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983章 血腥

第三千九百八十三章 血腥

陈太忠在几个重要的人身上,都留下了神识,他先顺着感应,找到了陈清和矮壮汉子――这俩的标识几乎是重叠着。

不过他抵达的时候,九哥正好坐车离开,他想也不想就缀了上去。

九哥心里也挺烦的,今天遇上这么个破事儿,真是影响情绪,丑态被人看去了不说,海绵体上还被人按了个烟头。

他跟陈老大谈了一阵,没得到什么收获,正好下面又开始疼了,于是再来看看医生。

车就在一个私家医院门口,他下来蹒跚走了两步,不成想迎面急匆匆走过一人,跟他擦肩而过,他一伸手,就想薅住这冒犯自己的家伙,只不过下体又一阵疼,于是就破口骂一句,“尼玛,赶着送死?”

“丧葬费你已经提前收了,”那位低声回答,头也不回快步离去,眨眼就消失在人群中。

“这货说啥?”九哥狐疑地看一眼对方的背影,想一想才迈步,不成想一迈腿,一个什么东西掉了出来。

“九哥……您这裤裆破了,”跟着的一个混混迟疑着发话,下一刻,他惊叫一声,“我艹……蛋掉下来了。”

“你说什么?”九哥疑惑地看他一眼,又低头看自己的裤裆,这才豁然发现,自己不但裤裆破了,腿间也是鲜血淋漓,还有一把匕首,正插在自己的**部,只看得到一个三寸长的把手在外面。

“好快……的刀,”他猛地吸一口气,身子软绵绵地倒在地上,没了声息。

他的跟班说不得鸡飞狗跳地忙乱,试图挽救他的生命――离医院很近的。

这里忙乱,陈清那里也不安宁,陈老大已经打电话落实陈太忠的事情了――知己知彼百战不殆,道上兄弟对情报的重视,一点不比军队差。一不小心也是粉身碎骨的局面。

随着对陈太忠了解的加深,陈清的一颗心也在不断下沉,他做梦也没有想到,那个拿着鹅卵石在手里一抛一抛的年轻人,竟然是如此地恐怖。

于是接下来,他转移个地方,疯狂地打电话,想化解了这段梁子。要说上午他还想用五百万解决的话,他现在拍五千万出去,都不会眨眼――他没有五千万,可总能借得来。

借的钱再多,总能慢慢还,但是命没地方借。陈太忠那货,是索命的。

陈清总算知道,为什么上午的时候,陈太忠会说,他要的钱自己给不起了,人家手里动辄都是几个亿,几十个亿的项目,他这点钱真不够看的。

不够看,也得给。陈老大很清楚这一点,他做梦也没想到,自己竟然招惹了这么一个恶魔,少不得他要打个电话告知超少一声,“你要搞的那个人,是陈太忠。”

“很厉害的一个人?”单超倒不是很紧张,他原本就是委托别人办事的,跟他自己没什么关系――搁在玄幻小说里,他只是发布了一个任务。查探对方底细。

至于说查到对方的底细之后。他会怎么做,超少从来没明确表态过。不过,根据他以往的事迹分析,结果也不难判断。

“我惹不起,”陈清很明白地表示,“超少你这次真选错目标了,你快点想办法吧,他真找到我头上,我扛不住的。”

“你扛不住……这话啥意思?”单超不满意了,“你想说,会捅出我来?”

“你能不能先打听一下这个人是怎么回事?”陈清气得摔了电话,我操你大爷,陈太忠都找上门了,你还摆你官二代的架子?

他心里很清楚,单超之所以满不在乎,除了有老爹可以倚仗,就是这一系列的试探,是老九出面干的,跟超少无关。

就算苦主找上门,单超也有信心撇得干净,超少就不信,陈清有胆子出卖他。

但是、可是、然而,你能做出这些推理,能如此有恃无恐,是觉得自己隐蔽得挺好,别人抓不住你的证据,不得不屈从于规则。

不过,你知道不知道,陈太忠那货做事的时候,眼里根本就没有规则?

陈清正生闷气呢,一个跟班跑进来,“老大,大傻让车撞了,已经不行,嘴里连肺子都吐出来了,肇事车跑了。”

“大傻……让车撞了?”陈老大有点苦恼,大傻算是他的得力打手,那家伙脑瓜有点不够用,但是冲冲杀杀的,是一点问题都没有,“他不是去医院看牙了?”

