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976章 有说法

第三千九百七十六章 有说法

交了买路钱走人之后,大巴里的气氛也挺诡异,不少人觉得,陈太忠有点过于软弱了。

可陈太忠的女人们并不介意,她们非常清楚,自家的男人拥有何等宽广的宰相肚量,当然就知道,这件事情不可能这么过去。

沉默一阵之后,惠特尼跟凯瑟琳轻声嘀咕一句,大意是说,某个人其实不像男人。

凯瑟琳笑一笑,并不做回答,陈太忠也听到了,于是笑着回答一句,“又没几个钱,难得出来玩一玩,何必为这点小事扫了兴?”

惠特尼来中国有一段时间了,对人民币的购买力也比较清楚,她并不认为五万元是个小数目,不过每个国家都有自己的特色,也许在中国,五万块钱处理车祸,是很正常的。

于是她不再说了,倒是丁小宁和刘望男交换个眼神,刘大堂轻笑一声,“太忠连‘这事儿没完’都不说,看来这件事真是没完了。”

陈太忠确实恼了,但他是陪着自己女人出来玩的,不想扫了大家的兴,而且事发路段也是交通要道,考虑到当场发作不但会影响他人,也会增加车上人身份曝光的可能性,他就决定先退让一步——没办法,太多人见不得光了。

事实上,他也有点想不明白,这明显是混混的主儿,怎么有胆子屡次来找大巴的麻烦,错非不得已,混得再好的黑道人物,也不愿意找外国人的麻烦——尤其是有身份的外国人。

这里面想必是有点说法的。

车到富华,大家在大厅口下车。女司机去放车,回来的时候,脸色有点不好看,她走到陈太忠旁边,低声发话,“停车的时候,又看到刚才的人了。”

这欺负人还上瘾了?陈区长点点头,面无表情地问一句。“跟你说话了?”

“没有,就是冲我呲牙笑一笑,”女司机摇摇头,看起来是惊魂未定的样子,“咱们钱都给了,对方还缠着不放,要不要报警?”

“他们敢缠着。就不怕报警……不用报,还不够人笑话的,”陈太忠笑一笑,又若有所思地嘀咕一句,“看来这家富华的老板,也有两把刷子。”

对方敢跟进宾馆来。肯定是有恃无恐,但这种情况下,还知道克制,应该跟宾馆老板的强势有关。

不过不管怎么说,对方还要跟到宾馆。这彻底让陈太忠不爽了,他强压性子。先跟大家共进晚餐,吃喝完毕之后,众人就来到富华的KTV蹦迪。

要说这富华庄园,档次还真的不低,有自家的KVT、健身房、羽毛球馆和游泳池,这KTV的大包间,简直能搞小舞会。

旁人唱歌跳舞,陈区长坐了一阵之后,吩咐身边的汤丽萍,“我眯一阵,别让他们叫我,有个十来分钟就好了。”

“好的,你睡吧,”汤总点点头,她很少见陈太忠有疲惫的时候,不过想一想,近几天晚上,他基本上龙精虎猛一夜不眠,第二天还要陪着大家游玩逛街,铁打的身子骨,也得休息一下才行。

陈太忠早在那些人身上留了神识,眼下发现那些神识扎堆在一起,少不得万里闲庭加隐身术穿了过去。

这是一个酒店的大包间,两桌坐了十几个混混,其中一桌人男女对半,女人多半都是小姐,一看就是混得比较好的头目,其中坐在上首的,就是下午张嘴要五万块的矮壮汉子。

已经七点半了,这两桌吃喝得也差不多了,大家靠在椅子上,有一搭没一搭地闲聊,有那有兴致的,还拿着啤酒在喝。

三个书呆子谈书,三个屠夫谈猪,混混们在一起,谈的也就是那点破事,有人说谁谁欠的赌债还没还回来,但是最近市里严打赌博,不好催得太狠。

还有人说,哪家公司不识相,不肯江湖救急,几天之内,须得给他们点颜色看,矮壮汉子听着哼一声,“明天把那破地儿砸了,跟他们说,九哥我要起一米的胡,过来捧个场,”

地北黑话,一米的胡就是一百万底金的赌博,要谁来捧场,那就是要人拿一百万来玩——倒也不是说不能挣钱,但是强邀来的主,就算手气好到逆天,也要有点眼色,搞清楚自己来是干什么的,最好是能先赢后输,输个十来八万走人。

遇到稍微讲究一点的主儿,事儿就过去了,不讲究的,就要说今天你没玩好啊,下次再来,更不讲究的,就是不让你走,你得输完才行。

最不讲究的,那就是输完都不能走,没钱了?不怕,我借钱给你,你说什么,不借?这可是不给我面子——通常做到这一步的,若不是输家赌红了眼,就是双方矛盾已经极深。

陈太忠听了一会儿,觉得没啥跟自己有关的内容,想着时间不多了,就待出手,结果这个时候有人问了,“九哥,富华的那帮女人,要不要再试一试?”

