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991章 骚扰

第三千九百九十一章 骚扰(求月票)

对于陈太忠的牢骚,凯瑟琳并不以为然,她笑着回答,“这是文化的差异,她住在这里,是希望得到你的庇护,这完全可以说得过去。”

“你要知道,她是惠特尼休斯顿……想骚扰她的人,比想骚扰我的人多的多,她需要得到当地强有力人士的庇护,所以她住在你的官邸,并不奇怪。”

听起来倒也是,陈太忠认可这话,惠特尼在北崇的消息传了开去,最近来找的人很多,要是主导外面,还真有不堪其扰的嫌疑,他干笑一声,“想骚扰你的人其实更多,信不信?”

“我不信……哦,我信了,”凯瑟琳猛地吸一口气,低低地喘息一声,她感觉到身体里,有个东西开始变化了……

第二天一大早,陈太忠去区政府晃一圈,然后又将凯瑟琳、伊丽莎白和马小雅送到高速路口,这才回来办公。

长假刚结束,大家还没从那份慵懒中回过味儿来,整个上午事情也不多,就是京城那边表示了,娃娃鱼的鱼苗,很快就能送过来了,第一批是一千尾,第二和第三批,最少还能保证两千五百尾。

目前徐区长的业务,都是陈区长代管的,这个事情,肯定也是由他来张罗了,不过陈太忠顾不了那么多,于是打个电话给孟志新,“老孟,目前有个事情……你帮我抓一抓。”

孟志新已经开始回归北崇官场了,他很明白。自己犯了官场大忌之后,为什么还能百年难遇地复出,所以他对陈区长的指示,是毫无保留的执行。

了解清楚自己要做的事情之后,他很痛快地表示,“好的,交给我了,您就只管放心。”

陈太忠压了电话之后,又处理一些事情,在某一个时刻。叶晓慧闯了进来,“陈区长,我的第一台逆变器做好了,请你去视察。”

“你让王主任去看吧。我哪儿有那么多的闲心?”陈太忠不耐烦地摆一摆手,下一刻,他才发现哪里有什么不对,“这不是长假都过了吗,你怎么还在北崇?”

“我在北崇做事业……毕业设计都在这里了,”叶晓慧很奇怪地看他一眼,“大学生返乡创业,难道你打算不认?”

“随便你设计吧,”陈太忠不耐烦地摆一摆手,想到自己跟某人的约定。他又加一句。“惠特尼在北崇还要待一些日子,跟你们韩主任说,别乱来啊。”

“还要待一些时间?”叶晓慧的眼睛登时就是一亮,“我们能配合她做点活动吗?”

“那些活动有毛的意思,”陈太忠一摆手。“干你自己该干的事儿,别瞎掺乎。”

不知不觉,一上午就过去了,接近中午的时候。章城市来了一拨记者,想要采访惠特尼,被廖大宝直接挡驾——那个啥,你们先去找陈部长登记,由区里统一安排时间采访。

就在这个扯皮的时候,陈太忠顺着绮情一念的坐标,再次来到了地北,他四下看一看,觉得没啥值得下手的目标,索性直接来到了省委大院门口。

单超昨天去市局自首了,但是这个自首真的很不情愿,他就不认为自己做错了什么,不过北崇那乡巴佬的气场太强大,而他也是身娇肉贵,就配合着大家的意思,前去走个形式。

走完形式,他就回家了,不过湖畔花园的惨景,一幕一幕地还浮现在他的脑海,让他也不能安心地入睡,直到深夜两三点,他才打个盹,但是在七点左右,他又醒来了。

心里有事的主儿,大抵都是这样的,被事情压着,根本就睡不好,明明知道应该瞌睡,却是死活都睡不着。

可是醒来了之后,他还不敢随便出去,千金之子,确实是坐不垂堂的,万一出去之后,碰上北崇那帮不讲理的,别说皮肉之苦了,都有生命危险呢。

所以直到中午时分,进出省委大院的车辆多了起来之后,他心思一动,没由来地有了点胆子,“老李……去趟海王宫吧?”

