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995章 死不悔改

第三千九百九十五章 死不悔改

什么能行不能行?陈太忠奇怪地看一眼老夫妻,“有哪里不合适吗?”

“李红星是官儿啊,”老太太犹豫着发问,“要查他,不是得先撤了他的官儿吗?”

合着老两口听说陈区长重视此事,心里虽然高兴,但是听说让警察去查李红星,总觉得有点不太靠谱,他们为了讨回公道,不知道找了多少部门。

以前的分局周局长,跟张区长和李主任是一回事,亲口告诉过他们——警察根本没有查干部的权力,得先把干部撤了,警察才能查。

你说的那是人大代表,陈太忠听得有点无语,不过他也知道,现在的干部处理程序确实是这样,“党纪国法”四个字,党纪在前国法在后,干部一旦触犯法律,先要通过党纪处理。

所以就算是在职的干部,一旦被绳之以法,也就成了“原XX局局长”,“原OO办主任”,“原OX党委书记”。

但这只是默认的规矩,很多干部,你不查清楚其罪行,根本无法做出党纪处理,所以周局长那话就是哄人的,而老百姓掌握的信息太少,又有人以讹传讹,就只能被蒙蔽了。

“这个你们不用担心,”陈太忠一摆手,“警察局肯定能行,要相信党,相信政府。”

“就是信不过党和政府,才来找您的,”老头儿终于发话,一开口就挺反动的。

“你胡说什么?我也是党员,大多数党员干部还是好的,”陈太忠白他一眼,有心再说对方两句,却又觉得没什么必要,于是丢一颗定心丸出来,“我说了要管,就一定管到底……警察局就足够了,小廖。带他俩走。”

看着廖大宝带着老夫妻俩离开,年轻的区长嘴角微微扯动一下,对这老两口来说是难于登天的事情,他这个区长关注一下,就能马上解决,怪不得这么多人打破头也要进体制。

但是同时,他也暗暗地提醒自己,这些举手之劳就能处理的问题。还是多处理一些的好,反正也不费多少事,自己还能多接点地气,也省得老百姓抱怨党和政府——辖区之内净是反动言论,岂不是他这个区长不称职?

陈区长做了保证,可是那老两口还是有点不太相信。在去分局的路上,老太太还问廖大宝,“廖主任,我听说李红星和警察局局长,是一般大的官儿……能管了他吗?”

“叫我小廖好了,”廖主任面对这跟自己父母年纪相仿的夫妻,也不想摆什么官架子,“官大官小无所谓,只要道理在你们手上。陈区长就会为你们做主。”

这就又像是套话,到了分局之后,廖主任交待一声走了,不过负责接待的两个警察,态度倒是还算热情,老两口正说这次看起来有点不同,门一响,进来两个男人。

打头的男人先扫视一眼,“廖主任走了?这家伙也太忙了……陈区长说的就是你俩?”

“就是我们。”老太太站起身。“陈区长说,找咱们警察就足够了。”

“嗯。资料带来没有,”男人也不废话,甚至连自己的身份都不介绍。

“带来了,复印件,”老妇人打开手里的包包,又拿了一份资料出来,她曾经四处递资料,自是知道身上要多备几份。

男人将资料拿在手上翻两翻,信手递给身边的人,“通知李红星,来局里解释一下这些事儿。”

“他要是不来呢?”那位听得就笑,“能不能把他强行请来?”

“尽量以说服教育为主,”男人一转身,二话不说就走了。

“这个人是谁呀?”老两口中的老头讶异地发问,他胆子小,说话又不得体,一般不敢轻易开口,不过问这样的问题总是不怕的。

“这当然是朱局长了,”旁边两个警察齐齐开口,朱奋起是市局下来的,来的时间又不长,很多北崇老百姓不认识,也是正常的。

“他说‘尽量说服教育’?”老太太倒吸一口凉气,眼中登时就涌起无限的失意,她低声喃喃自语,“可陈区长不是这个意思来的……”

“以说服教育‘为主’!还可以有些辅助手段的嘛,”一个警察没好气地回答,心说你二位老也老了,连这点话都听不懂?

