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980章 撞过去

第三千九百八十章 撞过去

一秒记住

“真是给脸不要,”陈太忠轻喟一声,无奈地摇摇头。

他放陈清离开,有多种原因,但是不管怎么说,他原本的计划里,是有应对警察这一项的,不成想这本家着实有胆气,将警察安排在外围,直接单刀赴宴了,做派也到位。

这就让他生出了一点赏识,愿意给对方一个悔改的机会,这货不知道悔改也就算了,还找警察过来抓现行,真的是白瞎了他的一番苦心。

总是要死几个人,事情才能顺利啊,他淡淡地吩咐,“靠边停下,驾驶室这边的门锁死,别让他们上车。”

见依维柯停下了,两辆警车包夹过来,不待挺稳,就跳下五六个警察,以车身和车门为障碍物,迅速地拔出配枪,指向依维柯。

“里面的人听着,你们已经被包围了,不要心存侥幸,”一个警察拿个小喇叭,大声地喊话,“现在,双手抱头,一个个慢慢地走出来。”

“我就不信这个邪,”依维柯车门一开,里面走下一个高大的年轻人,他似笑非笑地看着警察们黑洞洞的枪口,双手背在身后,“我就不抱头,有本事你们就开枪。”

“把你身后的手,慢慢拿出来,”中年警察不为他的话所动,“要不然我们要鸣枪警告了。”

“这个嘛,”陈太忠慢悠悠地拖长声音,就在大家以为他要说什么的时候,他的双手猛地甩向前方,做出一个持枪射击的姿势。

警察们见状,下意识地躲闪规避,有一个因为躲得猛,让路边的一块石头硌了一下腰。

“哈哈。”陈太忠见状,前仰后合地笑了起来,“就这点胆子也当警……”

“啪”地一声闷响,打断了他的话,却是一个三十一二岁的警察见这厮太过嚣张,直接鸣枪警告,又将枪口指向他,冷冷地发话,“我已经鸣枪示警了。你再做这样的危险动作,被击毙也是活该。”

“你吓死我,”陈太忠双手往裤子口袋里一伸,刷地又拿出来,还是空手做刚才那个动作。“切,来开枪啊……我就这么危险了。”

这次警察们就镇定多了,就连鸣枪示警的那位都没再开枪,几个警察交换一下眼神——这货是有病吧?见过调戏警察的,真没见过这么调戏的。

那位的话说得真有道理,警方执行紧急公务,还亮明身份了。又鸣枪示警了,有人还要这样挑衅,吃颗枪子不算意外——一不小心击中要害,那也仅仅是个意外。

他们想不到的是。陈太忠表现得这么欠揍,还真就是想吃一颗枪子,那他占尽道理,就可以尽情地折腾了——反正又死不了。

遇上这种连枪子都不怕的。警察们也颇觉得意外,所以现场有短暂的冷场。然后那中年警察沉声发话,“据报警,你们绑架了市民……双手举过头顶,否则我们随时可能开枪。”

这就是最后通牒了,有因果有要求,对方不配合的话,真就可以随时开枪了。

“少跟我扯那些犊子,”陈太忠面色一整,不再嬉皮笑脸,他知道对方说出这话来,要是再调戏人,他吃颗枪子也未必占得到多少理,于是从口袋里摸出一根烟来点上,笑眯眯地发话,“我抓了嫌犯回去审讯,你们要妨碍我执行公务,别怪我连你们一起抓起来。”

鸣枪示警那警察早就不耐烦了,正双手持枪,瞄对方的大腿打算随时开枪呢,猛地听到这话,登时就是一愣——我艹,你也是执行公务的?

“你不可能是警察,”中年警官先是一怔,然后才冷笑着摇摇头,“你要是警察,就知道你自己刚才的行为有多么危险。”

这行为不仅危险,而且是非常侮辱同事,也是对这个职业不敬,身为系统中人,很少有人这么做,不过中年警官也无意说太多,“出示你的证件。”

“出示证件,也有个先后吧?”陈太忠吸一口烟,慢条斯理地回答,“动作慢一点,不要引起我的误会,否则后果自负。”

我们让你动作慢一点,你听了吗?几个警察都是相当地不服气,一个没带枪的小年轻摸出证件,走上前递给了对方。

他很想动手收拾一下这厮,但又担心打不过对方,吃了眼前亏事小,关键是丢人了,不成想那位看一看他的证件之后,揣进了口袋,“这是证据,等着……我上车拿证件。”

机会!看着对方大喇喇地转身,他毫不犹豫地就合身扑上,不过下一刻,他就以更快的速度倒飞了出去——陈区长身子一闪,一搭他的肩头,就改变了他的用力方向,然后又兜屁股踹了一脚。

“真尼玛过分,”有警察轻声嘀咕一句,跑上前去看同伴的伤势,不过他心里也承认,这个年轻的家伙,确实是有嚣张的本钱,身手还真的不错。

陈太忠从车里取下手包,摸出证件递了过去,中年警察随手翻一下,不屑地冷哼一声,“北崇区长,好大的领导……什么时候区政府也能代表警察执行公务了?”

