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989章 摆成绩

第三千九百八十九章 摆成绩

“我也一直不太明白,”宫华长叹一声,若有所思地回答,“以前总觉得,位置高了,就能大展拳脚,踏踏实实做点事,不白活一场。”

这想法真的比较中二,陈太忠笑着点点头,“宫部长这志向高远,我要好好学习。”

“你和我就不是一个路子,怎么学习?”宫华听得就笑,然后又咂巴一下嘴巴,声音也低了下来,“但是进步之后,发现想要做事,还得再往上走,要不然掣肘太多……结果一步一步地走上来了,却发现约束越来越多了,一不小心就是粉身碎骨。”

“那就碎了呗,想要做事,又想实现梦想……怎么可能没有代价?”陈太忠笑着回答,“觉得约束越来越多,只是因为舍不得屁股底下这个位子,舍不得这个位子带来的便利。”

“你当然可以不介意了,”宫华听得翻个白眼,有黄家赏识,你还用担心被打入深渊?“说一说,你图了什么?”

“我其实就没一门心思往上走,”陈太忠自是不会说,他是为了提升情商才进的官场,说出来也得有人信不是?“我升得不算慢,那是因为我做出了点事情,如果我听从一些领导的安排,我现在可能是准副厅了……真的。”

“你二十四岁的实职正处,已经很了不得了,还要准副厅?”宫华哭笑不得地摇摇头。

“真是这样,别的不说,我在你们烟云山的泥石流里,救了一个女孩,有录像为证,电视台播了……只说这一点,我二十四岁的副厅,谁敢歪嘴?”陈太忠摸出香烟,递给对方一根,自己也点上一根,“随便一个正处,有这个录像,混个副厅也是铁铁的。”

“一般正处干部,都舍不得这么玩命上,”宫华听得就笑。

“我知道你说我傻,但是我当时,还就是没想那么多,”陈区长很认真地回答——哥们儿只想着去日本偷技术了,“不止这一项事情,还有些事情,搁给随便一个正处身上,也能升到副厅,但是我也没计较……”

“招商引资,引来几十亿的合资项目,够不够升副厅?从无到有开拓海外市场,每年上千万美元的利润,够不够资格升副厅?2008申奥做出重大贡献,够不够资格升副厅?世界五百强企业分拆了,我把很多技术人才挖到中国,够不够资格升副厅?”

“都看到我这个区长年轻得令人发指,可是谁比我做得事情多?”陈太忠猛猛地抽一口烟,摸起手边的啤酒,咕咚咕咚连灌几口,才打个酒嗝,“我认识七八个中央委员,副国咱也认识不止一个,铁下心思随便跟谁走,还愁没条出路?”

“我就是想做点事儿,随心所欲地做点事儿……你可以说我不求上进。”

“我可没说你傻,”宫华听得笑着摇头,心说这有底气和没底气,就是不一样,都是全国最年轻的实职正处了,人家居然不稀罕这个速度,“你有你的追求。”

“这就是我的所图吧,”陈太忠微微一笑,“其实跟宫部长一样……我也很困惑,不知道自己图啥。”

“嗯,”宫华点点头,吸一口烟,又端起干白轻啜一口,良久才发话,“听你这么说,是不打算放过单永麒的儿子了?”

我说过对付他儿子吗?陈太忠下意识地就想否认,不过转念想一想,一个正厅级干部,跟一个处级干部平等对话,那他也要拿出一个厅级干部的担当来——遮遮掩掩的不是好汉。

“单超在这件事情里,起的作用很不好,”陈区长尽量使用相对婉转的措辞,“都是传言,但是一旦有确凿证据,单永麒我也照查,就别说他儿子了。”

“年轻真好啊,”宫华听得又笑,然后就低头抽烟,抽了几口之后,碾熄烟头一伸手,“再来一根。”

接过陈区长再次递过来的香烟,他又抽两口,才轻喟一声,“能不能留单超一条生路。”

“他屡次要人挑衅我,我屡次忍让,这不算生路?”陈太忠微微一笑,漫不经心地回答,“不是我不给他机会,是他自己一定要找死。”

宫华默然,事实上,他比较清楚单超受到了什么样的威胁,原来他还以为是夸大其词,但是想到警方都说有三个人死亡,他猛然就觉得,陈太忠没准还真能干出这样的事情。

沉默良久,他拿起面前的干白,轻啜一口,“不至于死罪吧?”