这大傻正是要冲着陈太忠脑袋扣扳机的主儿,被打掉半边牙,回来以后就去看牙。

“他不是等着片子?也没事干,出来去马路上买两注彩票,结果一个卡车撞了他就跑。”电话那边如此回答。

“车牌是哪儿的?”陈清沉吟一下,冷冷地发问。

“好像是乌法武警的车,车开得很快,”电话那边并不能很确定。

“乌法武警的车?”陈清不再说话,沉默一阵,直接挂了电话。

电话才挂,又一个电话打了进来,“老大,牛子被一辆摩托车抢包,人也被抓走了……地上就剩了一只左手。”

牛子就是上午负责谈判的,也是陈清的智囊,不过被陈太忠一块石头砸得晕了过去,按说这会儿应该在医院,不过出来转一转也是常事。

“五子,”陈老大挂了电话之后,大喊一声,只觉得一阵凉意自后心冲到了脑门,他直觉地感到,有什么地方出问题了,“备车……跟你嫂子要个没底子的车,我要去开个会。”

道上人物的嗅觉,那真不是盖的,比之官场中人也不遑多让,陈清听了这两件事后,并没有觉得这是偶然――要知道,他今天可是得罪了陈太忠。

老话说,君子报仇十年不晚,但是这年头流行的是,小人报仇从早到晚,大家就图个痛快,图个现世报。

想到这种恐怖的事情,可能是陈太忠的手笔,陈清真的是不愿意在通达多呆一分钟,就算是误会他都认了――事实上,他认为这是误会的可能性不大。

大约五分钟之后,那个叫小五的跟班就弄来了一辆本田车,陈老大坐上车之后,想也不想地发话,“这个车在市里转两圈,再联系弄辆车。”

话刚说完,一个电话打到了他的手机上,陈清接通之后,狠狠地倒吸了一口凉气,“什么……老九被人杀了?”

挂了电话之后,他毫不犹豫地关掉了手机,取出电池,抿一抿嘴巴,脸色铁青地发话,“前面路口下车,打辆出租车……小五你手上还有多少钱?”

接到这个电话,陈老大是真的怕了,眨眼之间三条命没了,尤其是老九被人当街斩杀,凶手居然就那么大喇喇地走掉了,这是何等的冷血和猖獗?

他终于明白,对方为什么要自己买墓地了,这不是恐吓,而是真能做得如此血腥,现在的陈老大,脑子里就一个念头:马上逃离通达市。

原本他还只想着躲到某个地方就行了,但是老九的死,彻底打消了他的侥幸心理,凶手说得很明白,丧葬费已经提前收了――老九可不就是敲了人家五万块吗?

陈清真的吓坏了,都没胆子通知其他兄弟,果断地先跑路再说,通知其他人,就很容易暴露自己――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。

小五听说九哥也死了,也是吓得不轻,开过几个红绿灯之后,果断停在路边,抬手打个出租车,上车之后直接吩咐,“去段州。”

“段州?”司机听得吓一跳,看这两位怎么都不像善类,禁不住吞吞吐吐地表示,“大哥,我不跑长途的。”

“你有种再说一遍?”小五脸一沉,伸手就向包里摸去。

“小五,先给他拿一千块钱,”陈清在后座上发话了,“我是陈清,司机你放明白点。”

“这是咱们通达陈老大,”小五摸出一千块钱甩给对方,很多人知道陈老大,并不知道其名,“妈的,拦住你的车,是看得起你。”

司机一听是出名狠辣的陈老大,登时不敢再多说话,起步向市区外开去――陈老大坐车肯给钱,已经是可以念佛了,再多一句嘴,没准身上就要被毒打了。

驶出市区之后,他才胆战心惊地问一句,“走国道还是高速?”

小五扭头看一眼陈清,陈老大看着车外,面无表情地发话,“国道。”

又走了十来分钟,一辆摩托车从后面超了上来,头戴然后一拐把,将出租车逼向路边,小五一见,手又伸向了包里。

出租车司机哪里见过这种阵仗,说不得赶紧松油门刹车,就在此时,他觉得脑门一凉,却是一支冷冰冰的东西顶住了他的太阳穴,“撞过去。”

“好了,小五,”陈清叹口气,“不用为难他,停车吧。”

前面的摩托车手已经抽出了一支猎枪,正正地指向出租车。

车停到路边,摩托车手也将枪挂到了车上,大喇喇地冲出租车勾一勾手指头。

小五打开门,将手枪架在车门上,正正地指着对方,车手却是在摩托上坐得稳稳的,一点都不在乎。

陈清也推开门,双手背在身后,缓缓往前走两步,面无表情地发话,“我已经离开了通达,还需要我做什么?”

(更新到,召唤月票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