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974章 各种不便

第三千九百七十四章 各种不便

只喜欢风景的女人,真的不多,陈太忠双手插在口袋里,懒洋洋地跟在一群女人身后。

在游山玩水了一天半之后,大家来到了通达,陈区长才说,通达附近的风景区没什么意思,估计也是人满为患,众女马上表示,说我们可以去逛街。

倒是姜丽质建议,说咱们是不是可以去烟云山看一看,那里曾经埋过太忠,登时就有人表示反对,说那种不吉利的地方,还是不要去了。

两辆车是四号晚上到的通达,当天又是放浪形骸一个夜晚,五号上午十点开始逛街,因为大家休息得比较充足,所以逛得也兴致勃勃。

通达的发达程度跟素波相仿,也有个步行的商业街,就是这条商业街,诸女就逛了整整六个小时,到现在为止还没逛完——这还是没逛最热闹的两个商场。

这么庞大的美女阵容,当然会引起旁人关注,总算是惠特尼和凯瑟琳等人知道低调,都戴上了太阳镜,否则万一被人认出乐坛天后,怕是不用仙术冲不出来了。

马小雅和刘望男比较可恶,这俩已经坐拥千万身家了,却是兴致盎然地跟商家讨价还价,三块五块的都要争执,用她俩的话来说,逛街享受的,就是讨价还价的乐趣。

真是恶趣味,年轻的区长很无奈地想着,跟着她们走进一家新开的商场——总算还好,这是步行街最靠边的一家了。

但是悲催的是,这家商场很大,档次也高,居然还有首饰和珠宝专柜,一干女人又兴致勃勃地围了过去,某人看着暗暗撇嘴——唉,首都什么首饰没有?着急了去巴黎、伦敦或者纽约买了,通达能有什么好款式?

别说,马小雅还真的看上一对耳环。惠特尼看上了一个观音挂坠,其他人也有意买一点,这阵势甚至惊动了珠宝专柜的领班,那是一个三十岁左右的女人,样貌周正大气。

她笑眯眯地建议,“黄金周活动期间,商品一律八八折,现场购物超过五万元的。享受七五折优惠,几位若是愿意填写一张调查表,我做主了,给你们优惠到六八折。”

“不用了,就七五折吧,”丁小宁一摆手。替大家做主了。

“只是填一张表,就能省几千块啊,”那领班简直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,她这样主动卖好的时候,还没见过谁不领情,买珠宝的人再大款,也不会到手的便宜不沾。

她是见到这一帮人不但身材样貌不错,气质谈吐也很好,隐隐有逼人的富贵之气。就想着套一份交情,谁成想……人家居然不在乎这点钱!

此刻,就连喜欢讨价还价的刘望男和马小雅,也没有任何的反应,因为这个便宜不是白占的——买家要留下个人的资料,她们今天遇到的这种情况多了。

店家想通过让利,收集高端客户的资料,这个手段可以理解,但是这一行人。谁的身份便于公开?也就是马小雅和凯瑟琳的几个随员。相对不太要紧。

这是今天常见的扰人之处,紧接着。另一幕扰人也出现了,两个二十七八的年轻人走到陈太总身边,笑眯眯地发问了,“这位兄弟,你们这都是干啥的?全是美女啊。”

陈区长淡淡地扫一眼这两位,两人衣着考究眼神精明,还带着点痞气,要搁给不愿意惹事的人,少不得要抬出来身份吓唬人。

陈太忠也不愿意惹事,所以他根本就懒得回答,只是扫一眼就收回了目光。

“我说你这啥意思啊,”一个小伙子就不干了,有些沉默,是可以被视为怯懦的,“无非问你一句话,就牛逼成这样?”

陈太忠再次扭头,轻轻地吐出一个字,“滚!”

“我艹,”挑衅的小伙子不干了,身子一虎就要前冲,旁边那位拉住他,“算了。”

“你刚才说了两个什么字?”陈太忠这下不干了,冷冷一眼扫来,“有种你再说一遍。”

其实他高大的身材,还是很有威慑力的,那俩小伙子不再说什么,转身离开,待走得远了,发狠话的那厮才冷哼一声,“行,你有种。”

陈太忠无奈地咂巴一下嘴巴,心说这欠收拾的人真多,遇上这种人不计较不行,计较得狠了也没意思,光今天就遇上好几拨了,他真要随着性子动手,那也别说休闲了,只能在警察局泡着过长假。

这就是跟着诸多美女的第二点不爽了,若是有人想了解美女的根脚,必然会找到他这个男人身上来,虽然马小雅、凯瑟琳和惠特尼的跟班里,都有男人,但是跟大队人马若即若离的,只有陈某人一个,不找他问找谁问?

