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975章 屡次试探

第三千九百七十五章 屡次试探

陈太忠是不差这三千块钱,所以他潇洒地走了,但是他没想到,在他离开之后不久,一个电话打到了女服务员的手机上。

“这帮人的来路,还真不清楚,”商场不远处有辆蓝鸟王,车里一个小年轻放下了电话,皱着眉头发话,“阿芳要他们填表,他们也不肯填……不过想办vip,应该有点钱。”

如果陈太忠在的话,就能认出,这男人正是跟他打听来路的主儿。

“有点钱算个毛,经得住超少一怒吗?”车前排的男人冷哼一声,“老大发话了,一定要挖出他们的根脚,不行就硬上。”

“他们坐的大巴,是青江的牌子,”打电话的男人沉吟一下,“倒是不要紧。”

陈太忠带大家出游,坐的是凯瑟琳的大巴,而这个大巴是她从韦明河那里借来的——其主要用途,是运送衣物到北崇。

凯瑟琳做了不少苎麻布的服饰,在巴黎和纽约展出,但是这衣物太多,想从京城拉到北崇,得找一辆车,正好她跟青江的那个项目谈得差不多了,而青江又有不少人在京城活动,于是她找韦明河帮着协调一下——韦处长还专门替她安排了一个女司机。

所以这大巴拉了衣服从京城走,又到机场接了凯瑟琳和惠特尼,才来的北崇,而陈太忠认为,丁小宁的凯斯鲍尔不合适拉着大家逛街,两辆大巴同时出动的话,又有点奢侈,所以大家才坐了青江的车来。

但是搁在地北人眼里,青江的车大老远来这里,谁会在乎呢?

“盯着他们,找个地方逼停吧,”车前方的男人哼一声,“给脸不要,那就不能怪咱哥们儿不客气。洋人就怎么了……老大上过的洋妞儿,也不止七八个了。”

“嘿,”打电话的男人轻喟一声,也不再说话,心说那洋妞看起来就不是卖的,跟老大以前上过的不一样,人家真有办法的话,老大肯定不会保咱俩。

这俩嘴里的老大叫陈清。也是通达一霸,不过通达的黑社会再发达,也不敢把主意打到洋人头上,那真的是自取灭亡——这是超少的意思。

超少姓单名超,是省党委单副书记的独苗,单书记在党委里。排名仅次于省长和党群副书记,严格来说,是省委第四把手。

单超今天上午跟朋友逛商场,不小心就看到了那一帮美女,要说超少见的美女也多了,一般人入不了他的法眼——这天底下三条腿的蛤蟆不好找,两条腿的美女可不多的是?

但是这一拨美女还是很吸引他的,不但有黄种人,还有白人和黑人。超少很少见到这种盘正条靓的白种女人,而黑人……他还没有玩过,这是个极大的诱惑。

尤其是那些黄种女人里,基本上就找不出个难看的,非常令他心动——要是把这一拨女人尝试一遍,这辈子就不算白活了。

他心里是这么想的,但是同时他也清楚,这一拨人看起来,不是那么很好对付的。那么。就要找个人试探一下——如果真的不好对付,及时抽身也来得及。

超少这个想法。还是比较谨慎的,起码他没仗着老爹的权势,直接**裸地扑上去,这年头的官二代,无脑嚣张的不是很多,眼见对方可能不含糊,就要先打听一下。

所以他找到了陈清,陈清在通达的道儿上,算是数得着的,目前因为高利贷逼死人的案子,正在跟人打官司,而这官司的输赢,就是单书记一句话的事。

这种红黑勾结,是社会发展的趋势,很多官二代想为所欲为,但又担心老爹的位子,所以就在黑道发展自己的代理人,相较那些闯了祸之后,大声宣扬“我爸是xx”少爷来说,这样的方式无疑更隐蔽一些,也就更加安全。

尤其需要指出的是,哪怕苦主很强势,吃了亏以后想找麻烦,也只能找到黑道的头上,想再深挖根源,真的不容易。

大约过了一个小时,陈太忠一行人从商店里出来,上了等在前方的大巴上。

这时候就快五点半了,陈区长是说成什么都不转了,说咱们住的宾馆挺远,马上到下班高峰了,逛了一天,也没正经吃点东西,还是先回吧。

他们住的是一个叫富华庄园的酒店,不在市中心,但档次极高,一车人包两个总统套,再加三个标间也就够了。

下班高峰是说到就到,还在路上的时候,眼瞅着车就多了起来,开了一阵之后,司机发现前面一辆沙漠王开得慢吞吞,等了一等,发现前面的人开车确实不行,于是就按喇叭催一下。

不成想她这一按喇叭,前面的司机恼了,索性更慢了,还压着大巴不让走,她又按一下喇叭,落实明白确实惹人了,也就不着急了,跟在沙漠王屁股后面慢慢挪。

过一阵,等到一个空挡,这司机一脚油门就轰了下去,还琢磨着超了车之后,要狠狠地别一下沙漠王——司机虽然是女人,但是她是开公家车的,哪里受过这种气?