“死罪?”陈太忠讶异地看他一眼,吸一口烟,又吐两个烟圈出来,淡淡地一笑,“我又不是法官,就是那么一说罢了。”

“就算他涉嫌绑架肯尼迪,想让她们去做小姐,但终究没有实现,”宫华笑一笑,“无非是个未遂……他可以去自首的。”

“自首啊,”陈太忠轻声重复一遍,还真的没想到,单超可能做出这样的反应,真是太不要脸了——副省公子的骄傲哪里去了?

不过必须承认,单超若是真的这么做了,也承认了他的不良动机,还真不会有什么太严重的后果,无非就是看到几个美女,唆使人试探一下,这也算事儿?

从理法上来说,没有造成什么严重后果,未遂的事情,能做什么文章?

可是陈太忠看的不是理法,他真切地感受到了,单超的做法可能造成的影响,尤其对普通老百姓来说,那真可以说是灭顶之灾——谁能抵挡得住,一个省委副书记公子的觊觎?

而一旦事不谐,丫根本无须露头,哪怕遇到陈某人这样强势的主儿,实在躲不过了,就去自首,无非是一时想歪了,接受一下批评教育就行了。

但是,天底下哪里有这么便宜的事情?陈太忠若无其事地喝着啤酒,心里却是在暗暗地琢磨,是不是该把嘴贱的那个家伙干掉,然后再弄出个疑似杀人灭口的现场?

就在这时,惠特尼和凯瑟琳等人闹哄哄地开门进来了,女人们猛地看到院子里居然有两个男人,也是一愣,惠特尼甚至很夸张地喊一声,“瓦特?”

宫部长也愕然地张大了嘴巴,他知道陈太忠跟这些外国女人关系不错,但也没想到,大家居然是住在一起的……小陈你的胃口,也太好了吧?

陈太忠正想心事呢,也懒得考虑他们的观感,很随意地摆一下手,嘟囔一句法语,意思是说这个人坐一坐就走,不要这么大惊小怪。

于是众女嘀咕两句就进楼了,宫部长半开玩笑半当真地发话,“总算知道,你为啥对地北怨气这么大了,合着你跟她们……是这种关系。”

“呵呵,我跟她们没什么关系,”陈太忠微微一笑,轻描淡写地解释,“前一阵搞了个苎麻文化节,都没地儿住了,海角的老姜因为对房间不满意,气得回海角去了。”

“老姜?”宫华轻轻咀嚼一下这俩字儿,若有所思地点点头,“你把副省长都逼走了?”

要不说异地干部们谈话的时候,非常考校对英雄谱的熟悉程度,宫部长也不想被陈太忠小看了,仔细想一想,就觉得海角只有姜副省长符合这个条件,所以就这么问,事实上到现在为止,他也不确定是不是此人——清阳河水库又不关地北什么事。

可如此一来,他对凯瑟琳等人的好奇心,就被转移开了。

“不是我逼走的,是他觉得北崇的房间不好,就回明孝市了,”陈太忠笑眯眯地摇摇头,又抬手灌一口啤酒。

你还真就有这么狂,宫华听得煞是无语,合着副省级的干部,都不值得你诚心诚意地去挽留?这态度实在是成问题。

殊不知,陈太忠也挽留了,只不过是没逼着别人腾房间,有心给一套民居,李红星又掉了链子——李主任因此而失势。

又聊两句,惠特尼走了出来,手里端着一杯红酒,坐在屋檐下慢慢地品着,然后又出来一个黑种女人,一边跟她叽里咕噜地用鸟语交谈着,一边还好奇地看向这里。

宫部长见状,觉得自己应该走了,于是站起身告辞。

陈太忠喝啤酒也喝不到心上,好不容易捱到九点,估计不可能有人再来了,于是看一下自家的女人们,径自上楼了,长假的最后一天,明天她们就要走了,要抓紧最后的时间。

凯瑟琳她们却是不着急,隔了十来分钟才上来,肯尼迪小姐笑着发话,“惠特尼还想在你这里住一阵,你欢迎吗?”

“我这儿房屋紧张啊,”陈太忠听得有点头大,休斯顿小姐又不是一个人来的,区政府唯一拿得出的三号院,可不能一直让她占着,凯瑟琳走了,他也不想让这黑女人一直住在自己的小院里。

不过这个问题,可以慢慢商量,“算了……一会儿再说吧,咱们先滚床单吧。”

就在此时,陈区长的手机很煞风景地响了,他有心不接,又发现是北崇宾馆的总机打过来的,说不得接起来哼一声,“谁呀?”

“我宫华,”宫部长的声音,听起来有点懒洋洋的,“最新消息,单书记的儿子去通达市局自首了。”

(更新到,大声召唤月票。)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