接下来,大家又转了几层楼,看了一些衣帽鞋袜,由于人多,还分成了几拨,陈太忠发现汤丽萍对购物的兴趣不大,扯了她在一边说话,“我就奇怪了,首都啥东西没有……她们至于这样吗?”

“这倒不是你这么说的,”汤总笑着摇摇头,“因为京城的东西太全了,经常就有款式卖断货了,就拿这裙子来说,一个款式出多少套,那是有数的……”

圆规腿已经脱离了原来的层次,也属于成功人士了,就知道这些门道,按她的说法,任何一个品牌,对同款式服装的产量都有严格的控制,一个省少是三五百套,大到七八百套,如果一个款式在某省卖了几千套,那就把牌子做垃圾了。

这种情况,女装尤甚——对成功女性来说,“撞衫”真的是尴尬到不能再尴尬的词。

所以有些款式在京城露面不久,就没货了,厂家再上其他新货,但是下面有些省市,就还有这样的货,有些爱穿的女人,到下面省份挑拣,倒不是一定要挑拣新款,主要是看一看自己心仪的品牌,有哪些没注意到的款式。

汤丽萍知道这种购物心态,不过她还没达到这个层次,而且她自认是白手起家类型的,愿意把大部分时间放在工作上,也懒得玩这种有钱人的游戏——事实上她认为,这种心态,其实都有点心理扭曲了。

“不过,大家也还都是玩闹的意思,”最后,她小心地解释一下,“真的很在意的人,会给商家留下通知电话,不放过每一款新品,像凯瑟琳……她更可以找专门的设计师。”

“逛街有逛街的乐趣啊,”陈太忠感触颇深地点点头,马小雅都那么有钱了,还要跟小商户讨价还价,那是在享受生活。

“咦,有vip包间,”下一刻,陈区长看到了一个指示牌,顺着指示牌拐一个弯儿,就看到了一个小门,门口站着一个女服务员。

“包间有什么服务?”陈太忠随口问一句。

“送货进包间,贵宾可以坐在房间里选服装,”服务员微微一笑,“很多贵宾都是喜欢低调的,这里选服装,不受人干扰,不过……有最低消费。”

“最低消费是多少?”汤丽萍皱一皱眉,由于出身草根,她分外不喜欢对方的口气——你觉得我们消费不起吗?

“最低消费是两万元,对大哥和嫂子这种有身份的人,不算什么,”服务员微笑着回答,“不过您一时没有满意衣服的话,有茶水费,一小时五百……商户要抱着衣服跑来跑去,也挺不容易的。”

“小丫头挺会说话,就刺激我们消费呢,”陈太忠听得就笑,以他的阅历,自然一下就听出来了,这服务员用心不良,有挑唆人消费的嫌疑,他对这种言论直接无视,但是小汤才刚刚有点事业,受不得激也很正常。

“那开个房间……开两个吧,男士一间女士一间,”汤丽萍还真受不得激,她听了太忠哥的话,知道这女服务员是在刺激自己,但是她也没兴趣忍,“两个房间,一个小时也不过才一千。”

“开房间得有会员卡,”服务员见她果真要冲动型消费了,就又微微地点一下,“预存两万是大神会员,预存五万是白金会员。”

“有钻石会员吗?”汤丽萍气得冷笑一声,“我预存一百万,你拿不出来能让我满意的衣服怎么办?”

服务员这下就知道了,撩拨人撩拨到刺头了,于是只能讪讪地一笑,“这次不够,下次还可以来,我们的信誉,在通达是……”

“行了,你不用说了,”陈太忠打断了她,淡淡地发话,“我给你两万,办个大神会员,大过节的……你快点!”

“那麻烦先填个表,”服务员身子一侧,从旁边桌子里抽出几张表格,“不用您自己填,您口述……我填就行。”

陈太忠闻言,跟汤丽萍交换个眼神,转身向外面走去,“填表就不办了。”

这是游玩时碰到的第三个麻烦,很多时候,大家想多花点钱买个方便,但总逃不过各种表格,这确实令人沮丧,现在的商家,对大客户的资料,真的是如饥似渴。

“两位等一下,现在是国庆特惠,办卡八五折的,”女服务员眼见到手的鸭子要飞,赶忙走上前解释,“一万七就能办大神卡。”

陈太忠扭头看她一眼,眉头微微一皱,“你觉得我就差这三千块钱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