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977章 刺激一下

第三千九百七十七章 刺激一下

第二天就是十月六号了,长假眼看即将结束,陈太忠辛苦劳作了一个晚上,于上午八点半,带着两辆大巴出市,打算先回北崇。

通达离恒北很近,离天南也不远,这两个省都在地北的北边,出城的大路,自然也就只有那么一条,坐在车上,惠特尼径自发问,“陈,为什么你不回自己的家乡看一看?”

“我的苦恼,你理解不了,”陈太忠淡淡地回答,他何尝不想回天南看一看?他也很想让丁小宁的凯斯鲍尔直接回天南,但是这不现实。

正经是回了北崇,天南的这些女人,还能跟他多待一天,陈区长的时间宝贵,能多呆一天,就是一天。

车辆驶出市区之后,又行驶七八公里,前面猛地冒出几个隔离墩,要大家绕道并且限速,两辆大巴不得不减速,不成想开了没多久,旁边猛地蹿出几辆摩托,将大巴逼停在路边。

接下来,后面又上来一辆皇冠和一辆沙漠王,沙漠王正是昨天撞停大巴的那辆,车上跳下七八个汉子来,手里都抱着报纸卷成的筒子,里面有什么内容,那不得而知。

“下车,”打头的还是昨天一开始挑衅的男子,他冷笑着打着手势,旁边两个男人撕开报纸的一角,露出两根黑漆漆的枪管。

大巴车里登时就聒噪了起来,此刻大家乘坐的是两辆大巴,凯斯鲍尔在前,也不知道对方这信息来源是怎么回事,反正是将两辆大巴都挡住了。

“你们别急,”陈太忠安抚大家一声,目前凯斯鲍尔的司机就是他,事实上,能开了这辆大巴的,除了他就只有丁小宁,马小雅也有A本,但是开车的熟练度不够。

他探出头去,笑眯眯地问一声,“我要是不下车呢……冲我来一枪?”

“你以为呢?”一个汉子呲着牙走上前,毫不犹豫地将黑漆漆的枪管指住了他的脑门,冷笑着发话,“有种的你再说一声?”

“有种的你勾一下手指头,”陈太忠一口唾沫吐到他的脸上,“呸,你算什么东西!”

“我擦,”那汉子羞刀难入鞘,心一横,到了这个地步,该杀人也就杀了,他才待扣扳机,旁边有人拽住他了,“大傻,别犯浑……你路上随便捡了个玩意儿,也能当真?”

这怎么是路上捡的呢?大傻挺不服气的,才要理论一下,一侧头才发现,路边黑压压地围过来百十来号人,一人手里握着一个报纸筒子。

他登时就傻眼了,“我艹,咱通达还有这样的人马?”

陈太忠打开车门走下车,来到拿枪指着自己的那货面前,手一伸将枪管抓住,猛一用力就将枪夺了过来。

那汉子已经知道不妙了,但还牢牢地攥着报纸筒子,吃这么用力一夺,身子就是一个栽歪,不等他站直身子,只觉得脸上猛地一震,整个人都飞了起来,然后跌倒在地,登时就晕了过去。

这却是陈太忠抢了枪过来,恨这厮出口太嚣张,反手一枪托打在对方腮帮子上,这一下下去,以后这厮吃饭,都是只能用半边的牙了。

然后他一抬手,又将一个试图打电话的家伙打翻在地,这时有人胆上生毛,冲着他开了一枪,却是没打着,紧接着脑门上吃了重重一击,也躺倒了。

紧接着,他噼里啪啦地将七八个汉子打倒,随后又推开两辆挡路的摩托车,冲大巴一扬手,“你们先走,不用管我。”

青江的司机还在犹豫,发现前面的凯斯鲍尔已经启动,她愣了一下,就赶紧跟上走了,前面的车上,全是陈区长的心腹,人家都这么决定,肯定是有其道理的。

不止是两辆大巴离开了,连那一百多号手拿报纸的主儿,也悄然上了一辆大巴,无声无息地离开了,陈区长走到沙漠王跟前,一把拽掉后门,看着车里正在拨号的矮壮汉子微微一笑,“把电话挂了。”

九哥微微愣了一下,就这功夫,陈太忠已经一把夺过他的手机,抬手摔在了地上,另一只手薅住此人的脖领,一把就将人拽下了车,由于动作过大,这厮的额头重重地撞到了门框。

他正被撞得头晕眼花,只觉得肚子上猛地一震,就像被火车撞了一般,肠胃里登时翻江倒海,大口大口地呕吐了起来。

“给了你五万,你还不知足?”陈太忠身子一侧,躲过对方的呕吐物,抬手又是一记狠狠的耳光,“你算个什么东西,一而再再而三地找死?”