那老李便是车队的司机,并不是单书记的正印司机,最近受单超母亲的托付,照看这孩子,闻言犹豫一下就点点头,“是不是叫个警车?要不有点危险。”

“切,能有啥危险?”单超心里害怕,嘴上却是还要逞强,犹豫一下才又说一句,“那行吧,正好几个朋友好久没见。”

不多时,超少叫的警车到了,停在大院门口也不进来,单超和老李步行出门,坐上警车扬长而去。

海王宫在通达算顶级的饭店,门面不大却非常奢华,饭店幕后老板也是省委子弟,跟超少是中学同学,平日里走动得不算多,但也算有来往。

跟单超来的三个警察,有两个身穿警服,为的就是震慑宵小,又开了警车,实在不合适去饭店吃饭,不过有超少的同学关照,大家在饭店的后院订找个贵宾间就餐。

虽然有警察跟随,众人也不敢掉以轻心,事实上,大家都不希望超少现在就四处走动,在家里老老实实地待上十天半个月的,差不多风头过去了,再出来也不迟。

但是单超不这么看,他表示遇到点这种事就缩在家里,那还不得让别人笑死——其实在他心里,认为自己要避风头,对方何尝不需要避风头?

一顿饭大家吃得还算不错,也没怎么喝酒,吃完饭之后,单超还要去公司看一看,这下警察和老李就都不答应了,说海王宫你不常来,这倒无所谓,去公司……没准就有人在你公司门口埋伏着呢。

东也不能去,西也不能去,这到底去哪儿啊,单超也有点烦躁了——其实在潜意识里,是害怕造成的,只不过他不愿意承认就是了。

找个地方喝茶吧,有个警察建议了,他的一个哥们儿刚开了一个茶社,地方是闹中取静,设备设施都不错,小姑娘们也都挺漂亮。

警车开到距离茶社不远的地方停下,由于是在马路边,大家很小心地扫视着周遭的来人,尤其是骑摩托车路过的,更是提防的重点,看着有点嫌疑的,就要细细打量。

这表现得就有点杯弓蛇影了,但是事实证明,他们的小心一点都不多余,才走了两步,后面一辆摩托车呼地冲了过来。

警察们往旁边一让,顺便就挡在超少面前,一辆250摩托车从他们身边不远处驶过,车上两人都是戴了头盔的,在路过他们的时候,后座那位一侧身,冲着他们一行人比划了一个“割喉”的动作,大声地笑了起来。

“我艹,追,”登时就有警察受不了啦,但是身着便衣的警察提示,“小心调虎离山,你一个人去就行了,我们还要保护超少。”

这警察胆气也壮,关键是他身手也不错,身上还有枪,心说着急了我还能拿警车撞人,所以根本没有推辞,二话不说跑回警车,着了车就拉着警报追人。

“通达这市区,早就应该把摩托车禁了,”便衣警察哼一声,不满意地发话,“那么多省会城市都禁了摩托车,就咱通达没反应。”

“还真尼玛追得狠,”单超气得骂一句,毫无疑问,那俩摩托车手目标就是他,想到对方居然如此地肆无忌惮,他真是又怕又气,“真是欺人太甚。”

“我打个电话,堵这辆摩托,”便衣警察伸手去摸手机。

他的话刚说完,身后又有摩托车响,众人赶紧又让两步,又是一车二人出现在他们身后,后座上是个小胡子,他没戴头盔,只是冷冷地看着他们一行四人。

这俩是不是呢?大家正犹豫着,只见那摩托车在前方一个急刹,一个漂亮的摆尾,车手大轰着油门,顺着来路疾驰而去。

“我艹,这也尼玛太嚣张了,”这次,连便衣警察都开口骂人了,这俩很显然也是冲着超少来的,只不过大家没有被调虎离山,其中一人还穿着警服,所以掉头离开了。

为什么掉头?很简单,前面还有辆追人的警车呢,如果警车一回头,可不是堵个正着?

大家都想明白了,但也只能眼睁睁地看着摩托车离开,万一又是调虎离山呢?

意识到这样的现状,一干人的心里,都是拔凉拔凉的,良久之后,另一个警察才叹口气,“超少,我看还是先护送你回家吧,你这次招惹的人……啧,我要是你,就出国躲一躲。”

“嗯,是我,麻烦你帮着堵两辆摩托……”便衣警察打完电话之后,收起手机叹口气,“超少,你想办法跟对方沟通一下,这么下去,不是个事儿啊。”

“沟通也没用,那边肯定不认账,”单超的脸色刷白,低声地回答,幕后凶手是陈太忠无疑,但是姓陈的会认吗?那根本不可能,“着了急我也跟他玩狠的。”

“跟他比狠,还是算了吧,”便衣警察摇摇头,死的那三个混混,按说都能算到陈太忠头上,但是通达警方没法查也不能查——私下可以查,但是没人证明,陈太忠曾经联系过黑道什么的,正经是大家查出来了,惠特尼就跟那厮住在同一个小院里。

到时候不要没查出陈太忠,反倒把地北省骚扰惠特尼休斯顿的事儿捅了出来,那大家的乐子可就大了。

(月底了,谁又看出月票了吗?后面俩大神追得太紧了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