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992章 地方特色

第三千九百九十二章 地方特色

“真是恶心,”单超皱着眉头低声嘟囔一句,“那几个人的死,明明跟陈太忠有关,死活是不能查……都顾全大局的话,要法律干什么?”

这话说得,连隐身的陈太忠都差点忍不住跳出来,旁边的警察也是非常无语——你搞特权就可以,别人搞就不行,咱做人也不能太双重标准了吧?

陈区长此行目的已经达到,悄然走人了,单超等人为了避免再出现什么意外,也不在街上久等,拦了一辆出租,直接回省委大院。

才回了家,开警车追人的警察打来了电话,摩托车追丢了,他在附近一通找,死活是找不着——大城市里,汽车追丢摩托太常见了,就算是警车也一样。

“这家伙是憋着劲儿要搞死我了,”单超觉得自己太憋屈了,出个门都要左看右看,一有风吹草动就要提高警惕。

而且这种警惕不是没效果的,今天就有两拨人对着他虎视眈眈,还会玩调虎离山,由此可见,他面对的是一帮穷凶极恶、非常狡猾、组织性也非常强的歹徒。

可是偏偏的,人家没暴露出什么凶器,他也不好因为有人冲自己指了指,又做了个割喉的动作,就去报警,就算是省党委副书记的公子,也不便如此地浪费警力——虽然他非常确定,自己身边若是没有跟了警察。十有八九就看得到凶器了。

说白了,这种无厘头的报警他报了,警方也立案了,又能怎么样,二十四小时保护他?

只要警察不敢去查陈太忠,这个报案毫无意义,只会沦为别人的笑柄,笑他风声鹤唳,因为一点小事,就惶惶不可终日。

没错。就是惶惶不可终日,单超现在就有这种感觉,只有父母家才是安全的,一出门就要提心吊胆,这种日子什么时候才是个头?这样下去,他早晚要疯了。

“大家有什么好的建议吗?”他有气无力地发问,打破了屋里的沉寂。

“我有个建议。应该是管用的……但不算好,”便衣警察沉声发话。“据我分析,超少你要是去北崇自首,正面接触一下,只要陈太忠点头了,事情估计也就过去了,不过这么做,超少怕是要先受点委屈。”

陈太忠若是没有走,听到这话也得佩服,不愧是做警察的。分析得真到位。

单超听到这话,嘿然不语,倒是他身边的司机老李想一想,谨慎地问一句,“你确定,陈太忠肯定吃这一套?”

“这个我可不敢保证,”这位果断摇头。心说我不过是提个建议,你还要让我背书不成?“我只是照常情分析,这样的人,应该是比较注重名声的。”

“可超少落到他手上,怕是要吃点苦了,”老李叹口气。“你们也都是干警察的,应该知道,基层折磨人的花样很多。”

“所以我就是个建议,那家伙确实花样挺多,”便衣警察索性不辩解了,你要自首了,多整点诚意出来不行吗?这还是心里排斥啊。

“我倒不怕吃苦。”单超不屑地冷哼一声,然后眉头就慢慢地皱了起来,“但是,这家伙要真的没心放过我,我去北崇自首,吃点苦也就算了,可万一他借题发挥,牵连到我老爸身上,那我这个做儿子的,可真就是不孝了。”

“没错,是这个道理,”司机老李听他这么说,深以为然地连连点头,“陈太忠这么逼你,没准就是醉翁之意不在酒,真正的目标……很可能是单书记。”

他在省委呆得久了,各种阴人的手段不知道听说过多少,一听超少这分析,就觉得很在理,心说这不愧单书记的儿子,真的很敏感。

真是扯淡了,那便衣警察听得心里冷笑,单超和老李说的可能性,是客观存在的,但他是积年的老警察,见识过了太多的口是心非,一眼就能看出,超少这是在找借口不去北崇。

给你提了一个最合适的建议,却被你忽略了,这位心里暗暗感叹,你不去北崇,才更可能影响你老爸,连这点都看不到,真是坑爹的好儿子……

陈太忠不知道自己走后,还发生了这么多事情,他只是看到,单超等人连走路都是战战兢兢如临大敌,就觉得自己的做法很不错——一下搞死的话,哪里有这么多的乐趣?

