撑死人,”她用力推开身上**的男人,坐起身子四下**,“我的背心呢?啧……这还得先拧了水才能穿。”

“太忠,我先在你身上坐一坐,”姜丽质撑着雨伞坐下来,陈区长还当她也要女上位的时候,她的另一只手搭在他的肩头,将他拽了起来,凑过去小嘴,激烈地吻着他。

小姜的**,总是表现得与众不同,她亲吻得非常动情,陈太忠一边回吻着,一边探手进衣,摸着她**的背脊和双腿。

丽质就是不一样,这时候还穿着素雅的长裙,他心里暗暗地感慨,大手就顺着腿摸了上去,嗯……咦,你也是真空的?

对他的抚摸,姜丽质表示出了神经的粗大,一点反应都没有,只是热情地吻着他,直到小太忠一点一点推进去的时候,她才挪开嘴巴,轻吸一口气,发出一声低微而长长的呻吟,“哦~真好,怪不得飞燕姐受不了。”

事实上,小姜同学一旦放开了,其豪放一点都不比别人差,二十分钟后,她从凉席上起来的时候,不但雨伞被她丢开,浑身上下也就只剩下一条裙子了。

这一晚河滩,春色无边,大家好像延续了野炊的兴致,陈太忠在姜丽质身体里释放了**之后,不到五分钟,又被李凯琳勾得再次跨马提枪,然后又是丁小宁。

凯瑟琳好不容易等到丁总也满足了,才说自己能疯一下了,张馨又从车里下来了,她穿着的,是董飞燕换下来的裙子——那裙子甚至还没有完全烘干。

张总的骨子里,是个向往浪漫的人,不过她的体质要弱一些,很担心被秋雨一淋,再被夜风一吹,没准就要感冒发烧,可是看到大家都玩得那么开心,她喝了一罐啤酒之后,就壮着胆子脱掉身上的筒裙,抓起董飞燕的裙子下车。

对于这个插队的选手,凯瑟琳也不能说啥,这些姐妹全是今天来的,她没办法抢。

陈区长将张馨放在凉席上,掀起裙子,在她的腿间掏摸一下,觉得触手处又是一片温润和毛茸茸,禁不住轻声笑了起来,“我发现,真空才是野趣的真谛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