不成想,前面的司机也在防着她这一手,眼见大巴提速,沙漠王也是猛地提速,向左一打方向,连撞车都不怕,直接冲过来。

“嗵”地一震,两辆车果然撞了,双方都停了下来。

大巴司机心里这个火就别提了,她打开车门下来,就要跟对方理论,不成想那边车上跳下来四五个汉子,气势汹汹地逼了过来,“尼玛,你眼瞎了?”

女司机登时傻眼,她可没想到居然是这种阵仗,出了车祸双方拌嘴很正常,但是一照面就破口大骂,随时要动手的样子,这就太咄咄逼人了。

嗯?陈太忠在车上一看,发现里面有个家伙,居然是刚才跟自己呲牙的,心里就明白,这车祸恐怕不是偶然,于是他走下车,双手一背,淡淡地发话,“很巧啊。”

“就巧了,怎么样呢?”那货很不含糊地看着陈区长,洋洋得意地回答,“你们撞了我的车,赔钱吧。”

陈太忠扭头看一看,发现后面已经有点拥堵了,其他车辆在努力地绕过这两辆车,但是大巴挺大,沙漠王也不小,横在路上,牢牢地占据了两个车道。

他又走到前面看一看,大巴受损不太厉害,那沙漠王也有防撞的保险杠,不过侧面还是被蹭刮了一下,凹陷进去一大块,后视镜也被撞掉了。

就在他看车况的时候,远处过来一个交警,一边疏导车辆,一边扭头吩咐他俩,“你们先协商,最好能私了……也不知道是怎么开的车。”

“各修各的吧,”陈太忠看一眼对方,“对半的责任。”

“对半的责任,你说了算吗?”那货冷笑一声,才待再说阴损话,旁边过来一个壮实的汉子,不耐烦地发话,“拿五万块钱出来,放你车走。”

“五万块钱?”陈太忠饶有兴致地看着他,“你确定你要?”

“少跟我逼逼,”壮实汉子不耐烦地哼一声,“开不起车就不要开……给句痛快话,给不给?”

“给,”陈太忠笑眯眯地点点头,转身走上车,再下来的时候,就拎着一个手包,他打开手包,摸出五扎钱来,放到对方手上,“让路!”

壮实汉子见状就是一愣,他掂一掂手里的钞票,沉吟一下,下巴微微一扬,“走了,上车。”

“他们这是敲诈,”女司机这才反应过来,虽然她知道,陈区长出了钱,大概是不会要她负责,但是这口气她忍不了。

“上车吧,”陈太忠微微一笑,也不多说,不过真的能看懂他表情的人,就会发现,他的笑容里含了一丝冷厉。

沙漠王打着火,将车开到了路边,看着大巴一路离去,嘴多的那厮禁不住嘀咕一句,“九哥,怎么就放他们走了?”

“我啥时候说话不算数过?”矮壮汉子黑着脸冷哼一声,看得出来,他心情不是很好。

“但咱们是要试出他深浅呐,”这位有点着急,“现在光知道他是凯子,有钱。”

“未必是凯子,”那唤作九哥的咂巴一下嘴巴,这个年轻人给他的感觉是摸不透,毫不含糊地扔出五万,也不怕自己当下就不认账——这是怕事呢,还是有底气?

可是不管怎么说,这次的试探又失败了,他们本来是等着对方掀底牌呢,怎奈人家就是不掀,反倒是又从侧面证明,这一车人是真的不差钱。

对方的气场确实不一般,摸不出底牌,他们就不好下狠手,下手太狠,万一撞上惹不起的,就没有转寰的余地了,那九哥琢磨半天,也舍不得放弃这块可能的肥肉,“先看他们在哪儿落脚吧。”

除了这辆沙漠王,还有人骑着摩托跟着大巴,不多时有电话打过来,“那帮人住在富华,还定了两个总统套,该怎么办?”

“住富华啊……那地方还是别乱来,”九哥一听,悻悻地撇一撇嘴,富华是私人的产业,老板根脚挺深,不但认识道上的兄弟,也认识一些省领导。

“跟超少说一声吧,看他是个什么意思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