“你要在我们北崇分局,只冲你这句话,信不信我整出你尿来?”陈区长笑眯眯地回答,“事急从权,我没带警察,只能亲力亲为了……总不能把罪犯放跑。”

中年警察说出这话来,就觉得有点不妥,所以听到对方的难听话,也不计较,只是把证件往自己的口袋里一揣,以牙还牙地回答,“这也是证据,二十四岁……这么年轻的区长?”

陈太忠才不会介意别人扣自己的证件,一般人不想留下证件,那是怕惹祸上身,他这已经是个人恩怨了,还怕什么?说不得冷冷一笑,“你要真怀疑是假的,证据让别人拿着,你跟我去一趟北崇,有没有这个胆子?”

“干警察的就不缺胆子,”中年警官待理不待理地回答一句,知道了对方的身份,他不会太叫真——24岁的区长真的很可怕,哪怕是外地的,但是同时,他也不会灭自家威风。

所以他又刺一句,“这枪子儿不长眼,陈区长以后做事,不要这么冲动,大好前途等着你……被误伤那就是终生遗憾了。”

“那你们现在也可以误伤我试一试,”陈太忠笑一笑,转身向依维柯走去,“既然弄明白了,你们让开,我们要走了。”

“你确实是绑架……确实是抓了地北的人,是吧?”两个警察就跟了过来,“我们要上车了解一下情况。”

“看你们谁敢,哈哈,”陈区长笑了起来,连头都不带回,“敢上车的,就是打算串供的,就是打算干扰我北崇执法的……别怪我把你们一起拉回去。”

“你是不是北崇区长,还两说呢,有人报警,我们不能不问,”鸣枪示警的警察发话了,他看这个年轻人不爽,已经很久了,“希望你配合一下我们的工作。”

陈太忠根本懒得理他,径自走上车,示警的那位跟着就踩上了踏板,不成想他还没踩瓷实,只觉得面前人影晃动,说不得身子猛地向后一蹿,堪堪地躲过了一只大手。

“算你小子命大,”陈区长一把抓空,指着对方冷冷一笑,“敢跟我去北崇,让你小子后悔生出来。”

“太他妈的狂了,”小警察受不了啦,又伸手去摸枪,不过旁边有同事按住了他——面前这位戾气十足,压根儿就不是要讲理的,为公家的点事儿,值得吗?

“你再带个把子试一试?”陈太忠笑眯眯地看着这货,等了约莫有半分钟,见对方睚眦欲裂,却是敢怒不敢言,他才冲那中年警察一扬下巴,“让路,好狗不挡道。”

“你能说两句人话吗?”旁边一个警察火了,尼玛的,“一个小区长,你也太狂了吧?我们就是不让了。”

“撞过去,”陈太忠冷冷地发话了。

董毅听到这话,二话不说就打着火,这帮混混都是唯恐天下不乱的,见了警察,往常是要躲着走,今天奉命撞警车,这真是太刺激了。

见到依维柯加速,一干通达的警察都呆住了,他们真的想不到,还真有人霸道到如此程度,眼见车撞过来,二话不说就跳开,眼瞅着那依维柯就撞上了面包车的尾巴。

不过面包车停的位置,是来逼停依维柯的,两车相距也就三米多远,这点距离冲不起速度,依维柯撞上去之后,将面包车拱出半米远就停下了,不过面包车的右侧方已经严重变形,依维柯的车头也有点凹陷。

董毅挂了倒档,将车向后倒去,打算拉出距离再撞一下,中年警官一看,再也按捺不住心中的怒火,直接挡在依维柯车前,“你们敢撞警车?”

董毅正想加油门,看到警察站在车头,一时有点犹豫——撞警车,那还有个说道,撞警察的话,不好吧?

陈太忠却是冷冷一笑,“敢拦政府公务用车,别说警车,就算警察我照样撞,小董,给我撞,出了事算我的。”

哎呀,陈哥……董毅觉得自己有点脚软,撞警察的责任,真的太大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