下午的时候,王媛媛找上门,他还是跟她一起去看了一下叶晓慧做的逆变器。

要说这逆变器,其实是大家智慧的结晶,小叶子只是出了个点子而已,图纸是杨帆出的,电路板是素凤做的,外壳是李凯琳照顾了一个友情价,连线圈都是老叶指导人绕的。

到现在为止,一共做出了五十个产品,陈区长和王主任来到老叶的店面,直接来到了后院,看到五个逆变器接在两个铜做的线柱上,另一端各自带着一个一百瓦的灯泡。

叶晓慧得意洋洋地介绍,“我在做四十八小时测试,这个测试能过的话,就可以对外卖了……对了,还得办生产许可证。”

“许可证算多大事儿?”陈太忠很随意地答一句,先来到两个铜柱面前看一看,他对电器懂得也不少,“怎么不弄个充电器,而是用个UPS改造?”

“做那个太耽误功夫,还不如临时改一下,”答话的是叶晓慧的父亲老叶,他本来是卖发电机的,这也是区长来了,他才过来接待一下,“测试嘛,将就一下就行了,不太稳定,正好测一下逆变器的效果。”

你这理由倒是强大……陈区长很无语地看他一眼,然后又打开一个逆变器看一下,就越发地无语了,合着到处都是将就的。

逆变器的外壳,原本就不是定做的,一侧有两个孔,正好引线接电池,另一侧就悲催了,只有一个孔——这个孔圆圆的,比较合适安装保险,那么,出线就没有了。

所以叶晓慧让人手工打眼,外面看上去就有点粗糙,而里面就更是如此了,固定电路板和线圈的,都是自攻螺丝,固定在两块奇形怪状的塑料板上,那塑料板一看,肯定也是叶家自己加工的,打了几个眼,用螺丝拧在壳子上。

“小叶,你觉得你要长成一个丑八怪的样子,嫁得出去吗?”陈区长实在有点无法忍受,“这么个东西,你觉得能卖出去?”

“都是好东西,怎么卖不出去?”老叶又插话了,“不就是难看点吗?绝对实用……外面卖的逆变器我见多了,那都是什么玩意儿,他们的能用一年,我这就能用三年。”

“去去去,我跟你这搞技术的,就没办法谈审美,”陈区长很恼火地一摆手,他接触的杨帆之类的,说起技术来也都是这个调调,所以他也不叫真,“小叶,这东西你打算卖多少钱?”

“这东西绝对能卖……”老叶还要说话,叶晓慧推她老爸一把,“爸,你就别说了,你那老思想了,陈区长,我打算卖五十五,不贵吧?”

“这个玩意儿卖五十五,”陈太忠哭笑不得地摇摇头,“真是……成本多少钱?”

“成本就得五十,”老叶果断地接话,根本容不得女儿张嘴。

“你这嘴里就没实话,”陈太忠无奈地指一指老叶,不过小商户对上政府干部,都习惯叫穷,抬高成本压低利润,以免被什么人惦记上,他也不能说人家是有意欺骗,“我都问过了,人家都说,成本能控制在三十块钱内。”

“三十绝对打不住,”老叶也急了,“我买板子不要钱,还是裁板子、打孔、绕线圈不要人工?我这房租也得算吧?水电、请伙计、售后……这都得算进来吧?”

“你挣多少关我什么事儿呢?”陈太忠无语地看一看天空,“我只是想告诉小叶,毛利不到百分之二十五,这个是没法干的。”

“不到百分之三十都没法干,”老叶一看陈区长真的懂,也就不说他成本五十,要卖五十五了,“这个东西能上规模的话,别说百分之二十五的毛利,百分之二十的毛利都够,但是目前就上不了规模。”

“这么糙的活儿,你也打算上规模?”陈区长哭笑不得地抖搂一下手里的逆变器,“亏你还好意思卖五十五。”

“我本来打算卖六十五的,东西就是好,”老叶理直气壮地回答,“只要是质量方面的问题,我敢保三年,咱阳州人也认这种傻大黑粗的东西……虽然难看,它结实啊。”

“十块钱一把的螺丝刀,卖不过两块钱一把的,”陈太忠抬手拍一拍他肩膀,“叶老板,时代不同了,说起在阳州的营销,我可能不如你了解市场,但是放眼全国的话,你……真的落伍了。”

“我也没觉得,晓慧的东西能卖到阳州以外,”老叶终于实话实说了,他还真是以拿下整个阳州市场为目标的,至于说阳州以外,他没敢去想,因为那已经不是他所能了解的做生意的方式了。

“不想当将军的木匠,不是好裁缝,”陈太忠摇摇头,“这块儿你还是交给小叶,安心地做你的技术指导好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