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978章 折磨

第三千九百七十八章 折磨

这一声轻响,直吓得九哥魂飞魄散,尿道括约肌急速**两下,竟然滴出几滴尿来,对于他这种人来说,在小弟面前被吓成这个样子,实在大失身份。

不过他却顾不上考虑这些了,蛋都要没了,哪里还能想那么多?关于独头蒜这种事,他也听人说起过,还真有狠人这么干过,总之,为这点小事丢掉个蛋,那可太划不来了。

于是他干脆地表示,“挑衅你们是老大的意思,我也不知道,老大为什么要找你麻烦,我们就是顺便找两个小钱花。”

这个时候,不供出个人来,他是过不了关的,但是他也只敢供出老大——是个人都知道,他是跟陈清混的,至于说供出超少,那不是他的事儿,是老大的事儿。

“嘿,谁敢在陈哥面前充老大?”董毅不屑地哼一声,“你老大是谁?”

“我老大也姓陈,陈清陈老大,”九哥极为快速地回答,生恐慢一点,就被手钳子把蛋夹碎,“昨天那五万是我的意思,我愿意十倍偿还。”

“五十万你也好意思张嘴?”董毅冷笑一声,“连我都看不上,还指望打动我们老大?”

“其实你还是有些东西没说,”陈太忠淡淡地摇摇头,等了一等,见对方没敢反驳,才微微一笑,“你们截下我的车,打算带到哪儿?”

“带到胡家沟,那儿有片乱石滩,是枪毙犯人的地方。”九哥的态度是真的好,问什么答什么。“把你们带到那儿,就可以给陈老大打电话了。”

陈太忠一伸手上的钳子,啪嗒就是一下,不过对方也一直在警惕,没命地往后一缩,堪堪地躲过了这一下。

陈区长失手了,但是他也没有继续的意思,只是微微一笑。“下次不会这么便宜了,在我面前,没有谁是老大……现在,带我们去胡家沟。”

“陈哥,”萧牧渔犹豫一下,还是出声了,“那个陈清我知道。不是个好鸟……咱们就这么过去?弟兄们可是没带家伙。”

你们那么多人手里拿着报纸,这都不算带家伙,什么才算带家伙?九哥听得嘴角**一下,他可不知道,前面那些人,根本就是不存在的。

“跟我在一块。还带什么家伙?”陈区长很随意地答一句,在他的计划里,喊来的这帮人,就是充个场面,顺便打打下手。

刚才他见了那几个拿家伙的。根本都不等董毅他们,直接自己解决了。

至于说这个陈清。名气大到萧牧渔都听说过,陈太忠也并不觉得奇怪,混到了一定的层次,自然也就有了相应的眼光——不管黑道还是官场,都是这个道理。

一边说,他一边似笑非笑地看一眼粗壮汉子,“你小子其实一直都不老实,我心里有数,你接着口是心非,反正也蹦跶不了多久了。”

“我没那胆子,”九哥面无表情地回答,心里却是猛地一抽——这货真的什么都知道?

他交待出了陈老大,对方都没有满意,这就意味着,自家的队伍里,可能有些人嘴不稳,但是胡家沟乱石滩——这可只有自己和陈清才知道的。

就像陈太忠猜的那样,九哥的回答确实有问题,但这并不是他想隐瞒,而是陈清的安排。

在来之前,陈老大就单独向他交待了:这次试探顺利的话,把人带到市郊的某个酒店。

若是碰了大钉子,该认倒霉就要认倒霉——反正你就是试探去了。

这基本上就是全部的可能了,但陈老大又说,需要支援的话,你去乱石滩等着。

不管哪一行,干得好的人,都不会是脑瓜不够用的,说起道上人物来,大家总觉得那是打打杀杀、无所顾忌的主儿,但是陈清就能想到:万一撞上狠角儿,把他们引到一个地方。

小心撑得万年船,混黑的人,也最防着各种狠手。

但是这个话,九哥没办法跟面前的这位说,他原本就是被人折磨得敢怒不敢言,心里窝着一肚子火,只等着找回来,自是更不肯戳破。

眼下听得对方似乎勘破了机密,他就更不能承认了,反正信息的传递是在地点上,而不是交流的语言中,只要说出乱石滩就行了——其他的东西,你让我怎么说我就怎么说。

于是三辆车掉头,向乱石滩方向开去,绝对距离也没多远,还不到一个小时,车就到了乱石滩,陈太忠丢一个手机过去,“给陈清打电话,就说你挟持我们过来了。”

手机里的卡,是从那只被摔碎的手机里取出来的,九哥也不敢表示出什么不满,接过来之后拨个号,“我找老大……没起呢?事儿办妥了,我们都来了胡家沟。”