试一试?陈太忠听到这三个字,登时就按捺下了出手的心思,合着一直都是试探,怪不得我总觉得,哪里有什么不对,但是——这些家伙想试探什么?

“试肯定要试,”另一个家伙发话了,却是下午挑衅的那厮,“前两次有点轻了,这次不要再留手了……好大一只肥羊。”

不要留手……就凭你?陈太忠听到这话,就又有出手的冲动了——这个房子看起来不怎么结实,是不是可以制造一起意外?

“这个我有安排,”九哥拿起面前的啤酒喝一口,漫不经心地回答,“你们等信儿。”

“陈老大也真是的,江湖越老胆子越小,”有人不以为然地哼一声。

你这是指着光头骂秃驴吧?陈太忠差一点就要现身出来了,尼玛,真当我收拾不了你们?他当然知道,这个陈老大不是指自己,但是他心里也有类似的体会——哥们儿最近做事,真的是越来越束手束脚了。

“老大做事,轮不到你们嚼谷,”九哥冷冷地哼一声,“看超少的意思,他不喜欢麻烦。”

“超少是什么意思?”一个家伙话才出口,赶紧捂住了自己的嘴巴,尼玛……我怎么稀里糊涂把这话都问出来了?

“什么意思?”九哥扭头冷冷地看他一眼,目光里是相当的不满,不过既然说了,他也就不怕说得更明白一点,“试探好了,他就可以上那些女人了,出了事是咱们背,跟他半点关系没有,你别不服气……谁让人家有个好爹呢?”

合着你小子不过是个喽啰?陈太忠听得有点恼火,敲了自己五万块的主儿,才是个小混混,上面不但有个陈老大,陈老大的背后,还有个叫超少的!

该怎么办呢?一时间他有点困惑,凭良心说,陈区长跟人喊打喊杀的时候不少,但基本上是直接面对正主,不管是跟高云风,还是跟疯狗赵晨或者吴近之的儿子吴卫东,甚或者加上郝亮明或者前一阵的高至诚,那都是直接王对王,谁狠谁就大。

但是对于这种躲在背后算计人的官二代,他还真的没怎么见过,而且是一而再再而三的算计——他并不知道超少是谁,可仅凭着这番对话,也知道那绝对是个官二代。

这种云山雾罩的争斗,官场里常见,但是顺着脉络或者阵营摸过去,主谋总还能猜得到,可官二代和混混结合,这样组合,完全让人不摸头脑。

想到自己收拾了这帮混混,只不过是摧毁了某些人的工具,而始作俑者只是在冷眼旁观,或者还在暗自庆幸无须暴露,陈太忠这心里的火气就大了去了。

他确实很恨帮凶,但他恨的是诱人为恶的帮凶,那种把白纸上涂满墨汁的帮凶,可有些人自己就已经很坏了,为了满足一己之私,不惜推出一些人来试探,来不断地扰民,他觉得这种人更可恨——尼玛,这是**裸的欺软怕硬,拜托了,有点官二代的担当,行吗?

所以眼下动手,反倒是让元凶逍遥法外了,陈区长想一想,又操纵着人问一句,“其实超少找人查一下富华的房,咱弟兄们省多少事呢。”

“早查过了,就是一家叫普林斯的京城公司订的房,”九哥不以为然地回答,“想要叫警察查富华,那得老单开口。”

老善又是谁呢?陈区长听得有点云山雾罩,不过,他只需要知道,这帮人对富华有顾忌,那就够了——今天晚上陈某人的性福生活,不会被人打扰。

至于收拾这些混混,那是一定的,但关键是要把那个超少揪出来,像这种缩头缩脑的官二代,陈太忠是相当地不耻,根本一点担当都没有——做坏人都做得不彻底。

你自以为是手眼通天,同时又足够谨慎,算高智商犯罪,但是看在哥们儿眼里,只有四个字:欺软怕硬,欺负老百姓,算什么好汉?

陈太忠的理由很充分,不过事实上,他还很在意一点,今天因为种种缘故,他表现得不是很强势,面子丢得太大了,只收拾两个蝼蚁,显不出陈某人的本事。

一定要给地北重重一击,才能念头通达,所以他不动声色地捏个法诀,径自离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