说完之后,他一脚将此人踹倒在地,皮鞋重重地踩上对方的头,一边发力碾搓,一边笑眯眯地发问,“是不是有点后悔?好像……后悔也还来得及哦。”

就在此时,他身后一辆依维柯开过来,上面下来七八个精壮汉子,打头的人发话了,“陈哥,后面堵得厉害,实在不好意思。”

来人正是凤凰四小义里的董毅,还有和尚萧牧渔,自从常三栽了,铁手淡出,马疯子移民之后,他们就算整个凤凰扛旗的了,不过凤凰的地下世界谁是老大,那是不用说的。

昨天接了陈太忠的电话,不敢怠慢,连夜带了弟兄赶过来,刚才一直远远地绰在两辆大巴后面,不成想路边摆了隔离墩,三错两错,车就被堵到了后面,这时候才上来。

“把两辆车开走,人都弄到车上,”陈太忠吩咐一句,然后甩手就走上了依维柯,“动那些管子的时候,手上垫点东西。”

这一场打斗,来得快去得也快,眨眼之间,三辆车风驰电掣地开走了,来得晚的人想凑过去问一句,都找不到人。

依维柯车上,那矮壮汉子被胶带和绳子紧紧地绑着,而且还是俗称“苏秦背剑”的姿势,两只手都绑在背后,右手在后肩上,左手是从腰间背过去,两只手捆在一起。

“有什么要跟我说的吗?”陈区长散一圈烟,笑眯眯地看着对方。

“这位大哥,我们认栽,不该财迷心窍,想着再敲您一笔,”九哥很光棍地回答,有昨天车祸的前因,他也不掩饰自己的贪心,“您开个价吧。”

这次倒是把对方的底牌逼出来了,但是那底牌也太强大了一点,手上有一百多支人枪——这还仅仅是道上的势力,官方还没算在内,反正这样的主儿,他是惹不起的。

“昨天吃了我多少,一万倍给我吐出来,”陈太忠笑眯眯地发话,“你家里人电话多少?我们帮你拨号。”

九哥登时就愣住了,见过狮子大张嘴的,没见过这么大张嘴的,昨天我敲了你五万,现在岂不是要还五个亿给你?他缓缓地摇头,“大哥,我没这么多钱,您开个有诚意的价码吧。”

“五个亿都没有,你跟我装逼?”陈太忠微微一笑,抬手又甩对方一记耳光,“切,嫌我没诚意?来……把他裤子脱了。”

矮壮汉子想反抗来着,但是人被捆得结结实实的,想反抗也没能力,几个小伙按住他,就将他的裤子扒了下来,露出胯间黑乎乎的一团。

“你只是想敲点钱?”陈太忠嘬一口烟,烟头对着他的下身就按了过去,笑眯眯地发话,“稍微刺激一下,你就想起别的事儿了。”

“不要,”那九哥下意识地喊一声,两条腿拼命乱蹬,但是陈区长又哪里肯听他的,下一刻,只听“滋”地一声轻响,他的**就冒出一缕青烟,还夹杂着燃烧蛋白质的焦糊味儿。

“啊,”一声凄厉的尖叫在车内响起,直令人震耳欲聋。

“慢慢回忆,”陈太忠丢掉手里的烟头,又指一指另一个,正是昨天嘴巴特别贱的那个,“把那小子弄过来,裤子脱了。”

“大哥,大哥……你放我一马,”这位再也不得瑟了,没命地叫着,道上混的男人,不怕缺胳膊少腿,就在乎这裤裆里面的二两,要是没了这块肉,混得再好又有什么意思?“您想知道什么事儿,尽管问我。”

“我还就不问你,”陈太忠微微一笑,下一刻,却发现这货吓得尿了裤子,于是眉头一皱,“算了,不用脱了,车上有开水吗?”

“不是特别开,”董毅递过一个暖水瓶来,他们是连夜赶过来的,开水什么的倒是不缺。

陈太忠接过暖水瓶,想也不想就一瓶水倒在了对方裤裆间,看这货被烫得呲牙咧嘴,才又点起一根烟来,抽两口之后,笑眯眯地扫一眼车厢。

车里的混混早就被他这残暴的手段吓坏了,一个个低眉顺眼,连大气都不敢出一口,生怕对方指到自己身上。

陈太忠看来看去,又找上了那个九哥,此人是这一帮人里带头的,想要尽快得知真相,还是找他比较合适,于是他下巴微微一扬,微笑着发话,“想到什么了吗?”

“您想知道什么?”九哥吸着凉气回答,他并不清楚这个年轻人到底想了解什么,但是毫无疑问,超少的事情,那是说不得的,要不然他在地北都没得混了。

“拿把手钳子过来,”陈太忠淡淡地吩咐一句,待萧牧渔将手钳子递过来之后,他拿手钳子去拨弄一下对方的gao丸,手钳子“啪”地轻轻开阖一下,微笑着发话,“听说独头蒜才厉害……”

(还是要召唤月票,后面两个大神快追上来了,谁又看出月票了吗?)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