接下来就是等待了,陈太忠这次没找北崇分局的警察来,就是不想搞得那么正式,因为彻底走程序的话,很难揪出那个超少——搞成个人恩怨,这事儿就好办了。

在等待的期间,董毅和萧牧渔又把其他人拎出来虐一遍,他俩并不知道,陈区长为什么对某人那般痛恨,甚至连消息都不要,直接浇一瓶热水上去,但是这并不妨碍他们继续折磨此人。

“嘿,找到了个好东西,”萧牧渔拿个电热壶过来,笑眯眯地冲董毅晃一下,“插在点烟器上就能烧水,艹,这帮逼真会享受……再给他烧壶水,刚才那一壶不够烫。”

“用得着那么麻烦吗?”董毅不屑地哼一声,拎过个五升的小塑料壶来,打开盖子,哗地泼一股到那厮的**,一股刺鼻的汽油味儿登时弥漫开来。

“准备好剪他手上绳子,”他笑眯眯地发话,然后摸出打火机,又细细叮嘱一下,“我一点着,你们就剪他的绳子,给他个自救的机会,看他自己拍自己的蛋……”

“这个……毅哥,我包里还有两挂小鞭,”一个小混混笑着讨好董毅,“正宗的浏、阳鞭炮,要不拴到他的蛋上,咱看能不能把蛋崩开?”

“好主意,把他扶到沙漠王上,”董毅闻言,笑着点点头,“这是他疲劳驾驶,还要抽烟,就不小心了。”

嘴贱的这位听得,心里是拔凉拔凉的,他自认平常也算个不含糊的,欺男霸女的事没少做,可是他再怎么不含糊,也没操蛋到给人裤裆里绑上鞭炮,再浇上汽油点着。

“各位大哥,饶命啊,”他凄厉地嘶喊一声,接着哇哇大哭了起来,“这不关我的事儿,是超少看上了那些女人……我就是帮着敲个边鼓,超少的老爸可是省委副书记单永麒。”

“单永麒算个鸟蛋,是中央委员吗?”陈太忠听到嘶喊,从旁边走过来,不屑地哼一声,“不用放车里,把他捆到那个树枝上,下面点堆火,然后再剪绳子,他撑不住掉下来,是他自己的事儿……有本事你把下面的火尿灭了,你不是能尿吗?”

我艹……这位心里真的是震撼了,他本以为,那俩混混的想法,就算操蛋的了,没想到这位一来,出的简直毫无人性。

眼瞅着几个大汉拖着自己往那棵歪脖树走去,他实在按捺不住心中的惶恐,疯狂地嘶吼了起来,“我坦白,我交待,我要立功啊,我知道在哪里能找到单超啊~~~”

“真是犯贱,”陈太忠指一指那货,哭笑不得地摇摇头。

“确实啊,”董毅和萧牧渔笑着点点头,然后犹豫一下,萧牧渔请示陈区长,“老大,真的烧他吗?”

这二位既然在凤凰扛旗,肯定也不是循规蹈矩的老实人,收保护费放高利贷之类的事情,也不少做,不过这种事情就不可能绝迹,大家能在做这种事的时候,念及一二分乡亲的情谊,那就算不错了。

所以这俩说得狠,也未见得就要动手,收高利贷和赌债原本就是这样,你使不出手段吓唬对方,根本没可能收回钱来——当然,对方要是真的以为你不敢做,那么,做也就做了。

“先让他交待单超的信息吧,”陈太忠最想找的主儿,还是单超,其他人都是可有可无的毛毛雨,“收拾他的办法多了去啦。”

不止是此人交待出了超少的情况,别人也交待了,就在大家正兴高采烈地滥用私刑的时候,远处响起了汽车的轰鸣声,两辆越野车从远处的公路上驶了下来,一辆是奔驰,还有一辆沙漠王。

乱石滩这个地方挺开阔,一眼能望出三五里地去,地上有点小土丘,也就是藏个人什么的,想藏辆车真的很难——随便换个角度就看到了,但是同时,几辆车停在那里,拖下来几个人用点私刑,倒也不担心别人看见。

两辆车很是大无畏地开了过来,行到距离陈太忠等人三百来米处才停下,然后奔驰车里跳下一个人来,“这是那趟线儿上的弟兄过来了?有事好商量。”

陈太忠自是不会搭理此人,于是看一眼董毅,这个时候就得小董出马,萧牧渔做这种事情要差一点——和尚最拿手的是哄女人,讲数就差多了。

董毅还真有点做黑道老大的天分,他眉头微微一皱,也不起身,就坐在桑塔纳的车前盖上发话,“你就是陈清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