辅助手段?那当然是有的,半个小时之后,两个警察“扶着”李红星走了进来,李主任呲着大龅牙口沫横飞,“放开我,放开我……惹急了,我可是给李强书记打电话。”

“李主任,认识这俩老人吗?”负责办案的警察皮笑肉不笑地发问了。

“不认识,谁认识他俩?”李红星一口否认,要说这货也真是正科级干部里的耻辱,睁着眼睛说瞎话的本事杠杠的,而且他不介意在普通小警察面前撒泼耍赖,一点都不顾忌自己的身份和形象,“你们再不放开我,我可要投诉你们非法羁押干部了。”

“欢迎各种投诉,”负责的那位懒洋洋地哼一声,“让你来配合调查,已经获得了区里主要领导的认可,你要是不配合,影响了局里的工作,不要怪我们不给面子。”

李红星这货还真是个奇葩,他知道这次,十有八九是躲不过了,于是就把气儿出在那老两口身上,别看他现在心里忐忑了,但对上老百姓还是底气十足,“你们两个老不死的,我不是没睡你姑娘吗?这还没完没了啦?等我出去……看怎么收拾你们。”

“我艹,”负责的警察抬手狠狠一拍额头,哭笑不得地发话,“尼玛,看这点素质……这就是咱北崇区政府办的主任?”

那老两**换个眼神,老太太很肯定地发话,“李红星是真不抵事儿了,心虚了……”

分局警察理会陈区长的意图,那是一点问题都没有,但是区纪检委就不一样了。

廖大宝把举报资料送过去之后,纪检委的人不敢怠慢,马上就汇报了陈铁人——资料的性质倒还在其次,关键是送资料的人身份太敏感,廖主任是陈区长的通讯员。

陈书记和陈区长尿不到一个壶里,纪检委的人都知道,但是这份资料送过来意味着什么,大家都不清楚,也没谁敢替陈书记做主,就理智地不掺乎了。

陈铁人也挺奇怪的,他虽然是党委口上的,最近也听说李红星的位子不稳了,但是陈太忠……你让廖大宝送这么一份儿资料过来,是什么意思?想指挥我纪检委吗?

陈书记对这个年轻的区长,是一直的不服气,就算他现在也承认,北崇最近发展得不错,心里却是想,如果我像你陈太忠一样,有这么多底牌可打,绝对干得比你还出色。

而陈太忠自上任以来,从来没有往纪检委送过资料——区政府倒是时不时地送些举报信过来,但送信的大抵都是信访办的,廖大宝这种区长阵营的招牌人物,这是第一次出现。

所以陈铁人直接就想岔了,李红星该不该查,那是次要的,关键是陈太忠把自己的通讯员派过来送资料,想必是明确表示,丫要插手纪检监察这一块了。

纪检监察这一块要紧吗?那是真要紧,但是说厉害,就未必了,有人撑腰的纪检委是阎王爷,没人撑腰就不好说了,而且这个部门,是真正的清水衙门,除非遇到什么案子——可真遇到能挣钱的大案子,那钱……是随便挣的吗?

陈铁人其实不在意这点权势,但是他不能容忍陈太忠纪检委的打主意,这种地盘意识,官场里的干部都不缺——你这么搞,欺人太甚。

尤其是再想一想,隋彪可能随时走人,陈太忠很可能只是借此机会抓党委的权,陈书记就更不能答应了——你还真以为自己是区党委书记的必然候补人选了?

所以他直接将材料往桌边一放,“嗯,去吧。”

他不表态,下面人就不敢再说什么了,只能转头离去,不成想就在中午,他去自己的定点饭店吃饭的时候,听到隔壁的包间有人说话,“李红星是没可能幸免的了,我要是你,绝对不会陪着他死,那真的是个恶心玩意儿。”

李红星嘛……真是很恶心,陈铁人也认可这一点,于是放下筷子,静静地听他们说,他的司机和秘书见状,也屏住了呼吸。

“我不是陪他死,他在我这里的干股,我要认账,”一个声音大着舌头发话,听起来是喝了不少,“没有他的干股,会多出很多麻烦。”

“切,那货只是想多搂钱而已,”另一个声音不屑地哼一声,“而且他吃相太难看,惹恼了陈秃子,秃子意思很明显,就是要斩他。”

众人嘴里的陈秃子,就是陈太忠,大抵还是指陈区长上次火中救人,烧了头发和眉毛,不得不剃个秃头,反倒是在区里掀起了戴运动帽的风潮。

这三个字有点恶心人,但是老百姓说起来,也不含太多的贬义,因为陈区长是满头的乌发,别人一问这怎么是陈秃子,大家就可以把区长的事迹解释一下,也是变相的歌功颂德。

反正拿着领导开涮,原本就是老百姓的恶趣味,尤其是大家相信,陈区长不会当真。